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一遇成婚,總裁貪愛小嬌妻
一遇成婚,總裁貪愛小嬌妻 連載中

一遇成婚,總裁貪愛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奇沫蘇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季司墨 安奈

季司墨抓住安奈在自己腰間作亂的手,「安奈,你就不能拿出女生應有的矜持嗎?」「如果我拿出來了,你早就臭死了」「那你可別後悔?」展開

《一遇成婚,總裁貪愛小嬌妻》章節試讀:

 

安奈躺在手術台,靜靜地等着醫生的到來,緊攥着衣角的手早已布滿汗水。頭頂的燈光亮的出奇,安奈緊盯着刺眼的燈光,心裏無數次想要逃離。

「傻躺着做什麼?」醫生已經做好手術的準備,看着安奈眉頭緊皺,催促道:「趕緊張開。」

安奈忐忑不安地打開雙腿,從未想過要擺出這樣的姿勢,將自己的**這樣**裸的展示給別人看。

「啊!好痛!」

「這人就是麻煩。」醫生示意旁邊的護士按住安奈的腿,「她太緊了,幫我拿工具吧。」

安奈還沒從被工具碰觸身體的疼痛感中回過神,就看到護士拿來的白色物體。安奈驚恐地向後蜷縮身體,掙開了護士的控制,想要逃下手術台。

旁邊的護士慌忙去阻止安奈,一片慌亂中,放至在手術台的試管被摔至地下。乳白色的液體緩緩從破碎的試管中流出。

……

季老夫人等在手術室外,聽着裏面吵吵鬧鬧的聲音不禁皺起眉頭。安奈的繼母徐曼看着季老夫人不悅的臉色暗暗罵著安奈,擔心她會引起什麼事端連累自己的女兒。

門被醫生慌亂地打開。

「老夫人,試管被安小姐打碎了。」

「什麼?」老夫人走向手術室,看着這滿屋狼藉不禁感覺有些頭痛。

「徐曼啊,看來我確實是老糊塗了。既然你女兒不願意這麼做,我們之間的協議就取消吧。」

徐曼瞪着躲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安奈,聽到老夫人要作廢協議急忙說道:「老夫人,這怎麼行,我們當時不都說好了嗎?安奈替季少爺生個孩子,您不追究我們安家的責任。」

「看看這一屋子的烏煙瘴氣,你還好意思來跟我說這些。」季老夫人一臉不耐的走出手術室,「傷人者還是交由法律去懲治,至於你們安家還是消失在文城吧。」

「老夫人。」徐曼想要追上季老夫人,卻被身邊的保鏢攔住。

徐曼氣憤地走到安奈身邊,「安奈,你以為這樣,你就能逃離這件事了?」

「不然呢?是季老夫人拒絕的。」安奈反駁。

「那你就去求她不要動安家,安奈不要跟我玩心眼。你是可以玩得起,但是你媽媽呢?」

「你,你別動我媽媽。」安奈聽到徐曼用媽媽威脅自己,不禁軟下心來。「好,我去找季老夫人,不管怎樣都會保住安氏的。你別動我媽媽。」

「哼。」徐曼滿臉的帶着嘲諷,「你放心,只要你乖我不會動那個廢人的。」

「我媽媽不是廢人。」安奈怒吼道。

「好,不是廢人。」徐曼好笑地看着怒氣沖沖的安奈,「那她是什麼?」

安奈看着徐曼那副嘴臉,恨不得殺了她。

「與其在這恨我,不如去找季老夫人求情吧。晚了,你媽媽在國外發生什麼,我們都說不好。」徐曼轉身離去。

一小時後,季家別墅。

季老夫人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孩,「我想我已經和你媽媽把話說的很明白了。」

「老夫人,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小姑娘,你知道的我已經給了你一次機會了。」

「我知道。」安奈抬頭看着老夫人,眼中噙滿淚水卻沒有讓它們落下。

「你沒做到,我不打算再做一次這麼荒唐的事。」季老夫人看着眼前這個還不知道有沒有成年的女孩,想着自己同樣年少的孫子不禁悲從中來。

「如果司墨醒不來,我也可以找別人生下我們季家的孩子。所以你們安家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可以讓我寬恕之處。」

「老夫人,我不會做逃兵。」安奈目光堅定道,「只要您放過安家,我可以照顧季司墨。就算他醒了,您送我去坐牢我也無怨無悔。」

「如果他一輩子不醒呢?」

「那我就照顧他一輩子,除非您趕走我,不然季司墨就是我一輩子的責任。」

季老夫人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一襲白裙,墨色的秀髮垂直到腰間。明明怕得要死,眉宇和言語中卻透露着倔強。

「那你要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

安奈聽到老夫人就這樣輕易鬆了口,不禁一愣。

「又反悔了?」

「沒有,我會記得一生一世。」安奈一字一句,很認真的看着季老夫人。

「安奈,不要讓我失望。」季老夫人拍着安奈的肩膀,「起來吧。」

「我記住了,謝謝您。」

安奈穿着婚紗蜷縮在卧室的沙發上,覺得剛剛的一切都是夢境。

沒有好友,沒有祝福,這場婚禮甚至沒有新郎。安奈木然地接受着一切。

她強忍着一口氣,不敢哭出來。她怕自己會崩潰,會想逃走。

安奈看着躺在床上的季司墨,濃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膚上投下一道陰影,好似睡着一般。面色倉容,卻遮不住他的帥氣。

如果沒有那場意外,季司墨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他應該意氣風發地在公司,在酒吧,在任何地方。

這段時間好似做夢一般,如此不真實,是開始卻沒有盡頭。

……

半個月前。

酒吧里昏黃的的燈光下,一片迷亂。男男女女唇齒相依曖昧不明,各種嬉笑吵鬧。震耳欲聾的音樂,傳遍各個角落。安奈從未來過夜店,有那麼一剎那想要逃離。

服務生微微鞠躬將瘋瘋癲癲鬧騰的安然指給安奈看。

安奈慶幸沒有看到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不然繼母知道後又要鬧自己沒有看好安然。

安然一頭火紅的長髮肆意飛揚,抹胸短裙,輕輕一動,裏面的安全褲隱隱可見。安奈看着這樣的安然不禁頭痛。

走在安然身邊,奪下她手中的酒,「安然,你媽叫你回家了。」

「不用你管,你誰啊你。」安然推開安奈的手,掙扎着搶酒。

「安然,回家吧,已經很晚了。」安奈風輕雲淡道。

「我不回去,就你也想來管我。呵,一個廢人的女兒,你怎麼還有臉待在安家。」安然一臉酒氣指着安奈,「你少管我的事。」

安然掙扎着搶酒時,將酒灑在了安奈的身上,安奈看着灑在自己身上的酒,將安然按在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