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
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 連載中

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歷史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歷史旺 周防尊 都市小說

警察:老實交代,大前門天橋下擺攤算命的到底是誰?周防尊:哼哼,沒錯,是我!警察:那錢湖南路的隧道也?周防尊:也是我坐莊的!警察:這麼說,長城書院鬧招靈遊戲也?周防尊:那不順手的么?(笑)警察:殭屍和道士……周防尊:你猜對了!警察:那發現的類人形生物屍體……周防尊:嘿嘿!警察:……知道我是誰么?周防尊:窺見超凡後新生敬仰的普通人?警察:在下,第三神秘力量管轄處葉良辰邊說著邊亮出了他的加強版麒麟臂周防尊:哥,你看我還有機會么?展開

《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章節試讀:

根據全國數據顯示,法院民間訴訟的結案率不足百分之十,原因么,是當前各地法院為了響應新時代號召,以及完成工作指標,大部分案子在上訴過程中都會被工作人員強制「自願」的轉為訴前調解。

無法上訴,自然民間訴訟類型的案子,在全部案件類型的份額就會降低。

性質惡劣,但是影響較小的案件的破案率不足百分之一,因為影響小,所以出於節約警力與公共資源的考慮,一般不會立案調查,只是作為存檔封存,直到影響擴大,達到「大案」的標準後,才會進行辦理。

性質惡劣,而且影響甚廣的案件破案率不足百分之十,很多市面上流傳出來的破案視頻基本都是數年前,或者數十年前的封存檔案,只有在破獲時,才會處於各種考慮公布在短視頻平台中。

而暗地裡隱藏的多少洶湧,只有管理檔案室的人才能知道了。

「哈哈,怎麼樣,被嚇到了沒有?」中年**拍了拍新人的肩膀,嘴角帶着惡趣味的笑。

楊偉遞給對方一根華子,帶着苦笑的抱怨道: "您可別消遣我了,我就是奔着摸魚才來的檔案部的」

「唉,你這話,在外面可不興說啊」對方讓楊偉的直言不諱逗樂了,打趣了一句。

「放心,我懂。」

楊偉擺了擺手,翻看起了積壓已久的神秘檔案來。

查看密封檔案。

【連環失蹤事件】,

詢問筆錄、現場拍照,法醫證詞,執法記錄儀。

大概失蹤人數:20。

【某已遞交辭呈的法醫:「根據現場發現的殘骸來看,大ga.........嘔抱歉。詳細現場你們還是看記錄儀吧。」】

「你好,徐麗女士,我們是東城關街道派出所的民警,關於你的男友也就是張祥傑男士的失蹤案,你作為第一個發現者和第一個報案人,我們需要詢問一些細節,以便我們儘快破案。」

「啊,哦,哦,好的…這個是?」

「這是我們的執法記錄儀,請您放心,這些全部會歸類封存,不會泄露出去的。「

」筆錄和記錄儀都是程序上的必要流程,還希望您配合一下。」

「嗯,好。不好意思,第一次被**問詢。」

「有,有些緊張,讓你們見笑了。」

徐麗用手把頭髮挽到耳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着。

「可以理解,那我們繼續好么?」做筆錄的警官點頭,示意理解她的緊張。

畢竟是連環失蹤案件。

身為涉案證人,緊張是在正常不過的情緒。

「恩,那你,你們問吧。」

「我們在張祥傑家中,找到了一部手機。通過調查,發現他最後的聯繫人,正是你的手機號碼。」

「張祥傑在不到一天內,主動聯繫了你3次。第一次在凌晨的6點45分,第二次在中午的1點30分,第三次則是晚上20點59分。」

「最長一次通話是15分鐘,最短的一次通話時間,只有…10秒,我們想知道,張祥傑跟您說了些什麼,還有他與您通話的原因您清楚么。」

徐麗聽到提問,臉色肉眼可見的白了。

沉默了好一會,直到對面的警官又給她換了一杯茶水。才回過神來。

「我不知道你們相不相信,真的…會有那種突然之間性情大變的人么?」徐麗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警官。

還不等警官思索,就繼續說道。

「那天他說他想我了,但他在電話里的聲音一直混雜着我聽不清的語句,我剛開始以為是電話信號不好,後來我聽出來了,那像是敲門的聲音。」

說到這,徐麗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嘴裏含混着聽不清的字詞。整個人又像是陷入到了癔症之中。

兩個**對視了一眼,有點詫異徐麗如此過激的反應。

「敲門聲?徐麗女士你深呼吸,慢慢說,我們會保護你的,別緊張。」

「謝,謝謝……」徐麗面上好似平復,但遲遲未繼續回答。

旁邊的中年**神色有些凝重,示意身邊的同伴安撫徐麗。

一般按照心理學的說法,只有知道一些什麼才會表露出遲疑。所以王建國讓年輕警官先進行安撫。以便後續攻破徐麗的心理防線。

「我看以徐麗女士現在的緊張情緒,不利於我們警方繼續詢問,我們可以先等徐麗女士做好準備後再繼續做筆錄。」

年輕警官與中年人是師徒關係,很容易就理解了自己師傅的意思,於是以退為進的試探着。

「我…我現在好多了,你們繼續問吧,能問下他發生了什麼事么?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徐麗很是焦慮,並不想過早的結束問詢。

因為最近她時常夜裡驚醒,就像是有人在盯着她一樣。在**局她反而鬆了口氣。

「不好意思徐女士,案件詳情不方便透露,這也是為了你好,只能說你男朋友張祥傑牽扯到了一件案子中。」

察覺到徐麗的緊張,王建國出聲解釋。

「我們現在也只是前期的調查尋證環節,你男朋友現在也只是知情人的身份,請你相信我們警方,我們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徐麗女士你說張祥傑在電話中敲門聲?」王建國對這一點抱有疑問。

「那一天,我…我能聽得出來,祥傑語氣帶着興奮…他在電話里的聲音,我形容不出來,只能說跟平常完全不一樣。他最近工作剛剛辭掉,人或許有一點暴躁,但平時打電話的時候還是很正常的語氣,但那一天不一樣。」

「他早上慌慌張張打電話給我,聲音都興奮到在顫抖,我能感覺到他很高興,他說他能給我美好的未來,過上更好的生活,他說了很多。很多都是含混不清的,說完後,還不等我問他,說完他就掛掉了...........。「

」在之後給我打的電話里,我感覺他好像變了,他約我見面,但是我因為要加班就沒答應他,然後...然後,就傳出了很突然的敲門聲的聲音,我,我有之前的通話錄音,我形容不出來。」

徐麗說的斷斷續續,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嚨一樣。

略微扭曲的面容讓王建國都有些動容。

錄音在哪裡呢?王建國雖然不解,但也知道問詢不能一概而就。

「在凱瑞大酒店,我之前訂了房間,我的手機落在了哪裡」

女人面色蒼白,臉上帶着「歉意」的笑。

王建國頭皮有點發麻,讓空洞的眼睛盯着,就算是入職多年的**也有些不寒而慄。

這無關個人的心理素質,純粹是生物遠離危險的預警本能。

「徐麗女士我們會讓鑒定科去取,要不先休息一下?」王建國喝了口茶水,想要暫停問詢抽根煙舒緩一下。

「不,不用…吧,我還可以的。」

喘氣聲低了下來,徐麗的面容稍稍平復,語氣也回歸平靜,就好像剛才驚懼緊張的不是她一樣。

「嗯。那好,請你繼續」

嘆了口氣,早點結束也好。王建國和身邊的青年**心裏不約而同的想到。

「後來祥傑在電話里說,他知道他沒工作的時候都是我在安慰他,他只是想給我一個驚喜。「

」可是..可是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越來越小…敲門聲越來越大了,我剛開始還以為是信號不好,就給他說聲要加班,然後就想掛掉電話。」

「他聽到我的話後,就沒再說話,怪聲也消失了,我也有點納悶,準備掛斷的時候,【咔吧】,我聽到了,電話那頭有其他人的聲音。」

「其他人?」

做着筆錄的王建國認真了起來。跟身邊的搭檔對視了一眼。

突破口出現了,怎麼說?

繼續套話。

無聲的交流只有一瞬間,徐麗沒有在意,繼續說著。

「我問他怎麼了,他說沒事,這次我沒聽到跟敲門一樣的聲音」

「嗯,然後呢,你怎麼說。」

「我直接掛了,然後請假去了他家,他家裡沒人。」

「晚上,他又給我打了一次電話,他沒有說話,但是磨牙齒的聲音一直都在,我有一些害怕,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再後來呢,張祥傑還跟你有過聯繫么?」

「沒有了,之後就沒有了」

「徐麗女士,那後來你又發現了什麼?」

「……」

「控制呼吸,放輕鬆,慢慢的呼吸,徐麗女士你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平復情緒,我們警方在這裡,外面就有我的同事在。「

「你現在很安全,我們會保護你,沒有誰能夠傷害你。」

「吸,呼…吸,呼……。」

「……」

「徐麗女士,之後你又發現了什麼,為什麼要報案?」

「……」

「徐麗女士,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你發現了什麼,為什麼報案後不告訴警方。」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那為什麼你第一次的筆錄沒有提到磨牙聲?!」

「……」

「徐麗女士,你是不是隱瞞了什麼?」

「……」

「徐麗女士?徐麗!」

「……」

「徐麗,請你好好配合我們警方的調查,現在馬上告訴我們警方,你到底發現了什麼,為什麼報案後不如實反應情況,我們有理由懷疑你也有嫌疑,請你如實回答!」

你有什麼話都可以告訴我們警方,我們一定會查出真相,並且保護你的安全。」

徐麗沒有作答,面帶微笑的抬起了手,帶着節奏的敲擊在桌面上。

咚,咚咚。

---------------------------------------------

……

查看案件檔案。

【黃河口公交車墜河事件】,詢問筆錄、執法記錄儀、監控視頻錄像10段、公交公司員工記錄檔案、機動車技術鑒定報告、行車記錄儀、法醫屍檢報告。

死亡人數:43。

第一起案發日期:1月1日。

案件概述:東城區一段公交線路,接連發生車輛墜河事件,兩天里墜河公交車共計3輛次,死亡共計43人,公交總公司已取締該段線路的運營。

【三次事件相同點】

1、案發時間都在中午

2、車輛內乘員無一生還;

3、通過查看交警局與公交總公司的監控視頻,周邊環境與車內人員無異常。

4、遇難人員社交圈子並無交集,且並無不良記錄。

「嗯……**同志,這就是報應」

被問詢的王老漢小聲咕噥着。

「什麼報應?你知道些什麼?」

「**同志你…信那個么,就是人死之後會回來報仇。」

「難道你想說,這事是死人作祟??」

「不,不,不敢,,,,這個地方出了好幾次事,你們都查不出來什麼不是。」

「你看就公交車出事,,我之前聽說,前些日子,這段路有個公交司機故意把車開河裏面。淹死不少人,周圍村子都在罵,說不定是?」

「啪!王德柱,古代的人落後迷信,你這個接受過唯物主義教育的人,怎麼也相信這些迷信。我告訴你,搞封建迷信是犯法的,鬧大了,你就有免費飯,免費房子住了。」

就在王老漢想要繼續說點什麼的時候,旁邊圍觀的人群中衝出來了一個老頭,打斷了王老漢的話。

等警官遣散無關人員再次對王老漢進行問詢的的時候,王老漢卻什麼都不肯再說了

30天後.王老漢失蹤,線索中斷,案件陷入僵局。

....................................................

【狒狒獵殺非洲獅事件】

【該事件引起了生物學家和社會學家的高度關注】

某不願透露姓名的生物學家:」人類的祖先或是狒狒。「

某小報:」震驚,人類進化或將重新解讀「

死亡動物數量:未知

襲擊人類聚集地:死亡人數未知

【該區域狒狒表現出高度的社會性,區別於其他地區】

【已清理】

檔案概述:檔案封存。該資料來自聯合國生物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