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
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 連載中

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

來源:google 作者:丹大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丹大人 古玄月 奇幻玄幻

古玄月意外穿越到高武界迫不得已修鍊魔功,修鍊後才發現魔修好處多多覺得自己不能單幹,所以收小弟收徒弟古玄月看着自己的徒弟,表示個個是個人才大徒弟:「師傅,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驚喜」古玄月:「你把人家宗門的聖女抓來幹嘛?」二徒弟:「師傅,又打劫到好多東西」古玄月:「你咋不把我也給搶了呢?」三徒弟:「師傅,你什麼讓掌門之位」古玄月:「來,坐,看我打不打斷你的腿?」四徒弟:「師傅,來喝毒雞湯」古玄月:「你不知道我百毒不侵嗎?」展開

《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章節試讀:

到了收戰利品與毀屍滅跡的環節。

古玄月把他們的物品都收集起來,發現收穫還是不錯的,一把靈器,一張三星雷爆符,五百三十枚下品靈石,一個儲物袋。

至於儲物袋,人死了靈氣印記就消失了,裏面有什麼好東西,現在的這個時候可沒心思探究,留在這裡多一秒就多一份危險或者暴露。

古玄月隨便瞄了一眼,儲物袋裡的東西發現堂堂一個外門長老,大概只有100多枚品靈石,還沒有王俊的多,雖然是從別人打劫過來的,但也比這個外門長老強,難道藏在家裏面?

不過想想也是,誰會隨身攜帶那麼多貴重物品。

古玄月把戰利品收入儲物袋後,唉聲嘆氣着;「現在的問題就是殺害同門,殺害長老,修鍊魔功,哪一個不是可以死個百八十次。

如果回去宗門,證明一下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我腦子指定有什麼大病。

回去肯定是送人頭,我現在才武師境一重,先不想宗主與可能會出現的太上長老什麼的,恐怕連內門長老都打不過,先找個地方躲避一下吧。」

隨後玄月將氣息收斂,用魔氣清理身上的血跡。一個飛躍跳到樹頂站在枝葉上如履平地,看了看方向。

朝東邊方向踩着枝葉飛奔而去,他有種感覺,只要往東邊方向走就會安全。

一個時辰過後,玄月遠見還有一里路就要到城池了,便落地走着前往城池。

眼看就要到城池,還差不到一百丈,後面傳來了

「站住…站住」的聲音

然後一個身影撞到了玄月,差點摔個狗吃屎。

玄月暗罵;不長眼睛,他可不想在這麼靠近城池的地方暴露他是魔修。

一個轉身就能見到滿身是傷的人,抱着一把劍傻愣愣的看着他,這不是最重點的,最重點的是他直接喊道:「玄月哥,你這幾年去哪裡了?現在有人追殺我!快跑!」

這讓玄月有點懵?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難道是蒙的?有人追殺你,你喊我幹啥?我他喵的不認識你呀!

不等古玄月多想,前面傳來了腳步靠近的聲音。

「徐青,快把靈器交出來!不然骨灰都不給你留。」其中一人喊到。

玄月抬頭觀望,見到眼前有三人兩男一女,兩名男孩長得很俊逸,一個武士境二重,另一個武者境九重修為的男孩手上的劍還有些許血跡,還有一個靚麗的武者九重修為的少女跟在後面,除了眼神一直盯着他外沒有太多動作。

「小乞丐趕緊讓開,小爺饒你不死。」其中一名男子開口道。

古玄月一看自己的打扮確實像個乞丐,不過這也是他故意的,為了低調還往臉上塗抹泥巴。

旁邊的徐青低語道:「月哥,快走,他們要找的人是我。」

「你認識我?」玄月問道。

「對呀,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吃喝玩樂,偶爾還一起娶個小媳婦,難道你忘了嗎?」徐青有些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樣問,便回道。

兩人自顧自的聊了起來像多年未見的好友般,徐青也忘記自己正在被追殺。

剩下旁邊三個人在風中凌亂,其中一人忍不住了,直接提劍向玄月刺去,眼見就要刺中,玄月一個甩手拍飛,砰…撞在樹上昏迷不醒。

三人愣住了,武者境九重,一個甩手就拍飛了。

玄月向徐青開口道:「你應該叫徐清吧,先介紹你的三位朋友吧!」

過了好一會兒,徐清才反應過來。

隨即開口說道:「剛剛被你拍飛的叫做葉凡。前面左邊那個叫做林傲天,旁邊那個是林雪,他們與我是同門弟子。」

「知道了,是他們要殺你的吧!要我幫你殺了他們,還是你自己來?」玄月毫不掩飾的說道。

「月哥,你在開玩笑,對嗎?」

「小徐啊,哥可不是開玩笑。你就不能嚴肅點嗎?」

「月哥,我要是打得過還用得着跑。」

「沒事,我給你三星雷爆符。」

「卧槽!月哥,你有這玩意兒。」

玄月表面是在聊天,實則是反覆確認附近是否有人,確定沒人後才放心下來。

林傲天和林雪看見兩人在討論怎麼殺自己,實在忍不住了。

兩人抽出腰間的長劍,準備向前玄月兩人出手時。

玄月身後浮現魔尊虛影,一聲「跪下」,強大的威壓直接把林傲天兩人壓的半跪倒在地上。

靠得最近的徐青直接趴伏在地,最後因身上有傷的原因扛不住,直接暈過去了。

但玄月可不想收回,收回不是證明自己不持久,他們不是認為我不行,還敢還手怎麼辦!

隨着玄月慢慢靠近,林傲天兩人承受的威壓也越來越強彷彿要窒息,沒喘幾口氣,冰冷而帶有殺意的聲音傳來。

「臣服於我,不然,死。」

林雪心中恐懼萬分,彷彿下一刻就要死。

林雪本想開口說願意臣服,可是顫抖的身體不聽使喚,無法開口,表示寶寶心裏苦,寶寶說不出。

而林傲天像是根本沒有臣服的想法一樣。

眼見這情景,古玄月沒那麼多的耐心,一腳踹在林傲天的胸口處,跟踢足球似的。

「砰」

林傲天直接倒飛出去,方向正是葉凡剛剛撞的那棵樹。

「砰」撞樹聲,隨後而來的就是「啊」的一聲慘叫,林傲天喉嚨一甜, 噴出一口鮮血,又睡著了一個!

玄月收起威壓,心想;裝杯很費魔氣的哇!修鍊者嘴可真硬,非逼我打你!

隨後冰冷的問林雪;「你呢?臣服與死,選一個」

林雪暗想;哥哥他們只是被打暈,我就生死選擇,她想哭,她才十四歲呀,不想死!

「我願意,不要殺我」

聽到願意,玄月舉起手,手指點在林雪額頭眉心處,開始刻畫魔奴印,換句話說就是用魔氣畫自己的特殊專屬記號而已。

幾息時間搞定,只見林雪的眉心上浮現血紅色月字,隨後融入了眉心消失。

林雪驚慌的以為古玄月會反悔殺了她,隨後弱弱的問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只是刻魔奴印而已。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要敢反抗,我一個念頭,你就「崩」爆炸成一團血霧。要聽玄月哥的話,知道不?」玄月奸笑的嚇唬到。

這次林雪已經破防了,跪坐在地上直接大聲的哭了出來。

嗚…嗚…嗚嗚,哭的淚流滿面,非常大聲,嘴裏還喊着:「我不要變成血霧,我不要變成血霧。」

殺師父都不帶眨眼的玄月表示心有點慌了,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了。

自己開麥罵隊友還行,安慰人這種事一竅不通。

玄月表示在線等……,很急!

古玄月感覺哪裡不對,我幹嘛要安慰,自己是魔修啊,魔修就得凶點。

古玄月再次釋放威壓,林雪又一次動彈不得,哭聲也停了。

「不許再哭了,剛才你也看到了,我是魔修,再哭我聽煩了,真把你變成血霧,知道不?」這次的玄月語氣沒有之前那麼冰冷。

古玄月見林雪霧蒙蒙的眼睛停止了流淚,開始收回威壓。

林雪已經停止了哭泣,但是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着古玄月,彷彿在看一個渣男一樣。

玄月不敢與她對視,轉過頭說道:

「林雪是吧!把你同門師兄弟叫醒,我可不浪費力氣殺他們。」說完,轉身去查看徐青;他還有很多事情不明白,為什麼徐青會認識他?

與此同時

林傲天聽到古玄月要殺他有些不淡定了,他剛剛哪是暈倒,明明是假裝暈倒,裝死想糊弄過去,沒想到,早就被看穿了或者說他連死人都不會放過。

而不擔心林雪的安危,原因很簡單,因為古玄月並不想殺人,你見過哪一個真正要殺你的人,還要問你是否臣服?所以他並不擔心。

那麼強的人,如果是真要殺他們,根本就不需要兜兜轉轉那麼久,正因為他看懂了這一點,所以想着裝死的方式躲過,不過他的小心思,已經沒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