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判官
陰陽判官 連載中

陰陽判官

來源:google 作者:勤勞的碼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趙欣雨 黃德水

奶奶無故害死父母,多年後我才找到事情的真相,隱藏在背後黑手,哪怕你是陰間至高無上的判官,我也要用我的能力,將你裁決!展開

《陰陽判官》章節試讀:

迷迷糊糊地,我跟着警官上了警車,在上警車的瞬間,我腦子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到底怎麼回事啊?我沒有殺人啊!」我緊張地說道。

警車上一共有兩個警員,把我帶過來的那個警官從後視鏡里看了我一眼,「放心吧,沒事的,就是跟我們去調查一趟。」

到了警局,我意外地發現老陸也在這裡,他對着我咧嘴一笑,「你也來啦?」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被警官給帶到了審訊室。

審訊的基本流程走完,警官直接開口就問:「昨晚你在哪裡?」

「先是去了一個朋友家,出來以後去學校外面的大排檔吃東西,然後我朋友喝醉了,把他送回家,照料好他以後就天亮了。」

「同一個朋友?」

「不是。」

「那就是說,昨晚你一直不是一個人?」

「嗯,昨晚我一直跟別人一起,就是剛剛在外面遇見的那個人。」

「我們通過監控錄像發現,你們是在三點四十分左右進入學校的,在四點二十五分左右才出學校,這個期間你們在學校幹什麼?」

「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要從學校穿過,我們在人工湖聊了一會 天。」

「他?」

「就是剛才外面那個人。」

「你們在學校里有沒有遇見什麼可疑的人?」

我仔細回憶了一會,「我們就遇見了一個小個子學生,當時還和我們撞了一下。」

審訊桌對面的兩個警官對視了一眼,問道:「那個學生具體是什麼樣子還記得嗎?」

「當時很黑,我根本沒有看清楚他長什麼樣子,唯一記得清楚的,就是他大概一米六左右,然後剃了一個小平頭,哦對了,他把我朋友撞倒了,道歉的時候還在咳嗽。」

那個小個子學生給我的印象很深,因為我在他的身上看見了紅霧,以前我從來沒有看見過紅霧。

之後,警官又隨便問了我幾句就把我給放了。

走出警局,發現老陸蹲在警局門口抽着煙,看見我出來了,吧唧抽了一口,「出來啦?」

「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也被帶來了?」我問道。

老陸站了起來,「昨天夜裡你們學校有人被殺了,僅僅是被殺了還好說,可關鍵是還被分屍了。」

「分屍?」我想起了今天早上看見的警官那個袋子里裝的斷手了。

「是噻,還發現了很多人肉,據說現在都還沒有找完。」

我不由得覺得有些驚悚,把人給殺了,還一點一點的分屍,真的是太殘忍了,簡直就是變態。

「算了,別理會這些了,咱倆去吃點東西,肚子空空的做不了事。」老陸又帶着我去了一家就近的麵館。

吃完了面,老陸說他要回去再補一覺,與我分別了,不過臨別前還告訴我,趙宏已經把錢打給我了,一共打了十萬,說是手裡現在就只有這點流動資金,剩下的後面給。

一時間,我有點恍惚,跑到銀行自動**機面前,查看了一下餘額,之後更加恍惚了。

卡內的餘額有十萬零三百,後面趙宏還會給我轉多少錢,我也不知道,他沒說過,我也沒問過。

但可以確定的是,我暫時不會因為錢而發愁了。

我辭退了零工,然後想了一下,又取了一點錢,到學校的財務處把之前拖欠的學費給償還了。

走出財務處,我覺得渾身一輕,陽光都明媚了不少,沒有債務的感覺很舒服。

下午的課上完,我發現學校里的警官似乎比之前更多,然而學校里並沒有傳出有人被殺的事情,看來警官應該是封鎖消息了。

再回到寢室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寢室里又只有我一個人,百無聊賴地翻了翻書,才突然想起來老師讓我們自己選擇論文題目,並且把大綱擬定好提交給他,等他同意了就可以開題了。

於是,我又走出寢室,往圖書館走去,準備去圖書館查閱資料。

學校很大,圖書館距離我們寢室有些遠,得穿過一片小樹林才行。

路上依舊有警官在執行搜查任務,只是在小樹林的時候警官才少了一些。

我覺得有些奇怪,因為平時我晚上經過這片小樹林的時候,總能夠聽見一些低沉的叫聲,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可是今天卻沒有。

往四處看了一眼,有點黑,遠處警官手裡的手電筒燈光倒是很亮。

砰!

突然,有一個人撞到了我的懷裡,我直接被撞得後退了兩步。

「咳咳,對不起。」

撞倒我的那個人急忙起身道歉,然後就匆匆離開了。

我站穩的時候,那個人已經走遠了,只能看見背影,有些矮,有點熟悉他是在人工湖撞到老陸的那個學生!

在他的身上,我依舊看見了紅霧,比之前更加濃郁了,甚至有些地方都已經紅得發黑了。

我正準備追上去,卻突然聽見一道女人的聲音,有些低沉,甚至還有些打顫。

「是誰?」我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然後我就聽見了一陣慌亂的聲音,索索,像是衣服摩擦的聲音,很快就沒有聲了。

我被搞得一頭霧水,而那個撞到我的小個子已經走遠了,我只能放棄,向圖書館走去。

走出小樹林的時候,還有一個女生也幾乎是跟我一起走出,不過她走的是另一條路,我認了出來,她是我們班的學生。

「胡蘭,你也去圖書館?」我喊了一句。

「啊?對啊。」不知道為什麼,胡蘭看見我有些慌亂,眼神躲閃不定。

「那一起啊。」我笑着走上前。

「嗯,啊,好,好啊。」胡蘭一邊說著還一邊整理衣服。

「你剛剛在小樹林里摔跤了啊?這衣服上都還有泥巴,頭髮也有些亂。」我看着胡蘭凌亂的頭髮和衣服上的泥土打趣道。

結果胡蘭卻一下子臉紅了,支支吾吾地說不小心摔倒了。

「這黑燈瞎火的,還是得小心點。」我好意地提醒道,卻發現胡蘭的臉更紅了。

圖書館的人有不少,我挑選了一個偏僻安靜的地方,對胡蘭說道:「我記得你和我的論文題目都是一樣的吧?需要什麼資料,我去幫你找。」

「不用了,不用了。」胡蘭急忙擺手。

我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因為一路上她的臉一直都是紅的,「行吧,那你幫我把位置給佔著。」

在書架前找到了需要的資料,我回到座位,發現胡蘭一直坐在位置上扭扭捏捏的。

「你去找資料吧,我幫你佔位置。」我對她說道,隨後便低頭看起了資料。

胡蘭輕輕地應了一聲,卻沒有起身,反倒是還在那裡扭動着身子,像是十分難受一樣。

沙沙沙,沙沙沙.

衣服摩擦的聲音不斷傳來,我皺着眉頭,抬頭看向胡蘭,卻在霎時間變得愕然,因為我發現胡蘭的手正通過自己的領子伸了進去,在胸口掏什麼東西,我的視線看過去,正好能夠看見她白色的文胸肩帶。

隨後,我急急忙忙地低頭看書,講實話,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女人當面這樣子,之前雖然接觸過不少這樣的知識,但微乎其微。

衣服摩擦的聲音還在不斷傳來,弄得我有些心神不寧,書也沒有辦法看下去了。

可是,接下來,我突然聽見了胡蘭嘴裏傳來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啊!!!」

我倏地抬頭,看向胡蘭,看見她的手中,拿着一張血淋淋的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