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禍
陰禍 連載中

陰禍

來源:google 作者:阿毛哥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先生 阿毛哥

農村結婚,媳婦兒他媽要三十萬彩禮,我爸一氣之下殺了她!展開

《陰禍》章節試讀:

  這件事情轟動了整個村子。

  村裡人都說我爸太狠了,對我和我媽都冷眼相看。

  背地裡都罵我們一家人是狗,路過我們家門口都嫌晦氣,走過去都要回頭啐一口唾沫。

  下午的時候,我就看見王二蛋在我家門口啐了一口。

  當時就想衝出去教訓他,我媽沒讓我出去。

  我媽紅着眼說人善被人欺,窮也要被人欺。

  我們家是全村子最窮的,打了別人醫藥費也付不起,喊我忍!

  當時,我心裏特別憋屈。

  但也沒辦法,我媽都說話了只能忍着。

  不過,傍晚的時候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有人看見媳婦兒的弟弟騎着摩托車回來了。

  媳婦兒的弟弟確實回來了,摩托車在村口就被攔下了。

  村子裏的人一窩蜂的跑去看,晚一些的時候**也開着警車來了。

  當然,我和我媽都沒去看,布置好靈堂之後就一直披麻戴孝跪在靈堂上給我爸燒紙。

  住在對門的二叔和二嬸跑去看了,二嬸回來就跟我媽說了。

  媳婦兒的弟弟是個軟弱無能的人,還玩兒殺馬特,快二十歲的人了,一天到晚只知道和他那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正事不幹連一份像樣的工作都沒有。

  二嬸說媳婦兒的弟弟回來之後看見他媽被蓋上了白布,當場就嚇哭了。

  **來找他了解情況也是嚇的說不出來話。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慢吞吞把他知道的事情跟**說了。

  原來昨天傍晚我和媳婦兒還沒有回來之前,媳婦兒弟弟的一群狐朋狗友就給他打電話,喊他到鎮上吃燒烤、喝啤酒。

  當時掛了電話,媳婦兒的弟弟跟他媽說了一聲就騎着摩托車到鎮上去了。

  一晚上喝的爛醉如泥,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今天下午了。

  所以,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媳婦兒的弟弟根本就不知道。

  二嬸說完嘆了口氣,拿了一沓黃紙跪在蒲團上給我爸燒紙錢。

  二嬸說如果昨晚媳婦兒的弟弟就在家裡,我爸可能就不會殺得了媳婦兒她媽。

  村子裏的人大家平時都在接觸,媳婦兒她媽嘴爛的事情,二嬸也知道。

  二嬸就說我爸一條命換媳婦兒她媽一條命不值。

  我媽一直沒說話,只是很木訥的跪在那裡燒紙,眼神很是獃滯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事情。

  我覺得我媽是痛麻木了,我爸是家裡的頂樑柱。

  他跟我媽結婚二十多年了,好好的一個人一眨眼就沒了,我媽心裏肯定想不開。

  其實,我心裏也想不開,不過,我爸畢竟已經死了,我現在心裏擔心的是媳婦兒。

  村子裏的人下午的時候說我爸心狠殺了媳婦兒和她弟弟。

  現在媳婦兒的弟弟回來了,他們也就不敢瞎猜測了。

  不過,我現在卻還是很擔心媳婦兒。

  媳婦兒的弟弟躲過一劫那是因為他昨天傍晚騎摩托車去鎮上喝酒的緣故。

  可是媳婦兒昨天跟我一起去縣裡玩兒了一天。

  下午就回來了,昨晚她肯定在家。

  我和媳婦兒畢竟有了一年多的感情。

  我擔心媳婦兒很可能也被我爸用菜刀給殺了,然後把屍體給藏了起來。

  不過,如果真是這樣,我爸藏媳婦兒一個人的屍體是藏,媳婦兒和她媽兩個人的屍體也是藏。

  如果我爸真把媳婦兒殺了,然後把屍體藏了起來,他為什麼不把媳婦兒她媽的屍體也一起藏起來呢?

  我因此心裏還是抱着一絲希望,可能媳婦兒還沒死。

  我現在很想聽見媳婦兒回來的消息,很害怕聽見**在村子裏找到媳婦兒屍體的消息。

  六月份正是晝長夜短的時候,**在村子裏一直找到七點過也沒有找到媳婦兒的屍體。

  這時候天也完全黑了下來。

  夜間不利於**辦案,反正我爸現在也死了。

  兇手都死了,他們自然就不慌張了,找到媳婦兒的屍體對於他們來說不過為了給村裡人一個交代罷了。

  當時一個胖子隊長跟村長何大偉說了兩句話,然後就收隊回去了,說是明天早上再過來。

  警車離開之後,門外就安靜下來了。

  我們村子有個習俗,不管哪家辦紅白事,村子裏的人都會趕過去幫忙,因為能討到一些好處。

  可能是因為我們家沒有媳婦兒她們家有錢,今晚村子裏的所有人都跑到媳婦兒他們家去了。

  只有對門的二叔和二嬸留了下來。

  二叔和二嬸走進院子里的時候還一邊說著話。

  二嬸問二叔阿毛哥去哪兒了,二叔挺難為情就說阿毛哥出去捉蛇了。

  我們村子就在山腳下,山上就有蛇。

  以前省上來人勘查就說過我們這一片的山頭算是比較原始的了,生態系統沒有遭到破壞,山上有很多野味,野雞野兔都有,蛇更多,一座山起碼有成千上萬條蛇。

  阿毛哥的捉蛇技術確實是全村子最好的了。

  不過,他並不是去捉蛇,我想也不用想阿毛哥肯定是到媳婦兒她們家那邊去了。

  我和阿毛哥的關係不算太好吧,但是也能玩兒在一起。

  他有很多嗜好我都知道,最厲害的一個就是賭。

  不過他是那種運氣霉的,十賭九輸,前幾天就輸了打電話找我借錢。

  我的錢都給媳婦兒存起來了,當時就沒借給他,鬧了矛盾他就直接把電話掛了。

  我和我媽跪在地上燒紙,我媽聽見二叔和二嬸說話的聲音就站了起來。

  我媽說現在我們家已經被全村子的人排斥了,她不想連累二叔和二嬸,說完就趕二叔和二嬸走。

  二叔和二嬸剛開始不願意走。

  我媽到廚房把菜刀拿出來架在自己脖子上,二叔和二嬸才離開。

  我媽讓我去把院門關上,走回來的時候我媽紅着眼說你二叔和二嬸是好人,你以後發財了一定要記得向他們報恩。

  我看我媽的樣子不太正常,當時就覺得我媽可能接受不了我爸去世的現實,隨口安慰了我媽兩句,我說我守靈,讓我媽回房間去休息。

  我媽執意不肯,拉着我的手,扭頭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然後才小聲說道:「柱子,你爸臨死之前跟我說了,他死後就把他葬在山上一顆老槐樹下面,那顆老槐樹,你爸做了標記,你明天去看看,只要把你爸葬在那裡,我們趙家以後就不會再窮了。」

  我其實一點都不相信風水,聽着我媽說話,我就感覺她像是着了魔一樣。

  我媽和我爸養了我這麼多年,現在他們一個死了,一個精神失常了。

  我想想就覺得挺心酸,抿嘴安慰道:「媽,我們家會好起來的,我以後再也不會讓您過苦日子了。」

  我媽好像看出了我腦子裡在想什麼,嘆了口氣耐心解釋道:「柱子,我知道你爸走了,我沒事,就是心裏空蕩蕩的,你爸今天早上說了,他那天在集市上遇見一個算命的楊先生,這個楊先生給你爸指了條明路,他就說以後我們家要是死了人就送上山去,埋在那顆槐樹下,以後我們趙家就會轉運,我們趙家要發大財,不會再繼續窮下去了。」

  楊先生?

  村子到鎮上的路並不遠,我騎摩托車二十分鐘就到了。

  以往每逢趕集的時候,我都會騎着摩托車到鎮上去給年邁的父母帶些日用品。

  鎮上的集市我是再熟悉不過了,從來就沒有聽說過什麼時候出個姓楊的算命先生。

  所謂的楊先生可能是騙錢的吧。

  他知道我爸做夢都想發財,故意抓住了我爸的這個心理,牽着我爸的鼻子走。

  其實我爸以前挺老實本分的一個人。

  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做出殺人放火的事情,這回看來是豁出去了。

  我握緊了拳頭,要不是這個姓楊的,我爸或許不會死。

  下次要是被我遇見他,老子一定要找他報仇,少說打掉他兩顆門牙!

  我媽繼續說:「柱子,你明天上山帶點香蠟紙錢,找到你爸做了標記的那顆老槐樹,你就用竹竿在老槐樹周圍的草叢中試探一下,要是有一條雙頭的青蛇鑽出來,你就給它上香,跪下作揖、磕頭。」

  雖然我爸極有可能是被算命的楊先生騙了。

  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只有按着我媽說的去做她才能安心。

  從小到大,我對我爸、我媽其實都不算是很孝敬,一直忽略了。

  今天我親眼看見我爸撞死在柱子上,當時心裏那種痛苦的感覺是很難以言語的,反正不管以後日子怎麼樣過,村裡人怎們樣看我們,這些我都不在乎,我會加倍對我媽好。

  我不會捉蛇,為了安全起見,我問了我媽。

  她同意之後,第二天早上,我就到對門二叔家去敲門。

  二嬸來開的門,開門看見是我,二嬸關心問道:「柱子,你媽她現在還好吧?」

  「嗯。」

  「不行,我得過去看看。」

  二嬸出門到我家去了,我看了看二嬸的背影。

  回頭時二叔已經從屋裡走了出來,二叔問我咋了,我說我來找阿毛哥跟我上山去一趟。

  阿毛哥一向都聽二叔的話。

  二叔跟他說了一下,阿毛哥就拿了一根綁着鐮刀的長竹竿出來,跟我一起上山去了。

  我們走到半山腰的時候,阿毛哥突然問道:「你說上山就上山吧,你帶着香蠟紙錢去到底是想搞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