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隱婚時代:繼承者的秘密
隱婚時代:繼承者的秘密 連載中

隱婚時代:繼承者的秘密

來源:google 作者:太史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白羽 現代言情 鄭玄君

鳳白羽沒有想到央求父親從孤兒院領回來的小奶狗,竟成為自己的隱婚丈夫,打理家族的百億資產他展露出來雄獅的風範,打下的每一寸江山,只為獨享她的身心車禍導致家破人亡她像鳳凰在萬劫灰燼中重生,愛欲交錯真真假假的娛樂圈裡殺出一條王者之路他的愛,如師如夫,助她成為最強繼承者【曾經驚鴻一瞥,已看出我與你的距離就像塵埃星辰即便天要阻我,我也不會讓步!我的野心,唯你與天下!】先婚後愛X蓄謀已久X財閥世家X腹黑深情雙撩&強強聯手先甜後反轉再甜劃重點美滿結局!展開

《隱婚時代:繼承者的秘密》章節試讀:

聽到這話鄭玄君將她的臉按在自己的胸腔前,「胡言亂語什麼,你聽見我的心跳聲嗎?」

「噗通」「噗通」

就像鑿地基的巨響,在她的耳朵里迴響。

「難以相信,這麼激動,你今年二十八了吧,怎麼沒點控制力。」痴痴地看着他,帶着試探的調笑,「還是,你沒被女人碰過。」

「我的這顆心,只因為你才會這樣跳的這樣亂。」

鳳白羽的秀髮掃過他結實的胸膛,濃眉鳳眼掃過他的臉龐,非要解開他這個謎團,「不敢回答嗎,你有沒有碰過女人。」

「這是我為數不多的失敗。」

「怎麼失敗?」

鄭玄君從沙發上突然坐起,鳳白羽衣服整整齊齊的穿在身上,只有他衣襟敞開一副被輕薄的模樣。

「還記得高中時你想游泳,第一次是我陪你去的,公司的事需要我去處理,鳳董事長打算派保鏢護送你,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裏就是不願意,不想讓別人看到你穿比基尼,然後我就包下了游泳館,只要你去的那一天館裏就沒有別人。」

「我從小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家裡只有我出門沒有保鏢,而且我去哪裡玩都好像是在包場,見不到別人。」

「這是我的私心。」他的手扣住纖細的腰,讓她坐穩,「從那以後我就總夢見你,有過第一次的幻想,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百次,到後來數不清多少次。你就笑話我吧我確實從未和別的女人有任何的親密接觸。我早就想過,如果不能娶你,這輩子就皈依佛祖,四大皆空。」

鳳白羽的目光瞥見餐桌上的紅提,嫣紅明艷,玲瓏可愛,她忽然捉住他的手游弋於自己的衣衫之內。

鄭玄君露出更痛苦的神色,他就快剋制不了身體里的困獸,「白羽。」

「噓,別說話。」她的手擦掉他額上的細汗,「這不是夢。」

「是我最期待的,地獄。」

兩人幾乎溫存了一上午,不知是深陷情多一點,還是欲多一點,亦或二者兼有。鳳白羽這隻驕傲的鳳凰孤單的飛翔了一年之後,終於落在了一棵梧桐樹上。

鄭玄君一整天都和鳳白羽待在一起,手上拿着名冊將保鏢們性格特長逐一分析。

「上官飛,令狐楓,端木劍,歐陽尋,威廉,這些人實戰豐富,適合打頭陣陪你去陌生的地方。」

鳳白羽換了一套新裙子,赤着腳站在地毯上,「其餘人倒好安排,但這個慕容晨的特長是雕塑。」

十分不解地看着鄭玄君,「我用的上這個技能嗎?」

「現在用不上,也許日後能帶給你驚喜呢?」

她撇了撇嘴,又問道:「我可以日後再請他,為什麼要現在多出工資。」

「收為心腹養在身邊是需要時間培養的,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鳳白羽點了點頭,「好吧,模樣還挺俊的,拍拍短視頻,應該也挺有流量的,賺的錢給發工資總之不虧。」

鄭玄君颳了刮她的鼻子,「雕塑大師被你拍短視頻,這鬼點子也就屬你最多。」

「你可別小瞧我,他們各個有天賦,我當然也有了。」

「敢問鳳小姐,你除了美貌,還有特長?」

鳳白羽歪了歪頭,古靈精怪地看着他,「我的特長就是做什麼都讓你喜歡,只要你喜歡我渾身都是天賦。」

鄭玄君看着她的眼神又再次動情,「不止是我喜歡,你這樣自信的女人,男人都喜歡。如果是找借口說不喜歡的,只是他高攀不起罷了。」

鳳白羽倒了一杯紅酒自己嘗了一口,又遞到他的面前,「你說過我讀高中的時候,你連一個保鏢都不願意我帶在身邊,現在一下子找來十個男人圍在我身邊,你就一點都不吃醋。」

「關於這件事。」鄭玄君接過紅酒杯,卻一動不動,「如果當初我沒有反對鳳董事派保鏢在你身邊,也許後來就不會是青桐開車送你,而是別人,按保鏢的身手你們或許就能躲過車禍。」

心中的傷口已經癒合了,留下的是傷疤,提起時她已不像從前那般激動,「當初衝過來的那輛車是因為司機酒駕,這種意外不是你的錯。」

「當初是意外,那麼這一次呢,離開機場就遇襲就不再是意外。」

他舉杯一口喝完杯中的紅酒,「你進入演藝圈以後就是公眾人人物,我們在明,他們在暗,不可以再讓悲劇重演。」

她看着一口氣喝完的紅酒,見他又倒了一杯,嫣然一笑,「你是用心良苦。但我問的是,明天你就要去臨安開會,留一大群年輕男人給我,吃醋嗎?」

「看到我吃醋,你就很開心。」

「當然開心,因為你吃醋的模樣,好好看。」

鄭玄君低頭一笑,「微微失落在所難免,你對我已經做到坦誠相見了,我當然要帶你見識最好的,何況我早就想讓你開心。」

天下雖大可他的眼裡只有她一個人,鳳白羽的手撫了撫他唇角的酒漬,「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不如你也來聽聽我的心跳,讓它來回答你。」

她的心跳聲鏗鏘的,緩和有力,他聽着聽着輕輕問道:「白羽,這樣問也許很卑微,但我很多年就卑微的出現在你眼前。現在也不怕再讓你笑話一次,你的心裏也有我了,對不對?」

溫柔的手撫上他的頭髮,「玄君,我的身邊只剩下你了。」

鄭玄君緊緊摟住鳳白羽,「我是孤兒,當年若不是你執意帶我回來,也許我在孤兒院早就瘋掉了。白羽在很多年前,我就只有你了。」

鳳白羽的眼眸很深,看不出情緒,「聽到這些話我很感動,可小的時候你很少來看我,倒是青桐**向我提起你,我以前一直以為你和她才是一對。」

「沒有,我不喜歡她。」

「她喜歡你嗎?」

鄭玄君怔住,片刻後旋即笑了,「我從來只把她當作妹妹。」

「她長得又不差,脾氣比我好,你為什麼只把她當妹妹,而我就不一樣。」

「你從小就比她調皮,看到我就喜歡往我懷裡鑽來鑽去完全不在乎男女之別。」

「哦,我想起來了,有一次我故意塗了口紅親在你臉上,然後被父母看到了,痛罵了我一頓。」

「就是因為這件事,我才不能隨便來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