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道無雙
醫道無雙 連載中

醫道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大哥死後,曉京承擔起了照顧嫂子的責任,沒想到相依為命的同時,他突然陷入了女人堆中,艷遇不斷……展開

《醫道無雙》章節試讀:

原本她還只是被動的接受,但隨着我另一隻手從她芊細的腰圍探入她的裙中,碰觸到了包裹住神秘地帶的褲褲,她便忍不住主動回應起來。

我倆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互相索取彼此口中的濕潤和溫度。

我上下齊手,她俏臉變得通紅,眼神也顯得溫柔迷離起來。

我的反應一時堅硬如鐵,緊緊貼着她的小腹。

而下邊的手已經大膽的從褲褲的縫隙滑入,摸到一片濕滑,隨即開始動作起來。

她被我吻得快要窒息了,趕緊和我的唇分開,申吟一聲之後說道:「你真是個大壞蛋!」

「我只對你一個人壞。」我笑了起來,上邊的手已經將她的文胸剝掉,還把她的針織衫給掀到了胸上,兩團雪白肥碩的玉兔便跳脫出來。

我一口咬住了上面一顆殷桃,興奮的吸允起來。

陳紅嬌喘連連,兩腿不自主的張開,下邊的水在我手指攻擊下止不住的流。

我有些受不了了,將她按倒在沙發上,脫了褲子就撲上去。

陳紅低頭看了我一眼我的反應,面色通紅的說道:「你的真大!」

「是不是比你老公大?」我笑問道,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我不提她老公還好,說出這話,她面色就變了,瞬間恢復了理智,一把推開我,然後就開始整理衣服,口中說道:「我……我不能做對不起我老公的事,對不起。」

她的動作很快,在我愣神的幾秒鐘,已經起身打開門迅速逃走了。

這讓我有種想哭的衝動,原本雄赳赳氣昂昂的反應瞬間偃旗息鼓。

尼瑪,就差最後一步,居然跑了!

我忍不住給了自己一個耳光,沈曉京啊沈曉京,你嘴可真賤,不提她老公不是什麼事也沒了嗎?

我鬱悶了一個下午,晚上的時候忍不住給她發了個信息:「你不要逃避心裏的感覺,你已經喜歡上我了。」

「你胡說。」陳紅回復了一條信息。

「為什麼不能坦然面對現實呢,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因為我有老公,這種事是註定不可能發生的。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去找一個女朋友,你就不會再想我了。以你的條件,很容易找到一個漂亮可愛,喜歡你的女孩。」

「我不要談什麼女朋友,我只想要你。」

陳紅沒有再回複信息,令我心裏十分失落。

我打開電腦,看監控畫面。

夫妻二人已經躺在床上了,王文忠問陳紅給誰發短訊。

陳紅說同事,立即收起了手機。

然後王忠文抱住她,想要和她親熱。

陳紅卻拒絕了他,說很累,然後轉身背對着王忠文睡覺。

王忠文嘆了口氣,表情有些失望。

我心裏也很不是滋味,為什麼偏偏我會愛上一個有夫之婦呢?

第二天晚上我下樓吃飯,由於走的太急,出電梯的時候不小心撞上一道俏麗的身影。

對方「唉喲」一聲,踉蹌着摔倒在地。

我連忙說不好意思,想上前扶,結果一個女人先我一步把對方扶了起來。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扶她的是陳紅。

「婷婷,你沒事吧?」陳紅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被我撞倒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姑娘,長發披肩,染着漂亮的栗色,肌膚雪白,五官端正美麗,不過卻畫了個濃濃的煙熏妝,使得眼睛看上去更大了。

她穿一身牛仔裝,扣子沒扣,裏面是黑色的汗衫,胸前鼓囊囊的,有兩團很明顯的輪廓,看上去十分誘人

下邊配牛仔短褲和黑色的**,顯得亭亭玉立,又不失性感。

「喂,你怎麼走路的,不長眼睛還是眼瞎呀!」女孩的脾氣卻有點壞,揉着自己的膝蓋,一邊罵道。

畢竟我是我理虧,只能向她道歉:「對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請你多多見諒。」

「婷婷,別生氣了,她是我的房東沈曉京。」陳紅勸說道。

「她就是你說的有五套房,還沒交女朋友的沈曉京?」女孩的眼睛亮了起來,馬上轉怒為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原來是曼妮姐的房東,我以為是誰呢,你好,我叫張婷,很高興認識你。」

張婷笑着伸出手,要和我握手。

我有些詫異,想不到陳紅會跟別人提起我。

張婷笑起來很好看,大大的美眸彎成兩瓣月牙,即便她剛才說話很難聽,但畢竟面對主動握手的美女。

我還是跟她握了握手。

她的手芊細柔軟,手指很長,塗著亮彩的指甲油,肌膚雪白細膩,關鍵是手腕上還紋了個字「勇」。

我想是她男朋友的名字吧。

「房東,你去哪呀?」張婷自來熟一般,笑着問道。

「哦,我出去吃飯。」

「這麼晚了還沒吃飯呀,待會來曼妮姐家坐坐呀。」

我有些納悶,我剛才撞了張婷,她怎麼還對我這麼熱情。

我微笑着點點頭,不由看了陳紅一眼。

陳紅連忙躲開我的目光,說道:「婷婷開玩笑的,別當真,你去吃飯吧。」

我心裏苦笑,沒再多說,隨即便離開了小區。

吃過飯剛回到家,想不到接到了陳紅的電話。

我心裏一喜,馬上接通電話,問道;「陳老師,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頭傳來咯咯的笑聲:「你別誤會,我是張婷,只是拿曼妮姐手機給你打的電話。」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我有點失望,禮貌的問道。

「你回來了嗎,曼妮姐和我找你有點事。」

聽說陳紅找我,我馬上說回來了。

張婷笑着說道:「那行,我和曼妮姐過來找你。」

沒一會,我就聽到了敲門聲,立即跑過去開門。

陳紅和張婷跟着我進屋,我給她們端茶倒水,還拿出水果招待她們。

張婷卻四處打量,笑着問道:「三室一廳呀,這麼大的房子,就你一個人住嗎?」

我微笑着點頭,問道:「你們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子的,婷婷是我的好姐妹,她最近剛換了工作,想找個離工作地點比較近的地方住下,我們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多餘的房子,可以租給婷婷。」陳紅說道。

「陳老師,不是我不幫你們,只是四套房子都出租出去了。」我說道。

陳紅說:「聽說楊明那對這幾天要搬走,是不是真的?」

「他們原本是打算搬走的,不過後來又改變了主意,國慶那會就把房租交給我了,所以真是不好意思了。」

「房東,你這麼大的房子,一個人住不是太浪費了嗎?要不我搬過來跟你一起住吧,相互之間也好有個照應,你說對不對?」突然張婷笑着提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