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不過,在王府面前,莫說是個舉人,就是進士也不夠看的。 如果江放得了個狀元回來,那倒是省心多了。 不過,齊玉歆也知道江放有幾斤幾兩重。 去年秋闈過後,她動用了許多人脈,花重金把江放送到了京城裡最好的書院。 她也問過書院里的夫子們了。 江放若想成為進士,還有那麼五成的可能,想拔得頭籌成為狀元,那是絕無可能的。 沒過多久,王世傑帶着小廝推門而入。 「在下王世傑,見過郡主。」王世傑連忙快步上前,行了個禮,一臉恭敬的說道。 「起來吧。」齊玉歆抬了抬手,開門見山道:「我聽江放說,你是他的至交好友,從前也對他有諸多的幫助,本郡主在此謝過了。」 「郡主折煞在下了。」王世傑連忙拱手說道。 「今日我叫你過來,是有一事相求,我與江放的事兒,如今還見不得光,還請王公子暫時保密。」齊玉歆笑着說道。 「請郡主放心,在下絕對不會說出去半個字的。」王世傑連忙說道。 「如此甚好。」齊玉歆笑着頷首:「說起來,本郡主和王公子的姐姐從前也是相識的,有一次王府辦賞花宴,你姐姐也來參加了,本郡主見她為人爽快,有意交往,只可惜你姐姐身子不好,很少人出門,也不知她如今如何了?」 王世傑聽了之後嘆了口氣道:「不瞞公主,我父親母親帶着姐姐回到祖地之後不久,她便去了。」 「什麼時候的事兒?」齊玉歆有些詫異的問道。 「家裡派人送了家書,是兩個月前的事兒。」王世傑連忙說道。 「那可真是可惜了,你姐姐可是難得的才女呀。」齊玉歆嘆了口氣道。 「姐姐被病痛折磨多年,如今歸去,也算是解脫了。」王世傑紅着眼睛說道。 「世傑節哀。」江放連忙道。 「姐姐不用再受苦了,我這心裏是替他高興的。」王世傑低聲說道。 「那你父親母親還會回京城嗎?」齊玉歆低聲道。 「我姐姐故去之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要回我王家的祖地看一看,母親自然是要陪着的,只是我沒料到,我父親會辭官跟着一塊前往,如今二老正是傷心的時候,恐怕要過三年才會回京城。」王世傑低聲說道。 事實上,他恨不得他們一輩子別回來了。 女兒死了,做父親母親的居然要在鄉下陪他三年。 這算什麼? 守孝嗎? 自古以來有父母親母親給女兒守孝的嗎? 簡直有悖天理人倫。 王世傑做夢也沒有料到,他的父親會辭去刑部尚書一職,帶着妻子和女兒回鄉了。 在他看來,他家姐姐王纖雲只是個女兒身,又病了那麼多年,死了便死了,哪裡值得二老陪着她回鄉? 他家母親拎不清,父親也拎不清。 最可笑的是,他們居然想帶着他一塊回鄉。 王世傑當時拒絕後,還挨了一頓打呢。 這世上如此偏愛女兒,不把兒子放在心裏的人,恐怕也只有他家父親母親了。 莫說是他了,就連王家所有的親眷們也想不通。 「按理說,你父親正值壯年,突然辭去刑部尚書一職,着實有些可惜。」齊玉歆嘆了口氣道。 「人人都這麼說,不過……他老人家的心思,我這是做兒子的也不懂,只能順着他們了。」王世傑有些哭笑不得道。 他家父親才四十五歲,只要父親不辭官,起碼能在刑部尚書這個位置上再待十幾年。 可他卻毅然辭了官。 俗話說的好,人走茶涼,他王世傑再也不是京中貴胄圈子裡受人追捧的人物了。 …… 離着不遠處的雅間里,葉珍珍和齊宥正在用膳。 陳里掀開帘子走了進來,低聲道:「王爺猜的不錯,郡主那馬車裡的確還坐着人,屬下方才查看了一番,那馬車裡坐着的人是江放,他們正在一塊用膳,除了江放之外,後來又來了一人,是原來的刑部尚書王勉大人家的公子王世傑。」 齊宥聽了之後微微皺眉。 畢竟,那江放人品實在堪憂,齊玉歆居然看上這麼一個男人,簡直眼瞎呀。 葉珍珍卻驚得把筷子都落在了盤子上。 「怎麼了?」齊宥連忙問道。 「沒事,就是手滑了。」葉珍珍搖了搖頭。 她能不吃驚嗎? 江放那個混蛋居然帶着自己的男人王世傑和齊玉歆一塊用膳,簡直太無恥了。 這男人還真是越來越賤,一點底線都沒有。 不過,他越是這般無恥,葉珍珍就越期待未來即將發生的一切。 她很想知道,齊玉歆以後知道江放和王世傑有一腿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那江放不是個東西,王世傑同樣是個混蛋。」齊宥說著看的葉珍珍一眼。 「王爺看着就行,什麼都別做。」葉珍珍抬起頭衝著齊宥笑了笑,低聲說道。 齊宥心裏卻有些疑惑。 江放從前往葉珍珍身上潑髒水,按照齊宥的意思,直接殺了他便是了。 可葉珍珍不僅留着江放的命,江放去年秋闈之所以能順利中舉,也是葉珍珍讓齊宥悄悄給主考官打了個招呼的緣故。 如若不然,以江放那篇文章,可取可不取。 至於齊玉歆,這死丫頭也得罪過葉珍珍。 不過,也並不是那種要你死我活的仇恨。 再齊宥看來,他家珍珍還是恩怨分明的。 可在對江放和齊玉歆的事兒上,明顯有些……過頭。 「我實話告訴王爺,我就是要看着江放和齊玉歆身敗名裂,活着比死了還痛苦。」葉珍珍淡淡的說道。 齊宥聽了之後一愣。 「王爺是不是覺得我很毒?」葉珍珍挑眉問道。 「哪能啊,是他們自己找死,怨不得你,又不是你逼着齊玉歆喜歡江放的,又不是你逼着江放當個人渣的,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本王聽你的。」齊宥連忙說道。 他也不是那種拎不清的男人,怎麼可能為了外人質疑自家媳婦的決定? 那齊玉歆雖然是他的堂妹,可和葉珍珍一比,當然只能算外人了。 他家珍珍並不是無理取鬧的人,竟然拐了這麼多彎對付江放和齊玉歆,那必然有她的道理。 齊宥雖然很好奇,但也不可能逼着葉珍珍告訴他。 這丫頭不想說,自有她的道理。 他相信有朝一日,葉珍珍會把一切都告訴他的。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