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夜玄周幼薇
夜玄周幼薇 連載中

夜玄周幼薇

來源:外網 作者:皇極仙宗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皇極仙宗 都市言情

熱門小說《皇極仙宗》是老鬼所編寫的玄幻科幻風格的小說,主角夜玄周幼薇,書中主要講述了:夜玄魂穿萬古,征戰諸天,成就不死夜帝的傳說,卻因妻徒背叛,靈魂沉睡九萬年。九萬年後,夜玄蘇醒,魂歸本體,成為了皇極仙宗的窩囊廢女婿。而他當年收下的弟子已登巔峰,一座他曾修鍊過的枯山成為當世頂級修鍊聖地,就連他隨手救下的一隻小猴子,也成為了妖族無敵大聖。萬古帝魂,一夕歸來,自此之後,一代帝婿崛起,開啟橫推萬古的無敵神話!...展開

《夜玄周幼薇》章節試讀:

北街天絕府,位於空古城的北街。
北街之上,真正稱得上府邸的,不超過十座。
天絕府,便是其中之一。
說起天絕府的由來,那自然要說到天絕府的主人天絕古帝。
天絕古帝,此乃遠古時代的一尊大帝,曾登臨諸天萬界之巔。
但為何會出現在這空古城中,卻是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
夜玄離開院落之後,便是直奔天絕府而去。
張清風的院落,同樣屬於北街,是在那堵古老城牆最近的街巷。
本身從道初古地的入口而來,便是由北而入,一路南下,天骨禁地、燈籠海、空古城。
跨越那堵古老城牆,便來到這座空古城。
不過,空古城很大。
北街只是空古城北部城區的一個總稱。
整個北街有諸多街巷。
夜玄一路而來,穿行過數十條街道,才來到了天絕府的面前。
看着那滿是肅殺之意的天絕府,夜玄雙手插兜,神情淡漠。
上一次來這裡,那個天絕古帝可是百般求饒,讓他想辦法將其弄出去。
時過境遷,人人都以為,不死夜帝成為了過去。
他這次的到來,更多是宣告着回歸。
讓那些蠢蠢欲動的蠢貨們,澆滅心中的熊熊烈火,以免燒穿自己的心臟。
「夜帝,你來的很快。」
天絕府內,有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帶着一種蔑視。
轟!
下一刻,天絕府那緊閉的大門,瞬間開啟。
恐怖的勁風暴起,似乎要將夜玄捲入到天絕府內。
但夜玄卻彷彿腳下生根,任由那勁風呼卷,依舊不動如山。
待到勁風散去,夜玄緩緩邁步。
咚!
一步落下,猶如重鎚敲擊在耳邊,伴隨着沉悶的聲響暴起。
整座天絕府,似乎為之一顫。
不過在第二步的時候,一切彷彿恢復正常。
夜玄閑庭信步,沒有半分猶豫,獨自一人走向天絕府。
不過在即將步入天絕府的時候,卻是感受到了一股純正無比的恐怖帝威籠罩而來,令人忍不住想要跪伏。
夜玄冷哼一聲,帝魂一動,道體全開,硬扛着那恐怖帝威,堂堂正正跨過了天絕府的門檻。
只不過每一步落下,地面都有灰塵激起,彷彿夜玄的重量就像是十萬大山!
夜玄走進天絕府,便是看到了兩位宛如門神一樣魁梧的帝將,正緊盯着他。
不過隨着夜玄的到來,兩人都是主動讓開道路,供夜玄前進。
他們得到天絕古帝的命令,自然不會阻攔夜玄。
事實上,對於夜玄,他們內心深處,依舊蘊含著一股深深的畏懼。
儘管現如今的夜玄,不再是當年的不死夜帝,但當年在他們心間種下的那顆恐懼種子,已經生根發芽。
夜玄走過長廊,來到府邸的殿前廣場,不再前行。
雙手從兜里拿出,負手在後,平靜地看着那座古殿,淡淡地道:「自己滾出來。」
「你想看到你的小嬌娘死在本座手裡?」沙啞的聲音響起。
「你可以試試。」夜玄輕吞慢吐道。
沙啞的聲音沒有再響起,似乎覺得有些惱火,冷哼一聲道:「夜帝,本座真的很好奇,現如今的你,為何還擁有如此強大的自信?你信不信本座將你的消息散布到整個空古城,你就永遠別想離開此地了。」
「你可以試試。」夜玄再次說道。
轟!
下一刻,蒼穹之上,陡然有一頭萬丈金龍憑空形成,徑直衝向夜玄。
恐怖的力量,令得夜玄四周灰塵撲卷到四方。
所有壓力,全部壓在了夜玄身上!
一身震天龍吟響徹雲霄。
這一剎那,夜玄彷彿要被那頭金龍給碾滅。
與萬丈金龍相比,夜玄簡直就是一粒微塵。
夜玄衣袍緊貼皮膚,髮絲飛揚,但卻始終雙手負後,平靜而立。
似乎將死之人不是他,而是別人。
嗡————
下一刻,金龍消失不見。
大殿之內,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神秘人嘴角微翹,笑道:「好,你還不算讓本座失望,你放心,本座還不至於對一個小女孩出手,本座已經派人將她送走,接下來,咱們就好好清算清算我倆之間的舊賬。」
話音落地。
神秘人虛空一閃,出現在大殿之外,與夜玄在一條直線上。
兩人相隔百米。
黑袍神秘人緩緩將衣帽摘下,露出一頭花白的頭髮,不過期面容卻是一位俊朗青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那張原本俊朗的臉上,卻是有着一道宛如蚯蚓般的傷疤,從眉心處,延伸到下巴以及喉嚨。
就彷彿曾被人一分為二,然後癒合之後一樣。
那道傷疤之上,隱隱之間,有黑氣繚繞。
每一次黑氣的繚繞,都讓神秘人露出一抹痛苦之色,臉色有些許猙獰。
他。
就是天絕古帝。
曾登臨時代之巔,本該成就無上帝業,譜寫傳奇。
但此刻的他,卻根本沒有一代古帝的無上風範,卻好似一位背負仇恨的世家子弟,滿身世俗的情仇之氣。
「這道疤,你可還記得?」
天絕古帝看着夜玄,一字一頓地道。
夜玄淡淡地道:「傷疤還在,但有些人已經忘了疼痛。」
天絕古帝咧嘴笑道:「忘了疼痛?你那一劍,讓本座永生永世都品嘗這腐蝕之痛,你現在跟本座說忘了疼痛?」
「笑話,天大的笑話!」
天絕古帝冷冷地看着夜玄:「本座借那個小女孩就是為了讓你一人來此,好算算咱倆的舊賬。」
「本座給你兩個選擇。」
「一,立誓永生永世奉本座為主,專心當本座的一條狗。」
「二,本座先還你當年拜你所賜的那一劍,再將你剝皮抽筋挖骨,把你帝魂碾碎。」
「怎麼樣,本座比你仁慈多了吧?」
天絕古帝眼神戲謔,但神情卻是極為猙獰。
夜玄聞言,不知不覺間笑了起來,語氣輕快地道:「不得不說,雖然你沒什麼本事,但確實是一個有雄心壯志的人。」
「不過我要說的是,這個世界,最不缺少有雄心壯志的失敗者。」
說話間,夜玄身旁有魂盒懸浮。
負後的右手中,則是懸浮着聖賢紙張。
在那聖賢紙張之上,有着一個金色的古字。

《夜玄周幼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