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陽間葬陰師
陽間葬陰師 連載中

陽間葬陰師

來源:google 作者:流年晨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沈旭 流年晨星

童斷石過獨,陰身不可葬玄武昂首養屍煞,禍己殃人惹天罰三元九運推萬象,九宮飛星定陰陽五行八卦顯神威,捉妖驅鬼降邪祟...我是沈旭,命犯地煞,出生那日百鬼纏身,難過一輪本命之數年滿十二歲的前一天,外公施展活屍藏棺遮天機,黑貓九命亂陰陽,用小木車拉着我的棺材送到太清山玄清觀,自此,我踏上了一條詭異莫測的奇門之路...展開

《陽間葬陰師》章節試讀:

周天明別墅浴室放了很多冰塊,冷氣開的很足。

扒了皮的屍體沒人動過,以免破壞現場。

看守現場的人員受不了強烈的視覺衝擊,躲在一樓客廳抽煙。

沈旭餓的不行,打開牛肉湯喝了幾口,端着盒子準備上樓,卻被王長江一把拉住。

「小旭,你還是上去看完再吃吧,別再吐了…」

沈旭毫不在意,一邊嚼着牛肉,一邊端着牛肉湯上樓。

「不就是扒了皮的屍體嘛,和牛肉沒啥區別,你嫌噁心就在下面待着…」

王長江砸巴幾下嘴,暗道沈大師這孫子還真不是一般人,只能跟着上去。

王局親自上樓,兩個看現場的辦案人員屁顛屁顛的跟着,心裏暗說等你小子看到屍體恐怕就沒這麼淡定了。

別說喝着牛肉湯見到屍體,他們倆從見屍體到現在,喝口水都想吐。

事實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沈旭推開衛生間的門,盯着令人驚悚噁心的屍體,根本不耽誤吃飯,而且吃的很香。

「王局,死者家屬呢?我有些問題想問問他們。」

王長江站在一旁抽煙,根本沒去看屍體。饒是他見慣了各種場面,也怕一會兒吃不下飯。

「死者兒子在外地上學,還不知道這事。他老婆和保姆在賓館,這地方沒法住了。用不用我派人把她們接回來?」

「先不用了,讓人把屍體收了吧,髒東西沒在這裡…」

沈旭仰頭把湯喝完,順手把盒子遞給一個辦案人員,朝着卧室走去。

推開房門看了一眼,低聲呢喃。

「卧室沒有問題…周天明的老婆和保姆都沒事。難道…那東西只是針對周天明?」

沈旭正在沉思,有人上來彙報。

「王局,有情況,你看看這段監控…」

畫面定格在十二點四十分三十八秒。一個身穿西服的男子走出大門,消失在夜色中。

王長江眉頭緊鎖,看向卧室門口的沈旭。

「小旭,你過來看下…」

王長江點着屏幕上的男子。

「這個男人和周天明很像,難道衛生間的屍體不是他?」

「如果不是周天明,走廊上的監控為什麼會拍下他進入衛生間後再也沒有出來?如果不是周天明,屍體又是誰?衛生間的斷橋鋁窗口只能打開十幾公分,正常人怎麼可能鑽出去,而且還從裏面反鎖着…」

王長江鬱悶的撓撓頭。

「如果不是周天明,為什麼他們穿的衣服一模一樣,而且房間里沒有周天明回來時穿的衣服。我和周天明只是見過幾面,並不十分熟悉,咱們去賓館,讓他們家保姆看看這人到底是不是周天明。」

沈旭不置可否,看向辦案人員。

「重新放一遍我看看…」

監控錄像倒回一分鐘前,畫面中的男子從別墅的一側走向大門,王長江幾人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

沈旭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讓人一連放了十幾遍,然後又把周天明回家進門時的錄像放了幾遍。

「王局,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兩個人雖然穿的衣服一樣,走路姿勢卻不一樣。你們看看後來離開的這個人,走路像不像女人…」

經過沈旭提醒,王長江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對…像個女人。小王,咱們去賓館找保姆和周天明的老婆,你們抓緊時間做屍檢,確認死者身份…」

半個小時後,保姆十分確定的告訴王長江,十二點四十分三十八秒走出大門的男子,就是周天明。

專案組組長王長江懵了。事到如今,也只能等屍檢報告確認死者的身份。

從賓館出來,王長江帶着沈旭回到局裡。

王大局長日理萬機,可沒時間一直盯着這個案子。

和沈旭配合破案的,是大隊長邢浩,刑偵能力很強。

邢浩一米七五的個頭,身材健壯,一頭短髮,濃眉大眼,很乾練。

兩人將案子重新捋順一遍,發現幾個疑點。

第一,如果是邪祟殺死周天明並扒了他的皮,為什麼要變成他的模樣,穿上他的衣服離開。

第二,如果是邪祟行兇,為什麼只對周天明下手,他的老婆和保姆卻安然無恙呢。

沈旭手指輕扣桌面,低聲呢喃。

「幾年之內,加上周天明一共有四個人遭遇這樣的死法,他們之間有什麼聯繫?」

邢浩哦了一聲。

「小沈,資料已經整理好了,周天明和其中兩個死者還真是有關係,而且很親密…」

沈旭精神一振。

「什麼關係?」

「他們三個是大學同學,同時就讀中山大學,而且是同一個宿舍…」

沈旭眼睛眯了眯。

「等等…你說兩個?另外一個呢?」

「另一個是我們的同行姚鵬,也是第一個被害的人。」

「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和周天明幾個牽連上?」

「從表面看沒有任何關係。不過,我們查到周天明幾人上學期間,姚鵬當時也在中山警務系統工作,是個法醫。」

沈旭思量片刻。

「看來,只能去中山走一趟了。他們幾人之間,肯定有不為人知的事情。那個邪祟,應該也去了中山。」

邢浩有些不解。

「小沈,你為什麼會感覺那東西會去中山?」

「邪祟害人要麼入了鬼道修鍊自身,要麼怨氣太盛為了復仇。還有一些是執念作祟,不肯入輪迴。你感覺弄死他們幾個的邪祟是為了什麼?」

「你是說為了復仇?」

「現在說這些言之過早。但他們幾個之間,肯定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行…我這就安排機票,咱們去中山。」

飛機降落中山機場,沈旭和邢浩坐上對接的警車。

開車接人的辦案人員林飛是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負責協調工作。

邢浩是個直性子,開門見山。

「老林,二十年前,中山大學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林飛明顯提前做了準備工作。

「特別的事情?傳說鬧鬼算嗎?」

沈旭精神一振,扶着車座往前探着身子。

「鬧鬼?怎麼個鬧法?」

林飛轉頭看着沈旭呵呵一笑。

「小夥子,是不是想聽香艷女鬼的故事?」

「我不聽故事,有沒有靠譜點的線索?」

邢浩輕咳一聲,提醒林飛。

「小沈是我們請的外援,懂那些東西,過來幫忙破案的。」

林飛偷偷撇嘴,暗道洛市那邊八成是為了破案病急亂投醫,竟然找個學生娃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