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
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 連載中

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辭矜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依融 現代言情 謝逸岩

沈依融是一個普通的准女大學生,高考畢業後熬夜肝遊戲,沒想到在好友的安利下打開了一款無法卸載的神秘遊戲……【遊戲加載中……】【歡迎來到養成反派校草計劃!請選擇您的昵稱……】【每日任務】【任務1:打掃房間,可獲得2金幣】【任務2:和主人公打招呼1次,可獲得2金幣】沈依融先是試探性地輕輕戳了一下遊戲小人的臉,然後看遊戲小人的反應謝逸岩的反應很是可愛,先是那雙大眼睛四處看,小心翼翼地到處瞄着,像是一隻又凶又可愛的幼崽過了十秒鐘,謝逸岩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樣子,沈依融於是又去戳了一下他的手這回謝逸岩像是觸電一樣,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手【你是誰?】【A.乖,叫主人】【B.我是你心上的小寶貝呀~】【C.你好,我叫虞美人】【D.保持沉默】ps:這是一本很甜很治癒的輕鬆向萌系養崽文展開

《養成:反派校草成了我的崽崽》章節試讀:

沈依融回到客廳(勉強算是客廳吧),此時遊戲商城的按鈕就好好地躺在桌子上,當然,除此以外也沒有其他的按鈕了。

沈依融研究了一下遊戲商城,發現確實沒什麼羊毛可以褥,遊戲商城此時可以購買的東西也十分有限,基本上都是日常用品,還是很基礎的那種。

沈依融關閉遊戲商城,到處戳來戳去,看看能不能激發什麼隱藏的按鈕,偶爾還去房間里看看謝母的病好的怎麼樣了。

在這期間,沈依融還燒了熱水,在廁所的架子上找到了兩條毛巾,在廚房發現了幾隻碗。

她給謝母餵了一些熱水,眼看着謝母的血條回到正常範圍,頁面終於彈出任務完成的提示。

【恭喜你完成了任務1!】

任務完成獲得了5個金幣,沈依融吐槽了一下,這個金幣也太少了,遊戲好吝嗇。

不過好消息是完成了任務1之後,出現了新的遊戲按鈕。

沈依融明白了,第一個任務相當於是新手任務,只有通過了才能慢慢解鎖之後的按鈕,同理,隨着她任務的完成,之後可以操作的按鈕應該會越來越多。

按鈕多了每日任務和抽卡,沈依融迅速把開出的的抽卡機會給用了,大概是第一次抽卡,遊戲給了新手福利,抽到好東西的概率up,沈依融開出了一套看上去美觀又舒適的子母被。

沈依融之前在遊戲商城裡看到過,這樣一套子母被得花兩千塊!

沈依融想到謝母蓋的被子很是單薄,麻利地把被子給換了,把舊被子疊起來放到一個箱子上面。

被子很大,床有點小了,沈依融把被子給疊了兩層,剛剛好。

謝逸岩的被子同樣也給換了,不過摺疊床小的可憐,被子對疊了三層才勉強放下。

【每日任務】

【任務1:打掃房間,可獲得2金幣。】

【任務2:和主人公打招呼1次,可獲得2金幣。】

【其他每日任務待解鎖。】

沈依融火速地把第一個任務給做了,此時她一共有205個金幣了。

出租屋內雖然破舊,但是卻是很乾凈整潔的,沈依融正愁着她該怎麼做才算是打掃。結果換了一下被子就已經顯示第一個任務完成了。

至於第二個任務,她現在都還沒有見到主人公謝逸岩,這個點謝逸岩應該在學校,可是她這裡並沒有地圖或者是學校的按鈕,估計是她現在等級太低了,還沒辦法出這個出租屋。

*

謝逸岩在班上是小透明,成績也不好,卻長了一張好看的臉。只是平時總是低着頭,眼神也是陰鬱的,因此一般人都不太敢靠近他,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他過於好看的臉,也會被他一身的冷漠給嚇退。

他天生智商高於常人,但是在考試上卻從來都是靠後的成績,課堂上也從不發言。

於是周圍的人們也就忘了,明明第一次上學時,那個男孩子明明是那麼的耀眼,僅僅只有六歲,就已經鶴立雞群。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變成了班級里最沉默的那個。

喧鬧的教室里,同學們成群結隊地分成好幾堆,各玩各的。

只有一個男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着頭,看不出來他在做什麼。

冬日少許的暖陽順着窗戶的縫隙掉落在男生的發頂,讓他整個人沉默的同時卻又柔和了不少。

然而這小角落的安靜很快被打斷了。

「喂,謝逸岩,你等會放學後先別走,等我一會兒。」

蘇雯雯趁着大家都在玩自己的,沒有人注意,她這才走到謝逸岩的座位附近來。

謝逸岩停頓了一下,依然沒抬頭,聲音低低的,竟然有些好聽。

「有什麼事情么?」

「當然是找你有事了!記住了,放學後先別走。」

謝逸岩卻好像沒當回事,似乎並沒有答應她的意思。

「喂,你怎麼不說話了?」

謝逸岩這才答:「我家裡有事。」

意思是放學不可能等她。

蘇雯雯是班裡家境和人緣都拔尖的那類人,父母又都嬌縱着,難免養成她自視清高的性格。這會兒聽見謝逸岩居然不答應她,她便有些生氣了。

蘇雯雯這幾天特意留意了一下謝逸岩,自然是知道謝逸岩每天放學基本上都不會停留,原因在於他家裡有個生病的母親。

「你晚一點回家又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媽媽又不是病了一天兩天了,就晚個幾十分鐘,好像會……」蘇雯雯說到這裡,似乎也發覺自己這話不妥。

謝逸岩皺了皺眉頭,薄唇抿了起來,抬眸,那眼神彷彿帶來一陣初冬肅殺的寒風。

蘇雯雯像是被惡鬼看了一眼,嚇住不敢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