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血脈重生後,我稱霸諸天
血脈重生後,我稱霸諸天 連載中

血脈重生後,我稱霸諸天

來源:google 作者:有點儀式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小蝶 趙無憂

強者的崛起之路--不服就是干!帝國邊陲小城誕生一位武道天驕,然而卻被和他一起長大的女人暗算,被騙取了南離劍宗的入門金牌,同時又被剝奪了天賦血脈絕望之時開始覺醒了上一世的記憶,獲得了上一世的傳承至寶玄黃塔,重新塑造了更加強悍的血脈天賦展開

《血脈重生後,我稱霸諸天》章節試讀:

上官金虹冷酷無比,拎起地上的趙無憂,一掌拍在心口上。他要剝奪趙無憂的血脈,下起手來毫不留情。

「噴!」

昏迷中的趙無憂覺得無邊的巨痛襲來。巨痛讓他的意識更加清醒了一絲,感覺到骨髓中彷彿無數只螞蟻在啃咬。這種痛苦,讓趙無憂覺得生不如死,還不如沒有清醒的好。

趙無憂的耳畔傳來了上官金虹冰冷的聲音:「別掙扎了,你以為我們上官家的資源是那麼好拿的!豬養肥了,就應該宰殺了!」

趙無憂雖然無法動彈,但是他已經明白了這一切都是上官家的圈套。之前上官家給予他修鍊的資源並不是為了栽培他,上官靜喜歡他也不是真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今天的布局。

上官家族要的不僅僅是他的南離劍官令牌,還要剝奪他的血脈。武者的血脈是根基,一旦失去了血脈,輕者重傷,重者死亡。

接下來上官靜的話,如同針一樣扎進了趙無憂的心中,讓他的防線徹底的崩潰。

「如果不是為了南離劍官的令牌,還有你的血脈對我南官家族有用,我南官靜怎麼可能喜歡你這個窮鬼!」

南官靜冷笑道,似乎覺得這話對趙無憂的打擊還不夠 ,又接著說道:「對了,忘了告訴你,我已經和落月城的嚴公子訂過親了。落月城的規模比華陽城大數倍,而嚴家又是落月城的頂級家族,嚴公子已經是南離劍宗的內門弟子,你拿什麼跟人家比!」

聽到上官父女的話,趙無憂的心中冰涼一片,他知道自己完了,落入了別人精心布置的圈套。可笑的是,在這之前他還天真的以為人間自有真情在,沒想到最後卻是自古套路得人心。

上官父子話冷手更狠,一掌震開趙無憂的心脈之後,上官金虹的手掌或抓或捏,在趙無憂的後背上來回擊打。

趙無憂的身體在他的手掌之下不住的變形,面孔因為疼痛已經扭曲的不成模樣。

「啪!」

上官金虹狠狠的一掌擊在趙無憂的脊椎上,一道裂口從趙無憂的脊椎上出現,鮮血迸濺之中一條由血液組成的虎形血脈被抽了出來。血虎氣勢兇猛,被上官金虹抓在手中也不停的掙扎,張口對上官金虹咆哮起來。

「畜生!」上官金虹厲聲喝道,一掌拍落,虎形血脈被他打成一團精血。

就是化為精血,那血團也是不停的翻滾想要反抗。

「煉化!」

上官金虹把手中的精血猛然拍向了上官顯赫的後背,上官顯赫的身體一陣顫動,體表的皮膚如同波浪一樣起伏而動。

「鎮壓!」上官金虹一指點在上官顯赫的後背,從上至下一划到底。

上官顯赫的身體安靜了下來,默默的開始煉化起從趙無憂身上抽出來的血脈。

這種抽人血脈的方法是一種邪惡的法術,為天下武者所不齒。而且這種方法也不是沒有代價,要承擔著被血脈反噬的風險。而且這種手段有違天和,如果想要追求武道的至高之境,使用這種方法必遭天譴。

當然,好處也是十分明顯的。武者的天賦是固定的,並不是能後天提升,而這種有違天和的手段卻能讓人的天賦更進一步。

之前趙無憂喝下的並不是養元液,而是一種特殊的藥水,這種藥水就是為了抽取血脈而準備的。那是被武道界禁用的溶神液,可以腐蝕人的神魂,剝離人的血脈。

這是一種邪葯,是十大禁藥之一。據說這種藥水已經在武道界的打擊之下絕跡了,不知上官家族從哪裡搞到的。

趙無憂不知人心險惡,中了上官家族精心安排的圈套。在上官家族的眼中,趙無憂早就是他們的獵物,誘餌就是上官靜。為了南離劍宗的入門資格,上官家族早早就已經開始布局。

今天就是收網的時候,趙無憂身上的血脈被抽取一空,被人像死狗一樣扔在了華陽城外的荒山上。

神荒大陸以武為尊,武者中又以覺醒了圖騰血脈的武者為尊。圖騰是一種特殊的力量,隱藏於武者的血脈之中,只要能激活,就會有神奇的戰力加持。

圖騰血脈分為天,地,玄,黃四大級別,每一級別之下又分為一到九紋。天級血脈早已在帝國絕跡,地級血脈就是頂級,哪怕就是覺醒了地級一紋也算是絕頂天驕。

趙無憂就是覺醒了地級一紋的存在,在華陽城已經算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而且趙家還有一枚南離劍宗的金劍令牌,可以憑藉此令直接加入南離劍宗。

正是這兩方面的原因,讓上官家族謀劃多年,這才造成今天的局面。

「上官靜,上官家族!只要我趙無憂不死,今天這個仇我會加倍讓你們償還!」趙無憂雖然身體無法動彈,但是心中恨意在卻不停的燃燒。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趙無憂渴望變強,渴望力量。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他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身體彷彿不屬於自己,一種從天堂墮入地獄的感覺,讓他覺得萬分難受。

身體和心靈上的苦痛,讓他痛不欲生。但是他的意識又無比的清醒,這是一種極端的體驗。

華陽城外就是荒古山脈,這裡有凶獸出沒,以趙無憂的情況,一旦被凶獸發現就會淪為口中之物。上官金虹雖然沒有直接要了他的命,但是依然沒有打算放過他。

他後背上的傷口還在流血,趙無憂知道自己現在還處在危險之中,血腥味會吸引凶獸過來。

一聲獸吼,把趙無憂打入了絕望之中。一頭青色蒼狼出現在不遠處,一雙發綠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

青狼,這是一種低級凶獸,如果放在以前趙無憂根本不會把這種凶獸看在眼裡。但是現在,他在青狼的面前毫無反抗之力。

他的心中充滿了無盡的不甘,難道自己就要葬身在這頭畜生之口!趙無憂的眼中浮現了一層紅色,眼角滴落幾顆血珠。

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那敗落的家族,正是為了那一枚金劍令牌才衰落的。他的父親,也是為了得到那枚令牌,身受重傷至今未愈。而他卻把那枚令牌送給了上官靜,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麼的無知。

他悔,他恨!他的意識和身體還在撕裂,腦海中開始有一些奇怪的景象在閃現。

「你終於要覺醒了!」

就在趙無憂處在生死邊緣的時候,他的腦中忽然冒出一句話。周圍沒有人,這聲音是直接從他的身體內部出現。如果是平時,趙無憂肯定會驚訝,但是現在還有比這情況要糟糕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