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開局簽到亂葬崗
玄幻:開局簽到亂葬崗 連載中

玄幻:開局簽到亂葬崗

來源:google 作者:艷七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離 艷七月

什麼?我穿越了!沈離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越到妖魔橫行的仙俠世界「叮」沈離卻意外獲得簽到系統,只要每天簽到,就會獲得各種獎勵沒想到吧,我沈離又回來了!大伯!你想要家主之位是吧?還有堂哥,你想要升仙令是吧?有本事,自己來拿!還有那些想搞事情的人,你們全都是弟弟展開

《玄幻:開局簽到亂葬崗》章節試讀:

女子話音剛落,院子的上空,赫然飄落下一名身穿黑色素衣的女子。

女子黑紗遮面,只露出一雙明亮的大眼睛,身材凹凸有致,看上去頗有一番韻味。

此人看上去雖比自己年長,但修為能達到煉體七層,說明這人的修鍊天賦也不算差。

沈離流露出一絲讚賞之色。

「嘿嘿,想要我的升仙令!你可以親自來取啊!」

沈離從懷裡掏出一塊玉牌,在黑衣女子眼前晃了晃,嘴角一撇,竟開始調戲起了這名黑衣女子。

「看招!」

黑衣女子見狀,手中長劍直刺沈離面部。

「就你這劍術,還想傷我!」

沈離眼中多了一絲不屑,身形稍微一側,便躲過了女子的攻擊。

黑衣女子從沈離身旁越過時,一股少女清香撲鼻而來。

「嗯~真香!」

沈離朝着黑衣女子經過的地方嗅了嗅。

「我倒要看看,敢孤身闖我沈家的人,到底長什麼樣!」

沈離輕身一躍,身形便從黑衣女子身前飄過,順手摘下了黑衣女子的面紗。

「我去,原來是個大美人呀!」

沈離目光一滯,雖說生前見過無數的美女,可他還是被眼前之人給吸引住了,嘴角,不由的露出一抹邪魅。

沈離拿起黑色面紗,輕輕的放在鼻前嗅了嗅。

「這就是美女身上的味道!」

黑衣女子見狀,秀眉微皺。

「小小年紀不學好,淫賊!」

黑衣女子雙目圓睜,舉起手中長劍,朝着沈離刺了過去。

「喂,大美人,分明是你來找我的麻煩,我怎麼就成淫賊了?難不成,你還想貪圖本少爺的美色?」

沈離腳下步伐一變,輕鬆躲過刺來的一劍。

「你!」

黑衣女子俏臉微紅,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小姐姐,你若真想要我這副身子,我給你好了!」

沈離一邊閃躲,一邊嬉笑。

「小兔崽子,別讓老娘逮住你,否則,撕爛你的嘴!」

黑衣女子接連劈出幾劍,但無一例外的都劈了個空。

這小娘子真是個急性子,一點城府都沒有,被我用話語一激,竟變得如此衝動。

不過話說回來,這麼好看的美人,誰又會忍心對她下手呢!

只是小爺我今天還有要事,否則,我可不建議跟你多戲耍片刻。

現在嘛,還是先將你打發了再說。

沈離嘴角上揚,向前沖的身子猛的一頓。

左手順勢抓住黑衣女子拿劍的手腕,右手朝着黑衣女子腰部而去,正好摟住黑衣女子。

「小娘子,這可是你自己撲上來的,我可什麼都沒做哦!」

「你個淫賊,快把我鬆開!」

黑衣女子在沈離懷中不停掙扎。

雖然沈離現在個子不高,長相也很稚嫩。

但他的表情和動作卻顯得無比猥瑣,根本不像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能做出的事情。

「白家大小姐!」

就在此時,彩兒的聲音傳了進來。

「公子,你們這是在幹嘛?」

彩兒看着沈離二人的動作,小臉不由一紅。

「啊!哦!沒沒沒!」

沈離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動作有些齷齪,連忙將黑衣女子一把從懷裡推開。

黑衣女子只覺身子一輕,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你給我等着!」

黑衣女子惡狠狠的瞪了眼沈離,縱身一躍,就離開了沈離所在的院落。

沈離朝着空氣中殘留的香味輕輕嗅了嗅,流露出一抹意猶未盡的樣子。

「咳咳,公子,我可什麼都沒看見哦!」

彩兒乾咳兩聲就打算轉身離去。

「想什麼呢?給我回來!」

沈離一把揪住彩兒的小辮子。

「我說小妮子,你怎麼偷跑過來了?不是讓你陪在夫人身邊嘛?」

「公子,彩兒聽侍衛說有人來鬧事!彩兒擔心公子,這才趕了過來!」

彩兒小嘴一嘟,委屈巴巴的看着沈離。

「喂,行啦,一天天的,就會裝可憐!快說說看,剛才那人到底是誰?」沈離沒好氣的說道。

「公子,你們都那麼親密了,不會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吧?」

沈離聞言,一陣無語。

「彩兒,你腦子裡想什麼呢!剛才那人可是來刺殺我的」

「什麼!白家小姐竟然是來刺殺公子的?」

彩兒面露驚疑之色的看向沈離。

沈離無奈的點點頭。

沈離從彩兒口中得知,原來剛才那人,竟是白家小姐白飛燕。

而她的父親,更是白家家主。

白家,那可是不亞於沈家的大家族。

其中白家,沈家,張家,公孫家,並稱白月城四大家族。

四大家族又以白家為首,之後是張家,沈家和公孫家。

而白飛燕的祖父,可是白月城修為最高之人,也是這白月城當今的城主。

沈離得知這些後也是愕然,曾經的沈離,整天遊手好閒,除了吃喝玩樂,其他事情從來都不過問,就連白家大小姐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他不認識白家大小姐這事,也不足為奇。

「想不到剛才那人竟是白家大小姐,只是,她怎麼也會對自己的升仙令感興趣!」沈離嘴裏嘟囔着。

「誒,不對呀公子,剛才公子和白家小姐那麼親密,要是讓張家人知道,公子你可就完蛋了!」

「此話怎講?」

沈離疑惑的看向彩兒。

「公子,那白飛燕可是張家公子的未婚妻,要是剛才的事情傳了出去,那可就糟了」彩兒忽然想起什麼說道。

「沒事,我們清清白白,要是張家不服氣,大可來找我說理」

以沈離現在的實力,他可不怕什麼張家。

「走吧彩兒,既然來了,就陪我去城裡逛逛!」

沈離招呼一聲,便朝着院外走去。

「公子,聽說最近很多人都想找你的麻煩,咱們還是別出門了!免得讓夫人擔心」彩兒提醒道。

「沒事,我的實力你還不清楚?大不了,戴上這個!」

沈離拿出一塊黑紗蒙在自己臉上。

而這塊黑紗,正是白飛燕所留下,沈離正好拿來遮擋自己的面部。

「公子,這樣不太好吧!」彩兒略微遲疑道。

「有什麼不好的,走!」

沈離說著,就朝院外走去。

「好吧!」

彩兒無奈的嘆一口氣。

一炷香後,二人便來到白月城最熱鬧的地方,這裡有賣各種兵器,典籍,丹藥等。

「公子,咱們來這裡幹嘛?」

彩兒跟着沈離走進一家販賣書籍的店鋪。

「當然是進來看書咯!」

沈離本打算來這裡買一張白月城附近的地圖。

但他到這裡之後,就打算碰碰運氣,看能否找到一本修鍊所用的功法。

當然,他想在這種地方找到修鍊功法,那簡直是比大海撈針還難,幾乎不可能實現。

「公子,咱們沈家藏經閣那麼多書,幹嘛非要來外面看書!」彩兒不解道。

沈離何嘗不知道沈家藏經閣的書多,但他早就將藏經閣翻了個遍,裏面根本沒有他需要的功法秘籍。

但他又不能將實情告訴彩兒,只能隨口說句話搪塞過去。

「跟你說了也不懂!走,去那邊看看!」

沈離說著就朝另一家書店走了進去。

「快看,那不是沈家少主的丫鬟嗎?聽見沒有,剛才那丫鬟叫她身邊的人公子,你說那人該不會就是沈家少主吧?」

「單看身材,是有點像!你先在這兒盯着,我去稟告主子!」

片刻後,沈離和彩兒從一家書店走了出來。

「公子,咱們都逛了那麼多家書店,你只買了這一本書!我看這書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呀!」

彩兒疑惑的看向沈離。

「嘿嘿,你懂什麼,這本書對我可有大用!」

沈離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的確,先前沈離並沒打算買這本雜記,當他翻開這本雜記時,他意外從中發現,裏面居然記載着黑暗森林的相關介紹,他這才毫不猶豫的買下這本雜記。

而且,雜記中還標記着一些特殊的地名,要是他能在這些地方簽到的話,說不定還能獲得更好的獎勵,這也是他購買這本雜記的主要原因。

「走吧,咱們先回去!」

沈離看向手中雜記,滿意足的點了點頭,朝着沈家方向走了過去。

彩兒答應一聲,就跟了上去。

「站住!我答應讓你們走了嗎?」

伴着聲音的落下,丈許外的房屋轉角處,忽然走出幾人。

為首之人身穿金色華服,鷹勾鼻,略帶幾分冷峻,一副盛氣凌人的姿態,其餘幾人也是一副兇惡的嘴臉。

「主子,就是這人」其中一人指着沈離說道。

鷹鉤鼻男子聞言,面色頓時一喜,雙眼上下不停的打量着眼前之人。

「這不是沈家公子嗎?怎麼今日這麼有雅興,還蒙面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