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嘻遊記:別鬧,我真不是天帝
嘻遊記:別鬧,我真不是天帝 連載中

嘻遊記:別鬧,我真不是天帝

來源:google 作者:九月的錦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雨馨 言銘 都市小說

【都市+神仙+搞笑+單女主】幾個穿着病服的人攔住你並告訴你你是天庭眾仙之主天帝你會怎麼做?「什麼?你個老頭子是月老?」「你個大帥比竟然是我外甥?我沒你這麼帥的外甥!」「這個壯漢是巨靈神?」「這隻狗子是哮天犬?」「你們穿着精神病院的病服讓我怎麼相信你們的話啊!」「別鬧了,我真不是天帝!」展開

《嘻遊記:別鬧,我真不是天帝》章節試讀:

一上午,整整一上午,言銘愣是在路邊坐到了中午12點才看到圍着柴老的人群漸漸散去,而那個紅桶已經裝的滿滿當當了。

還有人在邀請柴老去吃飯,這些穿金戴銀開着豪車聞訊趕來的有錢人臉上都帶着諂媚的笑容,他們很想請柴老這樣有真本事的人去給他們算算,最好再看看風水什麼的。

越是有錢的人越是迷信,這些有錢人得知有個老人家被人稱作活神仙月老都很好奇,之前網上有流傳過月老的事迹他們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但都不妨礙他們今天上午的所見所聞。

「哎呀月老您就答應了吧,您要是嫌遠,那我們幾個就一起在最近這個飯店。」說著,這位手指上戴了好幾個寶石戒指的男人指着小區門口的飯店道:「就在這個飯店請您吃飯您看成不?」

柴老笑呵呵搖了搖頭道:「不是老頭子不幫你們算,只是今天老頭子算了太多卦,需要時間去消除天譴帶來的影響,你們都是富貴之人,為你們算卦會帶來更多天譴,短時間之內算不得了。」

「那您老看什麼時候才能幫我們算算,不算也沒事啊,您老去我那裡,幫我看看我那廠房還有別墅的風水可以不?求求您了月老。」

「是啊月老,不算命,幫我們看看風水也行啊。」

幾人的態度很是虔誠,但柴老卻始終搖頭,到後來乾脆站了起來:「好了,老頭子說的已經很清楚了,最近這一段時間都不會動卦,你們就不要再哀求了,等過一段時間再來吧。」

「這。。」

幾個有錢人都很失望但卻不敢發火,其中一個看起來很有威嚴的男人試探性問道:「那您老以後就住這個小區了嗎?」

柴老想了想後點了點頭:「應該是的,今天賺了不少錢,算上他們兩個人一起再過一段時間應該差不多可以買套房子下來吧,我們也只是求個安身之所罷了。」

「哎呀您這樣的能人怎麼能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呢,要不這樣,我手裡還有一套空閑的別墅,您老直接過去住得了。」

「是啊月老,我手裡雖然沒有別墅,但房子還是有不少的。」

柴老笑呵呵地擺了擺手:「莫要再勸了,老頭子有手有腳,不需要你們這麼操心,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你們啊,還是哪裡來回哪裡去吧。」

柴老油鹽不進,幾個有錢人一點辦法也沒有,看着柴老那弱不禁風的體型,要是平常,他們估計直接派人來把他帶回去了。

但多方打聽之後他們並沒有這麼做,一是因為這是位活神仙,二嘛,則是因為老人家身邊還有個壯漢,力大無窮,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

說曹操曹操到,幾人看到一個鐵塔一般的壯漢從遠處緩緩走來,那極具壓迫感的體型和那彷彿不對焦的眼睛都讓他們感到膽寒。

「我的天,這人是怎麼長這麼大的?這手腕都跟我大腿差不多粗了。」

「他的眼睛好奇怪啊,他能看得見東西嗎?」

「聽人說,之前在醫院的時候有人找月老麻煩,在醫院外面幾十個人堵他們,結果被他一個人全都扔出去了,力氣大,耐力好,最主要是特別抗揍,鐵棍砸在身上跟沒感覺一樣。」

「這簡直就是最完美的保鏢啊,要是他跟着我一起出門,去哪裡我都能安心了。」

「這樣的保鏢,一天最起碼得值幾千上萬了吧?」

「可惜了,聽說有人問過,這壯漢沒法跟人正常交流,只會一句話,只有月老才能懂他的意思。」

「月老這樣的能人身邊跟着一個這樣的保鏢也是應該的,像月老這樣的能人就應該被國家供着,哪裡需要來這樣的地方擺攤給人算命啊。」

「月老不是說了嗎,他有手有腳不想麻煩別人,這樣的才叫真能人,看看咱們以前遇到的那些個騙子,哪個不是有點小本事就囂張的跟個二五八萬似的,騙吃騙喝還騙財!」

「就是!」

幾個有錢人在那裡聊着,壯漢已經來到了言銘身邊,笑笑從地上站了起來,尾巴搖的飛起。

「你也去找活幹了?」

「我是巨靈神。」

「是是是,我知道你是巨靈神,你就只會這一句話嗎?」

「我是巨靈神。」

「好了我知道你是巨靈神了,中午了,還沒吃飯吧,叫上柴老,咱們今天中午一起下館子。」

壯漢的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來,只是配合上他的眼睛讓人怎麼看怎麼詭異。

柴老越過一眾有錢人來到言銘面前,手中的紅桶裏面全是紅色鈔票,看的後者的眼睛都綠了。

錢錢!好多小錢錢!

哈喇子都流出來了,一旁的笑笑不明所以地歪起了腦袋。

意識到自己失態的言銘輕輕咳嗽了一聲,尬笑着指向身後的飯店道:「走吧,咱們進去吃飯,我有很多事情想問問你們。」

說完,他看到柴老身後那些個有錢人又補上了一句:「我請!」

聲音之嘹亮,情緒之高昂,表情之傲嬌,看得一旁的笑笑都露出了嫌棄的眼神別過頭去。

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拎着這麼一桶鈔票進飯店吃飯着實不適合,但老闆看到柴老後差點激動地直接納頭就拜。

「您老人家肯來我們店吃飯是我們店天大的面子!您請樓上包廂入座!想吃什麼儘管點!您老來吃飯免單!」

「咳咳。」言銘適時出聲表明存在感:「那個啥,這頓是我請的。」

「哎呀小夥子,你快別跟我爭了,這頓就算是我請的,等下吃完還請月老您能幫小店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改良的地方,萬分感謝!」

「。。。」

艹!

什麼時候想花錢都這麼困難了嗎?

言銘原以為柴老會拒絕,誰知他竟然笑呵呵地點頭答應了:「好說,包廂需要安靜,我們也不需要什麼服務員,上好菜之後就把他們都屏退了吧,我們有事要談。」

「唉好好好!沒問題!我親自把守!您儘管吃,有什麼需要喊我一聲就可以了,我姓劉,您老樓上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