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低調點
修仙,低調點 連載中

修仙,低調點

來源:google 作者:念輕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關孤 奇幻玄幻 念輕風

【純傳統,修仙,殺手】那一年,他十二歲,被譽神童那一年,他尋仙問道了無音訊八年後,他身負詛咒之傷一人,一狗,一木劍重歸故里,惹人笑意這一年,他欲在故鄉歸寂,有紅顏願為他守寡一生這一瞬,他決定,重新活下去……展開

《修仙,低調點》章節試讀:

大黑的語氣,是震驚的。

那眼睛中,又帶着滿滿的不信之色。

仙骨九品,三品之下常見,四至六品便可被當做小天才,六品之上天賦異稟。

九品仙骨,鳳毛麟角!

而且,這類天才,都會被那些大勢力雪藏起來,暗中培養,以防遭遇其他勢力的扼殺!

關孤深吸口氣,道:「我感知了好幾次,準確無誤。」

大黑沉默些許,問道:「那,那你準備咋辦?以咱倆的本事,若有人要搶,可保不住她啊!」

「我也很愁。」關孤說了一句,繼續道:「所以跑來找你商量。」

大黑搖頭,微帶嚴肅道:「別找我,我是狗,我腦子不好使。」

這事太嚴重了。

如果葉阿諾的天賦不被那些修仙者發現,倒是沒事,一旦被發現,絕對是大麻煩!

此外,不讓她走修仙一途,將會浪費了她的天賦,對她來說也不公平。

若傳她修鍊之法,以那九品仙骨的天賦,必定成就不凡,可沒有大勢力靠山,早晚會成為別人的嫁衣!

也是這些原因,讓關孤覺得有些頭大。

很多時候,天賦高,也不是什麼好事!

大黑說道:「其實最簡單的,又是唯一的做法就是,關哥你多努力,多操心,只要你足夠強大了,就能給關嫂當個有力的後盾,再讓她踏入修鍊一途。」

說到這裡,大黑又說道:「對了,我好像聽說過,女人若在踏入修仙一途之前**,對修鍊有着很大的影響,有沒有這回事?」

這狗懂得真多!

關孤點頭,「確實如此。」

大黑抖了抖耳朵,「那你……」

「你這狗腦子,能正常點么?」關孤敲了敲狗頭,自然知道這大黑要說什麼。

「我沒動她,就是想動,我這身子骨也不允許啊。」關孤沉吟着說。

靜默良久,

關孤長長呼出口氣,道:「不想那麼多了,好在古秦帝國這裡,極少有修仙者出現。」

「而我,必須得要活下去了!」

大黑搖了搖狗尾巴,「關哥,你找到化解之法了?」

關孤搖頭,「沒有……但就是死亡,我也要做個有智慧能行動的行屍走肉!」

簡單整理出一間屋子,關孤盤坐下來,施展『血靈印』。

雖然沒有效果,但這是關孤唯一可用的療傷之術……

次日。

葉阿諾醒來。

見到關孤不在屋內,自己的衣衫如昨天完好,被褥上也沒有什麼痕迹,這讓她有些失望。

「哼,關孤這小子,不會是八年遠行,已經變心了吧?」

葉阿諾嘟着紅唇,有點生氣。

轉而,她又展顏一笑,「就算你變心了,本姑娘也能將你的心,揪回來!」

「也或許,是他身體有病,呸呸呸,他才沒病呢……」

整理一下衣衫,葉阿諾走出屋門,首先看到的便是黑到發亮的大黑。

這狗搖着尾巴咧着嘴,雖身形健壯,卻也不失毛茸茸的萌韻。

「大黑,關孤呢。」葉阿諾摸了摸狗頭。

「汪汪~」大黑叫了兩聲。

葉阿諾輕揉耳朵,「別叫了,震的我耳朵發麻,還讓我聽不懂,你說的都是啥。」

「我去弄吃的,你找關孤,讓他趕快回來,都成家立業了,該商量着找點正事做做了。」

大黑狗頭一甩,走向別處。

葉阿諾則是去了灶房,恰逢蒂老從外面回來,帶了一隻雞,還有一些青菜。

關孤,大黑也是從另一邊走來。

蒂老笑道:「少爺,少夫人,你們去歇着,老奴下廚待會就能吃肉喝湯了。」

也在這時,

關府門外傳來糟亂的聲音,「你個老不死的東西,偷我家雞蛋,你連母雞都給我偷了,你還能更壞一點嗎?!」

一聽這話,

葉阿諾秀眉皺起,「這雞,是偷的?」

蒂老應道:「菜也是,老奴只想讓少爺,少夫人吃的好點。」

「……」葉阿諾滿頭黑線。

關孤撓了撓頭,「這事,應該讓大黑去干。」

大黑咧了下狗嘴,怎麼又提狗?

蒂老有些尷尬,「怎麼辦?」

葉阿諾笑道:「沒事,殺雞拔毛生火燉肉,我去跟他們說。」

「咱們有錢,不用再去拿他們的東西。」

說話間,葉阿諾自隨身袋內拿出一些金幣交給蒂老,便是向著門外走去。

「蒂老,你儘管做飯。」關孤說了一句,隨着葉阿諾一同前行。

大黑自然而然的跟了過去,萬一關哥讓我咬人,我不能不在身邊啊。

門外。

一名體態肥胖的中年婦女,雙手掐着腰間贅肉,見到關孤,葉阿諾兩人出來,她便扯着嗓門開口,「關孤,葉阿諾,你們一個個都算是大家子弟,縱容下人偷我家母雞,安的是什麼心?」

葉阿諾很直接,笑道:「那隻母雞,我買了,多少錢?」

多少錢?

中年婦女倆眼一亮,道:「母雞會下蛋,蛋會賣錢,一直都有的賺。」

關孤有點無語,看這樣子她是要趁機索要一筆了。

中年婦女繼續道:「你們要買也可以,最少得……十個銀幣!」

一聽這話,葉阿諾直接給了一個金幣過去,「不用找零,多出來的是補償。」

中年婦女高興的倆眼笑成兩道縫隙,顛着滿身贅肉走了。

葉阿諾環住關孤的胳膊,說:「你昨晚,很讓我憤怒!」

關孤想了想,認真道:「我有苦衷。」

「你想想看,關家曾經一片輝煌,如今外債未還,家裡破舊,我怎能沉迷溫柔中?」

「所以,你給我一段時間。」

看着滿臉認真的關孤,葉阿諾莞爾一笑,「逗你玩的,看把你緊張的。」

「不過呢,你現在娶了我,也該做點正事了,我還有些東西拿去賣了給你做本錢。」

「可惜的是,我回家探親的時間就快結束了,過幾天就要去武州城玄黃學宮繼續就學。」

聽得這話,關孤心頭長鬆口氣,只要阿諾去了玄黃學宮,自己就不用天天晚上想着法的躲着她了。

雖然劍門城距離武州城甚遠,但以自己的速度,以大黑的速度,一柱香能跑個來回。

同樣的,修仙者手段諸多,哪怕相隔甚遠,也能知道葉阿諾的情況。

「不去行不行?」關孤故作難過。

「行。」葉阿諾應道。

關孤改口,「還是去吧,武州城是大地方機會更大,說不定你還能入朝為將呢。」

葉阿諾嘟着紅唇,冷哼,「哼~你就是巴不得讓我離開,你沒良心……」

午時。

蒂老拿着一本發舊的古籍,找到了關孤,而葉阿諾也是粘着關孤不放。

不知道為啥,她就喜歡纏着關孤,就如八年前那樣,讓他做自己的跟屁蟲。

大黑看的是一臉寂寞,它真想說一句,都不理會狗的感受么?

還將我當不當狗了?

大白天的,好意思?!

蒂老走來,說出了大黑的想法,「少爺,少夫人,這大白天的,你們能收斂點么?」

葉阿諾捋了捋秀髮,面色微紅。

關孤總算是跟解脫一般,長長鬆了口氣,「蒂老,怎麼了?」

蒂老走上前來,神秘兮兮的說道:「少爺,你看我手中這本古籍,知道它是什麼嗎?!」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