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從丹田被毀開始
修仙,從丹田被毀開始 連載中

修仙,從丹田被毀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王屋山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彭飆 王屋山人

一個丹田被毀、失去修仙資質的天才少年,偶得一塊神秘青銅,經歷磨難終於重新修復丹田,於破滅中得到新生,最終登頂諸天之巔本書又名《風起大梁》《我的夫人是女王》展開

《修仙,從丹田被毀開始》章節試讀:

彭飆決定,不住這裡了,他要用自己餘下的日子陪着村長彭滿。

隨後,彭飆將所有的被子整理到一起,用布蓋上,再將鍋碗瓢盆之類的收拾到一塊。

又去翻看衣櫃,發現裏面都是陰玉之前的女式衣服,這些衣服彭飆用不着,拿了也沒用。

最後在衣櫃里找到了一個小木箱子。

木箱一尺大小,通體紅木製成。彭飆打開一看,頓時滿臉被映成金黃色,只見木箱中擺放着整整齊齊的一層金條。

金條長短大小約成人中指,彭飆仔細的數了一數,一共三十八根金條。除了金條,小箱子里還有一塊拳頭大小的圓形玉佩。

彭飆撫摸着金條,臉上無喜無悲,隨即拿起那塊圓形玉佩,玉佩由白玉雕刻而成,入手溫潤,邊緣有一圈花紋,中間雕刻着一個「玉」字。

看着手中這塊玉佩,彭飆自語道:「這一定是陰玉的重要之物。」

彭飆想了想,找出工具,將裡屋地磚挖開,再挖出一個大坑,將木箱放入裏面,隨後回填。

「黃白之物便埋入地下吧!等我死之時再告訴村長。」

餘下的日子,彭飆不希望自己成為那種拿着黃金肆意揮霍的人,而是想要平平淡淡過日子。

走出石屋,將大門鎖上,彭飆大步遠去。

彭滿看着彭飆到來,頗為詫異。

「村長,不歡迎我來陪你啊!」彭飆開玩笑道。

「歡迎歡迎,怎麼不歡迎?我以為你會在陰玉那石屋住下。」

「那裡太冷清了,沒人味。我以後就陪着您老了。」

彭滿聽到此話,卻不怎麼高興,結果可以預見,白大人送黑髮人。雖然兩人並沒有血緣關係,但是無兒無女的彭滿卻早已將彭飆當做自己的孫子。

面對這種無解的悲劇,彭滿內心悲涼。

彭飆就在彭滿這裡住下了,偶爾陪着彭滿去做農活,兩人相處的非常愉快。

老屋那邊彭飆也不修整了,屋主都活不了多久了,現在又有地方住,修整出來了又能如何?

一個月後。

這天,彭滿一大早就出門了,連早飯都沒吃,也沒有說自己要去哪裡。

一直到傍晚時分,彭滿才回來,臉上帶着掩飾不住的喜色。

彭飆見狀,笑着問道:「村長,您這是被天上的餡餅砸到了?怎麼這麼高興?」

彭滿笑道:「你這小子就會拿我老頭子尋開心。」隨後神秘的說道:「大好事,這事可比天上掉餡餅還要好。」

「什麼好事?」

「你丹田破碎,有救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彭飆一臉不信,張不凡以前曾對他說過,丹田破碎根本無法修復。

如今彭滿一個普通凡人卻一臉神秘的告訴他有辦法,這不是在扯嗎?

「你先不要急着下結論,聽我慢慢說。」

「您說。」

「前幾年,野狐山上來了一個修仙宗門,名叫星辰宗……」

「等等,村長,你一個凡人怎麼知道修仙宗門的事?」

「你別打岔,先聽我說完。星辰宗一位長老外出之時,偶然收了一位弟子,這個弟子是我的遠房親戚,按輩分來說,算是我的孫女輩,她現在已經成為了星辰宗內門弟子,前幾天回來了。」

彭飆這才知道,原來彭滿今天是去見這個星辰宗弟子去了,看來修仙宗門的事就是這個星辰宗弟子告訴他的。

「我說了你的具體情況,問她有沒有辦法解決,她說有,她說他們星辰宗的煉藥師已經煉製出了這種葯,不但可以修復丹田,而且還可以讓沒有修仙資質的人具有修仙資質。」

「村長,你……」

「你聽我說完。她這次回來,是想招收一些年輕人去星辰宗,如果表現的好,就可以獲得這種葯,從而具有修仙資質。我厚着臉皮討要來一個名額,她只有五個名額呢!」

彭飆無奈道:「村長,你被騙了,這世上根本沒有這種葯。」

「不可能,那小女娃不但人長的漂亮,而且對我老頭子極為尊重,一口一個爺爺叫着!你說,她一個修仙者這麼尊重我一個凡人,怎麼可能騙我嘛!」

「村長,這種嘴甜的人最容易騙人,她先用好話將你說的暈暈乎乎,然後再達到她自己的目的,等到她……」

「彭飆,你是怎麼回事?被那個叫秦若水的女人騙了一次,就不相信所有女人了是吧?現在明明有辦法可以修復你的丹田,卻死活不信,你難道就這樣等死嗎?」在彭飆記憶中,這是彭滿第一次對自己發火。

彭飆沉默了,秦若水的欺騙確實讓他對所有女人起了戒心。

「村長,您別生氣,聽我慢慢說,您對修仙界的事情知道的少,這世上沒有什麼藥物能修復丹田,更別說能讓人具有修仙資質了。」

「好,那你說,她堂堂一個修仙者,為什麼要來騙我們普通凡人,騙了我們,她又有什麼好處?」

彭飆語塞,修仙者根本瞧不起普通人,普通人身上也沒有他們需要的東西。

「說不上來了吧?你以為老頭子我被對方几句好話耍的團團轉是吧?你以為你能想到的我就想不到是吧?我告訴你,論到動腦子,老頭子走過的路比你過的橋還多。修仙者又如何?修仙者只是實力強大壽命長久,其他方面和普通人並無分別。」

彭飆聞言,暗暗點頭,他不得不承認彭滿說的有道理,修仙者除了實力和壽命,其他方面和普通人並無差別,一些極優秀的凡人,反而比大部分修仙者更有智慧。

「不要想其他的,明天和我去見貝姑娘,讓她帶你去星辰宗試試。」

彭飆皺起眉頭,猶豫起來。

彭滿批評道:「還有什麼好猶豫的?你的時間不多了,就算是一場騙局,那又如何?結果會更壞嗎?」

此話一出,彭飆瞬間驚醒過來,遂點頭答應。

是啊,反正壽命不多了,就算是騙局又如何?最多就是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又有什麼好懼怕的呢?

彭飆不禁有些羞愧,自己十年修仙,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修鍊和做對修鍊有用的事上,對於揣摩人心、看透事物本質方面,自己還不如彭滿這個凡人。

「可能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才會被秦若水騙吧!」彭飆暗自想到。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飯,兩人便出發,朝着數十里外的貝家村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