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修羅戰婿
修羅戰婿 連載中

修羅戰婿

來源:google 作者:君流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囡囡 秦川 都市小說

遠在北境征戰,收到妻兒絕命血書,戰神一怒,十萬將士齊赴九州他秦川這一生功高蓋世,不負蒼生,卻唯獨愧對妻子和女兒而今天,北帥秦川回來了!誰敢傷我妻兒半分,我必讓誰斷頭台上見血!展開

《修羅戰婿》章節試讀:

趙常威放開吳藝璇,推門走了出來。

「阿三,出了什麼事情?」

看向面前神色驚慌的手下阿三,趙常威不耐煩地問道。

「刀疤他們幾個都死了,死的很慘,都是被人一刀削首!」

阿三面色泛着幾分慘白道。

「什麼?」

趙常威聞言一驚。

刀疤等人雖是一些上不了檯面的社會青年,但不管怎麼說都是他趙常威的狗腿子。

「是誰殺了刀疤幾個?那小乞丐呢?」

「還不清楚,我們在現場只發現刀疤幾人的屍體,沒有看到小乞丐!」

回想刀疤幾人的慘狀,阿三依舊心有餘悸,「公子,你說會不會是楚家救走那個小乞丐?」

「不可能是楚家,楚家遠在邕寧,根本不知柳城的事,何況,楚家早將楚婉清母女趕出家門!」

「去!給我查,就算將柳城翻個底朝天,也要查出誰殺了刀疤幾人救走小乞丐,一旦查出後,給本公子宰了,敢跟我趙常威作對,找死!」

趙常威面如死魚,滿是戾氣道。

「是,公子!」

阿三得到趙常威的話,應聲退了下去。

嘭!

待到阿三離開後,趙常威一腳踢向房門,顯得惱火至極。

他還想拿楚囡囡繼續要挾楚婉清,否則也不會大費周章,讓刀疤幾人四處尋找。

「常威,消消火氣,婚禮要開始了,我們下去吧,別讓賓客等久了,等婚禮結束,我幫你去火!」

吳藝璇從房間內走出來,摟住趙常威的胳膊,將傲人嬌軀貼在了趙常威的身上。

「你個騷蹄子,今晚有你好受!」

趙常威感受胳膊上傳來的柔軟,順手攬住吳藝璇的腰肢,朝着樓下宴會大廳走去……

夜幕之下。

君臨大酒店。

一襲黑衣的秦川,出現在酒店門口,身後跟着金剛。

「二位貴賓,今晚君臨大酒店已讓我們趙家包下,身無請帖之人,一律不許進去,還請出示一下請帖!」

不過,就在踏入酒店時,秦川和金剛讓門口幾個安保男子攔截了下來。

「請帖?」

聽聞這話,秦川卻笑了。

他秦牧天持刀而來,何須請帖!

「怎麼,小子,你覺得我們的話很好笑嗎?」

為首一個彪悍的安保男子,見秦川在笑,立馬怒喝道。

秦川神色不動,淡淡問了一句,「你們都是趙家的人?」

「不錯!」

幾個安保男子一聽,一臉傲慢地昂起了頭,滿是與有榮焉。

畢竟,作為趙家的人,哪怕一條看門狗,在整個柳城內,都是橫着走的存在。

「殺!」

秦川一聲令下。

寒芒閃過,面前為首安保男子,雙目恐懼地倒了下來。

身後金剛一個箭步衝出,對着幾個安保男子,直接手起刀落。

砰!

砰!

砰!

眨眼間,門口幾個安保男子,盡皆倒地,失去聲息。

一刀致命!

他們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彷彿暈睡在地。

秦川看都不看一眼,踏步走進酒店……

此刻,酒店宴會大廳內。

一場盛大婚禮在一道道喝彩聲中,隆重舉行。

趙家作為本地首富家族,勢力龐大,背景深厚。

放眼整個柳城,趙家便是天,便是柳城的主宰!

趙家公子大婚之日,柳城上下凡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無一不例外前來捧場。

婚禮上觥籌交錯,談笑風生!

年逾六十的趙江山,作為趙家掌舵者,正坐在主人位置,看向台上一對新人,滿面都是紅光。

「天佑趙家,子孫儘是人中龍鳳,子媳亦是娥英之姿!」

說著,趙江山站起了身,對在場賓客來上一段開場話:「犬子常威大婚,承蒙諸位厚愛,光臨祝賀,江山倍感榮幸,我趙家掭列首富之位,勉為一方豪門,皆得各方貴人之力,如今犬子成家,往後立業,若有什麼叨擾之處,還望諸位多多海涵!」

趙江山這番話,顯是為兒子上位,向柳城各方勢力提前打上一個預防針。

畢竟成家之後,趙常威便會逐步接手趙家基業。

「趙先生言重了!某讓金匠打造一對金童玉女,價值三百萬,以賀令郎大喜,不成敬意!」

「趙先生折煞我等,誰人不知是趙家,造就今日柳城的一切,我們柳州上下都要感謝趙家!」

「是啊,柳城的未來,以後還得靠着趙家,有了趙家,才有柳城!」

聽了趙江山的話,許多想要巴結趙家的人,都趁機表示一番。

趙家立業柳城百年,已是豪強大族,不僅勢力龐大,而且背景通天,在柳城內無人不想巴結。

「哈哈哈!我趙家何德何能啊,都是諸位貴人抬舉罷了!」

趙江山看着全場賓客,心中大為滿意,哈哈大笑了起來。

如今整個柳城,趙家的主宰地位已然奠定。

不過趙江山的笑聲落下,卻還有一個笑聲。

「哈哈哈!」

笑聲很大,透着幾分不屑,從大廳門口傳來。

眾人望過去,只見一位黑衣青年,緩緩走進大廳。

青年身材挺拔,如龍似虎!

單單看一眼,就讓人感到一股不凡氣勢!

接着,眾人的目光又落在青年手中一把刀上。

那是一把染血的戰刀!

呼!

下一刻,那把染血戰刀,驟然飛了過來,插在大廳里最大的一個囍字之上。

囍字顏色,瞬間增添了幾分鮮艷!

突如其來地這一幕,讓在場眾人都震驚到了。

今天是趙家公子大婚之日,誰敢來此放肆!

這個青年是什麼人,膽敢帶着一把染血的刀前來鬧婚?

「今日之後沒了趙家,柳城會變得更好!」

青年面無表情,淡淡開口道,「趙家名為首富家族,實則豪強勢力,所謂人中龍鳳的子孫,不過一群畜生!今日血債血償!趙家是時候從柳城除名了!」

此話一出,眾人再次震驚!

「卧槽!他是誰,還沒有喝怎麼就醉了,說出這樣不知死活的話?」

「趙家是我們柳城的天,連市首都要敬趙家七分,這個小子大言不慚,活膩了吧!!」

「小子,快向趙先生和整個趙家,賠罪道歉!」

不少人紛紛聲討,有人驚怒,有人謾罵。

「你……你是秦川?楚婉清那個廢物老公?」

突然,站在台上的吳藝璇,發出一聲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