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新聖
新聖 連載中

新聖

來源:google 作者:亂畫叄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衍 林道

原始之初,神權人授萬族崢嶸,人道為峰現如今困居一隅,嘆人生苦短是夜,紫薇星動,天星降世,死傷無數浩劫之後,萬物啟蒙,林衍沉睡多年,蘇醒後異族崛起修行者,超能者,天星科技,成為世界主流異族橫行,短短十數年,人族只得固守城池,艱難求存舉全族之力欲立新聖,破此困局,卻被未知勢力阻礙,屢屢早夭欲破樊籠卻遭天人傾軋,族運被安排,滅亡似註定幸好,黑暗中划進曙光,人便能造就希望生死存亡之際,終有新聖,寫下新的篇章展開

《新聖》章節試讀:

林衍聽得黑衣青年建議撿完裝備之後已經日上三竿,正欲趕往小鎮查看小明的情況,卻發現小鎮內好像有大部隊正趕往此處。

剛想繞道觀察卻被堵了個正着,看起來像是個正規軍,經過之前黑衣青年給太河龍王送的一發快遞,林衍推測熱武器目前還是有威脅的。

為首的是位國字臉的蓄鬚中年男子,示意部下稍息後獨自走向林衍。

「閣下是便是相助的修士吧,我們是太河城的大夏駐軍,在下駐軍首領鄭虎,可曾看到禍亂新葫鎮的水族?」

「此前我方發現天星盟宿敵與之纏鬥良久,以導彈命中點也是落於此地,沿途碰到小鎮逃亡的居民才知道水族入侵才趕忙集結戰士前來支援。」

聽得緣由林衍才放下心來,在他沉睡之前,便是世界上三大超級大國,大夏國,花旗國與羅剎國分庭抗禮。

由此看來世界雖然大變,國家系統仍然存在,怪不得一座座城分別管理還是這麼井然有序,林衍回答道

「禍亂的水族以太鱷、龜衡為首已被導彈炸得粉身碎骨,多虧軍方的導彈支援不然在下必定凶多吉少。」

「你是如何躲過一劫的?」

中年男子有些懷疑,兩大水族粉身碎骨,這青年卻只受了點輕傷,實在怪異。

而且那顆導彈鎖定的是天星盟宿敵,又為何會落向此處,真是處處是問題。

「我觀將軍也是一位修士,可曾感受到我目前境界?」

中年男子一番探查,竟然不能感應到任何修為,難道眼前這位青年是位隱世大能不成?

「並未感應到閣下境界,閣下可是大能?」中年男子如實答道。

林衍看着中年男子平靜的說道:

「我本有騰雲境修為,經此一役修為盡毀,?」

失血過多導致面色蒼白,身上的傷痕已經結痂,看着十分凄慘。

「小鎮居民可還安全,鎮門口草垛上應該還有個昏迷的少年是否得到救治?」

他詢問起了小鎮居民情況,得知都安排妥當才放下心來。

答應配合他們回太河城,回答幾個問題了解一下入侵詳細情況,才與大軍一起回太河城休養。

後詢問太河城之圍卻得知並無此事,林衍這才明白這水族頭腦也不簡單。

新葫鎮居民搬入太河城已近半月,太河城本就是一座三線城池,可供居住的空間倒也是十分充裕,加上有之前就搬入太河城的小鎮鄰居幫助,小鎮人也是很快的適應了這裡。

與此同時,一位神秘青年力挽狂瀾擊敗騰雲境巔峰的太河龍王的消息也是不脛而走。

昏迷了五天的小明雖然依舊不能下床活動,但在醫生的救治下也是沒有了大礙,林衍期間也來看望過他,見他無礙也就放下了心。

整個太河城都在議論這白袍青年,有人覺得此人如此年輕能打敗第三候巔峰的強者必定是誇大其詞;

有人覺得可以奮不顧身拯救一鎮人的性命這才是一位有擔當的修士;

還有人陰謀論者覺得如此巧合可能是互相串通,畢竟為首者最後被炸的粉碎,有沒有都兩說。

一時間林衍成了風口浪尖上的人物。

他也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一直借住在大夏駐軍營地,一方面是反饋異族入侵情況,一方面也是因為這裡沒有外人打擾。

外面關於自己的消息已經是鋪天蓋地,從異族崛起開始,人類自始至終沒有在個人戰力上佔到過優勢,雖然各種說法都有,但是大多數人都知道林衍救下新葫鎮是事實。

而這位正主倒像個沒事人一樣,除了天天在房內查閱十多年間發生的大事之外,連修行都不見修行過。

通過這些天的查閱,林衍對當今的形勢也是有了個大概的了解,當今世界依舊是三個超級大國,大夏、花旗、羅剎,三足鼎立支撐着人類社會發展。

因核武威脅人類得以保住生存空間,後三國有大能集結各路人族修士組建天星盟培養人族修士來對抗強悍的異族。

大夏作為歷史最悠久的國家,利用天星和自古流傳的修行密典,開闢了類似傳說古代鍊氣修真的修行方式,分七階。

花旗國則是利用本身的科技優勢,復刻了許多弱化版的天星,融入人體外骨骼裝甲來提升普通士兵戰鬥力,而那些受天星影響的人則被稱為變種,擁有各種不同能力。

羅剎相比於其他兩國較為生猛,天星公之於眾自願感應,感應者不斷通過與異族戰鬥來提升自己,因地處北境苦寒之地,體修偏多。

兩國也是借鑒大夏分級方式,分7階計算。

天星盟代表人族最高戰力,但人族也並不是一條心。

名為熒惑的組織突然出現,意圖打破天星盟修士領導並取而代之,熒惑領導者實力強橫曾一人肅清一整片區域禍亂的異族。

組織人員行事幹練狠辣,訓練有素,每次行動都是天衣無縫,忤逆者必亡,人人談之色變,卻依舊有人源源不斷的加入。

林衍想到了蘇姓俠客,好像不是很能與其對號入座。

異族介紹語焉不詳,海族勢力強大由各類海王類統領,獸族橫行大陸不斷擠壓人類的生存空間,人類只得依靠城牆將其拒之牆外。

曾經處於食物鏈頂端的人類如今彷彿被圈養在城裡,普通人幾乎一輩子無法離開,也是十分諷刺。

好在人族這些鋼筋混凝土領地對於異族食之無味,小摩擦不斷大戰卻還不曾有過。

各方勢力中還有個地處東海之濱名為山海會的中立勢力,林衍也是頗有興趣,由人族海族獸族三位實力強勁的散修成立。

各族經過考核均可加入,成員只要不危害山海會,自由度極高,撇開各類雜務,其傭兵與情報方面尤為突出。

書面記載的目前各勢力修為最高者,皆為第五階乾元境巔峰,僅僅十數年便有此境界,已經難以用天才來形容,更像是天人下凡。

各族都在全力培養高階修士,無論誰先破境,屆時時局必會大變。

「林老弟最近休養的如何呀。」

先前帶林衍進城的駐軍首領鄭虎又來探望他了,這段時間與他來往最多的便是這位中年漢子了,如今也是位二境修士。

軍隊中凡人居多,修士在軍中無一例外都能得到重用,這鄭虎也是軍人出身性格直爽,粗中有細。

平常就像個老大哥一樣喜歡照顧別人,深受部下尊重,順理成章的統領了一城駐軍,接受高層的直接指示。

鄭虎也是對這位犧牲小我拯救生命的小夥子印象很好,調查完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更是與林衍稱兄道弟,看林老弟臉色蒼白,時常帶着他去後廚加餐。

「這大魚大肉也吃了不少了,林老弟面色還是這麼蒼白,莫不是虛了?」

鄭虎又開起了林衍的玩笑,吃完擦了擦嘴又與鄭虎詢問起了修行方面的事情。

照理來說原本林老弟有騰雲境巔峰的修為,雖如今修為盡毀仍理應懂得如何修鍊,鄭虎卻也不多問不煩其煩的解釋各種問題,希望能幫助他早日恢復。

修士修行無一不是由感受天地靈氣,經過呼吸吐納周天運行將靈氣存於丹田而壯大自身,而天星可以更好的激發感應靈氣的能力,故被稱為天星感應。

而林衍從蘇醒開始便擁有相當於騰雲境巔峰的靈力,卻用一次少一次,能感應到大量靈力,可以通過呼吸吐納亦可以進行周天運行,但就是存不進丹田,跟竹籃打水一般。

每次都從心竅漏出,不知所蹤,難道自己因為那場戰鬥已經淪為廢人了嗎?林衍深居簡出,平日里也不多言語,遇人總是微笑相待,心裏卻因此事鬱悶不已。

鄭虎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建議他可以出門轉轉,轉換轉換心情。

同時說到最近大夏與天星盟高層會前來慰問,讓他可以早做準備,有什麼問題詢問這些見多識廣的高人可能更能得到準確的答案。

初春時節,天氣依舊有些寒冷,來到太河城已有些時日,在鄭虎的建議下林衍也是準備出門看看太河城是什麼樣子。

大夏國的修行者使用的是傳統鍊氣修真的路子,着裝也是古色古香,結合現代服裝的設計與材料,形成了一種新的潮流。

所以自己一身白袍的樣子也不會顯得與眾不同。

新葫鎮居民定居的地方也是偏向於小鎮方向一側,取名新葫街,可能是靠家近點心理安心吧。

林衍依舊是看望了一下小明,狀態不錯便稍微多聊了幾句,告知小明因新葫之戰表現突出,他與賈仁義會直接接受軍方培養,又因小明天賦頗高,將安排專人輔導。

小明心裏明白眼前這白袍青年可能就是神樹或者是化身,但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也將這秘密埋藏在心中。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也就跟小明比較熟悉,其他鎮民因為當時都被囚禁並不清楚他是誰,知道是救命恩人後,次次過來都是熱情歡迎。

但是當時林衍身處風口浪尖,後來大家一合計還是低調點好,每次過來也只是打招呼不會過分熱情。

離開了新葫街,林衍也就開始了漫無目的的閑逛,城內有免費的公共交通,隨時隨地可以上下車。

車上聽着別人嘮着家長里短,各類新聞,談論國家大事之類的樣子,讓他覺得好像跟以前也沒什麼兩樣,心情也是一片大好。

期間聽聞太河城有一個太河觀,據傳這宮主博古通今,前後各知五百年,雖從未見其人,卻因求福祈願經常靈驗而名聲大噪。

從前就對奇聞軼事仙俠之流感興趣的林衍也是臨時起意決定去看看那太河觀是何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