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新婚重生,廢物醫妃一統天下
新婚重生,廢物醫妃一統天下 連載中

新婚重生,廢物醫妃一統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林尾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於輕 古代言情 秦修遠

於輕識人不清下嫁渣男,打臉女配只為和離等她好不容易從渣男手中逃離出來,立誓要做一個獨自美麗的富婆時,秦修遠一把將她抱住,「阿輕,做我王妃吧,我有錢有房,還父母雙亡」展開

《新婚重生,廢物醫妃一統天下》章節試讀:

第二日白朮起了大早,天上星辰都還沒有隱去,想着將主子交代的話本沒抄寫完的部分趕緊抄完。

結果發現有人起得比她還早,晨光里於輕打着一套她沒見過的姿勢,行雲流水,堪比畫卷。

「主子——」

白朮坐在書案前,離院子里的於輕有點距離,反正整個小院就他們兩人,索性扯着嗓子大聲喚她。

殊不知這一嗓子,喚出了院牆外邊練劍的郎令之。

小香苑地勢偏,府上很少有人願意住到這邊來。

起初郎令之在小香苑後邊開闢出一塊專供他練劍練武的地方,也是因為覺得這邊安靜沒有人打擾。

如今這院子里住了人,一點動靜就惹得他心煩意亂。

於輕聽見白朮的叫聲,也學着她回了一聲:「哎——」

「主子,您這練的是什麼呀?」

「太極,強身健體的。」於輕扭頭看了眼窗邊的白朮,捧着小臉異常乖巧。

其實於輕也就十七歲,比白朮堪堪大了一歲。

只不過身子里住着個三十來歲的老靈魂,看白朮總像是在看小孩。

「主子您真厲害,什麼都會!」

於輕看了看自己纖細筆直的手指,一點也沒有前世指關節變形的毛病。

突感懷念,咧嘴一笑,道:「你主子最厲害的,是玩兒刀子。」

想想前世,一把手術刀在戰場上不知道把多少人從鬼門關拉回來。

突然一聲巨響,原本鎖好的院門突然轟然倒地,郎令之在門外試圖推門不開,直接破門而入。

於輕收了姿勢,皺着眉,這個男人也太過於粗魯,真不知道原主喜歡他哪裡,難道就是因為他救過她嗎?瞅這臉色就像是誰欠了他錢不還一樣,到底多大仇多大怨。

「大清早就如此聒噪,於家教你的規矩都教到狗肚子里去了?!」

「你來幹嘛?」

被郎令之攪了心情,於輕也不練太極了,索性癱在躺椅里。

她言下之意就是你不去你的溫柔鄉,到我這裡來溜達什麼,趕緊滾,有多遠滾多遠。

誰知道郎令之非但不滾,還直接進了院子。

於輕不想看見他,起身就要走。

「你給我站住!」

郎令之覺得於輕婚後變了許多,曾經一刻不見他就要纏上來的於輕,已經是第二次無視他了。

難不成,一個女人能這麼善變的嗎,婚前婚後幾乎完全是兩個人。

在於輕這兒感受慣了被放在心尖上和被注視的感覺,猛然一被冷落,這種落差感讓他一看見她的人一聽到她的聲音就火大。

「你有病吧,能不能有點眼力見兒,我這裡不歡迎你,還進來幹什麼?」

郎令之更像是聽不懂人話一樣,冷笑道:「你少玩些欲擒故縱的把戲,別以為你故意大聲說話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就是鬧出更大的響動我也不會看你一眼,要呆就安安靜靜獃著,不呆就滾出去。」

於輕被氣笑:「我說你還真是自信呢,說話聲音大一點就是想吸引你的注意啊,那不是大街上人人都想吸引你的注意咯。」

白朮原本害怕自己主子受欺負,一邊謄抄一邊注意着外面的動靜,如果大少爺真的動手,她就立馬衝出去幫忙挨下。

不過兩人沒能繼續嗆下去,於蘭院子里有丫鬟匆匆來找郎令之,說那邊院兒里死人了。

郎令之臨走前還撂下狠話:「如果蘭兒出了什麼事兒,我饒不了你。」

於輕:「……」

此刻於蘭院子里已經是亂做一團,三五個丫鬟齊上陣,還按不住一個小翠,險些被她掙脫開來。

於蘭被護在中間心有餘悸。

雀兒因為挨了板子受了傷,特許她休息兩天,所以能夠貼身伺候的就只剩下小翠一個人。

早前起床的時候於蘭左等小翠不來,右等也不來,氣得將梳妝台上的東西稀里嘩啦全掃落在地上。

「豈有此理,哪有主子等下人的!給她臉了是不。」

等於蘭隨便喚了丫鬟給自己穿戴好,怒氣沖沖地帶着人破開小翠屋子的門。

門剛一打開,一團黑影就朝她猛撲過來,丫鬟們反應也快,迅速的將人拉開一看,不是小翠又是誰。

只見她渾身是血,大張嘴滋哇亂叫着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

再看屋子裡,原本與小翠同住的丫鬟躺在血泊之中早已沒了氣息,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的地方,頸部還有一個深得嚇人的牙印。屋子裡能摔碎的東西一個不剩,滿地碎片。

於蘭哪裡見過這種陣仗,直到小翠被制住才穩住心神,立馬差人去喊大少爺。

郎令之一到就看見於蘭一臉又驚又怕的樣子,心疼的摟着她撫背安撫。

「這是怎麼回事?」

他只看到發瘋的小翠,沒有看到屋子裏面的屍體,等了解事情始末之後才進屋查看。

饒是郎令之,也覺駭人。

就算是在刑部大牢,也很少見到這樣殘忍的場面,多處骨頭都已經被砸得扭曲了地方。

因為與小翠同房的人只有一個,所以誰也不知道小翠是何時出現的異常。

「來人,去請大夫來。」

原本一個丫鬟發瘋,打死背地裡扔掉或者直接趕出府去就行。

但是小翠身份多少與於蘭有點牽扯,況且瘋得稀奇,還是先查看一番再看怎麼處理。

於蘭一聽找大夫,突然想到昨日晚上喊小翠去給於輕送葯的事情來,「要不我們喊陳太醫來看看?陳太醫醫術好,醫德也好。」

「也好,還是蘭兒想得周到。」事事為他着想,還想着怕別的大夫嘴不嚴泄露消息影響了他。

一點也不像小香苑的那位,儘是拱火。

陳太醫年紀不大,四十多歲的年紀,走起路來利索,麻溜的到了伯府。

小翠此時已經被五花大綁地捆起來,就等着他來看看到底是什麼,讓一個好好的人一夜之間變得如同瘋狗一般。

於蘭讓所有下人都出去,對郎令之道:「相公,您看咱們院子里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今天的請安我怕是不能去了,要不你帶我去給爹娘賠個不是。我這裡看着陳太醫斷出是個什麼結果,一會兒回來告訴與你商議。」

郎令之想想也是,沒必要全部在這裡耗着。

新媳婦進門,應該是要樹立一個好印象,當下叮囑了一聲:「好,注意別累着。」然後往主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