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連載中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來源:外網 作者:言安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言安

第1章 「我們離婚吧。」 矜貴高傲的男人,目光不帶任何感情的婢睨着面前的小女人。 「我會給你補償。你要錢,要工作,甚至是給你母親最好的醫生,這些我都可以幫你。」他淡淡然道。 洛詩涵拚命的隱忍着眼底的淚光。 當初戰寒爵的未婚妻逃婚,為了應付各大媒體,臨時將她抓來做了替補新娘。他以為她是不能抵擋戰太太這個稱謂的誘惑。只有洛詩涵自己知道,她嫁給他,只是想成全自己那顆愛他兩世的心。 她有多愛他,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嫁給你,不是為了錢。」在他面前,因為展開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章節試讀:

第6章

「咬你?我嫌臟。」戰寒爵淡定挑眉。

他從黑色的真皮轉椅上走下來,一步步逼近洛詩涵,憑藉他185的傲人身高,居高臨下的俯視着洛詩涵。

「洛詩涵,五年前的帳怎麼算?」戰寒爵陰森森的問。

提到五年前的事情,洛詩涵自然而然就想起自己酒壯慫人膽的那個夜晚。

她給這傢伙下了葯,然後……

「我、我給你酬勞了!」洛詩涵試圖和資本家講道理。

戰寒爵的臉上布滿一道道黑線,更加黑沉。

「我給你十倍酬勞,讓你陪男人睡一覺,如何?」戰寒爵伸手捏住她瘦削的下巴,憤怒讓他如沉睡的雄獅蘇醒。

「洛詩涵,當年你怎麼羞辱我的,今天我要加倍讓你補償我。」惡魔的聲音在耳朵邊低吟,「說吧,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可以滿足你。一個不行,兩個也可以。」

洛詩涵覺得自己的每根神經都被他的憤怒給凍結,他說出的每句話,帶着報復的痛快,卻像刀子一樣一刀刀剜着她的肌膚。

「我也要讓你嘗嘗被不喜歡的人上是什麼滋味!洛詩涵,你竟敢算計我,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算計我的下場!」

洛詩涵看到他猩紅的眼睛,如同對待獵物一樣,嚇得渾身縮緊。

「你想怎樣?」

戰寒爵的手指滑到她的領口,揪着那棉麻裙子用力一扯,織物撕拉的破碎聲響起。

他邪魅的臉龐浮出一抹笑意,「我要你也嘗嘗絕望的滋味。」

刀刃一點點滲透入肌膚,洛詩涵感到臉部傳來銳利的絞痛。

她絕望的瞪着戰寒爵,忽然就笑了:「你就那麼恨我?」

洛詩涵被他扔到沙發上,他高大的身軀壓着她,偏偏還要掐着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正視他。

他順手抄起一旁的水果刀,刀口落到她臉上。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這張臉。因為她讓我感到噁心。我毀了你這張臉,將你丟到夜色去,從此你就過着暗無天日的日子。」

正當洛詩涵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突然,一道手機鈴聲響起來。

鈴聲是嚴錚翎演唱的《彼岸花》,聲音空靈絕美。

洛詩涵和戰寒爵同時下意識的掏手機,戰寒爵藐視着她,「我的手機響了,你激動什麼?」

戰寒爵用嫌惡的眼神給了她肯定的答案。

洛詩涵絕望的閉上眼睛。

罷了!看來一切都是天意。

戰寒爵錯愕的望着洛詩涵――

「你盜用了我的手機鈴聲?」戰寒爵英俊的臉龐散發著一股子戾氣。

洛詩涵:「……」

洛詩涵怔楞,戰寒爵怎麼會將嚴錚翎的《彼岸花》設置成來電鈴聲?

前世,她演唱《彼岸花》是在大學的畢業晚會上,只有學校的論壇里記錄著她的歌。難道他是在學校論壇里下載的她的歌?

戰寒爵掏出手機,黑色的手機屏幕毫無反應。

她慌慌張張的彎腰去撿手機時,戰寒爵卻搶先一步,藉著長臂的優勢先一步將手機撿起來。

「小情人?」

看到來電顯示,戰寒爵扯出一抹譏諷的笑意。

這首歌明明是她的,是他偷了她的才對。

手機鈴聲倔強的響個不停,戰寒爵沒好氣的怒斥道,「接電話!」

洛詩涵戰戰兢兢的將手機掏出來,看到手機上寫着「小情人」三個字,洛詩涵頓時緊張得手機不小心滑到地上。

洛詩涵眼疾手快,如一顆炮彈一般彈射到他身上,將手機搶過來,急匆匆的對着電話彼端的寒寒吼了一句:「helpme!」然後火速掛斷電話。

戰寒爵將她推開,整理了微亂的衣服,然後居高臨下的坐在沙發上。

「跟人求救?」語氣輕飄,夾雜着濃濃的嘲諷,「我倒要看看,你的小情人是不是真的長着三頭六臂,能將你從我的手上救走!」

洛詩涵緊張得全身綳成一張弓。

就怕戰寒爵接通電話,知道兒子寒寒的存在。

戰寒爵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擅自滑動屏幕接通了電話。

這是他們之間達成的共識!

「洛詩涵,我給你一天時間,讓你的情人來救你。你們若是能夠逃出我的五指山,我便既往不咎。不過如果逃不出去的話……」戰寒爵眼底燃燒着毀滅的火焰。

洛詩涵顫了顫,因為惶恐聲音也戰慄起來,「你想怎樣?」

洛詩涵低垂長睫,思忖着寒寶寶聽到她的求救暗號應該不會自亂陣腳吧?

他應該會選擇報警?

得知她有危險後,他也能好好照顧童童吧?

「戰寒爵,你毀了我,兒子會恨你一輩子的!」

戰寒爵揚在半空中的水果刀猛地一頓,戰夙的聲音一遍遍迴響在腦海,「我要媽咪!我要媽咪!」

戰夙從小到大不愛說話,這句話卻是他隔三差五就掛在嘴邊的。戰夙做夢都想要自己的媽咪。

「就讓你們一起下地獄。」戰寒爵惡狠狠道。

戰寒爵將地上的水果刀撿起來,明晃晃的刀光投射在洛詩涵臉上。她臉上還有一道血印子,正滲透着血跡。戰寒爵拿着刀一步步向她走來。

洛詩涵捂着臉,忽然叫了起來。

戰寒爵氣不打一處來,怒道,「你這個貪生怕死的慫蛋。」

洛詩涵才不是慫蛋,當年放棄大寶,是為了給二寶和小寶一個明媚的未來。而且她堅信大寶在戰家,戰家一定會將他培養得十分優秀。

洛詩涵難過得抽泣起來,卻也是滿腹心酸委屈的控訴戰寒爵的罪行,「世上哪有做母親的捨得拋棄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我早就回來看他了!」

想到這些,戰寒爵煩躁的將水果刀扔到一邊,徹底怒了。

「你有什麼資格做他的媽咪?這五年來你又為他做過什麼?」

可是這些委屈,她卻不能傾訴出來。

「是,我就是慫蛋。」洛詩涵將節操揉碎了喂狗,厚着臉皮嚷起來。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