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行於間宇
行於間宇 連載中

行於間宇

來源:google 作者:兔奶好吃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呂祀源 奇幻玄幻 柳元音

你所見到的世界是否是世界,你所看到的天地是否是天地?殊不知生於蟻穴卻不安與命,與天相爭試問其高?滅世亦或開天?展開

《行於間宇》章節試讀:

秦蒼,這個十四的少年經歷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大戰!

他的心智本足夠堅毅,他的力量也並不弱小,可是面對這一切,他依然感到深深的無力感。

「父親,這些究竟是什麼?」秦蒼充滿疑惑的看着父親秦宇,今天發生的一切超出了他的認知。

只見他緩緩的抬頭望向城牆,眼神深邃,隨後輕嘆一聲,意味深長的說:

「看來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凈土,無間長城是守護,也是隱患啊!」

緊接着,他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看向秦蒼:

「這個世界很大,真相遠比你想像的更加殘酷!牆角下的螞蟻,自以為走出蟻穴很遠探索到的就是整個世界,他們以為城牆便是天的盡頭,翻過了城牆,就以為到達了天的另一邊。殊不知,天到底有多高!」

秦宇頓了頓,抬起手,一個黑色的球體緩緩從手心向著秦蒼飄去。

而後抬頭看向天空,接着化成一道流光飛向了城牆,天外繼而響起他的聲音:

「已經降臨的妖物就交給你了,有些事需要我去解決!」

秦蒼看着父親離開的方向怔怔出神,他伸出手接住球體,看着有着金屬一般的質感,卻又不像金屬一樣剛硬,這是一種他從沒見過的材料。

黑色球體落在他的手上,接着開始變化,像是分解一樣進入他的手中,隨即手中出現一個黑色的獸型印記。

這是一種他從來沒有見過的獸型,威武霸氣,充滿了古老與滄桑,隱隱散發著烏光,隨後又平靜下來。

秦蒼安頓好了雲欣和母親,而後向著白楊城的方向飛去。

白楊城。

房屋倒塌,屍橫遍野!恐怖的氣息蔓延至城中每個角落,斷垣殘壁下失去家園親人的倖存者掩面哭泣,空氣之中瀰漫的硝煙夾雜着血腥與惡臭。

秦蒼走在街上,他一路殺來,身上沾滿了各種妖魔的血跡。

他眼神冷漠,這是他從小生活的地方,如今已變成一派人間地獄般的景象!

「這裡的人類簡直就是廢物,一個有靈力的都沒有,倒是有一些味道有點奇特,就是太少,塞牙縫都不夠啊。」

不遠處傳來一聲吼叫,秦蒼皺眉,這是把這裡當成了食堂嗎。

不可饒恕!

秦蒼飛奔而去,前面有一截斷掉的屍體,那是一個女人,一隻大爪子壓在她的前半身,一隻長着人臉的老虎撕裂女人的後半身,津津有味的品嘗着......

「啊!玲瓏姐!」

秦蒼雙眼通紅,手中長槍光芒四射,沖向面前這隻醜陋的虎妖!

「哦吼吼吼吼,你們人類吃各種生物,從未憐憫,而我只是吃了幾個人,你為何如此氣憤?」

虎妖跳到一邊,一臉殘忍的笑道,說著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並表示肉質不錯!

秦蒼咬着牙,緊握雙手,死死的看着虎妖,現在他有一種把它生吞活剝,碎屍萬段的衝動!

「你,醜陋的妖怪,我要把你砍成十八段,祭奠玲瓏姐!」

他雙腿流轉黃色霞光,長槍被紅色霞光包裹,身體後傾,帶着怒火如離弦之箭般飛刺而去!

「你以為,擁有靈力就可以擊敗我嗎,天真的小子,你不過是個發光的食材罷了!」

虎妖狂嘯,體型開始膨脹,身高三丈,利爪突出,獠牙露出,撲向秦蒼。

「碰!」

秦蒼倒飛出去,揚起一片瓦礫,長槍被打斷,身體像是要裂開一樣的痛!

他迅速站起身來,周身靈力運轉,恢復着傷勢,大吼一聲繼續錘向虎妖。

「哦吼吼吼吼,雖然靈力特殊,但是區區解靈境,如何能與我抗衡?」

虎妖笑的滲人,面露猙獰兇狠之色,張開血盆大口,一道烏光噴薄而出。

秦蒼運轉黃色光芒,一個閃身躲開攻擊,跳起身來與虎妖的頭部平齊,瞬身而至。

運轉着紅色靈力的拳頭轟擊在虎妖頭上,連空氣都顯得熾熱!

然而虎妖奸笑,隨即一聲大吼震飛他。

「怎麼會!」

秦蒼震驚了,飛出去的瞬間,又被虎妖幾道烏光擊中。

他已經傷痕纍纍,全身上下數處骨折,然而心中的怒火在燃燒,他要戰!

他艱難的爬起身來,忍受着骨折的疼痛感,渾身運轉綠色靈力療傷,並運轉紫色靈力。

紫色靈力在經脈中不停運轉。

就在此時,左手中的印記吸收了紫色靈力,但卻散發著黑色光芒,印記一點點長出,黑色物質蔓延他的全身,形成了一副黑色戰甲。

「奴僕,初次見面你就在生死關頭,區區解靈境,沒有點看家本領也想越階挑戰嗎!」

他聽到這樣一道聲音,滄桑和古老,似是從天外發出,卻在他腦海里響起。

「你是誰?誰是你的奴僕!」

秦蒼運轉靈力,準備防禦,對方不知是敵是友,他不敢大意。

「來不及多說了,我把力量先借給你,不然你會被對面那隻檮杌吃的骨頭渣都不剩了!」

說著,他感受到黑甲里有氣勢磅礴的靈力在湧向他,而他的紫色靈力也在源源不斷的向黑甲匯聚。

這是什麼樣的力量!

他抬起手,周遭空氣被擠壓形成氣流,黑色的流光在他身旁環繞,他好像擁有無窮偉力!

他大吼一聲,隨即沖向虎妖,檮杌見他渾身黑甲有點驚奇,但是依然不覺得小小人類可以威脅到他。

秦蒼彈跳而起,右手握拳,側身後傾,對着虎妖的頭頂轟擊。

黑色流光從拳頭向四周蔓延,對面的檮杌感受到了無窮的壓迫感,像是被一隻無形大手掌握着,絲毫沒有行動的能力。

檮杌驚恐,這種力量和他不在一個次元!

隨後,一聲慘叫傳來,檮杌的頭被擊斷,整個顱骨碎裂,龐大的身軀緩緩倒下。

一擊,結束了戰鬥!

隨後,黑甲一點點消失,從全身四周往秦蒼的手心匯聚,重新化成了一個印記。

他看着手中的印記,內心充滿了疑惑,用手摸了摸,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那個聲音也不再響起。

沒有時間胡思亂想了,秦蒼抱起玲瓏破碎的身體,挖了一個墓把她葬下。

檮杌被他砍成十八段,擺在墓碑前,他坐在墳前,眼裡淚光閃動!

這是個溫柔的女子,比他大幾歲,是一個很好的鄰居大姐姐,從小就帶着他和雲欣到處玩。

這到底是為什麼!

突如其來的變故,漫天神魔鬼怪,這徹底改變了他對世界的認知,他原以為自己和父親是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擁有靈力之人,然而,一切發生的太快。

家人,朋友,他感到悲傷。

隨後,他在城中遊盪,看的怪物就毫不留情的擊殺,其中又遇到過幾隻強大的,但是最後都被他幹掉了。

十天後,沒有怪物再從城牆那邊過來,白楊城中已經基本被肅清了,秦蒼在這十天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磨礪,他越發的堅定。

他回到家裡,雲欣和母親都安好,可是父親卻還沒有回來。

他望向城牆,那裡已經平靜下來,只是烏雲密布,恐怖的氣息依然還在,只是看着,就讓人感覺一陣心悸。

秦蒼跟母親說他想去城牆看看,母親起初還要阻攔,可是拗不過他。

她知道,孩子已經長大了,有些事,是他逃避不了的!

這天,倖存者們看到一道黃色光芒向著城牆方向而去。

他們知道,前幾天白楊城中那個降妖的少年要去尋找怪物的源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