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謝瑤楚寒鬼手醫妃穿越
謝瑤楚寒鬼手醫妃穿越 連載中

謝瑤楚寒鬼手醫妃穿越

來源:外網 作者:謝瑤楚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謝瑤楚寒 都市言情

二十二世紀的醫學天才美女穿越,成為花痴大草包棄妃。大婚當日,寒王妻妾同娶,讓她被世人恥笑,嘲諷。「論陰險,無人能比得上你。謝瑤,你讓本王噁心至極!」「再廢話下去,良辰吉日都錯過了,我祝你們夫唱婦隨,白頭偕老。」棄妃就棄妃唄,誰休誰還不一定呢!她也樂得清靜,卻不料寒王出爾反爾,一次次的找上門......幾個月後,有眼無珠又彆扭的寒王:「愛妃,本王錯了。」謝瑤笑盈盈的鬆開了獵犬,「把人趕走!」展開

《謝瑤楚寒鬼手醫妃穿越》章節試讀:

對面,楚寒黑眸深深的看着,完全不見半分冰冷的樣子。
「王爺,您在看什麼?」上官玥嬌聲道,他已經看了她許久,為何遲遲不動?
「沒什麼。」楚寒輕咳一聲,眼底似有一縷疑慮被快速收起。
上官玥喜服下的粉拳恨恨的攥緊了一瞬,如何不懂王爺的疑慮。
該死的謝瑤!竟然妄想用不能人道來威脅王爺不與她洞房!
「王爺,玥兒為您寬衣,如何?」說罷,緩緩起身,站到了楚寒的對面,縴手輕伸,放在了楚寒的肩上。
楚寒輕眯雙眸,嘴角微微上揚,「好。」
上官玥淺笑,手上動作輕柔繞指。
謝瑤一句話就想阻止他們洞房?可笑。
一件,兩件,三件……就在房間內的氣氛越發曖昧之時,楚寒面色忽然一沉,眸光瞬間冷的寒光迸射。
為何腹部會猛然一陣刺痛?這本就是不可能之事!難道,竟被那惡婦說中了?
上官玥感覺到楚夜的變化,輕聲道:「王爺?」
楚夜面色冷沉,將衣服又快速的穿了回去,沉聲道:「你今日也累了,先休息吧。」
說完便起身往外。
「王爺這麼晚了去哪?」上官玥心頭一慌,連忙要追上去。
「嗯?」楚寒腳步一頓,冰冷的聲音不容置喙。
上官玥咬着紅唇,透出一絲絲的委屈,「好,玥兒知道了。」
「早些睡吧,不必等我。」楚寒說完直接離開。
「玥兒送王爺。」上官玥再次福身,等楚寒出了院子之後,立刻叫來貼身大丫鬟紫菱,眼中冷光翻湧,「去看看,王爺去了哪裡?」
「是。」紫菱沒敢多問,立刻出發。
……
扶雲軒。
子晴守在門外已經困的眼睛都睜不開了,看了眼天色知道王爺不可能來了,嘆了口氣,轉身就要回去睡了,忽然聽到有腳步聲快速靠近。
回頭一看瞬間大喜,王爺!王爺竟然來了!王爺果然不會忘了王妃,王妃豈是那些胭脂俗粉可比的?
轉身,火急火燎的進屋,「王妃,王爺來了!快,快醒醒!」
院外,楚寒對身後跟來的兩名侍衛冷聲道:「你們守在這裡,沒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來。」
說完一轉身走進院子,臉色冷的駭人。
謝瑤睡的正沉,忽然被子晴叫醒,迷迷糊糊的問道:「誰來了?」
「王爺!是王爺來了,王妃快清醒一下吧,若被王爺看到王妃這個樣子怕是不妥。奴婢去給您端水,先凈一下臉。」子晴着急忙慌的就要去打水。
楚寒?謝瑤想到那個冰雕一樣的男人,困意瞬間沒了一半。
大半夜的,不去跟心愛的人洞房花燭,跑來這裡幹什麼?忽然回過神來,難道是因為她白天說的那些話?
伸手在枕頭下面摸了摸,摸到了一個簪子,粗是粗了點,用來應急問題不大。
「砰!」
楚寒進屋後,將門用力關上。見屋裡還有人,目光冷的能殺人。
子晴根本沒注意王爺的表情,懂事的立刻放下手中的東西退了出去,臨走前給了王妃一個加油的眼神!
王爺雖然沒跟王妃拜堂,但來洞房了啊!這麼好的機會王妃一定要抓住!看那些勢利眼的下人還敢不敢嚼舌根!
屋裡只剩兩人。
同樣是只有一根紅燭燃着,但氣氛跟之前卻有天差地別。
看着一臉冰冷的楚寒,謝瑤眉毛一挑。
「王爺有何事快說,說完就回去吧,我也累了,要儘早休息。」她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的。
反正是要和離,也沒必要跟這個冰雕男假客氣,越快放她自由身越好。
「大膽惡婦!你就不怕因此事連累了將軍府!」楚寒強壓怒氣。
腹部的刺痛感雖然已經消失,但並不意味着什麼都沒發生過。
謝瑤不解的看過去,「王爺怕不是被什麼衝上了腦袋?我身體不適,王爺請回吧。」
楚寒周身冷意更甚,甚至是有些咬牙切齒,「莫跟本王裝傻!把解藥拿出來!」
解藥?
謝瑤更懵了一瞬,然後反應過來。
原來你個冰雕男不聽勸,犯病了啊!
呵呵噠!
不聽神醫言,吃虧在眼前。
「王爺說的這是什麼話?什麼解藥?我從將軍府出來,只帶了些糕點,王爺要不要來一塊?」仍舊是漫不經心的樣子。
楚寒周身的寒氣瞬間炸裂,直接來到謝瑤的面前,一隻手如鐵鉗般掐住謝瑤的脖子,聲音低沉的彷彿閻王斷案,「說,你在本王身上動了什麼手腳?」
謝瑤呼吸一滯,手中的簪子立刻緊了緊。
楚寒的手又緊了幾分,聲音冷冽無情,「別以為有將軍府給你撐腰,本王就不敢動你!」
「咳!咳!」謝瑤明顯感覺越發的呼吸困難了,手中簪子調轉方向,果斷刺向楚寒。
楚寒沒想到謝瑤竟然敢反抗,被刺中後渾身乏力,直接就軟了下去。
那鐵鉗一般的手鬆開,謝瑤才覺得空氣重新順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既然你認定是我做的手腳,就不怕殺了我,你將永遠無法人道?」古今男人都一樣,就沒有不在乎這件事的男人,畢竟能用腦子思考的男人世上沒有幾個。
楚寒眯着冷冽黑眸,盯着謝瑤,氣息深沉的可怕。
「你到底對本王做了什麼!」
謝瑤的呼吸逐漸恢復平穩,冷笑着掃了一眼楚寒,「你問我問題,剛剛卻又掐住我的脖子,是要我用手語回答你嗎?」
楚寒目光狠毒的盯着,不語。
謝瑤也懶得再開口,直接丟了只鞋在地上,將楚寒的手腕放了上去,開始診脈。
別的什麼都好說,讓她背鍋?
做夢!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老天爺很給面子,謝瑤診脈完畢後又給楚寒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然後就去睡覺了,直到天色快亮的時候,地上的一道人影才重新站了起來……
「啪!嘩啦!」
謝瑤睡的沉,聽見聲音立刻坐了起來。
她本就愛睡懶覺,加上昨天又累,的確是睡的沉了點……大意了。
床前,楚寒臉色黑紅黑紅的站立着,衣褲被褪開大半,身上插着不少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銀針。桌子被掀翻,茶壺茶杯碎了一地。

《謝瑤楚寒鬼手醫妃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