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些許令人厭惡的刁滑
些許令人厭惡的刁滑 連載中

些許令人厭惡的刁滑

來源:google 作者:薛沛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信 應軒 現代言情

後押來一人,正是之前那位西域使者「信王饒命啊!是應軒送來毒藥,威逼利誘在下,指使在下毒殺上皇,這一切均為他設計!人證物證在下皆有,實不敢妄言」西域使者聲淚俱展開

《些許令人厭惡的刁滑》章節試讀:

後押來一人,正是之前那位西域使者。
「信王饒命啊!
是應軒送來毒藥,威逼利誘在下,指使在下毒殺上皇,這一切均為他設計!
人證物證在下皆有,實不敢妄言。」
西域使者聲淚俱下地指着我供訴一通後,又瞅了瞅我,唇角邊泛起一抹難以察覺地笑意。
「諸位大人,應軒毒害我皇兄,以圖篡位。
本王獲悉後便趕來救駕,只可惜,仍是晚了一步。」
眼前的雲信,已與尋常那放蕩不羈,成天遊戲人間的叔父判若兩人。
冷若冰霜的面容上,寫滿了無情,言語間,還不經意地流露出些許令人厭惡的刁滑,頗有幾分雲成的風貌。
朝堂內又是一陣哄亂,各臣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目光則不住地往我投來。
我仰天大笑,此時此刻已知會,這西域使者早被雲信以更豐厚的報償收買,而適才毒殺雲成之計,亦是他在背後運籌。
恰好藉此一箭雙鵰,除掉雲成和我,名正言順地奪下皇位。
「應軒,現可知罪?」
雲信直勾勾地瞪着我,又一字一頓地問。
我心知當下辯也無用,隨而,咬牙切齒地朝他回瞪過去,罵道:「雲信,你個老匹夫。
真是卑鄙小人!」
「打入天牢!」
他卻不以為然,抬手一招。
那兩名摁着我的大漢,就將我拖了出去……天牢晦暗潮濕,既無窗亦無扉,嚴絲合縫得像座巨大的棺材。
僅牆頭那稀稀零零的火炬,撫亮着周遭方寸。
囚禁於此,晝夜難分,我只得憑着一日兩頓的食量,來估算自己所困的天數。
約莫進食有十五頓飯後,雲信來了。
此時的他,龍袍加身,較上次所見,更加氣宇不凡。
舉手投足間,也盡顯帝王風範。
他命周圍人等退下,進而步至牢門前,沉聲對我道:「作為伴你長大的叔父,有些話,還是得告知你。」
話語間,他從懷裡取出一枚青色小瓶,托於掌心,又道:「此乃夢魂散,熟睡中吸入,必生噩夢。
周遭之人若於此刻,近旁言談,亦會置生夢中。
你現可知曉了?
瑞兒。」
我聽得是不寒而慄。
盯着他手裡的夢魂散,再回想早前那使我鬱悒不堪的噩夢,頓覺頭皮發麻:「那噩夢,是你所為?」
「侍寢你的奴僕,為我安插的眼線。
她會定期讓你吸入夢魂散,且依我遵囑,於一旁...

《些許令人厭惡的刁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