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子安只得不說話,拿着蕭拓找人幫她做的小葉刀子,輕輕地除掉傷口邊沿半掉落的痂。 她不能不清除,因為傷口結痂的時候會微癢,他忍不住會抓,有些地方被他抓得面目全非,指甲印痕都十分清晰。 這剛清理了一道,便見已經出去的倪榮再度進來,「王爺,京兆尹孫大人來了。」 「讓他等一會兒。」慕容桀頭也不抬地說。 「他說有重要事情稟報。」倪榮說。 子安撒了手,看着慕容桀。 慕容桀站起來,穿好衣裳,對子安說:「你在這裡等一下,本王回頭就來。」 子安點頭,把小葉刀放回藥箱里,心裏卻想着那孫大人不知道來做什麼。 她坐在桌子旁邊,點了小油燈,把針取出來消毒。 有人敲門進來,是一名十三四的小侍女,她恭謹地走到子安的面前,「夏大小姐,孫妃娘娘請您過去一下。」s3(); 「孫妃娘娘?」子安微怔。 「是的,孫妃娘娘有事想問您。」小侍女十分的恭謹有禮。 子安知道慕容桀有側妃,聽蘇青這個大嘴巴說過,這個孫側妃是梁太傅那邊派來的人。 她和孫妃沒有交集,忽然找她過去,不得不讓子安警鐘大生,在這個時候,她不想惹事,便對小侍女道:「你回了孫妃娘娘,就說我在等王爺回來處理傷口,回頭再給孫妃娘娘請安。」 小侍女紅着眼圈道:「大小姐,您還是過去一趟吧,請不到您過去,孫妃娘娘會責罰奴婢的。」 子安淡淡地道:「等我為王爺處理完傷口之後再過去。」 小侍女竟跪了下來,瑟瑟發抖,「大小姐,求您可憐可憐奴婢,跟奴婢去一趟吧,奴婢才剛指派到孫妃娘娘身邊伺候,若請不到您過去,奴婢會被調回廚房裡做粗活的。」 子安看着她,心腸沒有軟下來,在特工組做最開始培訓的時候,便有一條,不可隨便心軟。 她提高了聲音,「你沒有聽清楚我的話嗎?」 小侍女抽泣了一下,「是,奴婢知道。」 她站起來,轉身便走。 「等一下!」子安忽然喊道。 小侍女眸子里閃過一絲得意的光芒,「大小姐願意過去?」 子安盯着她,「沒有,告訴你們孫妃娘娘,為王爺療傷之後,我還要為梁王殿下針灸,改天得空再跟孫妃娘娘請安。」 小侍女的臉上有些錯愕,有些不甘心地說:「但是,孫妃娘娘的命令,府中無人敢違抗。」 「我不是府中的人。」子安說完,低下頭繼續消毒。 小侍女只得轉身離去。 小侍女走後,子安抬起頭,緩緩地蹙起眉心,這孫妃娘娘自然是不懷好意,但是,她還沒嫁入王府呢,就想先給她來個下馬威嗎? 本以為拒絕了過去見孫妃,便會樂得清凈。 卻沒想到,一刻鐘之後,便聽得有人喊道:「孫妃娘娘到。」 子安抬起頭,只見幾名侍女擁着一名身穿緋色百錦宮裙的年輕女子進來,她的皮膚很白皙,五官精緻,柳葉眉下是一雙凌厲的丹鳳眼,瓊鼻高聳,兩瓣櫻唇染得很紅 ,下巴微微揚起,滿頭的珠翠不覺得庸俗,反而添了幾分貴氣。 她進來之後,打量着子安,丹鳳眼裡漸漸地生出一種不屑,彷彿對她的姿色沒看在眼裡,尤其,如今的子安臉上還有傷痕。 她居高臨下地問道:「你就是夏子安?」 子安只得站起來,「是,見過孫妃娘娘!」 孫妃傲慢地嗯了一聲,坐了下來,又看着她好一會兒,才道:「坐吧,站着做什麼?」 「謝娘娘!」子安依言入座。 孫妃依舊看着她,招招手讓人奉茶。 這裡不是慕容桀的房間,只是前院的一所雅間,所以在旁邊備有炭爐,炭爐上熱着水,隨時供慕容桀飲用。 茶水端了過來,只有孫妃的茶,沒有奉給子安。 茶湯很熱,熱氣裊裊上升,孫妃沒有喝,只是透過熱霧盯着子安。 子安沒有顯得不自在,任由她盯着自己看。s3(); 「王爺的傷勢如今怎麼樣?」孫妃忽然出口問道。 子安回答說:「已經好多了。」 「你的醫術,師從何人?」孫妃問道。 子安最怕也最煩別人問這種問題,因為她不可能回答自學成才,醫術沒有自學成才的。 「我的師傅只是一名鄉野大夫,孫妃娘娘不會知道他的。」子安只得回答,心裏卻想着攝政王為什麼還沒回來。 「一個深閨女子,卻跟什麼鄉野大夫來往,相府對你的管束可真寬鬆。」孫妃冷冷地道。 子安不想接茬,因為她覺得孫妃就是來攪事的。 孫妃見她沒回答,便端起茶湯,慢慢地吹了一下,問道道:「你藥箱里有薄荷膏嗎?我有些頭痛,你取一些給我。」 子安藥箱里還真有一瓶薄荷膏,便打開藥箱翻找。 一杯熱茶,忽地從孫妃的手中傾瀉而出,直接潑向子安的臉。 子安眼角餘光看到,已經躲不及了,揚起袖子去抵擋,熱茶沒有潑到臉上,卻燙到了手背。 這茶是剛燒開的,溫度很高,子安覺得手背火辣辣的疼,她猛地站起來,孫妃卻已經拿起桌面上的茶壺,朝子安砸了過去。 茶壺在半空的時候便已經傾灑,子安疾步後退,椅子阻擋了她的腳步,一個踉蹌,她跌倒在地上,茶壺也隨即砸落在她的腹部,滾燙的茶水也悉數灑在子安的身上。 縱然隔着衣服,但是茶湯溫度最起碼還超過九十度,子安只覺得被熱茶淋過的部位,滾燙而刺痛。 孫妃站起來,冷冷地道:「這是給你的教訓,不是你的人,不要惦記,否則以後有你受的。」 子安眼底有一閃而過的殺氣,她慢慢地站起來,五指也慢慢地攥成拳頭。 剛才那麼楚楚可憐的小侍女見她這樣,竟十分兇惡地盯着子安怒斥,「怎地?你還想打孫妃娘娘?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你現在還不是攝政王妃,你雖出身相府,但是,就連你父親,也得看太傅的臉色,馬上滾回你的相府去,王爺不需要你這種下賤女子醫治!」 子安拿起藥箱,走到孫妃身邊,她比孫妃高,這樣近距離的逼視,竟然孫妃處於弱勢。 子安唇角冷冷地挽起,「孫妃娘娘是吧?今日的禮遇,我記下來了,來日加倍奉還!」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