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小子逆天
小子逆天 連載中

小子逆天

來源:google 作者:亘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亘賴 元朗 奇幻玄幻

山裡小子,偶入仙門報名遭刁難,被搶去窮衙門天賦機緣,密地得不世至寶,血脈之力,逆襲伐仙解開身份謎團,鏖戰三界之巔展開

《小子逆天》章節試讀:

白猿之血塗抹在元朗的身上,一股撕裂之感油然而生。一滴血就使那一大塊皮膚變得堅硬異常,甚至皮下的肌肉都強健了不少。

「果然有效,那就來吧!」

元朗褪去衣物,**全身,不斷給白猿放血,塗抹在自己身上,強大的毅力抗拒着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不受苦中苦,哪得人上人!鮮血塗滿全身。皮膚撕裂,肌肉撕裂,筋骨錯位,一股接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不斷傳來。

元朗咬碎銀牙,發出痛苦的嘶吼,保持着意識清醒,不讓自己昏死過去。不知過去多久,疼痛感稍微減輕了一些。元朗吐出一口濁氣,深呼吸一次。痛不欲生的感覺永遠不會忘記。

但得到的好處顯而易見,皮膚,肌肉,筋骨都得到一次強大的蛻變,脫胎換骨,強大了太多。

「再來!」

放血,塗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又一次死去活來,再一次蛻變,爽!

「再來!」

「再來!」

來不了了。兩丈多高的巨猿此刻已經皮包着骨頭,擠不出一滴血。本來就是重傷而死,不知流了多少血。又讓元朗這麼玩命的造,真正的油盡燈枯啦!

儘管如此。元朗已蛻變多次,脫胎換骨,氣息激蕩,血脈噴張,鋼筋鐵骨,氣場強大的暴烈。

元朗心潮澎湃,驚喜若狂,這個罪受的值,太值了!感覺渾身充滿爆炸性的力量,一拳可以干翻一頭猛虎。

「轟」

一拳把一塊臉盆大小的石頭碎成幾十瓣。

「爽!太爽了,這才是真正的力量!」

「白猿前輩,今日我受你天大的恩惠,他日必定送你回家好好安葬,替你報仇雪恨!」深深一拜。

就在這時,自幼掛在脖子上的那枚心型的吊墜紅光一閃,好似受到觸動一般。吊墜內那從未動過一下的兩滴鮮血竟然緩緩轉動起來,越轉越快,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

周圍一種莫名的氣息被吸引,不斷被吸入那漩渦之中。從胸口處融入元朗的身體。

從皮膚滲透進血肉,沿着經脈血液流遍四肢百骸,直至全身每一個角落。

一刻鐘又一刻鐘的流過。元朗感覺全身說不出的舒爽,一夜的疼痛和疲倦一掃而空。四肢百骸,每一個毛孔都透着無盡的暢快!真真正正的飄飄欲仙啦!

那股氣息不斷進入,在身體中遊走。皮膚更加的堅韌,血肉更加的壯實,筋脈血管也變的更加的粗大,有韌性,骨骼也是俞加的強硬。

氣息不斷的遊走於四肢百骸之間,讓全身每一個器官,每一個毛孔都得到滋養,得到提升,更加的強大。

後來竟匯聚成一絲氣流,洗刷全身之後,在臍下三寸的丹田之內緩緩旋轉聚集,形成一個漩渦,並在氣流的不斷彙集之下慢慢變大。

元朗再次受到洗禮一般。若醍醐灌頂,頭腦異常的清醒。耳聰目明,感知力大大增強。儘管此刻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卻似可看清山洞內每一條縫隙的每一塊石頭,能聽清洞口外雜草內每一隻鳴蟲的叫聲,能夠感知周邊數十丈範圍內的一切。沉浸在一種從未有過的空冥狀態之中。

「嗯,哪來的臭味?」

再看自己的身體。血淋淋,黑乎乎,臭烘烘,皮膚被一層黏糊糊的東西覆蓋住,看不到一寸乾淨的地方。

一夜的修鍊,數次蛻變,脫胎換骨,周身上下每個毛孔都排出了大量的雜質,污物。惡臭撲鼻。

氣力運轉全身,傾身一抖。污跡一陣雨點般向周邊四射開來,露出裸露的軀體。全身細嫩光滑,隱隱約約似透着光澤。體態更加的完美勻稱,足足拔高了有半個頭。

整整折騰了一夜,天已破曉。

這一夜收穫頗豐。暴猿鍛體有所小成,蒼狼步也可以熟練掌握,尤其進入身體的那股氣息更讓他有了質的蛻變,隱約已經開啟了修仙之路。收穫太大了!

「趕緊回去吧!爹娘一定擔心了!」

再次施展蒼狼步,跑跳躥翻,騰挪閃轉。一步踏過,石頭開裂,一拳掃過,木屑紛飛。一邊飛奔,一邊適應自己的身體,俞加的熟練。半個時辰不到就回到家了,還順手抓了兩隻野兔。

「爹娘,我回來了,今天燉兔子吃。」

「一晚上都沒回來,跑哪去了?害的我們擔心了一宿。」

「嗯,你好像哪裡不一樣了,跟變了個人似的,連個頭都長高了,怎麼啦?沒事吧?」

「我很好,好的不得了!哈哈哈!我修鍊了一晚上,受益匪淺啊!」

「看來你真是修鍊的奇才啊!註定是成仙人的,我們也替你高興。今天咱一家痛痛快快喝一頓。你這一走,仙凡之別,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了!」

「爹娘,你們放心,我一定好好修鍊,有機會下山一定來看望你們,你們永遠是我爹娘,最親的人!」

「來,喝酒!」

「朗兒,你知道為什麼給你取這個名字嗎?一猿一狼捨命護你,我又姓元,所以就叫你元狼,你媽說不好聽,就取了個諧音,叫你元朗。」

「原來這麼隨意啊!不過有紀念意義,元朗,挺好!」

哈哈哈哈

元朗看着喝醉睡下的父母,五味雜陳。從儲物袋中,選出兩把趁手兵器留下來,又把剩下的銀子都放在床頭,把屋裡收拾的乾淨利落。

「爹娘,你們保重,朗兒走了,我會早日回來看你們的。」向父母磕了一個頭,轉身離去。

施展蒼狼步直奔青陽城而去。

就在他走後不久。

「看來,我們也該走了!」他父母對望了一眼說道。

元朗腳踩蒼狼步,一陣風似的衝下山來,直接穿過石橋鎮,沒有和虎頭哥打招呼,直奔青陽城而去。一路上體驗着步法的玄妙,感受着身體的變化,慢慢適應現在的狀態。

約定的時間內,眾人重新在中心廣場集結。三大家族的族長和青塵子相談甚歡,最後還不忘,紛紛把頗有分量的儲物袋塞給青塵子,仙門內照顧一下自家子弟。

青塵子也是來者不拒,笑着接納。只見他大袖一揮,一把飛劍懸於空中,接着念動法訣,那飛劍立刻光芒萬丈,瞬間變大百倍有餘。再次一揮袍袖,十人已落於寬大飛劍之上。

一道光芒閃爍,飛劍已到百丈之外,離了青陽城,向青雲門疾馳而去。

青塵子自然帶走了三大家族的誠意,卻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沒有帶上高家小姐。又給其他兩大家族創造了機會,只不知這兩家還會不會爭取,又是哪家能爭取的到?

「都坐好,這可是百丈高空,掉下去沒得救!」

眾人從驚奇中緩過神來,一個個坐好不再亂動。可不想還沒入的仙門落得個摔死的下場,豈不憋屈死?我們可都是千里挑一的修仙天才!

「仙使大人,您給我們講講青雲門的光輝吧,提前了解一下,別什麼都不懂到時候丟了您的面子!」張家少主張瀟半巴結奉承的向著青塵子遞話。

飛劍之上,青塵子傲然的盤坐於劍尖處,劍身中間是出身三大家族的四位少主,最末端才聚集着剩下的六人,全部出自寒門,人以群分,看來不假啊!

「我青雲仙門乃無上仙家門派,轄下一百零八城,你們青陽城是最墊底的。哼!」還不忘又抽了一下嘴角。

「進的我青雲門,你們會被分配到外門各閣中做一些雜項事物,每年一次外門大比,通過者可進入內門五峰,成為內門弟子就只管修鍊了,如果表現出眾,有機會被五峰峰主收為真傳,就可以在青雲橫着走了。」

「我們好不容易進入仙門,還得做雜役啊!不耽誤修鍊嗎?」

「青雲門上下十幾萬眾,吃喝拉撒沒有人處理怎麼行?進門後會賜下功法,丹藥,完成分管事務之後隨你自行修鍊。」

「不知外門都有哪些地方,有什麼需要注意的,還請仙使大人提前示下。」

「你倒是乖巧的很,先打聽上內幕了,不過也好,別惹了不該惹的人,也給我添麻煩,畢竟你們幾個是我帶上山的。」

「外門有靈兵閣、靈丹閣、靈獸閣、靈草閣、藏書閣、偵查處和任務處,合稱五閣兩處,分工明確,各司其職。」

「具體的事情你們到了山門,自會有人交代。我只說兩個名字,牢牢記住,不要去招惹,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靈兵閣武費和任務處賈大川,這兩個人不但本領高強,而且出身大家族,背景雄厚。誰要沒眼惹了這兩個煞星,不要說認識我。」

「什麼仙門?還不是和凡間一樣的欺軟怕硬!」那尊青蛙王子杜大榮自顧自的嘟囔了一聲。元朗看過去,一直沒有吭聲。

不知過了多久。青塵子落下飛劍,大手一揮縮小收入袖中。

一座巍峨高山聳立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