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逍遙醫聖
逍遙醫聖 連載中

逍遙醫聖

來源:google 作者:殺人名醫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宋笑 宋笑道 穿越重生

「我心有三針,一針醫世人,一針護紅顏,一針滅鬼神!」修真界逍遙醫聖涅槃重生在屌絲宋笑身上,開始了一段醫聖崛起之路宋笑只想一心殺回修真界,卻不想,站在巔峰後卻已經獨孤求敗、紅顏依偎......展開

《逍遙醫聖》章節試讀:

宋笑聲音如鍾,震懾着在場每個人的內心,只不過他現在這身邋遢的裝扮,很難和他說的話聯繫起來。

再加上在場同校生居多,了解宋笑之前為人的,更是覺得他在女神面前裝逼。

倒是那東方雪有些好奇的轉頭看了宋笑一眼。

這一轉頭正好與宋笑眼神相對。

這下他算是看清面前這名被稱之為女神的妹子究竟長什麼樣了。

柳葉眉,丹鳳眼,瓜子臉,眼睛大大的,神采奕奕。嘴唇很薄,再加上她不苟言笑,看起來就像是一座冰山。

最讓眾人痴迷的還是她傲人的身材,雙胸挺拔,下身是黑絲包裹的短裙。

再加上外面的一身白大褂,看起來給人一種別樣的衝擊力。

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就算在修真界,宋笑見過能和她媲美的估計也聊勝於無。

兩人僅對視了一眼就各自轉頭,

似乎只是很平常的對視一般,沒有擦出任何火花,到是一旁的孫醫生被宋笑一番話說得面色慘白。

「你——你——」他手指顫抖的指着宋笑後退一步,眼神中帶着弄的怒氣。

好歹自己也是老資格了,被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實習生,指着鼻子罵庸醫,這還要不要臉了?

事到如今,就算自己真的診斷錯了,孫醫生也決計不會承認。

「這是我的病人!懂么?你一個小小的實習生,給我閉上嘴了,我的診斷沒錯!」孫醫生這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不過這番辯解在後面的同學看來,已經有些失了分寸的嫌疑。

「面容枯槁,身體僵直,我就算不用切診,都知道這是繼發性高血壓,你餵了葯還不聽勸,這樣的醫生,實在可笑之極。」宋笑冷哼醫生,撇了撇嘴。

「你——」孫醫生聞言正要理論,卻聽旁邊的護士連忙道:「孫醫生,再不採取措施,這老者恐怕要不行了。」

這老頭本來歲數就不小,絲毫耽誤不得,這個人命關天的時候,孫醫生竟然還在跟一般實習生鬥嘴,要知道這老者要是死了,那可是他的主要責任,兩名護士都有些無語了起來。

孫醫生聞言立刻回過了神,一甩衣袍道:「我跟你這麼多廢話做什麼,趕緊喂葯。」

「雖然我還不知道是什麼病因,但你就這麼喂葯的話,他的病情只會更加惡化。」就在這時,站出來之後一直沉默的東方雪終於開了口。

宋笑說的話,大家可以當做放屁,但東方雪說的就不能無視了。

並不是因為她長的漂亮,而是她不僅是天海醫科大學校長的女兒,從小就出生在醫生世家,更是醫學院的女博士,對中醫學有着獨特的見解。

雖然還沒正式獲得醫生資格,但已經有不少人聞名而來讓她診斷,可見其人氣之高。

「好啊,今年的學生一個個的要反了天是吧?」孫醫生一拍桌子,對着東方雪道:「你說不能用藥,病因呢,清楚么?」

東方雪沉默。

「那就乖乖閉上嘴,在這裡,我才是醫生,懂么?「孫醫生瞪了在場所有人一眼,那囂張的樣子,看得在場的同學一陣不爽。

「女神,別管他,讓他自己自食惡果。」

「就是,這種目中無人的老資格就應該讓他嘗到教訓。」

「雖然不懂女神為什麼站出來,但還是力挺她。」

就在台下同學嘀咕的時候,孫醫生已經給老頭喂下了葯。

又這麼安靜的過了幾分鐘,老者臉色變得更蒼白了,甚至連呼吸都開始微弱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孫醫生面色大變,再次開始在老者身上採取急救措施,但卻絲毫沒有效果。

一旁的護士也是滿頭大汗,這可是她們負責的病人,要真出點什麼事,雖然自己責任不大,但名聲總歸不好。

就在氣氛有些緊張的時候,只聽後邊又有聲音傳了出來:「我爸呢?我爸怎麼了?我可告訴你們了,要是我爸有個三長兩短,我非把你們這一家醫院都給掀翻了不可!」

聲音剛落,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實習室,他穿着軍裝,甚至腰間還配置一把手槍,在他身後隨行着四名士兵,看起來來頭不小。

軍官眼神中帶着濃濃的焦急,待看到昏迷在床上的老頭時,頓時面色大變,上前就抓住孫醫生的衣領:「我爸之前還好好的,怎麼就昏過去了?」

「先生,你先冷靜冷靜,這是緊急情況,我們也在處理,已經給老人吃藥了。」孫醫生對學生可以凶,但對這樣的家屬就凶不起來了,而且看這中年人一身軍裝,那身份可想而知,他絕對惹不起。

「吃藥?我爸這是繼發性高血壓!你給他吃藥?是之前的檢查單沒寫?還是你眼瞎啊?」軍裝男人越說越氣。

「什麼?繼發性高血壓?」孫醫生頓時面色大驚,不是他診斷的單子他向來是不看的,因為這隻會打亂他的診斷節奏。

說到底就是太過自信,認為自己的醫術是絕對正確的,這下終於治出事情了。

孫醫生在後悔的同時,眼神很複雜的回頭看了宋笑一眼,這小子剛才一眼就看出來了,是真的懂,還是蒙的?

如果是真的知道,那豈不是醫術還在自己之上?

「還真是孫醫生診斷失誤啊,看來他的醫術也就那樣。」

「靠,這繼發性高血壓,可是需要查准病因才能治的,不像原發性那樣吃點葯就能壓下來。」

「就是,看他那樣子明顯沒看過之前的檢查單,這也怪不得別人那麼生氣了。」

「話說,宋笑這傢伙今天有些不尋常了啊,不僅藥性賦倒背如流,還能看出這老頭的病狀,難道這就是女神的力量?」

後面的同學小聲議論着。

「看來你還真沒看過檢查單,呵呵,這樣的醫生,活着有個屁用!」軍官怒不可揭,直接從腰間掏出了配槍對準孫醫生。

孫醫生一見黑黝黝的槍口,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流了下來,語氣結巴道:「先...先生,你先冷...冷靜,我...我馬上查找病因。」

說完,他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站起來,細細幫老者診斷了起來,不過診斷來診斷去還是之前那個樣子。

根本診斷不出來病因到底出在什麼地方。

能引發繼發性高血壓的病因多不勝數,要是每一種都試一次,到全部結束,恐怕老頭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時間,孫醫生也有些着急了起來,周圍的同學看着面色緊張的孫醫生,一臉的幸災樂禍。

「心態不穩,握脈偏薄三分。你這十幾年來若是就按照現在這麼診斷,還真該慶幸沒有其他病人找你的麻煩。」就在孫醫生急的六神無主的時候,宋笑的聲音又從後面傳了出來。

一聽宋笑的話,孫醫生也顧不得生氣了,連忙問道:「你行倒是說說他的病因啊?」

宋笑聞言微微一笑道:「雖沒能看過此人蘇醒時的病狀,但若是排除用藥昏迷後的病狀,病因不難診斷出來。」

說到這裡,宋笑上前一步指着老者的鞋子道:「此人右足鞋印比之左足偏薄,可見走路時是側着身子的,但全身並無骨骼突出癥狀,可見是五臟六腑上的問題,導致他不得不側身行走。」

「再者,既然是繼發性高血壓,又是五臟六腑上的問題,那其中什麼部位最有可能是誘發的病因,你這個『老資格』,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一聽宋笑的話,在場同學頓時又吃了一驚,雖然不太聽懂宋笑的話,但面前的孫醫生面色頓時一喜,激動道:「腎!我知道了!是腎啊!之前怎麼沒想到。」

孫醫生激動完,連忙對着老者的腎來了一次輕輕的按拿,僅僅是片刻,老者的眉毛就跳動了一下,慢慢睜開眼睛。

「爸!」軍官見狀,頓時面色大喜,連忙握住老者的手,不過還沒等他多說幾句話,老者立刻又昏迷了過去,不省人事。

「果然是腎上的問題--可是...」孫醫生話說了一半,面色上的喜色頓時消失於無形。

「可是什麼?」軍官聞言面色一冷。

「不是我不想救啊,是我救不了,腎上的問題那就需要西醫開刀放血,或者中醫針灸,我--我都不擅長...」說到這裡孫醫生臉上有幾分羞燥。

「我不管,要不是你這庸醫給老爺子吃什麼狗屎的葯,就算是繼發性高血壓,他也能醒過來,你現在把他搞得奄奄一息,你要負全責!治不好,老子一槍崩了你!」軍官頓時急了,再次用槍指着孫醫生的腦袋。

「饒命啊,我是真沒把握。」

「那就找有把握的來!」

「全院就院長一個人,用針灸出神入化,可他現在在帝都明天才返回,來...來不及了。」孫醫生弱弱的道。

「什麼?老子--」軍官聞言一陣血氣上涌,猛地踹了孫醫生一腳,差點沒讓他來個狗吃屎。

就在孫醫生叫苦不迭的時候,旁邊別校的同學拍了拍宋笑小聲問道:「哎,同學,針灸你會么?」

「略懂一二。」

「額,略懂是什麼意思?」

「簡單的說,就是針拿來,我就能醫。」宋笑淡淡的說了一句,語氣中帶着濃濃的自信。

宋笑上輩子一生都和針打交道,救人用針,殺人也用針,問他會不會用針?

簡直就像是在問太陽是不是從東邊升起一般弱智。

「卧槽,你可別吹牛啊,這還沒成為正式醫生了,你連針灸都會?」旁邊的同學嗓門大,這一喊,頓時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瞬間,那孫醫生和軍官一起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