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小小驅魔人,從武館走出的驅邪師
小小驅魔人,從武館走出的驅邪師 連載中

小小驅魔人,從武館走出的驅邪師

來源:google 作者:夜眸藏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子陽 奇幻玄幻 薛雲婉

太陽落山,城內閉戶!邪靈張目,精怪肆虐!衛捕營登城,驅邪師執劍武館一學徒,傲立群魔中,為守一凈土展開

《小小驅魔人,從武館走出的驅邪師》章節試讀:

榆林縣,煉體武館。

白色的燈籠高高挑起,素凈的白幡,在陣陣悲泣聲中飄蕩搖曳。

十二具矇著白布的屍體,在武館院子地面一字擺開,讓凄涼悲愴的武館平添了幾分死寂恐怖的氣息。

一陣風刮過。

其中幾具屍體上的白布被掀開少許。

死者死狀猙獰!

烏青的肌膚上點綴着一塊塊猙獰的屍斑;

肌肉已經完全僵硬,甚至散發出一股難聞的屍臭。

附近幾名捆着白布條的武館弟子連忙上前,一一將屍體蓋好。

「館主!」

「師兄們的屍體已經開始出現屍斑,這是邪靈入體,屍變的徵兆,我們再不運出城焚化,今天晚上恐怕就要屍變。」

武館弟子走入大堂,紛紛向武館館主進言。

煉體武館的館主張天茂,五十有四,乃是榆林縣少有的入品的武者,為榆林縣培養了不少平民武者,是城內德高望重的名人。

昨日入夜之後,縣城突遭邪靈入侵!武館為協助縣衙衛捕營、驅邪師公館抵禦邪靈,保護城內百姓,走上城頭。

結果……

十二名弟子慘遭邪靈侵蝕殞命。

煉體武館目前總共有弟子二十四人,陣亡十二人,損失慘重。

張天茂遲遲不肯讓這些弟子出城火化,是在等衙門的交待。

不一會兒,縣衙來人。

一位穿着捕快服飾的男子挎刀匆匆入內,步履矯健,目光銳利,飛速檢視了一眼地上的屍體,登堂入室,來到張天茂面前。

耳語數句,張天茂才頷首允准弟子抬屍出城。

屍體運出城後迅速焚毀,避免被邪靈之力侵蝕的屍體化為殭屍。

武館眾人返回城內,然後收拾武館內外的白布素縞。

大家一副看淡生死的姿態,見怪不怪。

在武館的側院雜役房,有一個少年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兩眼無神地望着屋頂發獃。

竟然穿越了。

本來宅家裡玩遊戲來着。

不知道怎麼的,就出現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

「子陽!」

門外傳來中氣十足的叫喚。

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叫凌子陽,是武館雜役。

邪靈入侵的當天晚上,他跟着武館弟子一同上到城頭,邪靈出現的時候,一不小心就從城頭摔了下來,差點沒摔死。

他順勢在屋裡躺了半天,消化身體原主人的記憶。

「子陽!子陽!」

「好消息!」

從門外衝進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個子不高,但是看上去很靈活精明,異常興奮:

「這次武館損失十二名弟子,館主準備在武館雜役裏面挑一批年輕人,收入門牆!我們要轉正了。」

好吧。

收回對他的評價。

這小子就是個憨貨。

凌子陽忍不住在心裏翻了個白眼。

根據身體原主人的記憶,煉體武館雖然是榆林縣裡有名的培養平民武者的地方,但是在最近半年的時間裏,陸陸續續陣亡三十多名弟子。

說明了什麼?

成為煉體武館弟子,就等於已經是被勾了生死簿。

也就是這些出身鄉野,在窮鄉僻壤長大的少年,才會把武館弟子的身份看得比天大,削尖了腦袋的往武館裏擠。

「怎麼了?子陽你還不舒服?」

矮個少年見凌子陽不說話,以為他還沒恢復,露出擔憂之色:

「你可要快點好起來,要不然錯過了這次機會,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去了。」

「……」

凌子陽求之不得。

他已經消化了一部分這個世界的記憶,但是,太多的信息,很難一次理順,想開口說話,但不知如何說起。

「餓不餓?我給你弄碗粥。」

矮個少年心地不錯。

凌子陽記起來,對方是跟自己一同從榆林縣外凌家村過來的老鄉凌一博,其實也算得上親戚——遠房的。

二人是奔着留在城裡的目的進了榆林縣。

凌一博比較有野心,想着成為武館弟子,然後修鍊出一身本事,在城內安置家業。

身體原主人身世相對凄慘,自小父母就被邪靈所害,吃百家飯長大,進城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個穩定工作,混個飽腹。

煉體武館的雜役,也是個不錯的活計,雖然薪資很低,但是勝在一天三頓能夠吃飽。

凌一博端着粥進來:

「快,趁熱喝,喝了睡上一覺,明天就好了。」

然後從懷裡弄出來倆饅頭,嘿笑着分了它他一個:

「廚房今天做多了,我就偷了倆出來,肯定沒人注意。」

「好。」

凌子陽心頭微暖,接過來。

發獃大半天,的確是餓了。

凌一博似乎根本就閑不住,一會兒叨叨地說起武館對內對外招收弟子的事情,一會兒又說起昨天晚上邪靈入侵的事件,繪聲繪色,手舞足蹈,十足話癆。

雖然很嘮叨,但是凌子陽聽得很認真。

在凌一博的幫助下,慢慢地理順了一些思緒,慢慢明白到自己究竟闖入到了一個怎樣恐怖的世界。

這個世界,有武者,有邪靈,有驅邪師,也有各種精怪。

白天,這個世界看上去稍稍正常。

但是……

夜裡各種邪靈精怪出沒!

危機四伏。

強大的邪靈、精怪,異常暴戾兇殘,甚至敢強闖有強者坐鎮的城池,掠奪血食!

昨日就是一起典型的邪靈入侵事件。

榆林縣付出上百條人命,斬了些低等邪靈,卻沒有留住最厲害的邪靈。

這個世界的普通平民百姓,每當入夜之後,就縮在城內,託庇在強大的武者、驅邪師的庇護之下,託庇在官府之下;

有本事的人,如張天茂這樣的武者,一身氣血雄渾,肉掌可滅低等邪靈;

駕馭風雨雷電的驅邪者,手段神鬼莫測,才是對付強大邪靈的真正強者。

凌子陽之所以跟凌一博從凌家村出來,正是因為鄉野村子根本就沒有足夠強大的武者和驅邪師,入夜後就只能躲到地窖裏面,把門堵得嚴嚴實實,戰戰兢兢地過每一個黑夜。

理清一切思緒。

凌子陽突然發現,自己看不起的鄉野少年,他所選擇的道路,其實是正確的。

留在鄉野,只能慢性等死。

進城當一個普通人,其實也強不到哪去。

在武館裏學一技之長,雖然兇險了些,但是好歹,還有一絲選擇的機會。

既然穿越到這個世界,那就要適應這裡,找到最好的生存方式。

想到這裡,凌子陽目光漸漸變得堅定!

「一搏!之前你說,武館準備從雜役里招收一批弟子,什麼時候?」

「就明天。」

凌一博眼睛一亮:

「明天一早,馬東副館主親自挑人,只要入選,我們就徹底翻身啦。」

——

作者有話說:

新書一本,老師傅一枚,博君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