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蕭天慈席慕雪
蕭天慈席慕雪 連載中

蕭天慈席慕雪

來源:外網 作者:天威神將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天威神將 玄幻魔法

《天威神將》主角為蕭天慈席慕雪,作者小樓聽雨如沐春風的腦洞跟想像力,情節環環相扣,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賀家在六年前還是凌江西區的一個小家族,靠着六年前那場慘案,賀家攀上了西區的龍頭老大趙家,並且聯姻,六年來,賀家早已……展開

《蕭天慈席慕雪》章節試讀:

賀家幾個年輕小輩紛紛開口,賀全寶獃滯在原地,眼睛睜的老大,眼球幾乎都要凸出來了,咬着牙,嘴唇哆嗦着,終於,他猛地一張嘴,大口的鮮血噴出,一頭栽倒在地,再無生息。
他竟然被這幫子孫活活氣死了!
「爹!你咋這樣就走了啊!」
「爺爺!我那可憐的爺爺啊!」
見賀全寶身死,以賀家豪,賀家豐為首,所有賀家人撲倒在地,哭天搶地的嚎起來,一個比一個顯得悲痛。
如果剛才不是親眼看見,親耳聽見這幫人勸賀全寶自殺,蕭天慈肯定以為這幫賀家人全都是重情重義,不懼生死的孝子。
可如今,看着這一幕,他直噁心,神色也更冷!
楚少遊走到他身邊,低聲道:「老大你先走,由少游出手,滅這賀家滿門!」
蕭天慈沉默片刻,輕嘆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已經允諾賀全寶,雖然他不是自裁,但也死了,就讓他這條命擔保賀家滿門吧,但是……」
話鋒一轉,他接着道:「這並不代表我能放過賀家,封存罰沒賀家所有財產!將所有賀家人驅逐出凌江,發往西北寒疆市去挖煤!」
「是!」
楚少游立刻吩咐下去,這次,不需要鎮天部眾動手,雷寧帶着數十名警衛和凌江戰區特種大隊共同執行命令,將所有賀家人一一押出賀府,鎖到緊急調來的十幾部戰車上,直接駛離凌江,連夜送往西北寒疆市!
僅僅半個小時,原本張燈結綵,喧嘩熱鬧的賀府冷冷清清,空無一人,連一條狗都沒有了!
凌江戰區老大陳長安姍姍來遲。
蕭天慈看了他一眼:「你是凌江戰區負責人?」
陳長安連忙點頭,恭敬回答:「陳長安見過將軍。」
蕭天慈淡淡一擺手:「連夜把這裡剷平,修建個圖書館,造福西區百姓。」
說完,他邁步走入夜色中。
回到已經廢棄的席家老宅,母親李琴竟然於寒風中在門口等着他,蕭天慈又心疼又內疚,連忙牽着李琴的手回到房間中,席慕雪抱着蕭凡迎上來,「你可算回來了,我和媽都擔心死你了!你去哪了?」
看着妻子滿臉的擔憂之色,蕭天慈愧疚的將她擁入懷中,接過蕭凡,愛憐的颳了一下他的鼻子:「小凡,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
蕭凡摟着他的脖子,小腦袋趴在他肩膀上,不說話。
席慕雪輕抿嘴唇道:「小凡也擔心你,怕你不回來。他說好不容易有了爸爸,害怕睡了一覺醒來又沒了。」
蕭凡趴在蕭天慈肩膀上,終於開口了,弱弱的問:「爸爸,你還會離開我們嗎?」
蕭天慈心中一熱,摟著兒子的手臂微微用力,聲音堅定:「爸爸永遠都不會再離開你們!」
「爸爸你要說話算話!」蕭凡的腦袋在蕭天慈臂膀上蹭了蹭,頭一歪,竟然沉沉睡去,他實在是困極了。
蕭天慈小心翼翼的將兒子放在床上,安排母親睡在隔壁,回到房間中,席慕雪正坐在床邊出神。
走到妻子面前,蕭天慈將她冰冷的雙手捧在手心中,席慕雪沒有躲,只是低下了頭。
「慕雪,這麼多年,讓你受委屈了。」蕭天慈柔聲說著。
席慕雪倒在他臂彎中,眼淚再次撲簌簌落下,無聲哭泣。
「那賀三的話是真的嗎?席家把你驅逐出來了?」蕭天慈忍不住問。
席慕雪點頭,聲音很低:「生下小凡後,一開始我只是在家不受待見,但賀家一直找麻煩,後來,迫於賀家的施壓,爺爺和大伯他們對我變本加厲的欺負,就連我爸媽也受到了牽連……」
「那個賀三始終對我心懷不軌,爺爺和大伯不敢得罪他,又收了他的賄賂,不但把我從席家逐出,還都逼着我就範。」
「從席家出來後,我就一直住在這所廢棄的老宅里,也算爺爺他們還有點人情味,把這所老宅給了我,只是周圍早就成了貧民區,或許在他們眼中,我一輩子都應該住在這種窮苦地方。」
席慕雪越說越傷心,柔弱的肩膀忍不住顫抖,蕭天慈用力擁着她,柔聲道:「別哭了,以後有我在,誰都不能再欺負你!往後餘生,我定護你周全!」
「天慈,我……我還是害怕!」席慕雪縮在他懷中,閉上了雙眸。
「不怕,我們頭上的這片天,已經亮了!」蕭天慈聲音輕柔,雙臂緩緩將妻子柔弱的身子抱緊。
外面寒風呼嘯,夜色深沉,屋內逐漸變得溫馨。
這一晚很快過去,天色微亮,蕭天慈將手臂緩緩從席慕雪脖頸下抽出,從床上爬起,在妻子微紅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門。
門外,楚少游傲然而立,頭髮和眉毛上都有淡淡的白霜。
蕭天慈眉頭微皺:「這麼冷的天,誰讓你在這站着的?」
「保護老大家人安全,少游義不容辭!」
蕭天慈手掌放在他肩膀上,幾個呼吸間,他頭上和眉毛上的白霜便消散,蒼白的臉上也多了一絲血色。
「南疆這一戰,你身上也落下了傷,以後,除非有我的命令,不然不許你頂着風寒站崗!」蕭天慈聲音雖然嚴厲,但卻透着溫情。
楚少游眼眶微紅:「多謝老大!」
「對了,陳長安帶了凌江市長郭儒,在大門外等候拜見。」
蕭天慈點點頭,邁步來到大門外,陳長安身旁的一個矮胖男子立刻上前行禮:「凌江市長郭儒,拜見天威將軍。」
蕭天慈吸了一口清冽的空氣,看了看周圍,到處都是陳舊的房子,道:「郭儒,你看看周圍,這條朝天街,由南到北全是貧民區!據我所知,江州省十八地市,唯有這凌江西區還有貧民區的存在。」
郭儒身上的冷汗瞬間出來了,直接跪拜在地:「屬下沒有治理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請將軍問罪!」
「你起來吧,既然知道有責任,就扛起來,這片貧民區是時候消除了!」
「屬下回去,立刻啟動貧民區改造計劃,還請將軍監督。」郭儒大氣都不敢喘,連忙表態。
蕭天慈看向陳長安,道:「聽說你因為我當場取消了兒子婚禮,你再擇良辰吉地,重新設宴吧,給我發張請帖,我會前去送上一份賀禮。」
陳長安激動的熱淚盈眶:「多謝將軍!」

《蕭天慈席慕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