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瀟洒世子爺
瀟洒世子爺 連載中

瀟洒世子爺

來源:google 作者:鐵盒半氘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璟逸 鐵盒半氘

躺在醫院病床上的蘇璟逸口中囈語着,平靜的等在死神的到來,死神沒來,而自己卻來到了一個平行世界,付生於西祁世子身上擁有這現代人的文明和思維,躺在床上的蘇璟逸怎麼想,竟然穿越了,成為世子,這輩子怎麼說也得好好瀟洒過一生!展開

《瀟洒世子爺》章節試讀:

「翌日,青歸城。

一夜之間,「世子遇刺」在青歸城中傳的沸沸揚揚。

「聽說西祁府中的那個紈絝世子昨夜在西大賭坊遇刺了,刺客拿着一把長長的劍直刺入他的胸口。」

「是嗎,那也是他活該,老天爺終於開眼了,讓蘇驍龍的兒子死了。「

「蘇驍龍手負了三十幾萬條命,活該他那二三世子遇刺,這就是報應啊,報應終於來了。」

市井之徒言語間充滿諷刺之意。

西祁王蘇驍龍,是當下紫觴朝野碩果僅存的一位異姓王。

曾帶領着西祁大軍在一天之內,殺掉晟國國都整整二十餘萬人,一人屠一城,世人皆稱蘇驍龍為屠煞星轉世,所以稱其為:魔屠。因為對紫觴王朝的成功建立有着巨大的功勞,天下一統後,紫觴帝封其為:開國大將軍,手握着紫觴國的三十五萬兵權,在紫觴王朝的西南方,可謂是隻手遮天,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權傾朝野,上到廟堂之上,下到黎民百姓,無一不懼怕此人。

蘇驍龍育有兩女一男,蘇璟逸是蘇驍龍的唯一兒子,也是西祁王的世子,蘇璟逸在紫觴王朝西南四州之內是出了名的紈絝,有三好:好美色,好豪賭,好美酒;同時也有兩不好:不好武,不好學,所以也被人叫為:「二三世子。」

「世子殿下,世子殿下,你還好嗎,聽說你昨夜遇刺了,真是嚇死我了」一個體型微胖,身披着一身紅色盔甲的人從西祁王府大門口一路喊叫着,直奔着世子房間去。

西祁王大門,兩匹軍馬,一白一黑,正停在大門口,白馬上一個身披銀白色盔甲,體格高大壯碩,卧蠶眉,一對深邃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唇,腰佩一把長3尺的青銅色寶劍,劍柄為一隻金色虎,冷傲孤清卻又盛氣凌人。

黑馬上一個體型微胖矮小,方臉盤,小耳朵,與其極為不匹配,身着紅色盔甲,剛下馬便急忙跑着並大聲呼叫着。

西祁王府的人並未攔住這個兩個身穿盔甲的人,事實上身穿銀白色盔甲是西祁軍中的一名雲德將軍,三品。名叫:秦慕羽。手握着西祁軍最為出名的暗威軍,與軍中的其他隊支獨立開,戰時只執行最為艱難的任務,和平時則待在黑暗中,等待着西祁王的命令。

秦慕羽跟隨蘇驍龍從東萊起兵一路戰到現如今的青歸城。曾一人率領兩百暗威軍,一夜間奔走千里,如入無人之境,從萬軍從中,救出被圍困的蘇驍龍,隨後領導的暗威軍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戰場上所到之處必將是寸草不生,血流成河。

正因如此蘇驍龍不僅看重秦慕羽的勇氣,膽識,才華,而且更看重其忠心耿耿,放心將西祁軍中精銳中的精銳部隊交給了他。就如此虎將確只聽命與西祁王蘇驍龍。

紅色盔甲,則沒秦慕羽那麼厲害,但是在戰場上,沒當沖陣殺敵時,總是第一個沖在前頭,在軍營中,無一個人不認識他,也無一人是不佩服他的勇氣和膽魄,從一名無名小卒做到振威校尉,六品,名叫:林遼。手中統領着四千名士兵。

「世子,我還以為在也看不到你了。」

就這樣一位在軍中赫赫有名的校尉,這時卻在死死抱着世子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着,絲毫不像是一位六品武將的風範。

「好了,小耳朵,別再裝了,本世子是第一天才認識你的嗎?你是怕本世子死了就沒有再帶你去瀟洒了吧」

蘇璟逸揪着林遼的小小的耳朵說道。

被揪着耳朵的林遼囔囔道:「世子,我是真的關心你啊,昨天半夜聽說世子殿下您遇刺了,小的雖然沒能及時趕到為世子殿下護救,但小的昨晚一宿都在在家中為世子祈禱着,我還對老天爺說到,如果世子能夠活過來,我願意拿出我的性命和世子換。」

蘇璟逸聽完加重了力度揪了耳朵,聲音尖銳道:「真的?」

「真的,世子,我對世子的忠心是天地可鑒的,如有半點虛假,天打雷劈,戰場上身首異處。」

林遼立刻指其兩指對着天發著誓。

蘇璟逸心中暗想着,搞不好,還真是這個胖子讓我給重新復活過來的呢,看來我還得謝謝他!

蘇璟逸鬆開了手指,一把拍着胖子的方臉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兄弟的話,本世子怎會不信呢!」

見世子鬆開了手,林遼,摸了摸通紅的耳朵,臉望世子湊,小聲說道:「世子,小的手中還有幾個嬌嫩的娘子,小的不敢用,還等着留給世子好好享用呢!「

蘇璟逸不屑的回道:「等過些天吧,本世子才剛好,身體還有些許疲憊。「

「見過世子,世子可還好「秦將軍路過世子大院,弓着腰朝世子打了個招呼。

「一切安好,秦將軍是來彙報軍情的吧」世子客客氣氣的回道。

「嗯,是的,我先去找西祁王彙報去了」

一個魁梧的身影朝着王府內院走去。

西祁王書院

房中內設有一張花梨大理石几案,案上極為簡潔,只放有文房四寶,案兩旁豎著三兩書架,架中磊疊着一打打書籍,有兵書,史書,陣法書……,牆上懸掛着一把青銅寶劍,劍柄上紋有一條四爪金龍,即使是懸掛在牆上,使人看着也會有陣陣寒意生出。

「查的怎麼樣了」

坐在紫檀木椅的蘇驍龍手中券握着兵書,雙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兵書。

「王爺,昨夜世子在西大賭坊遇刺的事,末將可以肯定的是一位武功在八品以上的江湖人士所為的。」秦將軍聚精會神說著。

蘇驍龍兩指放在雙眸間,輕輕揉了揉。

「哦,為何如此說?」

「末將昨天晚上按着世子的隨從所訴的情形,便斷定是江湖人士所為,一般這些江湖人士在完成任務後會與發命令的人進行聯繫,末將以此為思路,帶隊包圍了城外的破廟中,果不其然刺殺世子的刺客,當晚就出現在破廟於髮指令的人聯繫,正當末將等着髮指令的人出現時,被刺客發現,末將正要將其拿下時,死士早已經服下了血溶散,這是那刺客留下的劍!」秦將軍雙手拿着劍遞給西祁王。

蘇驍龍接過秦將軍手中的劍,盯着劍看了一會,極為憤怒的說道:「果然是把寶劍,查,給本王徹查到底,幕後必定有一隻巨大的黑手在操控這一切,從世子遇刺的西大賭坊開始查起,將賭坊內的掌柜和一切有關人物抓起,統統帶到你的暗威軍中審問到,一個個給本王審,如若發現與此事有關聯者,全部就地殺掉。在派人盯着江湖上的各大門派,還有在派人盯着京城中的所有官員,如此縝密的計劃,必定有京城中高官指揮着的,暗中調查即可,切莫打草驚蛇。」

「是,末將領命」

就在林校尉和世子在討論該怎麼好好瀟洒的情景時,一個略胖的中年男子手拿着一把已經凝固血液的劍緩緩走到世子的房門前。

「見過王爺」林遼看見站在房門的西祁王,立即躬身道。

蘇驍龍走入世子房內,衝著站着的林遼拋了個眼色。

林遼立刻直挺挺的站在一旁,低着頭,彷彿像老鼠見到了貓。

「兒子,飯菜可還可口?」蘇驍龍眯着眼笑道。

「可,可還行吧。」

「兒啊,要害你的人,為父正在調查中,等查出來是誰要害我兒,我定當率領我的西祁軍踏平他的府邸,扒爾的皮,抽爾的筋,喝爾的血,如有妻女將其充作官妓,其家族發配充軍,也難解害我兒的仇。」

蘇驍龍怒火中燒道,隨後笑嘻嘻的看着蘇璟逸。

「兒,可還行?」

「好是好,可是蘇驍龍,你兒子在西大賭坊遇刺該怎麼辦呢?。」

蘇璟逸拿着碗在手中玩弄道。

「兒子,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蘇驍龍連忙嘻笑道。

「本世子既然在西大賭坊遇刺,怎麼說也有西大賭坊的安保不到位,那麼就將那西大賭坊給本世子給端了,把掌柜的給本世子給逐出青歸城,讓其永不進入青歸城做生意。」

蘇璟逸嚴肅的看着西祁王。

「這嘛,行,可以,那爹讓人將其賭坊給封了,讓其掌柜的逐出青歸城,一切就照你說的辦。」

蘇驍龍朝低着頭的林遼咳了輕輕一聲。

「沒聽見世子說的嗎?」

林遼興奮道:「得命,小的這就回軍營掉人,將這破賭坊給封了,「

說完,一個矮胖的身影嗖的一下就消失在諾大的世子大院內。

蘇驍龍把手中的劍拿出,遞給蘇璟逸道。

「這是查到現在唯一有用的線索,昨天對你行刺的人已經服毒身亡,這是秦將軍從那刺客身上取下來的劍,刺客在這把劍上塗了血溶散,才導致劍直輕微的刺入你的小腹,你便就即刻暈倒。」

蘇璟逸拿着劍細細端詳着,看不出所以然。

「這把劍上的毒就是消失了多年的:「溶血散」,十五年前,你娘率領着蘇家騎在攻打雍州城時,全軍的軍馬都中了這種毒藥,當年的蘇家騎是你娘一手帶領出來的一支戰力十分英勇的騎軍,和現在的暗威軍齊名,你娘當年就是在攻打雍州城時殉國的,我後來暗中多次調查,才得知你娘所騎的戰馬因為中了此毒,在戰場上馳騁殺敵,被夷人所活抓,當我得知你娘被抓,率領着現在的暗威軍直衝雍州城,在路上,血容散也再次出現在暗威軍中,我連連換了數匹,戰馬才趕到雍州城下,你娘為了我少些負擔,在雍州城上跳城而亡,那年你才三歲,蘇家騎兩萬六千騎士都在這場戰鬥中英勇殉國。」

蘇驍龍眼眶有些許濕潤着。

「這次,有刺客出現在西大賭坊中對你行刺,並在劍上塗抹了這血溶散,這是要你的命,爹一定要找出幕後黑手,以報你娘的仇,更要那背後黑手的項上首級來告慰蘇家騎那兩萬六千亡靈。」

「爹,就這把破劍就能找到這幕後黑手?」

蘇璟逸疑問着說道。

「別小看了這把劍,這把劍是會說出幕後黑手是誰的。「

蘇驍龍捋着鬍子緩緩說道。

《瀟洒世子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