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蕭令月戰北寒筆趣閣
蕭令月戰北寒筆趣閣 連載中

蕭令月戰北寒筆趣閣

來源:外網 作者:蕭令月戰北寒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蕭令月戰北寒

蕭令月戰北寒只是小說裏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並不是這部小說的名字。蕭令月戰北寒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說,在此小說中,讀者將會體驗一個完整的故事。蕭令月戰北寒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蕭令月和小男孩同時轉頭,就看到一個身穿白色錦袍、披着厚厚毛絨披風的小男孩從馬車裡鑽出來,皺着小眉頭望着這邊。...展開

《蕭令月戰北寒筆趣閣》章節試讀:

[]

第8章

蕭令月:「」

夜七:「」

寒寒趕緊解釋:「我沒有跟你搶娘親呀!」

北北警惕地抱着娘親,像只炸了尾巴的小狐狸,隨時準備亮爪子,「我不會把娘親讓給你的,你走開!」

「不用你讓啊,你分一半給我,我再分一半爹爹給你,這樣我們都有爹爹和娘親,你還多了一個哥哥,我會好好保護你的!」寒寒拍着小胸脯保證。

算盤倒是打得很精明,蕭令月忍俊不禁。

夜七冷汗直流:「世子,您不能這麼說」

王爺知道會氣死的!

「誰稀罕你保護了?我有娘親就夠了。」

北北更加抱緊了蕭令月,唯恐她被搶走似的,「娘親,我們走吧?別理他。」

「我跟你們一起走。」寒寒趕緊表態。

「世子,您要去哪?」夜七急忙問道,「您不能離開京城太遠,王爺會擔心的。」

「我知道,我這就跟娘親和弟弟一起回京,你別擔心了!」

夜七:「」不,他更擔心了。

這麼快就開始叫娘親了。

北北很生氣,「你不準叫我娘親!」

「我叫了嗎?」寒寒不承認。

「你叫了!」

「別這麼小氣嘛,反正遲早都是我們娘親,都一樣啦~」

「你」

北北快被他氣死了,怎麼會有這麼厚臉皮的小孩?

蕭令月一手抱着北北,一手牽着寒寒,聽着兩個小孩稚聲稚氣的吵架,心裏又好笑又溫暖。

北北平時都不愛說話,可自從遇到寒寒,明顯變得「活潑」了。

嗯,挺好。

小孩子就該多吵吵架。

夜七滿臉冷汗地聽着自家世子的發言,看着他乖乖被蕭令月牽走,比在王爺面前不知道乖巧多少倍。

平時天不怕地不怕、傲嬌又難搞的小霸王,現在竟好似變了個人,被人家小孩拿腳踹了都不生氣,還笑眯眯地跟人家討價還價

要不是他一路上都跟着,恐怕都要懷疑小世子被人假冒了!

「那個世子,這些匪徒要怎麼處理?」眼看小世子已經完全忽略自己了,夜七不得不硬着頭皮開口。

寒寒回過頭,想了想說:「送去京兆府吧,讓人好好審問一下他們背後的主謀。」

「是。」夜七當即應下。

「你別跟着我了,在這等京兆府來人,我跟娘親一起回京了。」寒寒揮揮手。

「世子,這不妥,屬下要隨時保護您的安全!」

「我跟娘親在一起有什麼不安全的?這裡離京城也不遠了,你到時候來沈府找我就是了。」

寒寒不容反駁地道。

雖然他年紀小,在蕭令月和北北面前顯得狡黠又機靈,像個調皮搗蛋的正常小男孩。

但他畢竟是翊王府唯一的世子,身份不凡。

沉下聲音命令時,那種從小養尊處優、位居人上人的矜貴傲氣,很自然地流露出來。

像極了他爹爹。

夜七頓時不敢抗命,只能看向蕭令月。

對於蕭令月的身份,夜七並不信任,蕭令月心裏也有數,乾脆攤牌道:「我是南陽侯府的人,晚點你直接來侯府接他就行。」

南陽侯府在京城勛貴中不算頂尖,但也是一品侯府。

現任南陽侯沈志江沒什麼本事,在朝中默默無聞,全靠祖輩庇蔭才繼承了侯位,如今整個侯府都靠着上一任老侯爺的餘威撐着,早已經是外強中乾。

知道了這個身份,夜七放心了不少,量沈家人也不敢把世子怎麼樣。

「那就有勞姑娘了。」夜七嚴肅臉道。

「我也有一個不情之請,能否把土匪老大借我一用,事後再還給你?」蕭令月微笑道。

「這」夜七不敢做主,看向寒寒。

寒寒很大方地揮手:「娘親想要儘管拿去,不用跟我客氣!」

蕭令月失笑,「那就謝謝你了。」

「不客氣。」寒寒眉開眼笑。

北北:「」

蕭令月將賭氣的北北抱上車,又將寒寒接上去,在夜七的幫助下,手腳發軟的車夫用麻繩將土匪老大緊緊捆起來,同樣搬上馬車。

擋路的枯樹被搬開,馬車重新啟動,噠噠往京城而去。

夜七被留在原地,守着那幾個昏死過去的土匪,無奈等候着。

過了大約一刻鐘。

與小道錯開的京城官道上,傳來清脆急促的馬蹄聲。

鬃毛飛揚的黑色俊馬飛馳而來。

「王爺!」夜七眼神一亮,立刻迎了上去。

「吁――」

戰北寒勒住韁繩,黑馬穩穩停住。

他坐在馬背上,凌厲的目光掃過狼藉一片的地面,凜冽修挺的面容繃緊,薄唇如刀削,「怎麼回事?世子呢?」

夜七不敢有半句隱瞞,一五一十地將事情說了一遍。

翊王殿下俊美冷鷙的面容頓時十分「精彩」,咬牙切齒道:「你是說那個小混蛋自己認了個娘,跟着陌生女人跑了?!」

好個小兔崽子!

「呃,也不算是陌生她自稱姓沈,是南陽侯府的人。」夜七冷汗直流。

「那他叫人娘親是怎麼回事?」翊王殿下聲音無比森冷。

「世子遇到危險時,被沈姑娘所救,可能是一時感動,世子就」夜七結結巴巴地說。

「沒出息!」翊王殿下一語定論。

夜七不敢反駁。

「他們往那邊走了?」翊王冷聲問道。

「沿着這條小路,往京城去了。」

戰北寒順勢望去,發現這條小路剛好與官道錯開,難怪他一路從京城方向過來,也沒遇到他們。

「將這些人送去刑部,好好審問!本王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動本王的兒子!」翊王殿下語氣森冷地下令,當即一勒韁繩,調轉馬頭,往京城方向追去。

「是!」夜七抱拳領命。

汗血寶馬速度飛快,但畢竟晚了許多。

戰北寒趕到京城時,蕭令月母子的馬車早已經進城了。

京城裡人來人往,車流交織,擠擠攘攘。

再厲害的汗血寶馬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放慢速度,慢吞吞地往前走。

「喲,這不是三弟嗎?好巧,你也是去南陽侯府祝壽的嗎?」前方,一道風流含笑的聲音傳來。

[]

《蕭令月戰北寒筆趣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