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小福星穿到赤貧之家:開局睡山洞
小福星穿到赤貧之家:開局睡山洞 連載中

小福星穿到赤貧之家:開局睡山洞

來源:google 作者:懂點事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容北辰 王寶貝

小福星穿到赤貧之家,開局睡山洞,真·家徒四壁什麼?這本該是小康之家,為了迎接她,這個家犧牲了十幾年的福氣?好感動,還給你,本福星十倍,百倍,千倍,億倍的還給你挖地基,地下全是銀疙瘩打口井,井水直通鄱陽湖挖池塘,養魚養藕種桑樹開荒山,偶然發現新物種採藥材,人蔘靈芝滿地有打獵物,吃肉賣皮骨當葯搞發明,衣食住行大革新夠了夠了不夠不夠,咱家人手多,七個哥哥七個嫂嫂十里八鄉實現全民小康再就業我要這四海八荒都知道我們王氏家族富可敵國怕物極必反怕被天子忌憚不怕,他是個小病秧子什麼?裝的?人前病病懨懨,人後龍馬精神害我這麼多年各種奇花異草,山珍海味,珍禽異獸,金戈鐵馬,精兵強將的往你嘴裏灌,往你府里送還給我,這麼多年的福氣終究是錯付了好好好,還給你,全都還給你,本王人都給你(ÒωÓױ)!展開

《小福星穿到赤貧之家:開局睡山洞》章節試讀:

劉老太太知道此事後,默默嘆了口氣,淡淡的說:「罷了,罷了,不過有句話王家老太太說得沒錯,自家的院子的確也該修修了…」

「前兩日,老二媳婦不是要到了一隻錦雞嗎?拿去賣了修院牆正好。」

劉老太太覺得這老二媳婦雖然刁蠻不講理,但是好歹給家裡弄了只雞回來,是實實在在的謀福利,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雞…雞…雞…」

「雞什麼雞!」

「娘,雞不見了…」

自己那個二兒子就是個鐵憨憨。

「好端端的雞怎麼就不見了?」

「不知道啊,俺們是捆了個結結實實的。」

「你們這兩個敗家玩意,到嘴的雞都飛走,要你們兩個有什麼用!」

劉老頭在一邊淡淡的說:「飛走就飛走了,說明本就不是我們家的東西。」

劉老太太狠狠瞪了自家老頭一眼,叫他閉嘴,自家老頭就是個老實頭子,當年也是,那塊地是說讓就讓。要沒有當年那事,又哪有今天這些破事。

想到這,劉老太太嚴厲的說:「修院牆的銀子就從公中出了,這事交給老大家的去辦,你們兩個就不用管了。老二家的,你平時小打小鬧我也就不管了,這次惹得一身騷,丟人現眼, 你去招惹那王家幹啥,他家人丁興旺的,你以後少去給我惹事。這幾天都不許給我出院子,老實在家想想怎麼給老劉家生個男丁。」

這句話戳到了柯氏的痛處,嫁進來這些年就生了來娣,盼娣兩個丫頭,老大媳婦進門三年添了兩個男丁,一個叫大龍,一個叫大虎,前兩年又得了一個閨女,叫小鳳,老大媳婦在婆婆面前腰杆子都挺得比自己直,這次又看着自己鬧笑話。

「嗚嗚嗚嗚嗚嗚,不活了,你們都欺負我。」

柯氏哭着跑回裡屋,心裏對王家那更是恨上加恨,把這一切都怪到了王家身上。

***

王家這邊,沒了柯氏騷擾,加上王大福那招想得好,王家的屋子修起來格外的快,不多會院子里已經基本平整了一遍,輪到給幾間主屋打地基了,只有這地基打得好啊,房子才能蓋得結實…

***

這天,天公作美,陽光正好,丁氏抱着小孫女出來透透氣。

小丫頭一到了前院就伸手咿咿呀呀的一頓指。

丁氏想着這小寶貝不會又給自家帶來新福氣了吧?

便朝着寶貝指引的地方走,邊走邊用腳到處扒拉,還真是湊了巧了,這土裡,混着啥?

硬硬的,拿腳巴拉巴拉,呀,還怪亮的,趕緊喊當家的。

王老頭和兩個兒子都跑過來了,幾個幹活的也過來看個究竟。

「這裡,這裡。」丁氏趕緊拿腳示意。

兩個兒子上去就你一鏟我一鏟,只見土被挖開,頓時銀疙瘩滿天飛,驚呆了眾人。

等反應過來,王老頭和兩個兒子才紛紛把銀子撿起來丟進簍里。

聽那天在場的人說,足足裝了半簍,怕是沒個一千兩也有個八百兩了。

雖說財不能露白,但是眼下瞞也瞞不住了,王老頭為表喜悅,當天在場,人人工錢翻倍,於是個個都是喜氣洋洋。

丁氏不可思議的看着襁褓里的王寶貝,小嬰兒吐了個口水泡泡:「別問,問就是巧合,因為我想住豪華套房。」

有了這麼一大筆進賬,王家不敢怠慢,當天下午就讓老大帶路,老三押車,套了青牛車就往縣城去了。

老大常年在莊子里做管事,與縣城裡最大的錢莊掌柜打過交道。

此行兩個目的:

一是看看這銀子有什麼來路,

二是盡量換成銀票好收藏。

***

這邊王大貴是喜氣洋洋的進了牛棚,他迫不及待想跟媳婦吹吹自己閨女的神妙。

王大貴沒有弟弟的好口才,他拿手比划著說:「你們是沒看着,那銀子有這麼多,這麼多。」

「都是咱家寶貝發現的啊。」

蘇氏聽着只覺神奇,連一向喜歡唱唱反調的林氏這回也是半靠在床頭,又驚又喜。

錢多了,蓋房子的啟動資金也就更富裕了。

丁氏琢磨着開了口:「老二啊,這次蓋屋除了一家一個大堂屋,再給每家建一個小點的偏房吧,孩子們都大了。」

「行啊,娘,我想好了,咱弄一個二進的院子,主院給爹和娘住,大灶間也弄在爹娘院子,咱家以後吃飯還都在一起。」

說完看着自己爹。

「俺沒意見。」劉老頭覺得自己是太上皇了,問啥都是沒意見。

丁氏卻說:「老二家的多加一個廂房,要南北透的,丫頭和小子怎麼能住在一起呢!」

王大貴聽了高興得直搓手,還是娘想的周到。

林氏聽了卻撇撇嘴說道:「我也要兩間廂房,我還年輕,保不齊明年也能再生一個福妞呢。」

結果被丁氏一瞪,不敢說話了。

丁氏覺得林氏這個兒媳雖不是三個媳婦里最漂亮的,卻是最會來事的,眼皮子又淺,以前家裡窮倒沒什麼,這下乍富,就怕經不住壞人攛掇,徒生事端。

想了想還是開口了:「咱家這日子要是好起來了,還是想送那幾個小的去讀書,老大家的寶山、寶水,老二家的寶金,你家的寶家都正是讀書的好年紀,等寶國長大了,也少不了他的。這要是讀書的好苗子啊,老婆子就是砸鍋賣鐵也送他去考秋闈。」

這麼一說,林氏倒也不爭了。

「是啊,家裡又沒分家,二房這邊掙再多錢也是公中的,以後兒子讀書,還不得供着。」

想到這裡,她給小兒子掖了掖被角,覺得這個黑小子也越看越順眼了。

王大貴倒是憨憨笑了:「咱家寶金寶銀能跟着娘學看賬就夠了,以後能在莊子里或者鎮上的鋪子里當個大掌柜的多好!」

王寶貝也呀呀呀呀的叫了幾聲,意思是要當也要當自家鋪子的大掌柜。

丁氏一聽反倒笑了:「你這小機靈鬼啊,也自是少不了你的,咱家小福丫以後是要去大戶人家當少奶奶的。」

「呀呀呀呀呀。」

「我才不要去什麼大戶人家當少奶奶,我要當就當大戶人家!我要躺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