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蕭二少與他的霸道偏執嬌妻
蕭二少與他的霸道偏執嬌妻 連載中

蕭二少與他的霸道偏執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一紙煙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蕭寒 陸之瑤

【先婚後愛+寵妻】(瘋批戲精腹黑男主VS高冷隱忍偏執女主)她是給蕭二少打工的職位:老婆待遇:工資+年終獎,享受帶薪休假福利,五險一金工作責任:處理一切老婆這個職業範圍內的所有事務,但不包括睡覺工作四年,一直兢兢業業她準備干到合同期滿,然後換個老闆可是,蕭二少不幹了合同工要變終身制,還帶股權,聽起來待遇還不錯,要不要考慮看看?展開

《蕭二少與他的霸道偏執嬌妻》章節試讀:

午夜將近。

窗外燈火閃爍,細雨綿綿。

寒冬臘月的雨,陰冷中還帶了些透骨的寒。

陸之瑤剛從外面回來,洗了個熱水澡,身上便多了些暖意。

才坐上床,手機便響了一下。

她拿起來看了一眼,是大嫂沈竹筠來的消息。

「弟妹,上次的事,感謝你替我解圍。嫂子沒什麼好報答你的,就是給你提個醒。」

沈竹筠這句話的後面,是一張照片。

照片上,一位大胸美女坐在蕭寒腿上,兩個人四目相對,滿眼都是**的火花。

陸之瑤冷哼了一聲,「提醒?怕是添堵吧。」

陸之瑤快速撥通了蕭寒的電話,片刻之後,電話那頭傳來蕭寒有些戲謔的聲音,「寶貝兒,怎麼啦?」

「在哪裡?」陸之瑤的聲音頗為冷淡。

「在店裡喝酒。」

「你看一下信息。」

陸之瑤掛了電話,把剛才沈竹筠的信息截圖發給了蕭寒。

半分鐘之後,蕭寒回復道:「那就辛苦寶貝兒走一趟,不過,輕點。」

陸之瑤只得換了衣服,然後拿車鑰匙出門。

午夜的酒吧,正是熱鬧時候。

陸之瑤一身黑色大衣,帶着深夜裡的寒風穿過熱鬧與**的橫流,站在了蕭寒面前。

不等眾人反應,陸之瑤便拉開坐在蕭寒腿上的女人,抬手就給了蕭寒一巴掌。

那一巴掌既清脆,又響亮。

包間里,眾人都呆住了。

蕭二少挨打了。

「你自己出來,還是我把你打殘了,讓人抬出來?」陸之瑤的聲音冷峻得就像是午夜的風,刮過臉頰就能起血印子。

「寶貝,你手疼不疼?」

蕭寒頓時跪在陸之瑤面前,雙手捧着陸之瑤剛剛打過他巴掌的手,那瘋批加舔狗的模樣,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二少……」有人驚呼。

「嫂子,二少真沒幹別的,就喝點酒。」

幫忙說話的是蕭寒的發小卓岩,臉上陪着笑,「真的,真的,我用人格保證!」

卓岩舉手發誓。

「你的人格不值錢!」

陸之瑤連看都沒看卓岩,直接甩開了蕭寒的手,轉身往外走。

蕭寒頓時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撲騰着就追了出去,像是怕跑慢了,陸之瑤就會不要他一樣。

酒吧包間里安靜了半分鐘,然後有人問了一句:「蕭二少這麼懼內嗎?」

但這個問題,沒人給答案。

畢竟,答案在那裡擺着。

陸之瑤鑽進車裡,等着隨後跟出來的蕭寒,然後從後面的椅座上拿了個袋子,在蕭寒坐進車時,遞給了他。

「冰敷一下,不然會腫!」

蕭寒接過冰袋,隨手扔在了后座上,「不用,我得帶着這傷,明天回老宅去給大嫂看。大嫂大半夜發信息給你,要的不就是這個效果嘛。我怎麼能讓她失望呢。」

「說吧,你是不是手裡拿了大嫂什麼把柄?不然,她不會這麼多事。」

蕭寒摸了摸自己的臉,有點疼。

「寶貝兒,不是說輕點嘛,怎麼下手那麼重。你快給我揉揉……」蕭寒拉了陸之瑤的手去觸碰自己的臉。

「這怎麼揉,瘋了吧?」

「那,給我吹吹!」蕭寒直接把臉給湊了過去,離着陸之瑤的嘴唇也不過兩三厘米遠。

陸之瑤看着他臉上那巴掌印,為難了一下,還是吹了吹。

熱氣撲到他的臉上,他覺得有點痒痒的,而且,離得那麼近,他能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洗髮水和沐浴露的味道。

感覺有點甜。

「還是冰敷一下,不然……」

不等陸之瑤說完,得寸進尺的蕭寒便打斷她的話,「寶貝兒,你要是心疼,那就親一口……親臉就成……」

陸之瑤推了他一把,「說正經的,能不能換個人設?」

「幹嘛要換?「蕭寒正來還有點期待的,這下期待是落空了,忙道:「懼內蕭二少與他的霸道偏執嬌妻,這個人設多豐滿,多帶感?」

蕭寒說得一臉興奮,陸之瑤暗暗覺得,是不是得找個機會,帶他去精神科看看。

人設立太久了,他是不是自己都忘了本來是什麼樣子。

「行,你是老闆,你說了算!」

陸之瑤無奈,發動車子送蕭寒回家。

陸之瑤與蕭寒住在寧城一處高檔小區,樓上樓下加起來,兩百多平米的躍層,完全可以保證他們平日里的各自活動,不受對方打擾。

他們是夫妻,但只是結婚證上的關係。

四年前,蕭寒為了躲避老頭子安排的商業聯姻,僱傭了當時還在上大學的陸之瑤做老婆。

所以,陸之瑤不只是持證上崗,還是五險一金,拿着工資、年終獎,享受帶薪休年假的福利特別員工。

他們在外人眼裡,雖然一直很低調,但也一直很恩愛。

因為,結婚前,蕭寒就是夜店的常客,絕對的浪子人設。但娶了陸之瑤之後,蕭寒就很少再傳出什麼花邊新聞。

這一回在蕭寒自己的店裡,還讓人偷拍了照片,這才是真正讓他窩火的。

陸之瑤進門換了拖鞋,直接往一樓的卧室去。

蕭寒住二樓,但平常他住在這裡的時候也不多,大多數時候,他住在城外的別墅。

所以,這個房子,十天半月才會回來一次。

「寶貝兒,你就不問問?」

陸之瑤的手剛搭在門把上,聽到蕭寒的話,她回過頭來,「問什麼?」

「就那大胸美女。」

陸之瑤看着蕭寒有那麼片刻,然後道:「腰挺細,胸挺大,應該隆過。隆過的,摸起來有什麼不同?」

蕭寒『呵呵』兩聲,黑了臉,然後往樓上走。

沒走幾步,他又停下來,「明天晚上陪我回老頭子那裡一趟,估計家裡要添新人了。」

陸之瑤聽着這話,想起了前些天,陪母親去醫院,看到蕭寒的父親蕭正華陪着一個年輕女人做產檢。

當時,她只看到那女人的背影,因為帶着母親,也沒能跟過去。

家裡要添新人,看樣子,蕭正華要把那女人扶正了。

蕭正華,輝豐集團的董事長,蕭寒的親爹。

蕭寒前面有一個哥哥,後面有一個妹妹。

他和妹妹是一個媽的,哥哥蕭澤是蕭正華前妻所生。

蕭正華娶過好幾個老婆,如今已快六十,仍舊沒有停下浪蕩的腳步。

平凡人的世界,是一地雞毛。

有錢人的世界,那就是一盆狗血。

第二天一早,陸之瑤天還沒亮,就出門了。

她要去接哥哥陸晨光出獄。

三川監獄大門外,陸之瑤手裡撐着一把黑傘,表情凝重。

冬雨淅淅瀝瀝地下着,撐傘的手已經凍得有些發紫,她的目光卻一直盯着監獄的小門。

旁邊停了一輛四個圈的轎車,那是陸之瑤天沒亮就開過來的,但她並沒有在車裡等着,而是一直撐着傘站在那裡。

好像只有那樣站着,心裏才能更踏實些。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陸之瑤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來看了一眼,是蕭寒。

「什麼事?」

「怎麼這麼早就出去了,給我買點早餐回來。」蕭寒的聲音裡帶着沒有睡太醒的慵懶。

「上午有事,回不去,你自己叫外賣。」

「外賣?寶貝兒,你知道的,我喜歡的那家早餐沒有外賣。所以,還是得辛苦寶貝走一趟。」

陸之瑤吐了口氣,空氣中漂浮着一層白霧。

「真有事?」蕭寒見陸之瑤沒說話,聲音也清澈了許多。

「嗯。」陸之瑤應了一聲。

「那你忍心看我餓死在家裡?就算有事,先給我送早餐過來,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嘛,寶貝兒對我最好了,對不對?」

「我在監獄外面。」陸之瑤說道。

「監獄?……WC,是今天?為了會情人,連老公的死活都不管了。」

陸之瑤嘆了口氣,「我一會兒叫人給你送早餐過去。」

「哎呀,還是寶貝兒對我最好了。行,你好好接你的情哥哥……但不要對他比我好,不然,我會吃醋的。」

對方掛斷電話之前,還帶了兩聲嬉笑。

陸之瑤搖搖頭,這個三十歲的男人突然抽的又是什麼風?

吃醋?

他們之間永遠用不上這個詞。

當初會答應做蕭寒法律上的老婆,也是被逼得走投無路。

人啦,沒有錢,就會被錢逼死。

他們的合同簽了五年,如果五年後,彼此都還願意續簽合同,條件可以再談。

但如果一方不願意,合同到時間就自然中止。

只是,唯一讓陸之瑤沒有想到的是陸晨光提前出獄了。

陸晨光,陸之瑤法律上的哥哥。

七年前因重傷他人,陸晨光被判了九年。

入獄之後,陸晨光表現很好,還有兩次立功表現,得以減刑出獄。

今天,她就是來接陸晨光的。

陸之瑤看了一眼手錶,剛好八點半。

時間尚早,只不過,她獨自在陰冷的雨中已經站了一個多小時,幾乎是一分一秒看着時間過來的。

監獄的小門突然打開,陸之瑤趕緊抬起頭來,雙目凝視,身子微微向前傾,但並沒有上前一步。

片刻之後,小門裡出來一個男人。

七年零三個月零五天,她終於見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