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校草的小祖宗酷又拽
校草的小祖宗酷又拽 連載中

校草的小祖宗酷又拽

來源:google 作者:蝶舞飛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靜語 商俊恆 現代言情

【漂亮不好惹小姑娘+實力寵溫暖陽光校草】(偏執+傲嬌+校園甜寵)她可以和你談笑風生,唯獨不談感情;可以和你稱兄道弟,做女朋友那不行姑娘看淡人生,不相信有不離不分的愛情他溫暖如春天的太陽,對她極致寵愛他說:「不相信愛情沒關係,你相信我就行」她說:「我要一人孤獨終老」他說:「帶上我吧,下得廚房上得廳堂,天冷了還可以……」展開

《校草的小祖宗酷又拽》章節試讀: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傅靜語大概是牛奶喝多了,她感覺自己要憋不住了,下了課便匆匆往廁所跑。

商俊恆一抬眸便看見她匆匆從自己桌前經過。

本想叫住她問清楚的,還沒來得及開口,人已經跑出了教室。

商俊恆撇撇嘴,她這是什麼意思?給他的時候都好意思,這下又害羞得躲躲藏藏,和他玩欲擒故縱?

李晨星轉過身去,趴在他桌子上對他眨了眨眼問道:「恆哥,我同桌給你的什麼呢?」

他只看到傅靜語丟了個什麼東西在商俊恆桌上,具體是什麼他並沒看清楚。

陳意手臂一伸,攬住商俊恆肩膀,帶着笑腔:「你猜猜看,用紙疊的……」

商俊恆側眸瞪他一眼,把陳意的手拉開,「大男人這麼八卦,我出去一下。」

這不對啊?

李晨星看着商俊恆離開的背影,越發困惑,怎麼一個個的都那麼奇怪呢?

他看向陳意,「說說唄,我同桌到底給他什麼了?」

陳意對他勾了勾手,李晨星連忙起身,把頭伸過去,陳意對着他耳朵輕聲說道:「想知道啊?偏偏不告訴你。」

陳意說完得意的一笑,氣得李晨星追着他打。

傅靜語上完廁所,洗了手出來,在走廊碰到商俊恆。

她從他身邊走過,身上淡淡的香氣鑽入他的鼻子,她的身材比例生得極好,細白的長腿露在外面,相當扎眼,商俊恆從沒見過穿校服穿得那麼漂亮的女生。

水汪汪的大眼睛彷彿會說話,小臉上帶着一點嬰兒肥,頭髮扎得高高的,青春活潑的典範。

當她對他說那句「給你的」。

商俊恆不否認自己心跳慢了半拍,也忍不住打開了信紙。以前,他都是讓陳意幫忙處理,從未看過任何人寫給他的信。

昨晚見她利落的收拾流氓,那帥氣的姿勢讓他暗自嘆服,腦子裡不由自主的去想,她到底是怎樣一個女生呢?

外表看起來溫柔可愛,對誰都是笑嘻嘻的模樣,揍起人來卻有幾分狠厲。

「傅靜語,你等一下。」商俊恆在背後叫住了她。

傅靜語疑惑的轉身,看着朝她走來的少年。

她指了指自己鼻子,茫然的問道:「你叫我嗎?」

商俊恆嘴角勾起一抹痞痞的笑,「除了你,還有人叫這名字嗎?」

傅靜語呼吸一頓,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離自己越來越近,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她眼睫輕顫,漂亮的眼眸眨了眨,「你找我有什麼事?」

商俊恆皺了皺眉,心想她可真會演戲呢,他舌尖頂腮,開口說道:「那個,你給我的我看了,嗯,然後……」

傅靜語越發不明白他的意思了,看了就看了唄,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商俊恆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我覺得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應該是學習,至於其他的,應該以後才考慮,畢竟高考很重要。」

說完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臉色,商俊恆心想這樣應該不會傷害到她吧。

傅靜語腦子裡亂鬨哄的,學習就學習唄,和她說這些是什麼意思啊?

忽然,她腦子裡靈光一閃,她輕輕笑了笑,「商同學,你誤會了,那信不是我寫給你的,是別人讓我轉交給你的。」

紅潤的嘴唇一張一合,商俊恆呆了呆,她笑起來很好看,但他只覺得她的笑有些刺眼,好像是在笑他笨,笑他傻,商俊恆頓時臉色僵住。

傅靜語見他臉色難看,心想自己一定是沒解釋清楚,她又繼續說道:「是個短髮美女讓我給你的。」

商俊恆從來沒遇見過這麼尷尬的事,白凈的臉頰因為她這番話浮現出緋色。

格外深邃的眼眸深深的看着面前向他解釋的姑娘。

他臉色微微一變,太陽穴突突跳了一下,語氣冷冷的說道:「以後別做這麼無聊的事。」

傅靜語僵硬的點了點頭,商俊恆轉身朝教室走去,傅靜語瞅着他不高興的樣子,真想揍他一頓。

她搖了搖頭,看來好人做不得啊,好心好意的幫他飛鴿傳書,他卻對她發火,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商俊恆怒氣沖沖的走進教室,偏偏李晨星是個不會看臉色的二愣子,一見商俊恆進去,便興沖沖的跑過去,伸手拉住他胳膊。

「恆哥,你和我那小同桌到底在打什麼啞謎呢?」

商俊恆甩開他的手,火大的說:「以後別給我提她。」

這該死的丫頭,差點讓他出醜,幸好他沒喜歡上她呢,要是對她說,答應和她談戀愛,那傅靜語不笑死他。

李晨星頓時臉色僵住,「她怎麼你了嘛?她不會動手打你了吧?」

就憑商俊恆的身手,傅靜語應該不是他對手才對,只是商俊恆他不打女生。

李晨星想起傅靜語揍人的狠勁,連忙拉着商俊恆左看右看,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發現沒有被揍過的痕迹才放下心來。

商俊恆鐵青着臉把他手甩開,「李晨星,你到底有完沒完?」

李晨星摸了摸鼻子,看來這裏面確實有問題,而且還有些複雜。

商俊恆回到位置上,面色凝重的把那張信紙撕得粉碎,他轉頭看向陳意,問道:「我看起來很笨,很傻嗎?」

陳意撓了撓頭:「怎麼會?我們恆哥是聰明帥氣集於一身的優質校草,誰那麼沒眼力見兒?」

商俊恆沒有說話,盯着從教室外走進來的傅靜語看了許久,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傅靜語不服輸的瞪他一眼。

她從容不迫的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總感覺身後芒刺在背,早知道他就是商俊恆,打死也不當那好心人。

外表看起來溫和的人,內心都腹黑着呢。

李晨星回到位置上,碰了碰傅靜語手臂,輕聲問道:「你怎麼惹着恆哥了啊?我從沒見他那麼生氣過呢。」

傅靜語撇了撇嘴,「誰知道啊,小氣吧啦的,沒氣度,小心眼。」

李晨星真想伸手捂住她的嘴,「你小聲點,他不是這樣的人。」

傅靜語冷哼一聲:「怕什麼?小氣還不能說了?」

別人怕他,她可不怕。本來就是好心幫忙嘛,他不接受不要不就得了,沖她發什麼瘋呢?

坐在後排的商俊恆自然也聽到了她說的話,他抬頭,望了望前面,輕嗤了一聲,想着自己是男人,犯不着和她計較。

她纖細的背挺得很直,黑長的頭髮辮成馬尾辮垂在背後,白嫩的脖頸讓人忍不住有掐上去的衝動。

商俊恆看了許久,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看在她比別人氣質好的份上,就不和她計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