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鹹魚宿主之攻略病嬌黑蓮花
鹹魚宿主之攻略病嬌黑蓮花 連載中

鹹魚宿主之攻略病嬌黑蓮花

來源:google 作者:不識人間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昕池 陸瑾

一個宇宙最強最潮最美最牛超級無敵美炸天可愛幽默的鹹魚魂魄:初一,與業績不達標的小系統簽訂契約,穿越到惡毒女配的身上,為了攻略,也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最近看了一本書」「什麼書?」「愛上你我願賭服輸」❛˓◞˂̵✧土味情話厚臉皮,小黑蓮花被姐迷!原本走劇情的初一,卻因為時空紊亂其他魂魄介入世界,導致了劇情混亂「系統,劇情改動,最終的人物結局也會改變,對嗎?」「未有編號系統在此處活動,可能是個野生魂,不在可控範圍之內,目前還未計算齣劇情結局,很難得知」「那他們會死掉嗎?」「可能…會的」系統語氣猶豫未知的劇情充滿艱辛與危險,可她並不會放棄,因為這裡的人值得展開

《鹹魚宿主之攻略病嬌黑蓮花》章節試讀:

「阿秋!」坐在南煦辰和白沐靈中間的沈昕池猛地打了個噴嚏。

「可是衣服單薄了?」南煦辰關心道。

「無礙,許是我爹想我了,快吃,快吃!」她拿着筷子熱情的揮舞着。

見二人都沒有動作,難道飯菜不可口味嗎?

她定睛一瞧,幾個小菜上沾滿了她剛剛打出的飯粒。

村長剛進門便見着幾人光坐在桌前,也不動筷,忙問:「怎麼了各位少俠,村裡的飯菜不合口味嗎?」

「不不,飯菜很好吃。」沈昕池將菜夾入碗中,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含糊不清道:「村長,這些菜都不夠我吃的,勞煩您再去準備幾個。」

老村長笑的合不攏嘴:「哈哈哈哈,你是我見過最能吃的小姑娘,等着,村長託人再去準備幾個。」

沈昕池咽下嘴中的飯,呲牙笑了笑:「麻煩您啦!」

村長點點頭,笑紋都擠在一起,揮揮手拄着拐杖離開。

「俺爹的夢想就是能在村子裏養只豬。」村長兒子也笑眯眯的,留下這句話追上他爹就跑了。

「…」

進門的陸瑾『噗嗤』的笑出了聲,那句話聯想到桌上炫的跟豬一樣的沈昕池實在讓他忍俊不禁。

她並沒有理會,不出一會便將飯桌上的所有一掃而光。

滿滿當當的飯菜又被村子裏的男女端了上來。

老村長坐在主位,端杯敬各位少俠。

白沐靈與南熙辰隔着個人,卻依舊能甜蜜的說些話,時不時的還嬉笑一番。

師姐曾與他一起吃飯時,無論他怎樣逗她開心,她也只是冷冷的回一句:食不言寢不語。

明明挨着坐在一起,卻怎麼也插不上話。

他也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給師姐夾菜。

總覺得心底有些許的悵惘,有時對上沈昕池那沒心沒肺的笑臉,不禁疑惑,她在笑什麼?他們又在笑什麼?

村長見陸瑾始終沒怎麼動筷,拿起筷子也是給身邊的白沐靈夾菜,便詢問道:「這位少俠,怎麼不吃啊?」

「不餓。」陸瑾禮貌回應。

「嘗嘗俺們村裡的拿手好菜。」村長拿了副新的筷子,將白切雞的雞腿放進了她的碗中。

陸瑾職業假笑,卻將雞腿放在一邊,只吃白沐靈給回夾的菜。

村長的表情明顯有些尷尬。

陸瑾卻不以為然,他從不顧及除了師姐以外,任何人的臉色,只是低頭吃飯。

忽然面前『嗖』的一下伸出的白皙手腕,光速的夾走了碗中的雞腿。

他順着方向瞥去,隔着一個白沐靈的沈昕池已經將雞腿放進了自己的碗中。

忽地,覺察到了他的目光,佯裝一副無辜的表情,緩緩補充道:「這是最後一個雞腿了…可以嗎?」

村長瞪着渾濁的眼睛明顯有些慌亂:「小姑娘,沒吃飽俺還可以託人做的嘞。」

「我看師兄不喜歡吃故此才拿過來的,師兄不會介意吧。」

陸瑾並未回答,只是神色幾番變化,整個臉龐都呈現出難以辨識的複雜之色。

沈昕池拿着雞腿毫無顧忌的啃了起來,相反,村長的心卻一直吊著。

「我爹說,實在沒什麼本事的人,臉皮厚一點就不會餓到。」她喝了一口酒:「村長不用擔心,師兄是一個很大方的…」

人字還沒有說出口,便醉倒在了桌子上。

陸瑾立刻警惕起來,卻見村長摸着鬍鬚哈哈大笑:「小子,你怎麼把村裡釀的一杯倒給姑娘倒上嘞。」

村長兒子抹了抹後脖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啊,是李嬸給俺拿的,她沒告訴俺啊。」

想起李嬸遞給她酒時那意味深長的表情,當時還不以為然,只當她是抽筋了,竟沒想到她存了這個心思。

白沐靈見此景,看向了身旁的陸瑾:「阿瑾,送小師妹回房間,看好她,半夜不要出門。」

陸瑾皺眉:「又要丟下我,我不管她,我要保護你。」

「不要耍小孩子脾氣,有熙辰在,我不會有事。」

「我不會再讓你置身險境,我不走。」他依舊犟道。

「阿瑾。」白沐靈眸間透露着失望。

「俺讓俺兒給送回去吧」村長見他們爭論不休,便懟了懟一旁的兒子。

兒子應聲答應,還未碰到,南熙辰便開口道:「我來吧,已經夠勞煩的了。」說著便將沈昕池扶起,白沐靈幫襯着將她背在他的背上。

畢竟人生地不熟,她是因為他背井離鄉去青瑤派學習,雖然走錯了幫派,卻也是他的半個師妹,總不能把她交在一個陌生人手中。

白沐靈沒有說什麼,只是對着陸瑾嘆了口氣。

「師姐…我做錯了嗎?」陸瑾拉起她的手,明明比她高一頭,此刻卻像個半大的孩子般。

白沐靈只是輕輕的將他的手鬆開,神色一貫的清冷淡漠,無半分酒桌談笑之容。

陸瑾怔怔地看着被鬆開的手,手掌有些發抖,他做錯了嗎?保護師姐有錯嗎?

「不好了!不好了村長!阿香小丫頭現在人跟瘋了似的!」一個村民匆匆跑來,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

才走幾步的南煦辰頓時停步。

轉頭一臉嚴肅,與白沐靈交換了眼神後,她將沈昕池輕輕放在椅子上。

「阿瑾,拜託了。」白沐靈語氣帶着些焦急與祈求,她希望陸瑾能夠長大,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氣了。

說著便由村民帶路,與南熙辰一起離開。

「…」陸瑾望着二人雙宿雙飛的背影,心中的落寞被無限放大。

他低頭,目光落在女孩身上。

酣睡的樣子還挺有趣。

「少俠要去追嗎?俺給姑娘送回去。」村長兒子小聲開口。

陸瑾沒有理會她,一把將沈昕池拽起,放在背上。

背上的女孩下顎抵在陸瑾頸窩,勻稱的呼吸吐在脖頸,痒痒的。

淡淡的梔子花結合著酒香,飄入他的鼻腔,甜甜的。

女孩許是夢到了什麼,不老實的扭了扭。

「沈昕池!再不老實給你扔下去。」

話落,似是聽懂了般,女孩蹭了蹭他的背,迷迷糊糊的摟住他的脖頸。

「初一。」

「什麼?」

女孩趴在他的耳邊,醇厚的酒香在周身散發,少女的聲音很動聽:「我叫初一。」

陸瑾微微偏頭,餘光掃在她的半邊臉上,平淡的眸間泛起一絲漣漪,卻又很快歸於平淡。

初一。

他在心裏默默的念了一遍。

「隨安。」鬼使神差般的說出口後又瞬間後悔。

細微的聲音卻被初一聽到,她彈起,歪頭,眼神亮亮的盯着他:「隨安!我聽到啦!」

搖晃的身體導致陸瑾沒抓住,一個屁墩摔了下去。

初一知道,陸瑾怎麼可能沒抓住,不過就是知道了他的名字,傲嬌的一個小懲罰罷了。

她揉了揉屁股,蹲在樹的旁邊許久。

「你在幹嘛?」他無奈上前詢問。

「玩土啊!」初一將手心的土捧起,一臉憨笑,大大的杏眼彎成了月牙:「等你栽到我手裡。」

陸瑾獃獃地望着她,暗紅的眸子好似深潭熔漿一般。

初一上前擺了擺手,卻被他反手擒住,拽着後脖領的衣服拎回了她的屋子。

「老實獃著。」將她扔到床上後便起身離開。

「不要走…」初一拽着他的衣袖,仰臉看他,目光認真而誠懇。

陸瑾垂下眼睫,一想到師姐與南熙辰在飯桌上的種種,心中煩躁的很,似是報復性的留了下來。

「睡吧,我不會走。」他語氣平淡,毫無波瀾。

初一向他的方向湊近了些,屋子裡暗暗的,只有微弱的月光透過窗紙照射進來。

「你很喜歡師姐嗎?」沉寂片刻的黑暗中響起來一陣聲音。

沒等到他回答,初一坐起,與他對視,清澈透亮的目光堅定了許多:「可是她不喜歡你。」

陸瑾皺眉,他自然知道。

「你不要喜歡她了,好不好。」初一帶些醉意的摟住他的脖子。

「那我該喜歡誰?」他有些玩味的盯着她,含情的桃花眼中帶着幾分涼意。

「喜歡我啊!」她笑眯眯的歪頭。

陸瑾挑眉,微微失神間,只覺臉頰似是觸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混着清冽的酒香和少女甜甜的梔子花香撲鼻而來。

那個吻如蜻蜓點水,一觸即逝。

「你慢慢考慮,錯過了我這個村,還有我的店!」她抿了抿嘴:「我開的連鎖店。」

濃濃的睡意促使她打了個哈欠,緊接着便毫無形象的仰躺在床,呼呼大睡了起來。

這算什麼?像極了不負責任的渣男,占完便宜說完蜜語便倒頭大睡。

轉身時,腰間的衣扣滑落,抬手便露出了白皙的細腰,和香肩。

他抑制內心的燥熱,如此的不拘小節,難道她以前也是這般嗎?

若今日送她來房間的南熙辰呢?會是什麼情形?或者村長的兒子呢?他不敢相像…

「你在瞎想些什麼?」陸瑾不禁低斥一番自己,如今該考慮的是師姐的安危吧。

他拂袖離開,揮手施了個結界。

與此同時。

南熙辰等人趕過去時,阿香已經被鏡中花所困入幻境之中。

「先救人!」南熙辰點頭示意白沐靈。

白沐靈雙手置蘭花狀,交叉一翻,拉開後又相對,合掌匯聚淡黃色團霧。

「熙辰。」她大喊。

南熙辰迅速領會,雙指抵在下巴,嘴中迅速念出咒語,碎羽剎時啟動,將幻境割出一個大豁口,白沐靈趁機施法,將阿香魂魄從幻境中拉出。

「香啊!俺的阿香!」阿香母親見阿香緩緩睜眼,激動的跑了過去。

南熙辰手握碎羽,從豁口處進入。

白沐靈跟去,卻被他攔在外面。

「你舊傷未愈,看好她們,我去去就回。」

「可!」話說一半,就被送了出來。

豁口消失,一切如常,白沐靈一邊擔心南熙辰,一般安撫着阿香一家人。

已經第二次進入幻境的南熙辰輕車熟路的御劍打碎鏡子,不同的是,這回的鏡中花學聰明了,她變成了一個個照過鏡子的村民模樣。

碎羽越殺人就越多,這麼一來,定然不是個辦法。

他垂下目光,眉頭擰成個疙瘩,很快他發現了破綻。

所有村民在鏡上行走皆有倒影,只有那一個小姑娘,沒有任何倒影。

南熙辰取出符咒,咬破手指,鮮血畫在符紙上,頓然周身顯出藍色光芒。

「破!」他手指人群中的小姑娘,符紙迅速飛去,霎時,女孩如同漲開的氣球『嘣』的一聲爆炸了。

血肉碎成一塊一塊,周身的場景立刻變成煉獄,他渾身是血,站在高台,底下是成千上萬的孤魂野鬼,哀嚎不停。

「殺人償命!」

「還我命來!」

已經被炸裂的小女孩將碎掉的肉塊重合一起,詭異至極。

「熙辰!不要相信這裡的所有,切記!」在外面的白沐靈囑咐道,緊張的雙手不知該放在哪裡,手心直冒冷汗。

本清冷的小臉,竟也有此時小姑娘才有的嗔怪與心慌。

南熙辰閉目,默念清心咒,隨後猛然睜眼,眸間透露出藍色火焰,揮掌。

幻境被掌風擊碎,他回到了現實。

「熙辰!」白沐靈一頭扎進了他的懷裡,看到他安然無恙,暗自鬆了口氣。

「讓你擔心了。」他則安撫着她的背,柔和道。

擔心師姐的陸瑾剛進門就看到此景,退了一步後,盯着二人的眼珠像生了銹的鎖芯,再也轉不動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正欲離開,卻總覺得有些不對。

「師姐小心!」陸瑾瞬移將白沐靈護在身後,破碎的鏡片如同開封的利刃,鋒利的劃在他的身上。

「陸瑾?」南熙辰沒有想到。

碎片再次襲來,他一躍而起,拿起碎羽,劍氣衝破碎片,鏡中花現形。

黑霧圍繞着一張猙獰至極的鬼臉,五官好似拼湊一起,說不出的詭異。

鏡中花張着大嘴,嚎叫的聲音使幾人頭痛欲裂。

「師姐,危險,別去。」陸瑾抓着她的衣袖,語氣祈求道。

「你且先去上藥。」

白沐靈催動靈力,與南熙辰並肩。

陸瑾口腔一股腥甜,他將插在心臟上的碎片忍痛拔下,額頭頓時一片冷汗,好看的眉頭皺成了川字,儘管這樣,他都沒有出聲。

他怕師姐分心。

抬頭,看着二人並肩作戰的樣子,他無力的垂下了長長的睫羽,就算出聲,也不會分心吧…

鏡中花最大的能力便是製造幻境,可幻境一旦打碎,它便是破了殼的雞蛋,不堪一擊。

很快,二人合力將鏡中花一擊致命,南熙辰環着白沐靈的腰緩緩下降。

「師姐,我疼。」陸瑾見二人落地,便眸間含淚,水汪汪的哽咽道。

「我不是說了,讓你趕緊去上藥,你同我說,傷口也不會好。」白沐靈冷漠的開口。

明明都不是小孩子了,怎的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可師姐…」陸瑾努力揚起笑臉,伸手想要拉她,觸碰到的卻是那毫不留情的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