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途無情
仙途無情 連載中

仙途無情

來源:google 作者:只有一根腿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只有一根腿毛 奇幻玄幻 顧盼

他是仙家掌門的關門弟子,修鍊了數載的無情劍道,世人皆知他舉世無雙,近似仙人,可誰又知道即便是斬斷了六根與情絲的他,心中卻仍存一縷執念待到錦花開滿歸途之時,願以一劍破萬法!展開

《仙途無情》章節試讀:

「顧師兄,顧師兄,快醒醒!掌門讓你去主殿找他說有要事商談。」

被呼喚的那名男子下意識蹙了蹙眉,緩慢地睜開了夾雜着些許血絲的雙瞳,「莫師弟,我知道了,你在門外稍等我片刻,我馬上出來。」

被稱為莫師弟的那名少年,有些許擔憂地看着眼前的這名白髮男子,「顧師兄你儘快吧,掌門說有要事與你商議。」說完便走出了閣樓。

被稱為二師兄的這名男子名為顧盼,自從他睜開眼之後目光便落在了房間中的一幅畫上,那畫中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每當他看着畫中的女子時,腦海中都會有一股強烈的熟悉感,但卻絲毫記不起這畫中的女子究竟是何人,思索了一番後還是穿戴好衣物出了閣樓。

這名男子身着銀白道袍,長相清新俊逸,雖有着一頭白髮,卻不顯老,反倒是顯得他儀錶堂堂,好似那謫仙下凡。

莫羽看着眼前這位青年心中不禁嘆了口氣,心想為何如此超凡脫俗的顧師兄偏偏修鍊的無情劍,這得讓世間多少女子黯然涕泣。

自打他進入知天閣,他便聽說了許多關於顧師兄的故事,知曉他是知天閣掌門唯一的關門弟子,也是未來的掌門接班人。

入門僅僅五年便將那無情劍道修至大成,一身修為已經修鍊到了元嬰大成,是門中無數弟子心中的偶像。

與此同時,莫羽的內心還十分慶幸,得虧了顧師兄幫忙,他的家族才不至於消亡,若是當初沒遇到顧師兄,恐怕現在就連他都只是一具屍體了。

心裏想着顧師兄的事情,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主殿的門口,「顧師兄,已經到了主殿,師弟便先告退了。」

顧盼應了一聲好便獨自踏入了主殿。

主殿中坐着一位鶴髮童顏的老人,此人便是顧盼的師尊,東洲四大仙門之一知天閣的掌門應百曉,一身高深的修為已到了大乘期,而且憑藉著自己一手神機妙算的術法,號稱可算盡天下事。

顧盼見到師尊便要下跪行禮。

「盼兒,師尊說過多少回了,我們師徒二人獨自見面時,這些繁文縟節便不要再用了。」

應百曉慈祥地看着眼前的弟子,他座下無子,一直將這個唯一的弟子視為自己的子女,將來也是希望他能接替自己掌管知天閣。

「盼兒,你可知你入我知天閣有多少時日了。」

顧盼思索了會答道「回師尊,弟子入知天閣已有五年了。」

「是啊,轉眼間已經過去了五年多,當初在凡塵見到你時,你還是一位年僅十五的少年郎,今日我喚你來見我是有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想問問你的無情劍道修鍊到了哪種地步。」

應百曉看着顧盼,心中卻不禁嘆了一口氣,他這弟子哪都好,偏偏要修鍊那無情劍,要知道顧盼可是無暇道心,無論是修行何種道術,都能比其餘修行的人更加輕鬆。

倘若自己當初態度再強硬些,或許盼兒便修鍊自己的極天術了,那無情劍道要想修鍊到圓滿,必須得斬斷情絲,以無情之體承無情之道。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修鍊無情劍,則意味着他代表了那位的傳承,將要直接捲入即將到來的人魔二族的紛爭漩渦的中心。

「回師尊,弟子的無情劍道已經接近二重圓滿了,只是弟子現在修鍊劍道時好似被什麼東西給阻礙住了,一直滯留不前。

而且每當我想要斬斷最後那一縷情絲時總會遭到阻礙,這種情況已經長達數月了,師尊可有解決之法?」

應百曉皺了皺眉:「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按理說盼兒你擁有無暇道心,你的瓶頸期不至於這麼久的時日,罷了,此事過些時日再說。

盼兒,為師今日要講的第二件事你可要聽好,東洲四大仙門每隔十年便會舉行一次大比,也是時候讓世人見識見識我們知天閣這位不出世的二師兄了。

天下人對你的看法不一,更有甚者認為你名不副實,甚至誤以為是本仙門編造的一個彌天大謊,你此番前去參賽,不僅僅是為了給你正名,更是為了給我們知天閣正名。

這次的大比定在一個月後,大比第一的獎品是一枚神煉丹,要知道這枚丹藥是清丹谷掌門獨孤成集我們四大仙門每位掌門貢獻的一株神葯煉成。

如今你的劍體已修鍊到小成,但這還遠遠不夠承受你的無情劍道,而這枚神煉丹是足以讓你修鍊到劍道大成的,所以你務必要拿下大比第一。

其次,此次大比的地點在軒轅皇朝的皇城定安城內,而前去皇城的路上會途經雨夜城,為師當年就是在雨夜城遇到了昏迷不醒的你,關於你的身世,為師其實隱瞞了許多。

以前你實力低微,為師怕你生出心魔,所以瞞着你。但如今你修鍊小成,你也該明白一些真相了,在那裡會有屬於你的答案。」

聽到這句話,顧盼愣住了。「師尊,我的身世?我難道不是一個孤兒嗎?難道說。」話還沒說完,應百曉便說道,「此事我不便多說,你去了那兒自然會知曉。」說完擺了擺手,讓顧盼先下去。

見師尊如此,顧盼也不好再過多詢問。「弟子明白,此番入世弟子一定不負師尊所望。」

顧盼走後,大殿上顯得格外安靜,唯有應百曉用手指敲打桌椅的清脆聲回蕩在大殿上,他回想起那日所推演的畫面,不知讓盼兒去尋找那個真相是福還是禍。

但他很清楚,顧盼遲早要知道那個真相,現如今看似平靜的東域,其實早已暗流涌動,而他所擔憂的遠遠不止於此,還有盼兒命中注定的那一場劫難,最終大殿上傳來一聲長嘆。

「雨夜城嗎?」顧盼告退師尊后喃喃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