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相親後豪門死對頭逼着我領證
相親後豪門死對頭逼着我領證 連載中

相親後豪門死對頭逼着我領證

來源:google 作者:蘇十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謝知州 顧錦

顧家破產後,顧錦由昔日的天之嬌女,淪為顧家攀高枝的工具被迫相親無數次之後,她居然在相親局上遇見了死對頭謝知州顧錦別無選擇,只能嫁給他他趁人之危打擊報復,她窮途末路只能認命她原本以為自己婚後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謝知州卻小心翼翼,步步為營,一路將她寵成了人人艷羨的謝太太...展開

《相親後豪門死對頭逼着我領證》章節試讀:

謝知州看着顧錦,「怎麼?
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
顧錦沒否認,低聲道,「我現在這樣,你應該高興才對。」
謝知州點點頭,「是挺高興的。」
說著他起身站了起來,「當年你是怎麼對我的都忘了?
我這個人記仇,現在你落魄了,對我來說可是報復你的好機會呢,我怎麼可能會放過?」
她就知道,這個人從來都不是熱心的人。
「顧錦,除了我,你沒路可走了!」
謝知州抬手將顧錦耳側的頭髮撩起來別在耳後,「聽說你奶奶急需一筆手術費,按照你們現在的境況來說,應該很難拿出來吧?」
顧錦垂在身側的手,指甲深深的掐進掌心,「你想怎麼報復?」
「當然是......娶了你,最好的報復方式就是將你放在我的眼皮子低下折磨!」
顧錦心裏清楚,按照謝家在雲海市的地位,的確能輕鬆的幫顧家東山再起。
母親那麼強硬的讓她嫁給謝知州想必也是知道謝家的家庭背景。
就算她拒絕了謝知州,她也逃不掉為了顧家犧牲的命運。
比起嫁給她不認識的男人,謝知州至少長的養眼。
顧錦看着他,「那我要是不嫁呢?」
「為了你奶奶,你會的。」
謝知州語氣篤定。
顧錦剛想說話,手機又響了起來。
還是顧母打來的。
「走吧,別讓他們等久了。」
謝知州先一步朝着一邊走去。
顧錦站在原地,深呼了口氣,這才抬腳跟了上去。
他們去的包廂也是在這一層。
到了門口,顧錦心裏不由有些緊張。
「你打算就穿這身進去?」
謝知州停在門口,「不打算在你未來婆婆面前留個好印象?」
顧錦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穿着,面色有些難堪,「我......我去換一下。」
幸好她在這裡留了一套備用衣服。
「跟我來。
「謝知州牽過顧錦,輕車熟路的往一邊衛生間走去。
一邊走一邊撥了電話出去,「把我放在車裡的東西送到三樓衛生間來。」
「稍等一會。」

顧錦站在一邊,想到剛才兩人聊了一半的話題,重新提了起來,「謝知州,你想要報復我有很多種方式,為什麼非要選這一種?」
謝知州聞言挑了下眉,「你覺得為什麼?」顧錦剛想說話,謝知州就說道,「總歸不會是因為我喜歡你!」
顧錦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剛巧有人過來。
「顧總,您要的東西。」
謝知州朝着顧錦揚了下眉,「給她。」
年輕女人將手裡的袋子遞給了顧錦。
「就算是我爸媽,你也不能在他們面前丟了我的面子。」
謝知州淡聲道,「去換上。」
顧錦遲疑幾秒拿着東西進了洗手間。
看着顧錦進去,謝知州往一邊走了兩步,「剛才在包廂里為難她的那兩個人是不是前兩天剛往謝氏投了簡歷?」
「是,而且都過了一選,要是不出意外,就能正式應聘。」
謝知州冷笑一聲,「他們配不上謝氏。」
鄭筠秒懂,「我知道了。」
謝知州揮揮手,示意他先走。
顧錦換好衣服,看着袋子底下的化妝品,遲疑了下還是用了。
她本來就長得好看,所以也不需要刻意的去畫,稍微修飾一下就很完美了。
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顧錦有些走神,她似乎許久都沒有這樣打扮過了。
「顧錦?
好了嗎?」
門口傳來謝知州的聲音。
顧錦斂回思緒,轉身走了出去。
「還挺合身。」
謝知州看着顧錦出來評價一句。
「你怎麼知道我......」「就你那身材,一眼就能看到底。」
顧錦:「......」他們到包廂門口時,未掩的門內裏面傳來一聲熟悉的笑聲。
顧錦微微皺了下眉峰,顧琳也來了?
當初她跟謝知州「互相廝殺」的時候,顧琳沒少在裏面添油加醋。
他們本是勢均力敵,卻因顧琳,她成了十惡不赦的那個,而謝知州倒是成了「受害者」而且,顧琳喜歡謝知州,近乎世人皆知。
不過後來謝知州出國深造,顧琳很快移情別戀。
如今要是知道跟她相親的人是謝知州,也不知道她會是什麼反應?
「想什麼呢?」
手被一隻溫熱的手握住,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顧錦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一後退了一步,卻因不小心謝知踩到謝知州,動作一大將包廂的門撞開了。
裏面的談話聲戛然而止。
謝知州很自然的攬着顧錦,跟裏面的人打了招呼,「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
「知州?」
顧琳看着兩人,「你們......你們怎麼會在一起?」
謝知州攬着顧錦走了進去,「我們怎麼就不能在一起了?」
顧琳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不是,我的意思是......」謝知州沒看顧琳,而是攬着顧錦,給坐在一邊的謝父跟謝母介紹道,「爸媽,這是顧錦。」
謝夫人笑着點了點頭,「果真像你說......」「媽,顧錦忙了一天有點餓了,我們邊吃邊聊。」
謝知州打斷謝母帶着顧錦落了座。
「你跟知州早就認識?」
顧母壓低了聲音問道。
顧錦意簡言駭,「同學。」
顧母臉上笑意更深,「那這就是緣分,我剛才跟他媽媽都把你們的婚期聊了,今年就能完婚。」
顧錦皺眉,「我還沒說......」「知州啊,原來你跟我們顧錦是同學啊?」
顧母沒等顧錦說完話,就先看向了謝知州。
謝知州往顧錦臉上看了一眼,「是,昨天見面才知道跟我相親的是顧錦。」
顧母笑着說道,「那你們還真是有緣分。」
謝知州點點頭,「的確有緣分!」
「我也覺得是挺有緣分的。」
顧琳像是忘了剛才的尷尬,接話道,「之前我姐可是經常帶着她那些狐朋狗友欺負知州呢。」
「欺負知州?」
謝夫人意外的看向顧琳。
顧琳點頭,「是的阿姨,以前......」「你哪位啊?」
顧琳話沒說完,就被謝知州出聲打斷。
「是顧錦的妹妹。」
顧母解釋了句。
謝知州挑眉,「還真沒看出來!」
顧琳以為謝知州是把她忘了,解釋道,「之前我姐帶着她那群狐朋狗友堵你的時候,是我找人幫忙的,你忘了?」
謝知州面色淡然,「顧錦什麼時候帶人堵過我?
我怎麼不記得了?」

《相親後豪門死對頭逼着我領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