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相盡歡
相盡歡 連載中

相盡歡

來源:google 作者:百川不到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明淵 蕭璟

蕭璟落入山崖,讓隱居許久的沈明淵救下,他萬沒想到山崖中居然隱藏着村莊,更沒有想到自己會對救命恩人心心念念!誰能想到這個看似清風霽月的隱士是個瘋批美人呢,蕭璟反正是沒想到這表面上對任何人都憐惜悲憫的活菩薩,背地裡辦出來的事,閻王見了都要磕三個響頭「…下三白眼者…兇狠肅殺…」某相面師正給沈明淵相着面「一派胡言!」蕭璟第一個反駁!他的沈明淵溫和善良,怎能造人這般誣賴!展開

《相盡歡》章節試讀:

老者到底是年紀大了,老眼昏花,看着蕭璟叫起來了沈明淵。

沈念一抬頭看到老者,就笑着跑過去,嘴裏還喊道:「四爺爺!」

董坤微微眯眼,伸着脖子看向蕭璟,嘖了一聲,問道:「念一啊…你爹爹怎麼不理我啊!」

沈念一跑到門口開門,笑道:「爺爺看錯了,這不是爹爹,是哥哥…」

蕭璟微微蹙眉,總覺得這輩分論的奇怪。

董坤拄着拐杖,慢慢悠悠的進來,蕭璟才見這老者少了一隻耳朵。

蕭璟慢慢移步,可不想腰上猛然一疼,忽然間就半跪在地上,護住了腰傷的位置,披着的衣服也掉在地上。

沈明淵正巧從廚房出來,見此場面微微挑眉,心道:不是說了讓他休息嗎?

沈明淵一邊暗罵蕭璟沒事找事,一邊連忙去扶蕭璟,擔心的模樣道着:「也不叫我一聲…」

「沒事…」蕭璟微微站起身來。

沈明淵見自己的衣服掉在地上,也沒有理睬,先將蕭璟扶到凳子上,又撿起衣服重新為他披上,道:「天氣漸冷,這衣服既不合適,還是在床上休息的好。」

「…抱歉,覺得有些沉悶,便想出來走走。」

「出去走走也好,下次叫我。」沈明淵暗想着:是生怕自己不出點事兒?

董坤此刻這也走到房間,對蕭璟開玩笑道:「你看你,四伯來了也不知道搬個凳子!」

沈明淵輕笑,連忙道:「四伯!我在這兒呢!」他說著,還不忘給董坤搬過來椅子。

董坤扭頭看向沈明淵,嘆了一口氣,道:「唉!我這半截身子入土,現在這眼睛啊…不行了,不行了!」他自嘲的笑了笑,只覺人不服老不行啊!

「您還年輕着呢!」沈明淵也笑着說,心道:有自知之明了還自個來!不能讓人跟着?

沈明淵扶着董坤坐下,又去倒水,道:「來,四伯,您喝水…」

「好好好…」董坤將拐杖上系著的藥包取下來,放在桌子上,道:「這是你要的葯,小逸今日剛上山采來的,不過還差幾味…這季節沒有,你還得去城裡買。」

「…多謝四伯。」

「…哪裡用得着謝,下次喝酒…」董坤拍了拍沈明淵的手,笑着說:「可別忘了叫上我!」

「那是自然。」沈明淵心道:老傢伙年年惦記我的酒,他笑道:「今日燉了雞,四伯留下吃個便飯吧!」

「呦!」董坤捋了捋鬍子,笑道:「你小子捨得殺雞了?不是說過年時賣了給念一買筆墨紙硯嗎?」

蕭璟在旁邊聽着,心道:難道是為了他專門燉的雞湯?

「…這母雞又孵出幾個小雞來,到年一樣賣…」沈明淵笑着說

其實,這是一隻賣不出去的瘸腿雞。

沈明淵站起身來,道:「我去廚房看看,您就等着享口福吧。」

「呵呵好好好…」董坤帶着笑顏,應着他的話。

沈明淵揉了揉念一的腦袋,道:「念一,走,跟爹爹去廚房看看今日燉的肉香不香!」

「好!」沈念一連忙應下,牽着沈明淵的手蹦蹦噠噠的隨他去了廚房。

董坤見他們離開,揉了揉眼睛,抿緊嘴唇,斜眼朝着蕭璟看了看。

蕭璟微微蹙眉,道:「您這是…」

「…仔細看看…」董坤不再是剛才笑盈盈的慈祥模樣,他似是變臉似的,臉色頓然拉了下來,警惕的看着他道:「你是何人?為何來這裡?你想幹什麼?」

蕭璟見他的態度,雖然知道這人為何這般警惕自己,但卻有了興趣,道:「在下落了崖才到這兒來的,身負重傷,又能做什麼呢?」

董坤捋了捋鬍子,哼了一聲,嚴肅道:「傷好了就早早離去,這兒不是你該呆的地方,現在世道不安,不要因為你…亂了永寧村的太平!」

蕭璟道:「永寧村雖與世隔絕,但還是在南陵境內,避世不出,隱瞞戶籍,這是死罪。」

「那又如何?」董坤道:「你誤打誤撞進入這裡,不然誰會來這深山老林,呵呵…現在的官府貪污享樂還來不及,窮鄉僻壤他們可沒時間關心。」他有些嘲諷似的,看着蕭璟。

蕭璟默言,眼前這老者眉毛鬍子花白,但氣色紅潤,很是健康,一雙深褐色眼睛深陷眼窩,那眼睛好似訴說著他過往的經歷,看着精明的很。

「…不知…您在懷疑我什麼?」

董坤動了動身子,從衣袖裡拿出一個荷包,道:「這是你的吧,若老夫沒記錯,這應是宮裡的錦繡…」

蕭璟一愣,連忙接過來,這的確是宮裡才有的錦繡,最關鍵的,這是珍妃給他繡的荷包。

對他十分十分重要。

董坤道:「老夫問你,你可是來這兒清查隱戶的?」

蕭璟看着荷包,搖了搖頭,他只輕聲說道:「多謝…」

董坤打量蕭璟一番,聲音平緩道:「不謝。」他看着眼前這個年輕人,雖不似惡人,可他既然帶着宮裡的錦繡香囊,也定然也不是一般人,留在這兒對永寧村還是有威脅的。董坤心道:希望不要惹得永寧村出什麼亂子才好。

「吃飯啦…」沈明淵端着煲好的雞湯過來,剛才在給董坤開門時溜出去的小黃狗許是老遠就聞到了香氣,這不,現在搖着尾巴跟沈明淵進了房間。

沈明淵將雞湯放在桌子上,因為有些熱,放下後就捏了捏耳垂,耳朵都變紅了。

「爹爹…筷子…碗…」沈念一在後面小心翼翼的,用小手拿着四個碗還有四雙筷子,都快撐不住了。

沈明淵連忙去接,道:「謝謝念一。」

沈念一乖巧的坐在凳子上,沈明淵拿起湯勺,為他們盛上。蕭璟看着沈明淵將大塊大塊的雞肉盛在碗里遞給他們三人,而唯獨他自己的碗里,只有菜和湯。他情不自禁的看向了沈明淵。

沈明淵卻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拿過饅頭分給他們,笑道:「快趁熱吃吧,也不知合不合你們胃口。」

董坤道:「好久沒嘗過你這手藝了,上次還是…還是…」董坤又捋了捋鬍子,緊蹙着眉頭:「…嘶…哎呀!記不得了…」

沈明淵笑道:「您老不用記得,什麼時候想吃,隨時都來!」他心道:久?不正是前天嗎?哎!果真是老糊塗了!

「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董坤喜笑顏開,臉上的皺紋似一朵盛開的金菊一般。

蕭璟抬手想要吃飯,可右肩的箭傷讓他再次吃痛的蹙眉,胳膊根本沒什麼力氣,剛剛夾住的東西又掉在碗里。

沈明淵見此,心裏罵著:真是個廢物東西!他一邊想着,一邊吃自己的飯。

蕭璟又夾了一下,可沒有夾住,手上又麻又酸,沒什麼力氣…

沈明淵微微挑眉,這還吃不吃了?不快點吃他怎麼收拾?這不耽誤自己進城的時間嗎!

沈明淵放下了自己的碗筷,直接起身坐在蕭璟旁邊,道:「我來吧。」說著拿過了他的碗筷。

沈明淵夾了一塊沒有骨頭的雞肉,放在蕭璟嘴邊,蕭璟怔怔的看着沈明淵,一時忘了自己在做什麼。

他要喂我?蕭璟多少有些難以置信。

沈明淵見他不吃,疑惑的問道:「不合胃口嗎?」他自認為自己做飯還是可以的,至少不到難以下咽的程度,他心裏不由一氣:給你臉了?

「沒…」蕭璟張口,咬住了那塊肉,道:「多謝…我自己來便可…」

沈明淵聽此,心裏呵笑道:飯菜都夾不到還要自己來?自個說這話不覺得丟人嗎!

沈明淵又夾了一塊,笑道:「你不方便,萬一扯開了傷口豈不是麻煩了,來…」

蕭璟再次張口,眼神卻停在沈明淵那張臉上,明眸皓齒,恍若幽蘭。

沈明淵自是注意到他看着自己,卻也不言不語,喂他吃着東西。

可沈明淵沒想到蕭璟看着他老是不移開眼睛,看一會兒還好,可看的久了,沈明淵就覺得有些彆扭了,心道:看那麼久自己不覺得臊?怎的臉皮比砧板還厚!

沈明淵望向他的眼眸,笑問道:「我臉上是沾了東西嗎?」

兩人突然間對視,蕭璟心中一驚,連忙垂眸道:「沒…抱歉…失態了。」他一時不知作何解釋,只能道歉。

「…沒事…我還以為臉上沾了髒東西呢。」沈明淵輕笑,心道:眼珠子貼臉上了才知失態呢!

沈明淵又夾了一塊冬瓜喂他,道:「做的有些淡,四伯說不能吃的辛辣。」

其實,只是因為他自個不喜歡辛辣的食物。

蕭璟是很喜歡這個味道的,沈明淵燉的這雞淡而不薄,香鮮味美,口感飽滿,輕輕咬上一口便唇齒留香,雖說清淡,但也讓人回味無窮。

沈明淵正喂着蕭璟,一旁的沈念一突然放下了筷子,不滿道:「念一也想爹爹喂…」

蕭璟一直在看沈明淵,而沈明淵也專註着給蕭璟喂飯,董坤眼神又不好,這三人都沒有注意到旁邊的沈念一。現在這一看過去,只見他的小嘴一周和鼻子上全沾着油,因為筷子用的還不怎麼好,掉了好幾塊肉在桌子上。

沈明淵道:「念一都要四歲了,要學會自己吃飯。」

沈念一撅着小嘴道:「那好吧…」

董坤笑道:「爺爺喂你好不好?」

沈念一連忙搖頭,一副不情願的樣子道:「上次爺爺都把念一的鼻子當嘴巴了…」

「嘿!你這孩子…還不願意了!」

沈明淵站起身來,道:「我去給念一拿勺子。」

念一笑着點了點頭應下,又艱難的夾碗里的肉。

「你的身份我沒告訴明淵…」董坤見沈明淵一走,道:「能走路了就快些離開,明淵照顧念一就很辛苦了。」

蕭璟他來這裡什麼壞事也沒做,什麼壞話也沒說,實在想不明白這人為什麼這麼想趕他走,自己戾氣那麼重嗎?

沈念一雖然小,聽不明白他們說的什麼意思,但也聽出來他這董爺爺不喜歡蕭璟,奇奇怪怪的看着兩個人,不敢說話。

沈明淵拿勺子過來,遞給沈念一道:「快吃吧,要涼了。」

沈明淵剛坐下來還沒動筷呢,董坤突然呀了一聲,道:「哎呦!我這老記性!還有人等我看病呢,我倒是在這兒吃起來了!」他拿過拐杖站起身來,搖了搖手,道:「我得快回去了。」

沈明淵聽他還有病人,起身道:「那我送您回去。」

「不用不用…」董坤笑道:「幾步而已,你快吃飯…我沒記錯,你下午還要去城裡,吃好了快去,日落之後不安全…」

沈明淵扶着他的胳膊,道:「我扶您出門…您不用擔心我…」

「…好好好…」董坤還來不及拒絕沈明淵,沈明淵已經扶着他了,只好應下,在沈明淵的攙扶下出了門。

送走了董坤,沈明淵又坐回蕭璟旁邊,端起碗說道:「…抱歉,讓你一直等着…」

「我應該謝您的。」蕭璟道。

「不謝。」他笑着,心道:聽些話不再添亂就好!

沈明淵給他喂飯,蕭璟感覺吃到了骨頭,這也沒有準備放骨頭的碟子,要吐在哪裡?

沈明淵見他有些不自然,問道:「怎麼了?」

「……骨頭…」蕭璟說出這話,一時感覺此刻的自己好似有些傻。

沈明淵知道他們這些富家子弟吐骨頭都有專門的盤碟,他笑道:「吐在桌子上就可以的。」

真是嬌生慣養的公子。

蕭璟只覺臉上發熱,將骨頭吐在桌子上。

沈念一看着蕭璟,帶着可憐的眼神問道:「哥哥沒有吃過肉肉嗎?」沈念一見蕭璟這般,大致是以為他從來沒有吃過肉吐過骨頭呢,話音一落,就把自己的碗推給蕭璟,道:「哥哥吃。」

蕭璟笑道:「謝謝念一,哥哥不吃。」

「哥哥嫌棄念一?」

「…念一要長身體。」

沈念一笑道:「念一以後也可以長。」

蕭璟微怔,笑道:「念一可要好好吃飯,少吃一頓可就不長個了。」

「啊?」沈念一信以為真,看了看自己碗里的肉,一邊想着長個,一邊想給蕭璟,左右為難,最後還是夾肉給蕭璟,道:「那分哥哥一半…念一長一半也可以…」

沈明淵笑了笑,對念一道:「廚房裡還有呢,爹爹一會兒再給哥哥盛。」

念一點了點頭,道:「那…那那念一可就自己吃了哦。」

「乖。」

沈明淵對蕭璟道:「抱歉,讓您見笑了。」

「不…念一很可愛…」

蕭璟看着沈念一,他一向討厭小孩子,卻覺得念一十分討喜。

蕭璟吃完後,沈明淵將他扶到床上,讓他休息。而後,沈明淵將地面打掃了一下,在地面上鋪了一床被子,讓念一睡午覺。

沈明淵照顧好蕭璟和念一後,將沈念一掉在桌子上的肉夾起自己再吃,饅頭隨隨便便的掰開泡在雞湯里,匆匆忙忙的吃過後就出門了。蕭璟全看在了眼裡。

蕭璟不忍念一睡在地上,道:「念一到床上來睡。」

念一躺在地上,揉了揉眼睛道:「爹爹說不能,會碰到哥哥的傷。」

蕭璟默言,又問:「這幾日你們都是在地上睡的?」

「是啊…」念一翻了個身,看着蕭璟道:「念一有爹爹抱着睡,在哪裡睡都好。」

蕭璟問道:「我來這裡幾天了?」

「嗯…」沈念一想了想,道:「七天了…」

七天了…

他的死訊想必也都傳遍朝堂,那些要謀反的人肯定蠢蠢欲動了。

他追捕盜竊國庫之人追到這裡的,原以為他領的那些人都算親信,沒想到竟是有卧底混入實,現在這個傷勢出去也難,要先讓身邊人知道他在這兒才行…

蕭璟想問念一他的衣服在哪,念一卻已經睡著了。

如今已至秋季,天氣漸涼,在地上睡覺哪怕是有被子鋪着也是涼的,小孩子的身體哪裡能受得了。

蕭璟下了床,忍着痛將他抱起來,輕輕放在床上,為他蓋好被子,自己才躺在他身邊。

念一睡的很沉很安心,也許是念一的影響也或許是自己太過疲憊,蕭璟很快也睡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門突然開了,吱的一聲,蕭璟眼眸微動,一睜眼只見一隻手掠過自己面前。蕭璟眼角微寒,直接抓住那人的手腕,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將他死死的摁在床上,發出哐的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