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相星墟
無相星墟 連載中

無相星墟

來源:google 作者:老墨余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修 奇幻玄幻 老墨余香

到了衍星山吳修發覺自己好像被騙了,看着破舊院子,吳修對着白髮老人問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第一大宗門?比我家的柴房還破「老人指着院子里的一隻猴子和一隻黑色大公雞說:「這是你大二師兄,這是你三師兄」吳修看着老頭說:「我想到了一個詞,殺雞儆猴」……展開

《無相星墟》章節試讀:

「咦!」

小石頭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十分柔軟的大床之上,整張床由紅木製成,做工精細複雜,上面還雕刻着許多精美的圖案,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從床上起身,小石頭這才發現不只是床,整個房間雕樑畫棟,布置得十分精,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宅子。

小石頭不由的疑惑。

「我這是被哪富家小姐看上了,擄了過來?若真是這樣,年齡大一點我也沒關係的,反正我不想努力了。」

小石頭繞着房子走了一圈,發現確定自己確實是在一戶大戶人家,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大戶人家。

就在這時小石頭的目光突然划過桌子上的一面銅鏡了,頓時發出一聲慘叫。

「我靠,不是吧!」

他從鏡子里看到一張披散着頭髮,五官十分精美的女人的臉。很明顯那並不是他自己的臉。

他趕忙伸手在胸口一頓亂摸,並沒有摸到自己想像中的東西。

懸着的心頓時大定,然而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一種可能。

「難道是……應該沒這麼倒霉吧!」

想到這,他趕忙脫掉下身衣褲,撩開下裳,彎腰低頭尋找,當看到胯下的某個部件之後,心中大定。

「還好,還好,寶貝還在。」

然而就在這時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

一個滿頭蒼髮的魁梧老者推門走了進來,看到下身一絲不掛,低頭看襠的小石頭,頓時一愣,然後平靜的開口說道。

「修兒,要多注意身體啊,看來爹要給你娶個媳婦了。」

小石頭下意識的回答道。

「娶媳婦,好啊好啊!」

下一刻他突然反應過來,連忙穿好衣褲。

「老頭,不是你想的那樣。」

然而魁梧老者卻是一副「我都懂」的過來人的表情。

鬱悶不已的小石頭,突然想到,這個魁梧老頭,剛剛喊自己修兒。於是想要開口問清事情緣由,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頭顱一陣劇痛難忍,於是雙手緊緊抱住腦袋。

發現異樣的魁梧老者,趕忙把小石頭扶到床上,一臉關切的問道。

「修兒,你怎麼了?」

小石頭深吸一口氣,聲音顫抖的回答到沒事。

「我自己休息一會就好。」

魁梧老者聞言,給他輕輕蓋好被子,開口說道。

「那好你先休息爹就守在門外,有事你就喊爹。」

說完之後魁梧老者轉身離開房間,輕輕把門關上,如一顆勁松般守護在門外。

房間里,小石頭在腦袋一陣劇痛之後,一股龐雜的記憶湧入腦海。

他本是蒼元城的一個小乞丐,自幼無父無母,連自己的姓氏都沒有。昨日他像往常一樣在蒼元城街邊行乞,遇到一個出手闊綽的商賈,向他的破碗里丟了幾塊碎錢,然而這一幕被另外幾個的乞丐看到了。於是在他傍晚返回城郊破廟的路上,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打了一頓,搶走了幾塊碎錢。若非他偷偷把一塊碎錢塞進嘴裏,就被洗劫一空。

那幾名乞丐打累了,便拿着碎錢走了。

這時天空突然暗淡下來,頃刻間黑雲壓城,風雨交加。

衣衫襤褸的他,一手扶着頭頂上的破舊斗笠,另一隻手緊緊握着一小塊碎錢,一瘸一拐的向城外走去。

就在這時城門外突然出現一老一少,騎着兩匹駿馬奔馳而來。

因為傍晚時分光線不好加上傾盆大電閃雷鳴,他便一直壓緊破舊斗笠低頭前行,並未注意到迎面而來的兩匹快馬。

那為首的一匹白色駿馬,在即將撞上他時,被馬背上的白衣公子緊緊勒住韁繩。

「吁!」

白馬一聲嘶鳴,立刻前蹄騰空雙足而立,海碗一般大小的前蹄,就停他的頭頂前方。

他幾乎能感受到,白馬鼻子呼出的兩道熱氣,於是便被眼前這一幕驚的獃獃立在那裡一動不動。

隨着白馬前蹄落地的同時,白衣公子口中一聲怒呵。

「找死!」

同時揚起手中的金絲馬鞭對着他的頭顱,狠狠的抽了下去。

「轟!」

然而就在白衣少年手中馬鞭揚到最高時,天空一聲驚雷炸起,直接劈在馬鞭之上,馬鞭帶着雷電抽在了他身上,瞬間響起一陣噼里啪啦的爆炸聲,那雷電同時將白衣公子和他一起擊倒在青石板街道上。

只是小石頭不知道在他暈倒之後,另一匹馬上的老者見白衣少年暈倒,立刻翻身下馬,見殘存的雷霆之力還在白衣公子和他身體里來回奔騰。

老者只是彎腰呼喊了一聲,卻不敢伸手扶起白衣公子。

「小國公?小國公?」

幾息之後,見那白衣少年並未有任何反應,老者頓時目光飛速流轉,再三猶豫之後猛然直起腰桿,從懷中取出一個木盒迅速打開。那木盒之中存放着兩張紋路十分詭異複雜的符籙。

老者雙指捻出一張符籙後快速收起木盒,一隻手雙指成劍夾住符籙,另一隻手虛空掐訣;待手訣完成之時,猛的彎腰將符籙貼在他稱呼為小國公的白衣少年額頭。

然而就這老者手指剛剛碰到白衣少年額頭時,天空一道驚雷再次劈下。

「轟」

不偏不倚正好劈在那符籙之上。

雷霆之力沿着符籙上的紋路流轉,進入白衣少年的額頭,瞬間又順着馬鞭湧進,小石頭的體內,在兩者體內流轉之後消失。

老者也被瞬間劈飛,撞倒在街邊店鋪之上,而後飛速起身瞬間來到白衣公子身前查看,雷霆之力已徹底消失,隨之消失的還有那張詭異的符籙。

懊惱不已的老者,深深呼出一口氣,平復心境之後,伸出雙指搭在白衣公子手腕之上。發現白衣公子只是暈了過去,輕輕呼了一口氣。抱起白衣公子放在馬背之上,策馬向國公府走去。

自始至終老者都沒有看倒在大街上的小石頭一眼。

其餘的記憶就是關於這個身體的原主人。

這個身體的原主人,正是那位白衣少年,他名叫做吳修,而剛剛的那位魁梧老者是這具身體原主人的父親名字叫做吳天祿,乃是北蒼國的軍神—大柱國。

由於吳天祿年過半百才得有一子,所以吳天祿對吳修十分溺愛,以至於吳修變成一個只知道斗鷹遛犬,整日流連煙街柳巷的紈絝子弟。

平日里在蒼元城,這吳修仗着他爹是大柱國,沒少干欺男霸女的腌臢勾當。而且他天不怕地不怕,他對他爹也是十分不敬,自從記事以後,一直都稱呼他爹叫老頭,從未喊過一句尊稱。

他平日里最怕的只有一個人吳楠脂,這吳楠脂是大柱國吳天祿的養女,容貌絕美,英姿颯爽。

她自身乃是二境武夫,同時還是北蒼國的第一位女將軍。自然成為了蒼元城諸多青年兒郎心中的女神。可惜吳楠脂雖然早已過了婚配的年齡,但奈何是個眼高於頂的冰美人,所以至今仍未婚配。

吳楠脂在蒼元城時吳修還有所收斂,如今吳楠脂遠在邊疆帶兵打仗,吳修在這蒼元城自然是無法無天,今天打了侍郎家的小公子,明天與尚書家的公子當街互罵,在蒼元城是出了名的三大紈絝之一。

理順了這一切之後,小石頭心中一陣舒暢,情不自禁的出聲大喊。

「我就是大紈絝吳修,榮華富貴,香車美女,我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