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俠:大明天魔策
武俠:大明天魔策 連載中

武俠:大明天魔策

來源:google 作者:米線大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壽 米線大蝦

徐壽被一個旱雷劈到了這大明弘治年間,開啟了江湖與朝堂上的奇幻之旅江湖裡的驚險奇遇,朝堂上的爾虞我詐,既然身懷奇遇,就當過一個精彩紛呈的絢麗人生【武俠,奇遇,無金手指,東廠,曹賊屬性】展開

《武俠:大明天魔策》章節試讀:

秦宅坐落城南,有三進院落,秦壽自覺一路身上酒氣散的差不多了,剛想喊門。

突聞一陣馬蹄聲急,回頭一看,一騎如同一朵紅雲般飄來,來的近前,騎士一勒馬韁,奔馬一聲長嘶,前蹄揚起,倏然而止。

秦壽這才來得及看清眼前來客,只見一匹棗紅馬上端坐一名妙齡女子,臉如新月,雙眉淺畫,兩瞳翦水,口若櫻桃。

一身紅色勁裝襯的膚如凝脂,他不由呆了。

「敢問這位公子,此處可是秦齡府上?」少女盈盈一笑,開口問道。

「……」秦壽腦子一團亂,眼前人出塵絕俗,宛如畫中仙子,兩世為人又何曾見過如此絕色麗人。

「公子,公子?」多次詢問無果,對方只知道盯着自己傻看,少女不由着惱,「莫不是個傻子。」

「哦,哦,姑娘請了,」

還算腦子沒有完全壞掉,秦壽及時反應過來道:

「在下秦壽,秦齡乃是家兄,此處正是寒舍,不知姑娘是……?」

「哈,終於找到了,喔,少兄有禮了,在下柳如煙,乃是令兄故人,還請引見。」

少女聞言笑逐顏開,翻身下馬,快步來到秦壽麵前。

秦宅正堂上,大爺秦齡正在拍桌子:

「怎麼回事?剛好了幾天又偷跑出去了,府中這些人都是幹什麼吃的,連一個人都看不住。」

年方雙十的秦夫人也來了脾氣:

「你自己的弟弟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是一個閑得住的性子,還不是這些年你寵出來的,他真要跑,下人們看見誰又敢管。」

秦家夫人閨名月仙,是大同府李秀才家女兒,一日舉家出遊,路遇強人,多虧了恰巧過路的丁齡搭救,才脫了性命。

李秀才感激之下許下這門親事,李月仙對嫁做商人婦本不情願,礙於父親情面只得從命。

秦齡年長妻子甚多,平日里多有疼愛,從無惡聲,聞得妻子反駁,秦齡深吸了口氣,呼出後緩聲道:

「我又沒有怨你,只是他這佻脫性子如果不收一下,將來恐要闖下禍事,我又怎麼對得起仙逝的父親。」

此時秦齡長隨丁七前來稟報:

「大爺,二爺回來了,還帶着一個姑娘。」

話音未落,一道紅影閃入廳堂。

「師兄,我可找到你了,這麼多年不見想死我了。」柳如煙已穿到秦齡身前道。

「小師妹,你怎麼來了?師父可安泰?」秦齡先是一愣,隨即笑道。

「爹爹一切都好,一別五年,你也不想着回來看看人家,這次費了好大勁爹才答應讓我過來找你。」

柳如煙嬌嗔道,隨即想起來什麼,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交給秦齡。

「這是爹讓我帶給你的。」說完兩手又自然的挽住秦齡左臂。

「呵呵,從點蒼山到宣府,千里奔波,真是辛苦你了。」秦齡疼愛的撣掉柳如煙身上塵土,忽然覺得屋內氣氛有些不對。

秦齡轉頭四顧,自家夫人氣的俏臉煞白,夫人的陪嫁丫鬟小桃與自家小姐同仇敵愾的瞪着自己。

長隨丁七張個嘴不知道合攏,自家兄弟神色複雜的瞄着自己,低頭看見自己被抱着搖晃的左臂,找到原因了…

他不由尷尬一笑,抽出手臂對眾人道:

「這是點蒼學藝時的小師妹,名為柳如煙。」又對柳如煙道:「這是舍弟秦壽,這是你師嫂,也就是我夫人李氏。」

「什麼!?,你成親了,你成親了我怎麼辦?」柳如煙聲音已隱隱有了哭腔。

「哼,」李月仙再也忍不住了,拍案而起「小桃,隨我回房。」轉身步入後宅。

「唉,夫人…小師妹你這是…」秦齡不由頭痛,「當年一時戲語,何必當真。」

「我不管,你說我長大要娶我,如今我十七了,你卻先成親,你對不起我。」柳如煙眼淚撲簌簌掉下,抽着鼻子哭道。

「咳,」見着場面失控,秦壽收起那股醋意,「丁七,你帶柳姑娘先去客房休息。」又轉身對如煙道:

「姑娘且先歇着,待我問明情況,倘若…」看了眼自己大哥,「倘若真是家兄負你,秦家定會給姑娘個交代。」

丁七也趕上相勸,總算把這個姑奶奶給哄進客房,兄弟二人相顧默然。

「大哥,人家都找上門了,您不會真的始亂終棄吧?」秦壽斜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問道。

面對自家兄弟的調侃,秦大爺沒了往日的方正,「唉!一言難盡啊。」秦齡嘆道。

如果長話短說,還真就不是什麼始亂終棄,秦齡幼年被去世的徐老爺送入點蒼派掌門柳隨風座下習武。

柳隨風壯年喪妻,遺有愛女如煙,生來活潑,同門師兄弟非常喜愛,她卻唯獨喜歡膩在年長的大師兄身邊。

再然後就是一個小孩過家家的笑話了,一個七歲的女孩要學山下人家的新娘子,一個二十歲的少年逗她開心。

待你長大,娶你為妻。

秦齡二十五歲出師時都已經將自己的戲言忘得一乾二淨,那個七歲的小姑娘卻銘記於心長達十年,鬧出了今天二女爭夫的戲份。

「大哥,一諾十年,人家這是情根深種啊。」秦壽酸溜溜的說道。

「胡鬧,我年長她十三歲,只有兄妹之情,而無男女之愛。」秦齡道。

秦壽倒是相信自家兄長的為人,再說當年柳如煙不過垂髫稚女,若是真有什麼邪念,那秦齡亦可歸入禽獸之流了。

他站起身拍拍衣服,「兄長且先安撫一下嫂嫂,小弟看看柳姑娘安置如何了。」說完向客房走去。

來至客房外,「吱呀」一聲,房門開啟,走出一豐腴美婦人,乃是丁七之妻倩娘,「見過二爺。」倩娘行福禮道。

「柳姑娘怎麼樣了?」

「還好,只是一人獨坐,亦不曾用飯。」

「曉得了,且下去吧。」秦壽看着離去的倩娘背影,柳腰豐臀,搖曳生姿,暗暗咽了口唾液,那丁七真是艷福不淺。

「柳姑娘,在下秦壽,有事請見。」

秦壽敲了敲門,也沒聽回應,隨後推門而入,只見柳如煙果然呆坐在桌邊,桌上飯食未動一筷,雙目紅腫,顯然剛剛又哭過一次。

「柳姑娘,剛剛已與家兄談過,當年確實是為哄你開心的一句戲言,如今敝兄嫂二人伉儷情深,又有媒妁之言,況家嫂溫良恭儉,持家有度,實為難得的賢妻,總不能讓家兄停妻再娶吧?」

秦壽說著話手不自覺的揉了揉前日被罰跪祠堂尚自酸痛的膝蓋,心中暗罵:

「什麼世道,逼得大爺說這虧心話,不會又被雷劈吧。」

「戲言?什麼戲言讓我苦等了十年?」

柳如煙哽咽道。

「額,這個,姑娘迷於執念了,可曾想過真的如此專情家兄么」秦壽道。

「我…」柳如煙抬頭欲駁。

「且住,先聽在下一言,聽家兄說,姑娘自幼喪母,柳前輩至今未娶,想必兒時柳前輩父代母職,用心良苦,父之深情,感之甚深吧。」

「不錯,家父對我自幼疼愛有加。」柳如煙眼中有了一絲神采,想起幼時和父親蒼山撲蝶,洱海觀魚眾多樂事。

「聽聞令尊在姑娘七歲時接掌點蒼,柳前輩貴為一派掌門,想來平日里不是醉心武功,就是事務繁多吧。」

「那是自然,點蒼派為九大門派之一,威震天南,家父憑一手」迴風舞柳劍「敗過不知道幾許武林高手,當然要精研武學,風雨不輟。」

提起點蒼派,柳如煙語氣中又帶上了一股傲意。

「那時由家兄暫代令尊之責,帶姑娘習文練武,夜恬晝嬉?」

「大師兄待我一向是好的。」柳如煙低頭擺弄着衣角道。

「那姑娘可曾想過,你對家兄之情只是對令尊不能再長期伴你的一種移情,並非兒女私情呢。」

「移情?果真如此么?」柳如煙喃喃道,「我把大師兄當成爹爹,所以如此依賴,不,不可能的。」

搖着頭,柳如煙語氣中帶有了一份迷茫,想起幼時父親執迷武功,無論自己如何哭鬧也喚不回如從前般寵愛自己的父親。

最多是讓大師兄代為陪伴,大師兄對自己百依百順,就如以前的父親一般,那時心中就有一個願望。

那就是永遠陪在師兄身邊,又唯恐師兄也離自己而去,撒嬌耍賴的要求大師兄答應娶自己。

前事種種,難道自己這麼多年期盼執着的真如眼前少年所說的只是一種「移情」。

「唉,姑娘可好好想一想是否如此,這段時間若是有暇在下願陪姑娘四處遊覽,北地風光不同南國多矣。」

秦壽自覺挽救了一個戀父情節的花季少女,又為自己多贏了一絲機會,不由洋洋得意:

「若是姑娘痴心不改,在下願代兄還債。」

柳如煙聞言柳眉倒豎,「竟敢輕薄於我,當我是水性楊花之人么?」

秦壽不覺想抽自己嘴巴,趕緊學着戲文道:「哎呀呀,小生失禮,還請小姐寬恕則個,小姐打也打得,罵也罵得,但求展顏一笑吧。」

柳如煙噗嗤終於笑了出來,「你和大師兄的性子一點不像,真不知道是如何冒出來的。」

秦壽無奈地摸了摸鼻子,「老實說我也想知道,估計這隻能問老天了。」

《武俠:大明天魔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