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 連載中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盛世之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陽

秦陽真的是一個傻子,他居然被自己的岳父給欺騙了那個男人答應過他,只要自己交出「展開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章節試讀:

手指接連的抽搐, 秦陽只覺得渾身一股力道襲來,竟讓他猛地翻身坐起。
眼前白茫茫一片,秦陽愣怔着。
他手指握拳,不由得驚詫道:「我沒有死?」
對,他沒有死!
從一片混沌中走出,他終歸清晰。
腦海里出現了一幅畫面——一眾白衣老者,散射金光,將一道神識封印於一名嬰兒體內。
那神識猛然掙扎,想要逃離這副桎梏。
然而,就在他要成功突破時,一道星門徑自刺入嬰兒身體。
就此徹底封住了神識。
而這道神識,就是秦陽!
隨之,道道記憶如芒,刺入頭腦中。
他,曾經的秦陽,世之無二的天才。
不過三歲,既已覺醒了星門。
至此平步青雲。
方才弱冠年紀,既已成為千年來,唯一有機會登臨九天的劍帝。
就在他即將飛升的剎那,肉身隕滅,只有神識殘留。
本來,修真之人,早已突破肉身。
神識還在,只要勤加修鍊,必然可以再煉造出一副肉身。
然而,劍道江湖,從來不允許一人獨大。
他們都不會允許秦陽重新擁有肉身。
於是一時間,各大宗門聞風而動。
他們趁着機會,聯合圍剿秦陽最後的神識。
不過,各大宗門終究不能徹底寂滅了秦陽的神識。
最終,他們只得齊心合力,以星門將這道神識封印於一名嬰兒體內。
嬰兒長大後,正是如今的秦陽。
仇恨的畫面,電光火石地更迭,最終回到了眼前。
秦陽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
「哼,天不絕我!
想不到星門被人奪走了,竟意外解除了我的封印!」
破除封印,秦陽激動不已。
想到前世至死未能登臨九天,抱憾終生!
如今既然可以突破封印,他當然要韜光養晦,劍指九天!
還有那些曾不遺餘力圍剿自己,殘害自己的各大門派,他絕對不會繞過一人!
復仇烈火迅速灼燒着自己。
秦陽打算順勢激發自己體內的葬劍穴。
所謂葬劍穴,乃是高階修真者利用神識,藏起自家神劍法寶的一個空間。
千里隨行,只要修真者單手一揚,便可憑空招來神劍。
秦陽沉沉一笑,當即抬起一隻手,對着天空高聲道:「劍來!」
然而,什麼也沒來。
秦陽一怔,立即繼續發力,但葬劍穴卻始終無法出現。
幾次努力都告失敗,秦陽恍然大悟—— 雖然突破了星門的封印,但前世修為十不存一,如今的自己僅是三重淬體境。
修真品級分為淬體、凝脈、聚氣、蛻凡、地魂、天魂、玄冥、空冥、人元、真元與真陽。
每一個品級下,又分五重高低。
通常,只有進入了三重地魂境的高手方可開啟葬劍穴。
這樣看來,距離恢復自己的葬劍穴,秦陽簡直還有千山萬水的距離。
就在他心下煩躁時,腦後一陣風聲獵獵。
秦陽沒有來得及避開,頭上吃了一記悶棍。
嘭。
他轟然倒地。
「哼,想不到你小子竟然還沒死,居然還想學人家,妄想招來神劍!
你配嗎?」
說話人正是那禿頭魁梧漢子,「我看你最多也就是淬體三重,老子滅你都是輕而易舉!」
「死了還要禍害老子,要不是為了煉化你,大爺我早就去登仙樓抱着美女喝花酒了!」
話音未落,那人手已經抓住了秦陽,復又將他扛在肩頭。
煉化爐門敞開,吐出的火舌迫不及待,就要將秦陽捲入爐中。
「廢物!
死了也是廢物!」
禿頭漢子說著,直接將秦陽扔入了煉化爐。
轟!
火舌陡然吐出更長,愈發囂張。
烈焰將秦陽團團圍住,灼燒着他的肉體凡胎。
可深深的昏厥,愣是沒讓他疼醒。
直到一聲輕輕的,溫柔的呼喚傳來。
「陽兒……」 「陽兒……」 「快醒過來!
你要活下去!」
娘!
是娘的聲音。
秦陽猛地睜開了眸子。
可是不見娘的身影,只有赤焰舔舐着自己。
隨之而來的則是鑽心的劇痛。
他將銀牙咬碎了,一聲由衷而來的嘶吼。
難道自己這副肉身,真要被煉化於凌家了?
不經意間,眼前的烈火退向兩側,竟然生出了一道門。
那門上一塊匾額,清晰可見三個字!
這裡——竟然就是秦陽神識中的葬劍穴!
秦陽兀自激動起來,想不到烈火灼燒之下,竟然恢復了自己的葬劍穴。
他忙不迭去推大門。
石門敞開,放眼望去,穴內滿地頑石亂生。
無數支凌厲的神劍,在肅殺之地縱橫交錯。
隨着氣息流轉,這些劍身竟然發出龍吟一般的低鳴。
這裡的寶劍,即便隨意挑選一把,扔在凡塵也是絕世神兵。
但,在葬劍穴中,這些寶劍卻只是配角。
秦陽真正的那把劍,正插在**一塊巨石當中。
蟒龍如鎖鏈般,纏在通體漲紅的神劍之上。
這,正是名為赤曜的神兵利器!
「老朋友,想不到咱們還有重逢日!」
秦陽說著,抬起右手。
二指併攏,指向九天。
「劍來!」
一聲暴喝,一道凌厲劍氣,朝着秦陽手心飛馳而來。
緊跟着,他的手中就握住了赤曜神劍。
他不由得輕輕一笑,隨之劍氣破空,斬斷眼前一切。
隨着轟然巨響,真正碎裂的,卻是那口巨型的煉化爐!
銅製爐身,立時化作碎片,迸射向四方。
早已回了屋的禿頭漢子,自然也聽到了巨響。
「糟了!
一定是火太旺,爐子炸膛了!」
他疾步跑回了煉化爐前,卻看到滾滾濃煙之處,站立着一個人。
那人光着身子,皮膚已然被烈火吞噬殆盡。
僅存的焦黑皮膚,也如龜裂的泥土般,整塊整塊地脫落。
於是,整個人都裸露出血紅色的肌肉。
有的地方還在一下一下地抽動着。
這哪裡還有人的模樣,全然變成一隻惡鬼。
「你是那個廢物?
我說你小子有完沒完?
怎麼死來死去都死不了呢?」
禿頭漢子破口大罵,「活活連累老子在這裡收拾你!」
「既然你害得老子喝不成花酒,那就拿你撒氣!
老子要砍了你手腳,再剜去雙眼,把你丟進茅坑裡當人彘!」
噌的一聲,禿頭已經抽出了刀。
寒光一閃,一陣獰笑。
禿頭早已迫不及待,要好好發泄心頭怨氣。
隨之,他舉起了刀,疾步而馳。
噗嗤!
刀砍在了秦陽右臂上。
禿頭漢子立即發出一陣陰冷的詭笑。
刀再向里深入,即將切斷這條膀子。
然而!
禿頭漢子沒有察覺的是,一股猩紅色的光暈,正從右臂斷裂處,蔓延而出。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