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武道聖醫在都市
武道聖醫在都市 連載中

武道聖醫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秦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靜 秦炎 都市小說

為得美女院長的芳心,醫聖秦炎回歸都市;怎料情敵無數,面對敵人秦炎從來不留情,拳頭說話暴力警花,乖巧教師,蠢萌蘿莉,溫柔空姐,冷艷女總裁各種美女接踵而來秦炎忍不住高呼:天吶,讓美女的熱情來的更猛烈一些吧!展開

《武道聖醫在都市》章節試讀:

兩個保鏢都是野戰軍特種大隊出身的退伍軍人,雖然早已離開軍營,但練到大開大合境界的軍體拳每日操練,就是為了那些出重金聘請他們的僱主需要時用以制敵,無論打成什麼樣子,都有老闆兜底,而那位帶着金邊眼鏡的年輕僱主給他們下的命令只有一個。

那就是,攔住除姜白之外的所有外來客,不擇手段,包括暴力驅逐。

此時,兩雙缽大的拳頭正攜着呼呼的風聲向秦炎襲來,四隻拳頭上還戴着閃閃發亮的東西,是特製的合金指虎,硬度比尋常鋼鐵更高,一旦落到人體,恐怕最輕也是重度挫傷、骨骼折斷的下場。

不過,那在常人眼裡快如閃電的突然襲擊,在秦炎眼中卻恍如十倍慢鏡頭一樣遲鈍,隨着他左腳一點地面,整個身體像浮空一樣平移半米,輕鬆閃避過了足以打死野獸的拳頭攢擊。

下一秒,在兩名退役特種兵來不及反應的空檔,秦炎的身體像擺脫了慣性的控制,右腿隨着身體停止同時高抬,直接踢中了兩人的腿後關節部,像踢兩隻足球一樣,閉上眼睛的李靜月只聽見嘭的一聲,趕到三樓來的大隊保安卻看見了,兩名高大壯碩的黑衣保鏢直接被踹飛了出去,像泄了氣的皮球,在空中翻滾着落下了三樓。

”啊…… ”

悶哼聲起,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十餘米高的距離,毫無保護地直接摔落下去,就算是再強悍的身體也承受不住這樣的衝擊,再睜開的眼的李靜月已經顧不上斥責秦炎,安排着保安隊和救護人員一起下樓將兩個保鏢背上了擔架,直接送急救室了。

再回頭時,特殊病房的大門已開,秦炎人影消失,早就先一步進去了。

李靜月站在室外,猶豫良久,還是跟了進去。

病房內,陳列布置並無特別之處,一張加大的自動伸展病床,床邊一張座椅,一部輸氧機還有一台無名醫療設備而已,但只要是醫療專業出身的人士,一眼就能看出那台一人大小的特殊機器的作用–搶救,更能看出那台機器的價值和使用者的身份不菲。

病床尾部的號牌上,記錄著入診時間,而最吸引人眼球的,是病人的名字–蕭烈山,一個秦炎並不陌生的名字。

此時,秦炎已經坐到了床邊的凳子上,低頭看着病人,表情冷得像冰,硬得像鐵。

床上,一個面戴輸氧罩,仰卧而眠的老者,鬚髮皆白,面目潮紅,是一種臨危的病人不應該有的紅潤。

李靜月杏眼圓睜,立刻發現了異常,輸氧機的開關,被關掉了。

她剋制住衝上前去掐死秦炎的衝動,不敢發出過大的聲響,輕輕走上前,眼光那麼複雜地看着秦炎,秦炎也看着她,絲毫不畏懼她興師問罪的目光。

”你到底想幹什麼? ”李靜月咬牙切齒,用僅有二人能聽清的聲音逼問道。

”出去,我在救他。 ”秦炎的聲音,已經冷到冰點,讓李靜月覺得陌生而恐懼。

救他?關掉病患的輸氧機,說在救他?

李靜月揚起了手,顫抖着沒有揮下去狠狠抽在秦炎那張欠揍的臉上,一咬牙,轉身便出了病房。在憤怒到極點的時候,她突然明白了秦炎想幹什麼,因為秦炎的手裡已經多了三根她很熟悉的東西–銀針,細如髮絲的銀針。

看着床上已經開始呼吸急促,開始迴光返照的病人,秦炎閉上眼睛,渾厚內力自丹田滾滾湧出,隨他意念轉動施展着隔空傳音:

”我是醫生,如果你聽到了,就睜開眼睛。 ”

”我是醫生,如果你聽到了,就睜開眼睛…… ”

與此同時,躺在床上行將就木的肖烈山腦海中響起了這個聲音,已經對生命絕望的他像旱鴨子在激流中抓到了一個救生圈,猛然睜開渾濁的雙眼,正見坐在床邊的秦炎也睜開眼睛,兩道同樣犀利的目光隔空對撞,讓已經形如枯槁的肖烈山情緒突然變得激動,安靜放在被子中的手都在顫抖,像看見了不可思議的奇景,連輸氧罩被斷氣造成的呼吸困難也緩解了不少。

秦炎對他的反應並不意外,很平靜地道: ”我叫秦炎,咱們見過面。 ”

”你,你…… ”

躺在病床上兀自激動的蕭烈山口中吞吐音節,呃呃啊啊地叫着,卻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不用害怕,現在你不再是那個叱吒風雲的一方大佬,只是病人。我也不是那個讓你風聲鶴唳的聖醫,只是醫生。 ”

秦炎擺了擺手,像對過往的事情一概翻過,轉而問着:

”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麼病,也別說姜白那點小伎倆能瞞過你,如果我猜得不錯,你是被自己的某位親人連同外人一起挖了個坑,埋了進去,但他們不敢直接對你動手,想把你永遠困在這醫院裏,用嗎啡拴住你,等你自己挨不住的那一天拔掉氧氣罩了斷,他們就能順理成章接管你的資產,繼承你的勢力,我說的對嗎? ”

蕭烈山痛苦地閉上眼睛,扭頭過去,躲避着秦炎如火如炬的目光,正如秦炎所說,此時的他已是垂垂老朽,至親者的背叛對這位曾經呼風喚雨的教父級人物來說是無法承受的,他甚至不願再回想過去,只要一想,便心如刀絞。

”如果我告訴你,我能救你,能幫你把他們全部揪出來,放到你面前任你處置,你相信嗎? ”

秦炎的語氣很篤定,睥睨地看着曾經面對過的危險敵人,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把,條件說出來吧…… ”

蕭烈山仍然沒有回頭,低沉的聲音如受傷的猛獸哀吟,恐怕這座醫院裏,能知道面前躺在病床上的人真正身份和背景的,算上秦炎也不會超過三個人,恐怕連李靜月都無法摸清楚底。

”很簡單,只有一條,把光彩集團的控股權交給我,你依然是除我之外的第二大股東,我可以讓你延壽三十年,你不必擔心殺了唯一的親兒子會絕後。 ”

秦炎的嘴角升起了一抹怪異的弧度,曾經在地下世界與那個龐大的財團勢力搏命,只為了更快速地積累原始資本,沒想到命運弄人,當年大敵成了這副樣子,哪還有一點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大佬氣勢。

不過,雖然外在氣質變了,秦炎卻能準確地感知到,蕭烈山的心裏依然卧着一頭猛虎,一頭受了重傷的猛虎,在舔舐着傷口,等待機會,還是等待死亡?

”你的胃口太大,吞不下的。 ”

蕭烈山的聲音也變得平靜,像不懷疑秦炎有能醫治自己的本事,卻懷疑他過度膨脹,被野心沖昏了頭腦。

”呵呵,威勝集團的胃口也不小啊,如果我今天不來,如果姜白再次出現,你是不是打算向威盛妥協,寧可把一輩子的基業拱手讓人,也要讓那個逆子跪在你面前,親手幹掉他? ”

秦炎把玩着手中的銀針,一語出口,卻似五雷炸落,讓前一秒還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蕭烈山陡然翻身,滿臉紅潤異常,一雙漆黑的眼睛裏渾濁盡去,彷彿在跳動着火焰,一字一頓幾乎是怒吼出來:

”證明給我看,你能達成承諾! ”

面如青獸,聲如獅吼,秦炎心下一驚,這老傢伙果然還是凡人,在地下世界呼風喚雨幾十年也沒變成神仙,寧可真把所有財產都拿出來,也要把背叛他的人親手幹掉,沿海之虎的稱號卻是不是浪得虛名。

蕭烈山的吼聲驚動了守在外面的李靜月,她轉身就要進來,卻被秦炎的隔空傳音止住了腳步: ”停下! ”雖然心急如焚,終究忍住沒有開門,跺着腳在心裏罵著那傢伙混賬,卻是無計可施。

秦炎看着那張已經透支最後生命力而變得紅潤的蒼老面孔,和當年親眼見過的那位高高在上的黑白王者截然不同,但那跳動着火苗的陰戾眼神絕對不會錯,絕對是同一個人。

”閉眼,躺下! ”

蕭烈山咬牙應聲躺下,秦炎也不再廢話,收了銀針,兩掌合一,渾厚內力在體內呈順時針流轉循環,大喝一聲,兩掌覆在蕭烈山的腹部與左心房處,如洪水出閘的內力貫穿體表,直入蕭烈山的五臟六腑,隨着循環往複的內力運轉傳遞着身體信息,數秒功夫掌手功停,為了毫無死角地完全探查一遍,饒是秦炎的功力深厚也已額頭見汗,口中吐出一個詭異的名詞:

”苗疆毒蠱! ”

秦炎的神色一下變得難看無比,沒想到蕭烈山體內居然藏着這種難纏的東西,以他的實力倒並非無解,而是那種出自湘西苗寨里的毒蟲過於奇異,現代西醫的抗生藥物都對其毫無辦法。

據老頭子曾經給自己講過的醫書,蠱蟲一旦毒性發作,釋放微量毒劑,能讓中蠱者痛不欲生,卻不會在短時間內致命,難怪需要嗎啡那種成癮性極大的鎮痛藥物壓制,就是自己肚子里被放入這種東西,恐怕都得脫上一層皮。

”好傢夥,這老傢伙夠硬的,住了半年多的院,每天忍受那種折磨還能死扛不妥協…… ”

秦炎心裏不禁感慨,蠱毒不過人心,真有點難辦啊。

《武道聖醫在都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