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我在驚悚游戲裏封神(無限)
我在驚悚游戲裏封神(無限) 連載中

我在驚悚游戲裏封神(無限)

來源:外網 作者:壺魚辣椒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壺魚辣椒

展開

《我在驚悚游戲裏封神(無限)》章節試讀:

白柳醒來,他發現自己坐在一個車的后座上,車內部狹隘窄小,破舊的椅背上泛着逼真的煙味,車窗上滑落不成股的水流,能從玻璃上模糊地看到窗外細雨淅淅瀝瀝,天色昏沉,分不清是黃昏還是夜晚,他的鼻腔里還縈繞着一絲淡淡的,讓他不適的鹹魚腥味。

他的面前有一個飄浮的面板,上面寫着――【遊戲須知】。

白柳皺起眉來。

這是哪裡?他為什麼在這裡?這個面板又是什麼東西?

這個面板好像能感知他心中的疑問一般,依次在上面顯現出答案。

【你在一場致命的遊戲中,而你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我們檢測到你在失業之後爆發出了巨大的對金錢的慾望,慾望強烈到,符合遊戲開啟條件】

隨着面板上的字一個一個顯現,白柳終於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是的,沒錯,他失業了。

而他是一個對金錢有着劇烈渴望的人,他從小到大都愛錢到不正常的地步,甚至被心理醫生診斷為【金錢囤積症】患者,告誡他如果再不控制自己對金錢的慾望,他遲早會做出為了錢不要命的事情來。

有工作的時候,白柳每個月還有一定的固定收入可以勉強克制自己對金錢的渴望,但當他失去這份工作的時候,白柳陷入了一種無法自控的,甚至想要不顧一切地去囤積金錢的熱切中,他的心理醫生說這是下崗社畜的正常心理狀態,讓他自己調節平緩一下,出去看看世界放鬆一下。

白柳聽了只想冷笑,沒有錢,出去只能看地獄不能看世界好嗎。

白柳諷刺心理醫生:「我出去看了世界之後,我就能變得有錢嗎?」

心理醫生驚嘆:「當然不會啊,你會變得更窮。」

白柳:「……」你他媽這不是挺知道會發生什麼嗎?

「但是你變得更窮之後,你就會發現….」心理醫生安慰白柳,「窮也不過如此,錢都是身外之物,何必把自己折騰得如此痛苦呢?」

白柳面無表情地質問心理醫生:「遇到我這種病人痛苦嗎?」

心理醫生:「………」痛苦。

白柳呵呵一笑:「你是為了什麼把自己折騰得這麼痛苦的呢?你為什麼不辭職出去走走呢?」

心理醫生:「…………」為了錢,沒錢不敢出去走。

汪的一聲哭出來。

在把自己不知道多少個心理醫生說哭之後,白柳拍拍手~感嘆,窮真是攻擊人類的最好武器。

就是自傷一千,傷人八百。

幸好這心理醫生是社區免費的,不然白柳就就更窮了。

――――――――

白柳失業之後,陷入一種極致的焦慮當中,根本就調節不過來,做夢都能夢到自己一夜暴富,坐在錢堆里歡樂大笑,醒來之後悵然又孤獨,發現自己從存款只有五位數。

在這種無法平息的,下崗焦躁自我衝突里,白柳有事沒事就托腮做夢――如果這個世界上,存在可以高風險掙錢的方式就好了,他可以不要命,但是他要錢!

他告訴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想法,朋友寬慰他,看到你牆上書架上那本刑法了嗎?

白柳說看到了。

朋友說,你隨便翻開一頁找一條,上面就是高風險的賺錢工作,你努努力,還能爭取上本月的加急名單。

白柳:「……」

白柳不想犯法,但這世界上就不存在不犯法的來錢快的途徑嗎?!朋友說你做夢來得比較快。

就算是玩命,他也要錢――白柳躺在床上做夢,失去意識被捲入這個遊戲的最後一刻,是如此想着的。

回憶結束,白柳看着他面前飄浮的遊戲面板。

面板上又浮現一行字:【是的,正是你的強烈慾望開啟了遊戲,而只要你成功的通關遊戲,你將獲得你想要的一切】

白柳毫不猶豫:「我想要錢。」

管他什麼遊戲,他只想搞錢。

隔了一會兒,白柳又問道:」你們這個遊戲,是合法的吧?「

面板:【…..合法的】

面板:【通關遊戲你將獲得積分,而積分可以兌換金錢和你想要的一切事物】

白柳:「這是什麼遊戲?我要怎麼做才能通關獲得你說的積分?」

面板:【這是一場恐怖逃生遊戲,裏面充斥着鬼怪,殺人狂魔,不可思議之物,而你要做的就是找出他們的弱點,完成通關整個遊戲副本的劇情,並從他們手中順利存活下來】

【遊戲副本載入中…..載入完畢】

――――

【遊戲副本名稱:《塞壬小鎮》】

【等級:一級(玩家死亡率小於百分之五十的遊戲為一級遊戲)】

【模式:單人模式】

【綜合說明:這是一款刺激的動作向和解密向相結合的遊戲,在玩家中大受歡迎,但似乎對新人不是很友好,新人死亡率非常高】

――――――

【玩家信息載入中………載入完畢――】

【玩家名稱:白柳】

【生命值:100(生命值低於六十後玩家攻擊力下降,歸零之後玩家死亡)】

【體力值:80(體力充沛)】

【敏捷:25(你常年坐辦公桌,全身僵化,不太敏捷)】

【攻擊:30(只有女子高中生拿書包砸人的攻擊能力)】

【智力:89(你出乎意料的聰明)】

【幸運:0(你一生都出奇地不幸,如果你們公司要裁員一個人,那個人必定是你)】

【技能:無(你還沒有任何技能)】

【精神值:100(近期,你是第一個登入遊戲後精神值還保持滿格的玩家)】

精神值下面有一行紅色的小字註解。

(註:請玩家保證精神值高於六十,精神值低於六十會導致玩家精神錯亂,各人物面板屬性砍半,低於四十會導致玩家看到不屬於遊戲內的幻覺內容,導致遊戲通關困難加劇,低於20會激發玩家癲狂狀態,攻擊力面板屬性極力攀升,擊殺各類生物,精神值為0玩家會徹底被副本同化,變成副本中怪物的一員)

【玩家面板屬性綜合評價――f級玩家,最低等的玩家,但因精神值和智力值測定特殊,該評級存疑,最終玩家等級記載為――f(?)】

白柳掃完整個人物面板之後,看着那個f後面的問號,覺得自己像是受到了不明顯的嘲諷,他劃掉人物面板,又跳出了新面板。

【你已登入新人區的小電視屏幕(1/100),目前無人為你駐足,玩家白柳人氣值為0,氪金率為0】

白柳皺眉:「這是什麼?」

面板:【你的遊戲過程會出現在玩家大廳新人區的小屏幕上,供給其他玩家觀看,但目前並沒有人觀看你的遊玩過程,也沒有人你的遊戲過程氪金,你目前寂寂無名】

白柳有點懂了,就是遊戲主播那種形式,但這些都無所謂,他的關注點在那個氪金率身上:「有人為我氪金,我可以拿到積分是嗎?」

面板:【是】

【接下來遊戲開始,祝你好運,新人玩家】

面板就像是被關掉的電視屏幕,在白柳的眼前閃成了一道白光後消失了。

而在某個遊戲大廳中,有一個小屏幕突然亮起,上面顯現出白柳的清雋白~皙的臉,這個屏幕周圍還有很多屏幕,上面都有各種各樣的新人玩家驚恐崩潰的臉,還有人在嚎哭着不停地擊打屏幕,似乎是不能接受現實想要從裏面出來,還有人縮成一團抱着頭,像是完全不能接受現實一樣。

而白柳毫無被驚嚇的神情,在一片驚慌失措的新人玩家裡完全就是個異類。

所有人仰頭看着這個突然又多亮起來的一個的光亮屏幕,饒有趣味地討論着。

「又有新人進來了,不知道能撐幾天。」

「看背景,是《塞壬小鎮》這個遊戲副本?」

「這批新人運氣可真差,《塞壬小鎮》里新人玩家死亡率很高的,上次不是登入了一百個,最後就剩下一個嗎?」

「最近隨機給新人的遊戲副本也太難了吧,不過看這些新人嚇得屁滾尿流到跑,還是蠻搞笑的…『』

「等等!」突然有一個路過的玩家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靠近了白柳的小電視屏幕,他看着白柳的人物面板屬性,不可思議地開口:「這裡有個精神值一百登入的新玩家!」

「什麼?!」

「讓開我也要看!」

「靠!現在新人都這麼變態了嗎?!精神值一百?!」

「上一個精神值一百登入的,現在都在遊戲總積分榜前十了吧。」

「潛力種子啊!讓我也康康!」

白柳的小電視閃爍了一下,一個機械音平鋪直敘地報道:

【有五十人簇擁圍觀玩家白柳的電視屏幕,玩家白柳達成初出茅廬成就,解鎖一鍵三連繫統】

【有二十八人點贊玩家白柳的視頻,有五十六人收藏玩家白柳的小電視,無人給玩家白柳充電,請玩家白柳再接再厲】

……

※※※※※※※※※※※※※※※※※※※※

對新入坑的玩家建議:

1:最好別看32章之前的評論,因為我修過正文,評論和正文不符

2:希望大家能輕鬆看文,在驚悚游戲裏玩的愉快

非常感謝大家點進正文,鞠躬!

《我在驚悚游戲裏封神(無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