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在精神病院苟成神
我在精神病院苟成神 連載中

我在精神病院苟成神

來源:google 作者:我在精神病院苟成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溫雅 楊崢

【精神病+系統+爽文+只能說真話】楊崢穿越成了精神病人在這鬼氣復蘇的時代,他綁定了系統只是綁定了系統之後,楊崢發現他只能說真話,再也不能說假話了喂,我有系統,我能殺鬼,我天下無敵!我有道具,我有功法,我真的什麼都有!好,好,你什麼都有,我相信你護士悄悄拿出一安定你要做什麼,我跟你說,我可是有系統傍身的,你別過來!楊崢倒退,卻被兩個護工給死死按住隨即一針拿下楊崢:拜託,我真的沒有精神病,我說的都是真話眾人:是,是,是,我們都相信你說的話,你真的不是精神病楊崢:你們相信個屁!!既然你們正常人不相信老子有系統,那麼老子就在精神病院里,構建一佛道體系讓你們看看在這神魔共存,靈氣復蘇的時代,佛道兩教出現巨大斷層楊崢楊崢憑藉系統各種稀奇古怪的功法,橫空出世他的宗旨是:為華國立威,為生民請命,為天道立秩序,為萬世開太平!展開

《我在精神病院苟成神》章節試讀:

中州市。

驅鬼所辦公室中。

趙立冬從未像有今天開心過。

他看着睡在沙發上的楊崢,露出慈愛的笑容。

雖然楊崢渾身都是髒兮兮的,可是他卻一點兒也不嫌棄。

終於是撿到寶了。

終於是打壓了向陽市一頭。

他還在回味剛剛向陽市領導張東健,過來領人囂張跋扈,氣焰十足。

當得知稍傷自己下屬的是一精神病之後,吃了屎一樣的表情。

你能和精神病一般見識。

不能。

當然不能。

更何況還是黃毛等人出手在先。

被一精神病毒打。

還有什麼臉面要求賠償?

雖然說折損了十多個異能者。

可畢竟是給中州市除了一個大害。

他看了看錶,架着公文包就出去了。

他還需要向上級單位靈異處理局彙報昨天的工作。

趙立東走了之後,張溫雅悄悄的進入了房間。

看着熟睡的楊錚,她內心十分糾結。

正巧這個時候,楊錚嘴角留着哈喇子,喃喃說著夢話。

「美女,雙修嗎,嘿嘿……」

一臉豬哥樣,真是要多賤就有多賤!

這個死楊錚,自己怎麼說都救了他好多次。

可是他卻那樣對自己。

想到這裡,張溫雅一張臉不由的紅了起來。

難道說自己真的和他親吻才有合體技能,才能殺鬼降妖嗎?

說出去丟死人了。

這要是讓我媽知道了,還不得罵死自己。

不行,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和他親吻,明顯感覺自己身體熱乎乎,懶羊羊的。

異能值明顯有了增長。

莫不是和他親吻的原因?

哼,才不是呢!

是本小姐天賦異稟,天生就是當異能者的料。

想到這裡張溫雅氣消了大半。

可是也不能放過這個死變態。

張溫雅計上心來,從口袋中掏出一記號筆,在楊崢臉上畫了一隻大大的烏龜。

趙立冬是晚上才回來的,全程黑着臉。

剛一進門,就看到楊崢在畫著什麼。

「怎麼一回事情?」

楊崢抬頭問道。

「哎,啊?」

趙立東看着臉上畫著烏龜的楊崢,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您這是……畫什麼?」

趙立冬硬生生的改了口,看着桌子上鬼畫符一樣的東西。

「啊,這是系統給我的隨心畫意符篆,我隨便畫畫,感覺還挺好。」

畫畫能畫到臉上?

嗯,對於精神病來說,似乎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下午時候,楊崢剛醒了沒有多久,系統就獎勵給了他一項技能。

隨心畫意符篆。

什麼祛陰符篆,困鬼符篆,爆裂符篆,冰凍符篆等等東西。

只要楊崢心裏所想,筆下所畫的符篆,都有一定的作用。

「土……大師啊,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失傳已久的符篆?」

趙立冬拿起了一張,左看看,右看看,很是疑惑。

自從**佛道兩教出現巨大斷層以後,門人凋零,道法失傳。

符篆也跟着減少,現在市面上一張符篆被人炒到了十萬一張,還有市無價。

滿桌子的符篆,那得多少錢啊!!

哎,不過楊崢畫的這東西,靠譜嗎?

趙立冬心裏打了個問號。

「算是吧,你喜歡的話送你了。」

「那太好了,大師。」

趙立冬連忙將符篆收了起來。

「哦,對了,你回來黑着臉,又怎麼了?」

「哎!!」

趙立冬一聲長嘆,將下午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原來下午在靈異局召開的工作彙報會議,根本就是一批鬥會。

會議上向陽市的張建東矛頭直指中州市。

說他們為了搶奪殺死嫁衣新娘的功勞,無故傷害向陽市的同事。

行為可恥,人神共憤!

趙立東是萬萬沒有想到,他們這麼不要臉,竟然倒打一耙。

於是據理力爭,強烈抗議。

可奈何靈異局局長何奇才是張東健的姐夫。

兩人時裙帶關係。

何奇才明顯偏癱向陽市,將趙立東一通臭罵。

並且還拍了一苦差事給了趙立東。

打探中州市光明大橋的鬼物情況。

這地方是中州市絕對禁地之一。

自從鬼怪復興,這裡到處瀰漫著霧氣,風根本吹不開。

而且其中不時有怪聲發出。

期間曾經光明會組織了二十多人的探險小隊,其中不乏三四級別得異能者,更有一五級異能者帶隊。

結果,這隻小隊進入以後,消息全無,生死不知。

這件事情引起了光明會高層以及異能組織的注意。

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被人壓了下去。

最後不了了之,而光明大橋,也成了中州市的夢魘。

何奇才派付自己這個差事,明顯就是要整自己。

要他下台騰位,選拔他的人上位。

「什麼,組織裏面也有內鬥?」

楊崢疑惑道。

「不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鬥爭。『』

趙立冬死死抓着楊崢的胳膊,就像是抓着最後一根稻草。

「馬鈴薯,哦不,大師,你一定要幫我,要是我下去了,你的身份,可就永遠沒人能證實得了了。」

……

深夜時候,七八輛驅鬼所的警車,甚至於還有一輛裝甲車開上了光明大橋。

光明大橋橫貫南北,全場兩千四百米,寬二十米,是珠江水系最大的一主橋。

自從鬼氣復蘇之後,夜裡無人出行,整座大橋安靜極了。

車輛停在路邊,剛一下車。

趙立冬就拿出測鬼儀來,不住的探測着四周的陰氣。

「大家注意,這一次我們是收集鬼怪的信息,切勿纏鬥,如果有鬼物靠前,一定要及時撤離。」

強調再三之後,驅鬼所的異能者全部都四散開來。

趙立冬跟在楊崢身後,身側還拉着張溫雅,三人在橋上朝着一個方向走去。

「楊崢,你看到什麼沒有,有沒有預感到什麼陰氣?」

「張溫雅,你倒是靠近一點兒啊,你躲的我們兩個那麼遠做什麼!」

「我這麼做事為什麼,當然是培養你們兩個的感情了,合體技能,多麼難得。」

一路上趙立冬不住的找話題,一雙小眼睛滴溜溜的亂轉。

對於趙立冬這狀態,楊崢根本懶得搭理。

張溫雅也不想和他說話。

一時間,場上只有趙立冬在不住的說話。

張溫雅和楊崢,倒是一句話都沒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