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在古代引領時尚
我在古代引領時尚 連載中

我在古代引領時尚

來源:google 作者:小鴨嘎嘎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沛柔 段栩生

宋沛柔本是國際知名的服裝設計師,卻穿成了皇宮裡最不受寵的公主,人人都能踩一腳那種本想傍着系統大佬逃離這個破皇宮,卻因為職業病自己改了身衣服被宮裡其他嬪妃注意皇帝好美色荒淫無度,嬪妃們發現穿着宋沛柔設計的衣服就能獲得皇上恩寵宋沛柔又干起了老本行,賺了個盆滿缽滿你說一輩子在皇宮沒見識?獲得太后寵愛避免賜婚,直接出宮打拚光掙錢有什麼用?不好意思,系統商城在手,直接助軍獲勝,順便搞了個免死金牌做一輩子商人沒出息?撿了個便宜世子哥哥,直接率軍謀反自己當了皇帝,「沛沛,來當皇后嗎?」、前期憑手藝打臉,後期靠拿錢砸臉!一個財迷花痴少女開外掛干大事的故事展開

《我在古代引領時尚》章節試讀:

走到冷宮門口,段栩生雖然心裏有所準備,但是看到裏面破敗的景象時,還是同情的看向身側的宋沛柔。

「要不你跟我走吧,從軍打仗都比這來的好。」

「你清醒一點,想殺我就直說。」宋沛柔不理會,走進院內。

段栩生看着面前少女的背影,明明是如此的清瘦柔弱,背影也透出幾分孤寂,卻有着不符合年紀的傲骨與堅韌,在這烏煙瘴氣之地也過的樂得自在。

心裏發笑,這四君子的氣質倒是被她個小丫頭佔了個遍。不禁回想起自己年幼的經歷,面前的少女顯得更可愛了。

「宿主,他剛才又漲了十點好感。」

「他瘋了不成,我做什麼了?我一罵他,他就漲好感嗎?果然是變態吧。」

段栩生不知道宋沛柔與系統的小插曲,走進院內,看着宋沛柔回屋取出剪刀針線。

剛才聊天時,段栩生就已經知道自己會裁製衣物的事了,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更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手藝,她也沒有必要隱瞞,萬一幫自己拉拉生意呢。

將院內桌子打掃乾淨,打算將衣物先裁出個大概尺寸。古代就是這點不好,畫個設計圖紙太難了,她對筆墨一竅不通,哪怕通了,也沒有錢買紙墨。

多年的設計師經驗讓自己第一眼就能辨別侯清儀的尺寸,以及最適合她的是什麼。

侯清儀似蘭,氣質幽冷,白色會將她的氣質襯的越發高冷。美是美,但美的讓人不敢接近,這可不是一個後宮低位嬪妃應當有的氣質。唐朝袒胸裙,上衣小袖襦衣,下身長裙,寬袖衫。半臂袒胸將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拽下來,最是冷艷性感。

雪白的肌膚與襦裙相呼相應,若隱若現的感覺給這朵高山之花覆上了一層神秘面紗,讓人忍不住去了解,去接近,去擁有。

段栩生就這樣坐在她身旁,杵着腮看着宋沛柔忙活。突然想到了什麼:「小裁縫,你也給我做身衣服吧!」

宋沛柔被這一聲小裁縫叫的氣血上涌,打算坑他一筆。

「好啊,二十兩。」宋沛柔一點不客氣,寧可要跑了,不可要少了。

段栩生也沒嫌貴,取下身邊的錢袋,對着面前的宋沛柔搖晃,裏面是銀子撞擊時發出的美妙聲音。

「給你。布料明天拿給你,我要在宮內待一陣子呢,做好看一點哦。」

宋沛柔看着面前拿着銀兩在她面前晃的段栩生,剛才叫自己小裁縫的事頓時被拋在腦後,尤其是將錢袋扔給自己時,面前的少年突然變得無比帥氣。

叫,您隨便叫,叫小奴才都行,您樂意就好。

只感覺自己的心都跟着那錢袋晃悠的幅度蕩漾,果然男人掏錢的時候魅力是無窮的!

福利期只有七天,得好好把握住這個機會,宋沛柔打開錢袋,裏面足足有三十兩嗚嗚嗚,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了。

宋沛柔目光堅定的看着段栩生,那眼裡竟然隱約能看到閃閃淚花。

段-送財童子-栩-好兄弟-生被看的渾身不自在:「瞧你那沒見識的樣。」

加上侯清儀的十兩,自己已經有四十兩了,算上自己領的份例,正好夠買廣袖流仙裙!

宋沛柔雙眼放光,但還是很快冷靜了下來。

剛才買整宋祥菱花了十積分!

就差十積分……

算了,其實就算能買,自己也不可能將全部家當花出去。

現在獨自在皇宮無依無靠,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宋祥菱這個絆腳石的事肯定沒有這麼簡單就過去了。

而且自己是個凡人,還是要吃飯的,只能先將廣袖流仙裙的事往後挪挪。

宋沛柔感覺自己此刻的心在滴血。

段栩生看着面前生龍活虎的少女,一會感動一會震驚一會冷靜一會又失落的。

可真是個有趣的人,想必這冷宮條件雖不好,可是遠離後宮的爾虞我詐,卻難得保留了這乾淨的心性吧。

宋沛柔假借回房取材料之由,將自己手裡的四十兩銀子全部換成積分,只留十兩給自己吃飯。

雖然是個不受寵的公主,但宋沛柔此刻還是慶幸自己在皇宮。

要知道如果是在現代,或者是古代的普通人家,這五兩黃金可不是輕輕鬆鬆就能掙出來的。

剛還心想以宋祥菱脾性,這件事沒這麼容易算了,說曹操曹操到,明妃的人不請自來了。

四皇子宋祥菱之母明妃,如今正得聖寵,不可能親自踏進冷宮這種晦氣的地方的。

來者是劉嬤嬤,明妃隨嫁嬤嬤,最得明妃信任之人。

宋沛柔走出屋內,便看到的是劉嬤嬤對段栩生行禮的情景。

那劉嬤嬤是個人精,段栩生這等人物不可能毫無理由的出現在冷宮,想必這其中定是有些緣由。

「世子殿下,冷宮這等陰冷晦氣的地方,您怎麼過來了啊。」

「我與五公主結交已久,今日進宮便前來看望,有何不可?」

段栩生這句話說得妙,一表明了自己是五公主這邊的人,二又暗諷了一個嬤嬤有什麼資格管自己。

宋沛柔也不在屋內看熱鬧了,走下台階「不知嬤嬤今日來此為何?住的地方太過陰冷晦氣可真是委屈您大駕光臨了啊。」

連世子都屈尊降臨,不多言語,自己一個嬤嬤,哪怕心裏不願,可哪敢說自己嫌棄啊。

劉嬤嬤嚇得直彎腰,「哪敢嫌棄哪敢嫌棄。」突然反應過來。

不對啊。

她一個冷宮的,又是個沒娘的。

我給她道什麼歉?

劉嬤嬤抬頭打量身前的宋沛柔,感覺今天的她跟平日里有些不大一樣。

平日里連頭都不敢抬,今日周身的氣勢竟然讓自己不由得俯身道歉,劉嬤嬤可是宮裡見過大世面的人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個氣勢的。

「明妃娘娘吩咐我前來,今日四皇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前來討個說法。」劉嬤嬤眼裡透出精明與鄙夷。

討個說法?有意思。

這分明就是直接給自己扣了帽子。

今天這事無論是不是她做的,都要她來賠罪。

「我今天一直與五公主在一起,不知這四皇子是受了哪門子委屈?」

沒等宋沛柔回話,段栩生便替自己解了圍。

先前段栩生聲稱是她的朋友已讓宋沛柔很驚訝,如今又替自己解圍,自己真是有點受寵若驚了。

「那當然,他的好感度可是六十呢,當然是要幫你的。」系統聽到了自己心裏的想法,有些驕傲的替自己解答。

又不是給你的好感,也不知道你驕傲個什麼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