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廢土的日常
我在廢土的日常 連載中

我在廢土的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不會飛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邢澤 馬茜

遊戲開麥問候隊友,怒氣衝天喜提穿越不給力的外掛,究竟是管理局人性的扭曲還是管理局道德的淪喪?邢澤仰天長嘯——朕的房貸還沒還完!朕的瀏覽器記錄還沒刪除!末世,慢節奏,普通的邢澤和普通的小夥伴一起成長展開

《我在廢土的日常》章節試讀: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

秋日的朝陽帶着蓬勃的力量悄然升起,光芒普照大地。

「呵……啊……」

邢澤躺在床上打了個長長的哈欠,伸了個懶腰。

揉了揉眼睛,邢澤坐了起來,開始每日的例行發獃。

發獃一會會,精神一整天。

過了一小會,緩過神來的邢澤穿好衣服下了床,左三圈右三圈,轉一轉,扭一扭,泡一……不用泡。

「本次開機用時3分45秒,打敗了全國0.001%的用戶,請繼續保持!」

邢澤自言自語。

「傻子一樣,呵。」

自嘲一句,出了屋門走到廁所解決個人問題。

起床三件事:睜眼、發獃、上廁所。

解決完個人問題的邢澤站在院中,搓了搓鼻子,還是那麼乾燥,每天醒來鼻子都難受。

來到這裡已經很久了,邢澤還是不習慣這裡的氣候。

春天下雨少,夏天少下雨,秋天下少雨。

冬天?

反正邢澤上個冬天只見了一場雪,下了幾分鐘,薄薄的一層,連下帶化,最後整個院子的雪加起來都不夠堆一個十公分高的雪人。

總結就是:缺水。

邢澤不喜歡水少的。

不管是地區還是人。

畢竟潤才是王道。

但也木得辦法,現階段以他的能力也改變不了這種現狀。

走是不可能走的,外面辣么危險,這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離開,只能打打工養家糊口。

好在是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不然自己那點微薄的工資可真是完全不夠。

摳摳搜搜的舀一瓢水,刷牙用一點,洗臉用一點。

用完還不能隨便倒了,得倒在院里的小菜地里,榨乾水的最後一點價值。

節約用水,從我做起。

一切收拾完畢,邢澤鎖了院門,慢悠悠往工作單位走着。

這份工作是邢澤來到這個世界後,費了好大勁才找到的。

是的,我們有一個……呸,串頻道了。

是的,邢澤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

他是在一年半前來到這個世界的。

據當事人回憶,當時他正抽着華子喝着闊落,愉快的跟一個空大的隊友語音交流着。

然後手機就很突然地出現一個彈窗,標註是來自時空管理局,內容是:檢測到怨氣值爆表,請問你是否需要一次穿越之旅改變人生。

彈窗下面兩個選項:

1、是;2、YES。

嘛玩意?這不是耽誤事兒嗎?

大龍馬上要刷了,沒有我這1-9的打野,隊友怎麼打團呢!

仔細找,愣是沒看到關閉彈窗的叉叉在哪。

呵,套路,都是套路。

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開團?

就這樣,邢澤在彈窗的遮蓋下,依舊勇敢的向著大龍位置沖了過去。

我大!我A!我再A!

嗯?點到了YES?

不要緊的。

我……!

這一擊平A最終還是沒點出來,邢澤就被一個黑洞吞噬了。

等醒來後,就在城內的一個小院子里了。

這波怎麼說?

這波完全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邢澤整個人都懵逼了。

冤枉啊大人!

我不想穿越啊!

我有工作有房子有對象的啊!

大人收了神通吧!

大人?

我有一句MMP想送你啊大人!

遺憾的是,撕心裂肺的吶喊並沒有得到時空管理局的任何回應,倒是把鄰居引來了。

經過鄰居嫂嫂的暖心安慰,邢澤無奈的接受了現實。

我也不想這麼快就不難過的,可鄰居嫂嫂的懷抱太溫暖了啊!

緩解了情緒的邢澤,經過和鄰居嫂嫂的一系列溝通和自己仔細地回憶,基本了解了自己的現狀。

簡單來說就是:

突逢雙難,叔嬸雙亡。

繼承小院,走向輝煌。

走向輝煌劃掉。

本來邢澤是在城外某個聚居點生活的,某一天聚居點受到了某個勢力的襲擊,父母和妹妹死在了突襲中,邢澤也受了傷。

幸運的是突襲者沒有挨個補刀,他們搬走了能搬走的物件,然後擄走了活着的人,邢澤滿身是血裝死逃過一劫。

等突襲者離開,邢澤找到一些遺落的藥品,給傷口做了簡單的包紮處理,忍着悲痛收攏了聚居點的幾十具屍體,然後付之一炬,將所有骨灰裝在一個罈子里,挖了個坑安葬了。

最後走遍整個聚居點才湊了一丟丟物資,來到城裡投奔親戚——二叔和二嬸。

二叔二嬸不是親的,是邢澤老爹的好哥們。

二叔的兒子給城裡立了功,全家得以搬到城裡生活。

二叔二嬸對邢澤的到來十分熱情,聽到老家的遭遇也是感慨連連,邢澤也得知二叔的兒子幾個月前因為意外去世了。

二老沒有後代了,把邢澤當親兒子一樣對待。

好日子過了沒多久,二叔二嬸跟着狩獵隊在野外也遇難了,屍骨難尋。

這下子邢澤完全成了孤家寡人。

消息隨着補償款一起傳來,支撐邢澤的最後一點希望之光破滅了,極度悲痛之下也撒手人寰了,於是邢澤就被「邢澤」接管了。

穿越過來的的邢澤發現二者名字相同,但年齡不同,這具身體才16歲,傷還沒好利索。

用水缸照了照,模樣也跟自己16歲時一樣,都是那麼的——

普通。

讓讀者老爺們完全沒有代入感。

畢竟讀者老爺們都是:帥可堪比古天樂彭于晏,美更甚於劉亦非趙今麥。

木得辦法呀,邢澤也沒有那帥到人見人愛的基因,腦子也沒開發到百分百,他連自己到底是身穿還是魂穿都不能完全確定。

送走暖心的鄰居嫂嫂,邢澤盤點了家裡的物資。

23個銀元,136個銅幣,以及省着點吃能支撐半個月左右的糧食。

非常不錯!

在這普遍吃不飽缺油水的大環境下,簡直算是小康之家了。

就是缺了個隨身老爺爺和系統娘。

別人穿越——

要麼是大神老爺爺親自指導,進階難度如喝水,什麼仙尊神王都是手下敗將,破碎虛空輕而易舉;

要麼是系統娘發佈任務,機會信手拈來,什麼兵王首富都不屑一顧,統一全球易如反掌。

到了邢澤這,毛都沒有一根。

「哪怕讓我帥一點呢。」

「外掛都不給一個,難道我不是管理局親自選的嗎?」

「讓我以後怎麼跟其他穿越者打招呼?」

「我不要面子的嗎?」

罵罵咧咧的邢澤忽然停了下來。

他在自己的意識里好像發現了什麼,將意識努力向那個方向延伸,待到二者相遇,他確定那是他的——

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