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都市修變化
我在都市修變化 連載中

我在都市修變化

來源:google 作者:月影清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羽墨 都市小說 陳極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天地無時無刻不在映視着生靈的無知,尤其是被稱為萬靈之長的人類人類對於天空和大地的認知,猶如朝菌蟪蛄,偏偏還以為自己了解了全部但是,每個時代都有一些特別的生靈,他們成妖,成精,成怪甚至成仙成聖……對於常人來說,這是個太平年景兒但是對於武者來說,這片天地,從來沒平靜過……展開

《我在都市修變化》章節試讀:

看了看 ,這箱子裏面還裝着東西 ,把這些書拿出來一看 ,我又是一愣 ,就是一個小罈子 ,巴掌大小 。

罈子口用木塞緊閉着 ,周邊兒有一些細小的 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 ,對於這些我很熟悉啊。

「嗨!值得嗎?」

小心翼翼的將罈子收好 ,抱起那些書 ,回到了宿舍 。

回到宿舍後 ,在床底下掏出一個收納箱 那箱子不大 ,長大概30cm ,寬大概20cm ,高15cm左右 ,一個藍點兒 白色的箱子 。

打開箱子 ,裏面是一層又一層的泡沫 ,泡沫里包裹着的 ,是和那一樣的 三個小罈子。

看着這三個小罈子 ,我的神情一陣恍惚 ,努力的控制自己 不去想 ,因為呀 ,有一些事情 一想就撕心裂肺 。

收拾出一個位置 ,將這一個小罈子放進去 ,然後用泡沫擠壓嚴實 ,防止碰撞打碎。

之後又重新推回床底 ,坐在床邊 久久不語 ,回過神兒來 ,來到書桌前,看着這一摞子書,我不禁回想起當初爺爺給我講過的 ,關於那個年代能人異士的故事 。

這個陸義安,也在其中 ,他是建國之前的一個人相術大師 ,能被稱為大師的 ,自然不是一般人 。

可是,爺爺所教的 ,我幾乎都學會了 ,當然,除了他的絕技 ,都說,教會徒弟 餓死師傅 ,可對於我們爺兒倆這樣來說 ,不存在這種情況了。

關於那一項秘術 他始終沒有告訴我,我之前也想過原因 ,或許是有什麼大因果 ,比如,有人在打這項秘術的主意。

後來,爺爺失蹤 ,我也沒打算找過 ,如今得到他的死訊 ,收到了這些東西 ,他是想告訴我什麼呢 ?

他這到底是在告訴我什麼呢 ?我心裏也有一個猜測 ,就是關於他內項秘術。或許他早就教過我了 ,只不過,沒有告訴我最關鍵的地方 。

如果他之前就教過我了 ,那麼他告訴我的應該是這最關鍵的地方 。這還當真是 「真傳一句話 ,假傳萬卷書啊」。

我打開陸義安的那個抄本,裏面都是,我所知道學習過的,內容在網上也能找到 。

但是說到陸義安,卻又不得不提相術,我爺爺也是相士,也是那個年代末的人 ,我估計應,爺爺年輕的時候該是跟晚年的陸義安有什麼交集 。

古人常說一個人的好壞與否,甚至命運的走向,都會表現在一個人的樣貌上。

正所謂,

邪正看眼鼻,真假看嘴唇。

功名看氣概,富貴看精神。

這就是古人識人之道的精髓。其中前兩項描述的都是面部特徵。後兩項卻是一些只可意會的東西。

氣概是什麼?精神樣貌又該怎麼觀察?其實這兩項之中就隱藏着一些秘密 ——觀氣識人。

說起面相,就是人們通過觀察將面相總結劃分,隨後判斷這個人的命運走向。坦白來講,這是比較迷信,但是也很普遍的方法。

可總體來說,面相可以分為兩大類,分別是《麻衣相法》和《柳庄神相》,其中《麻衣相法》屬於民間學問,據說是由麻衣道人所創,一個大文豪就在他的著作中提到過,(紅紅的一張臉,微點着幾粒黑痣,按《麻衣相法》說,主多材多藝)。

而《柳庄神相》則是家傳的學問是由明代奇人袁珙所著,他曾經指導過明成祖朱棣和黑衣宰相姚廣孝,後來袁珙將自己所學相法傳給了自己的兒子袁忠徹,此次之後,就成為了家傳學問,一直到今天。

這兩門學問雖然各有不同,但是同提到了一個至高境界,叫做觀氣,這也是相術學問中的最高境界 。

這個陸義安,是民國時期的人 ,他提出了這麼一個設想。

他認為相學裏的觀氣應該與醫學裏的氣有所關聯,這才是相法系統中最為關鍵的一環。

觀氣,什麼意思呢?可以理解為氣場,觀氣質,如我們在一個人的生活中,一眼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喜怒哀樂,或者說在中醫系統中,有一個叫做望的診病方法,通過觀察來判斷病人的身體情況,這兩種觀測,都是通過觀察人的外部特徵,來找到所觀之人身上的變化。

這還要從陸義安說起,最早投身於民國康門下,相當於古代的幕僚,是一位法學家,除了法學之外,還喜歡鑽研相法,這個時期的知識分子,都會選擇去日本留學,學習他們明治維新的改革方法,然後在師夷長技以制夷,如辜鴻銘、李叔同、魯迅等。

幾乎都有着日本留學的經歷,陸義安也是如此,早年也去京都帝國大學留學學法,而且,陸義安和魯迅有些經歷類似,魯迅是棄醫從文,他是棄法從相,開始研究相術,這一研究就是幾十年時間,這個問題就來了,魯迅從文是為了用文字喚醒世人,

他從相又是為了什麼?關於他專業上的改變,還要從一位叫做石龍子的日本人說起。

日本的文化中,存在着許多的中國元素。其中就包含相法,在江戶時代,相法就傳入了日本,並且有一位叫做水野南北的日本人為此編著了一本書,《修身錄》。

此後相法在日本大範圍的傳播,到了明治時期,日本相師林文領,又提出了一個畫相的觀點,並且將畫相定為了日本相術的最高境界,而石龍子就是畫相一術的傳人。

什麼是畫相呢?就是到了一定境界,觀相師可以直接從他人的相貌上看到一些氣團組成的畫面。陸義安去日本後,也聽說石龍子的大名,就去拜訪,希望可以探討一下識人之道。

當時陸義安剛剛結婚,可是一見面,石龍子就說,君新婚不久,先夫人已經有喜,但所弄者瓦也。這個弄瓦的意思就是生女子。

他感到疑惑,有喜可以看出,但是男女卻怎麼知道呢?所以他斷定石龍子是在說謊。不過石龍子沒有解釋,說日後見分曉。妻子生產後,果然是個女兒。

這下他就疑惑了,疑惑的不是石龍子准且預言,而是一個日本人,怎麼比東方人還有了解東方文化,於是他就不斷的向石龍子請教。

一來二去,就直接放棄了法學專業,棄法從相,並且學習了畫相之術,這時才明白,畫相就是觀氣,可惜的是,觀氣在東方已經成了隱學。

此後,他將兩者結合,並且嘗試着從生物生理以及醫學方面來為之注釋,晚年時編出一部《新人相法》,他認為人的經歷不只是會在於大腦之中,還會在無意之間通過某種不確定的方式章現在人的外貌上,而如何捕捉這些信息,就是所謂的畫相。

陸義安回國後名聲大噪,傳說還給蔣相過面,在一些民國大師中,譚延闓,胡適,和唐君毅的日記中都有提及到。

其中,胡適就曾經質疑過他,在1924年,蔣夢麟生日之際,在北京寶華樓慶生,其中一人就是陸義安,閑聊時說到看相,於是就請陸義安給在座的人相面,這時的胡適剛好33歲,比較年輕,是個唯物主義戰士,對他的相法嗤之以鼻,回家後,還寫在了日記中,其中說到:34歲生活大變,35歲遠行,風波很多,寫道這裡,還不忘調侃一句,說:他鬧了很多笑話,但結果呢?

第二年胡適34歲,結束了和曹誠英的戀情,35歲時,又趕赴英國演講。

這是他的事迹之一 ,想到這兒 ,大概明白了 爺爺要表達什麼了 ,怪不得爺爺後來學習了相術,估計是得了 陸義安的真傳了 。

可是對於他想要跟我說的那句話 ,還是有一些懵。

拿出手機 ,在網絡上搜索了 陸義安三個字,隨後密密麻麻的關於他的信息出現 ,有同名的 ,有廣告 。

挑選了自己需要的 ,還是一個事迹。

在香港有個叫蘇朗天的的相術家,尤其崇拜他,還寫了一本叫陸義安先生事略的書,其中記錄了這麼一個故事,陸義安在上海時,遇上了戰亂,無奈之下只好去租界的旅店避難,剛住進去,突然對一青年說「現在正值戰亂,大家都在為性命擔憂,為何你獨想着一女子」,青年一愣,認出了陸義安,隨即請他幫忙。

陸義安說這女子在一艘船上,你可以找船家幫忙。後來他去了香港,住了十年之後移居到了美國,並寫下了一本《看相偶述》的書,從此就沒有了消息。

一連看了很多的 有關於陸義安的事迹。

還是沒有捕捉到什麼 ,或許是我想錯了 ,爺爺告訴我的不是陸義安這個人 ,而是相術。

可是關於相術,我是一點兒都沒有,學習過 ,我爺爺本人給人看相,也從來都是忽悠 ,很少有準的 。

如果他真的得了陸義安真傳 ,還是如此的話 ,那就值得思考了 。

或許,他告訴我的 是——觀氣?

觀氣,分為觀內氣和觀外氣,內氣就是額頭和臉部的氣,觀外氣就是頭上和肩上的氣,那氣要如何觀察呢?想來想去,也只有中醫了,最初呢就是看一個人的氣度與精神,就像冰鑒寫的那樣,功名看氣概,富貴看精神。

等到了一定程度,就類似於中醫中的望診一樣,根據氣色判斷一個人的身體,甚至預測人的情況。起色可以分為青黃白黑紅赤紫暗滯朦十種。青就是驚恐疲勞,白是憂愁病入膏肓,黑是印堂發黑,紅是喜慶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