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願與你共山河之生生世世
我願與你共山河之生生世世 連載中

我願與你共山河之生生世世

來源:google 作者:陌蘩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子墨 古代言情 端木瑾

生生死死,生生世世,糾纏與天地之間,你侮我,棄我,我尋你,求索說是良緣卻幾世終不能相伴,說是,孽緣,卻又心有不甘展開

《我願與你共山河之生生世世》章節試讀:

似有山風吹來陣陣涼意。紗裙微起,芊足踱踱。前方亮光略顯,終是到了峰迴路轉處。

端木瑾提着心,小心淺行。

亮光越來越大,像是晨起時雲盡頭微白色的光。越來越亮,越發耀眼。

步至盡頭。往上看是朵朵白雲,似乎抬腳便能觸着藍天。往下看是碧波浩淼。竟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大海。碧藍無際,波光粼粼。而海面上似乎還漂着一個赤身少年。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肌膚在陽光下如金子般閃耀。不斷有狀如巨石般的大魚從海面躍起,似乎在與少年嬉戲玩鬧。

「哎!我說你這個丫頭,還要看到什麼時候?」海里的人突然開口。清清爽爽的男聲。

端木瑾急忙迴轉身。瞬間面紅耳赤。如果說方才她還不能確定那海里的是否是人,那麼現在她不但可以確定那是人,而且還能確定那是一個男人。

就在她抬步想逃的時候,男人已經飛身而起擋在了她的面前。

白羽輕衣,墨發輕垂。還有淋淋水珠落地,濺起滿池漣漪。

「怎麼,看了就想逃?」男子悅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端木瑾只是低頭垂目,不敢有一絲越距。

「抬起頭來。」男子輕輕發話。

端木瑾默。有了之前南宮子墨的事,再見陌生男子,她的心中便似有了銅牆鐵壁。

「抬起頭來。」男子說著竟然用手來勾端木瑾的下巴。端木瑾閃身躲過,隨之抬頭,露出怨憤的目光。

男子看到端木瑾如春風拂面,白雪傲歌般的相貌,面色不由一斂。

端木瑾看到男子如青楊高岸的身姿,如碧玉無塵一般的樣貌時心下也是一驚。

男子白衣颯颯。

女子青衣婉婉。

周圍五彩斑斕。似一副人間絕美。

「姑娘好生漂亮。」男子坦蕩而言。而聽在端木瑾耳中卻猶如芒刺於心。

「公子讓開,我要回去了。」端木瑾冷寒出聲。

「姑娘怕不是岱山之人,笄冉從未見姑娘。」

端木瑾聽他這麼說,心下也生狐疑,如果此男子是岱山之人,為什麼她看他卻也是面生的很。

「我是岱山主人的好友,笄冉。」男子似乎看穿了端木瑾的心思。

端木瑾聽說他是東方姑父的好友,心裏隨之鬆了幾分。

「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擾公子戲水。我來岱山是投奔姑母而來,我的姑母是東方夫人端木予蒻。」端木瑾態度變得恭敬起來。此人是姑父的好友,便是自己的長輩,雖然看似不過雙十年華,但也是要恭敬些的。

「戲水?好吧,無妨。姑娘是好奇心起,還是天生膽色過人,竟然敢一人穿瀑布,過溶洞,到這一處隱世之處來,也算是你我的緣分。姑娘可還有同伴?」男子輕問。

「我的婢女現在小路等我。」端木瑾聽笄冉如此說,心裏也有些羞怯,然反之一想,如果男子隻身探險,那麼或者還會被喚作英雄一類,怎麼女子偶爾好奇心起,就要有羞澀之心。想到此處,端木瑾反而不那麼拘謹了。

「姑娘是想要徒步走回去找你的婢女,還是笄某捎姑娘一程。」男子說著笑看了一眼端木瑾沒有着鞋的芊芊玉足,還有已經染濕的裙擺。唇角飛揚。

端木瑾慌忙把腳收到裙下。心裏一陣慌張。古時,女人的玉足是非常珍貴之物。她心裏暗罵自己粗心,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看來姑娘不甚方便自己走回去,還是笄某捎姑娘一程吧。」話音剛落,端木瑾便感到自己雙腿離地,飛身而起,猶如紙鳶一般騰空在天地之間,極速向洞外飛去,不一會兒便到了洞口,男子將端木瑾護在懷中飛身穿過瀑布,卻未落於地上,而是如天外飛仙一般始終立在空中,暖風拂面,雲彩共舞。俯瞰花開遍野,仰目,光芒萬丈。端木瑾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仿似整個人都融入了自然之中,無欲無求。就連男女間的授受不親都全全忘在了腦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