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用演講的方式開啟了動物二戰
我用演講的方式開啟了動物二戰 連載中

我用演講的方式開啟了動物二戰

來源:google 作者:楊家痣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家痣毛 楊成

該書又名《史上最強獸人國》作為全動物界大國之一的鹿人國,科技以及工業都是到達了一個令人止步的高度,在鹿人國愈發膨脹的野心下,毅然決然的對有着百年之仇的狗頭人發動侵略計劃,但由於失道寡助很快在圍剿之下失敗,從此被迫簽下費勒托條約,割地賠款,限制軍制,從此鹿人國開始一路下滑,在經濟的巨大崩盤下,鹿人國也一度喪失了任何反抗的能力楊成重生的鹿人克古斯里昂,結合著里昂的精神,決定嘗試採用生前那個男人的獨特方式,力挽狂瀾,重振鹿國人!至此,讓人聞風喪膽的第二次動物戰爭,拉開帷幕【領主文】+【戰爭】+【多種族世界】+【機械,魔法,多元素】註:此書模仿二戰,但偏向於領主文,後期男主統一獸人國後,會探索更多的大陸展開

《我用演講的方式開啟了動物二戰》章節試讀:

嗡嗡嗡——

大量的蒼蠅在已經堆滿溢出的垃圾桶處亂飛,嘈雜的聲音下還夾雜着另一種的聲音。

楊成看着自己住所前的垃圾桶,神色微變。

垃圾桶旁邊有一個骨瘦嶙峋,破爛衣着的鹿人,此刻他完全沒有理會突然出現的楊成,瘋狂的摸索着垃圾桶處一切食物。

不一會兒,他大笑一下,充滿血絲的眼睛似要瞪了出來,他搜查到了一個已經完全腐爛的蘋果,開心地捧在了手心裏,大快朵頤。

楊成不是聖人,在自己的口袋已經油盡燈枯的情況下,自己並不會救濟他,現在,他看着已經發出濃厚霉味的垃圾桶。

神色霍然焦急起來,不知不覺已經拔開步子,瘋狂的向家裡衝去。

腐臭味!

緊接着濃郁的腐臭味如同瘋狂的毒蛇一樣鑽進了楊成鼻子里。

觸動楊成的每一個神經。

此刻的情況不太妙。

轟!

門沒鎖。

情急之下楊成將門撞了開來,險些栽了一個跟頭。

此刻,楊成終於確認了,這道刺鼻的腐臭味正是出自於多索朵奶奶的房間里,楊成瞪大了眼球,看着眼前已經生灰的木門。

遲疑了一會兒,便是慢慢將房門打開,在這絕望之際,楊成大腦所支撐的最後理智,已經全部被裡昂代替。

一直到了,眼前的視野逐漸開闊。

眼帘里發乾發紅黑的床單,床上躺着的正是里昂參軍前一直思念的唯一親人。

怎麼會這樣......

這到底是誰幹的!

此刻楊成再也按耐不住心頭的悲痛之情,直衝到多索朵奶奶的床前,看着那具死狀慘烈的屍身,心頭怒火中燒。

屍身上有許多尖銳的撕咬痕迹,多索朵奶奶的身上的器官已經全被掏空,幾乎只剩下了一具空殼,鮮血浸染了床單。

楊成一撇腦袋不願再看下去。

他已經知道了罪魁禍首,證據就是屍體上殘留着鬣狗人的濃烈臭味,以及這極具殘忍的吃食方式。

嘣!

楊成忍不住情緒,一拳就將一邊的床桌砸爛,鮮紅的血線布滿拳頭,顯得尤為恐怖。

鬣狗人。

這筆賬我要你血債血償!

楊成咬着牙齒,回憶着一戰時期狡猾的鬣狗人虐殺鹿軍的情景,啃咬屍體,生食俘虜,深仇大恨其實早已經定下。

不過卻在這時,楊成剛才的無意之舉,竟然使床桌上掉落了一張卡片。

其上還附和着一張照片。

這是多索朵奶奶年輕時和自己小時候的照片,里昂自小由奶奶一手帶大,在校成績一直不怎麼好,很早就步入了社會奔波,最後參軍報效祖國。

此外除了這張照片,另一張卡片上有着字跡忽然引起了楊成的注意。

卡片上不是祝語,看着那歪歪扭扭的字跡,楊成眼中已經濕潤。

在里昂參軍之後,曾囑咐周圍要好的鄰居多加照看,而自己也會每月為奶奶賺取生活費用,卡片上記載的是奶奶這幾年對里昂的思念,還有外面發生的巨變。

多索朵奶奶年事已高,照顧自己非常不便,但這有什麼辦法,里昂必須作為家裡的支柱,外出打拚賺取,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不過慶幸的是,多索朵奶奶遇到了一位非常具有善心的姑娘,其中有兩年的時間,那位叫做蘭蔚小姐有空就會過來照顧自己,據她的說法,就是說多索朵奶奶非常像她的一個已故的親人。

蘭蔚小姐的照顧一度將奶奶脫離開里昂死訊的噩耗。

不過好景不長,在一戰戰敗不久,鹿國**同意多國聯合的保質局在國內成立,此後不久,鹿國就如同人間地獄一般,幾乎每時每刻都有無辜的鹿人被關送進集中營。

這些被關進集中營的人,就宛如與世隔絕了一般,沒了任何通訊,進去的人幾乎沒能再出來。

而蘭蔚小姐也成了這其中一員,被無情帶進了奧拓集中營,至此奶奶一直沉浸在悲傷之中。

卡片中清楚寫着了奶奶的全部情感,包括對里昂的無限想念和為蘭蔚小姐的遭遇不測表示哀悼和思念。

最後還希望自己的孫子里昂在天之靈,能守護蘭蔚小姐的話語。

看到這裡楊成一把擦過幾乎被淚水浸透的眼眶,然後將照片和卡片保存起來。

將奶奶的遺體進行最後的安葬。

而後毅然決然的看着遠方的天空,沉思起來。

沒想到這個世界與自己原本的世界如此相近,罪惡的集中營也同樣在這片大地上上演着一種慘無人道的屠殺方式。

不過對象卻發生了變化。

楊成握緊了拳頭,他有一個想法,他想為奶奶做做後一件事情。

奧拓集中營。

看來自己有必要前往一趟。

......

昨夜是一個相當不安穩的夜晚,奶奶死亡的場景一直在楊成腦里揮之不去,使得自己始終無法入睡,同時夜晚上總有些發病大叫的行人。

不過回到家的感覺總比與那些流浪漢一同席地而睡要好。

據楊成打聽路人的說法,這個奧拓集中營並不難找,並且就在黑里街外的郊野里,他的名氣是相當大,不過是壞的方面。

正是如此,楊成打算好好了解一下,這三年來突然出現的集中營的面目。

奧拓集中營駐紮在一處偏遠的郊外,那片地帶的氣候十分奇怪,非常寒冷,另一角度說,是這個世界十分奇怪,這裡的氣候並不是以地理位置而決定的,每個地區有着不一樣的氣候特點。

楊成看着眼前光溜溜枯樹叢生的郊野,漆黑的烏鴉盤旋在空中,這裡的場景有些像恐怖片里的感覺。

遠處一座巨大挺拔的建築聳立着,外圍有一圈高高的鐵網環繞,銹跡斑斑的大門上舉着一個巨大的牌子,憑藉不俗的視力,楊成輕而易舉的就看清了那歪曲的字跡。

奧拓集中營,閑人免進!

這種壓抑的建築,相比楊成前世看到過的德國集中營的圖片,簡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刀鋒一樣的風划過楊成臉頰,感受這裡的冷意,楊成決定小心行事。

藉助着里昂在軍隊里磨鍊出的強悍素質,還有防身技巧,楊成也不至於太過害怕。

此時楊成正在穿越於成堆的漆黑枯樹林中,在走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前方忽然發出的槍聲,引起了大片的烏鴉飛走,立刻提起楊成的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