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攤牌了,我有掛
我攤牌了,我有掛 連載中

我攤牌了,我有掛

來源:google 作者:鑫中的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鑫夢 艾洛夢 都市小說

一個不存在的平行世界,發生的一切卻又那麼真實,符紋者?超能力?什麼跟什麼啊,我不是在慶功宴結束後回家的路上嗎,怎麼就到了這裡?五大陸?葉鑫夢腦子有點懵,這個世界和原來的世界那麼相似,卻又有明顯不同,不過既然來了就不可能碌碌無為再活下去,好像一切都有意思起來了,既然能擁有超能力,那就讓我在這個世界好好闖一闖吧展開

《我攤牌了,我有掛》章節試讀:

轉眼,葉鑫夢跟着原主的記憶回到了他現在所在的家中。

是一座老小區的房子,還是葉鑫夢父母結婚的時候買的。

推開門,葉母便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小夢回來了!」葉母的雙手在身前的圍裙上擦了擦,接過他背在身上的書包。

李霞,是葉鑫夢母親的名字,這位年近六旬的婦人,獨自撫養着葉鑫夢長大。

看着眼前鬢角已經發白,臉上皺紋愈發明顯的婦人,葉鑫夢的心中五味雜陳。

在原來的世界,葉鑫夢的母親和眼前的婦人長得一模一樣,姓名也是相同。

兩世為人,兩世的母親卻都是苦命的女人。

在原來的世界,葉鑫夢的父親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而這個世界,葉民也同樣好不到哪去。

進去改造過,出來之後通過家裡,認識了李霞,坑蒙拐騙之下,與李霞結了婚。

婚前說的好聽,一心為了家庭,會讓葉母過上好日子。

婚後葉父便性情大變,對李霞不是打就是罵。

李霞做點小生意賺的錢,都被他拿去用來賭博。

輸了錢醉醺醺的回來就是對着葉母一頓拳打腳踢。

還會把家裡的錢拿去用來舔他的大哥。可是人家壓根沒有把他當回事。

葉母是農村人,傳統觀念很牢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一直忍氣吞聲。

總覺得有了孩子就好了,丈夫就會改變。

可是到了葉鑫夢出生,葉民反而變本加厲。

葉母坐月子期間,根本找不到他人,全是葉鑫夢的外婆在幫忙照顧。

因為葉鑫夢是男孩,葉民的兄弟幾個家又都是女孩,所以少不了的,對葉母陰陽怪氣。

可葉民卻從來不會護着葉母,外人說葉母不好,葉民反而還會幫着他們去打罵葉母。

更甚至葉鑫夢的爺爺因為葉母是農村人,看不起,說了一句:「你就算生了個龍我都不會喜歡。」

而葉母也是為了葉鑫夢,一忍再忍,這一忍便是十九年。

而在原來的世界,葉鑫夢的父母是在葉鑫夢上大學的時候離婚了。

葉民凈身出戶,葉鑫夢選擇跟李霞生活,並與葉民老死不相往來。

也是那個時候葉鑫夢一夜之間長大了。

雖然家庭不算美滿,但也完整,可是直到父母離婚。

葉鑫夢才意識到,這個家只有他自己了。

而這個世界的葉鑫夢一直都很爭氣,從小到大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

妥妥的別人家的孩子,是正面教材,並且很孝順。

每逢節假日,葉鑫夢都會去幫葉母照顧生意。

這個世界的葉民,因為幫他大哥出頭,得罪了當地大佬,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不過這也讓葉鑫夢母子過了幾年清凈日子。

望着葉母怔怔出神,葉鑫夢的眼角早已濕潤。

看着兩世母親的不幸,讓這個一米八的男孩兒徹底破了防。

葉母放下葉鑫夢的書包,看着眼前孩子眼中的淚花:「小夢這是怎麼了,在學校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包含的焦急與擔心溢於言表。

「沒有,媽,就是周一我就要去參加覺醒日了,等到我覺醒了,不管是什麼能力,我發誓,以後不會再有人欺負我們!」

葉鑫夢的語氣斬釘截鐵。

葉母滿是老繭的手替葉鑫夢擦去眼角的淚花。

「傻孩子,不管你覺醒也好沒覺醒也罷,你都是媽媽的驕傲,咱不去跟別人爭強好勝。

媽媽只想你能健健康康的,將來上個好大學,有個好工作,再給媽帶個兒媳婦回來,再抱個孫子孫女啥的。

媽這心裏啊就心滿意足啦,什麼欺負不欺負的,看着你,媽就算吃再多苦受再多委屈。

媽也覺得值得!」

葉母一遍幫葉鑫夢擦去眼淚,一遍柔聲說到。

「兒媳婦生孩子什麼的太早了吧媽!我高中還沒畢業誒!不過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媽相信你!快去洗手吃飯!」葉母朝着洗手間的方向對葉鑫夢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