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靠苟活到
我靠苟活到 連載中

我靠苟活到

來源:google 作者:此地不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張小小 林靈玉

穿書,架空,溫柔陽光vs腹黑瘋逼張小小穿書了,還帶了個小神獸,來到異世,好在沒有複雜的人際關係要處理,一心搞自己的小食鋪,他也有任務,改變劇情防止男主黑化,安全的活到大結局展開

《我靠苟活到》章節試讀:

張小小帶着這些人回來有自己的考量,以後他要時刻關注男主的動向和生命狀況,肯定會到處跑,他也不想過野人的生活,最好的辦法是在男主經常出現的幾個地方能有自己的一個小據點,那這樣把食鋪開到其他幾個縣城裡是最方便有效的,想要做到這些肯定需要很多人手打理。

把這些人帶回來只要把金融管理專業的知識和理念教給他們,應該就能開個食鋪分號了,這些店鋪不需要有多少盈利,能堅持下來就行。

張小小隱去了男主的事情,把他的想法跟張曉昆和王望舒說了,自從吃了張小小做的飯,看到張小小時不時的拿些個帶糊味的藥丸賣了很多錢後,王望舒對張小小就是盲目崇信的態度,他都聽張小小的,因為他真的覺得張小小做啥都能成功。

張曉昆看着張小小,心想你問我幹啥,還是等你嫂子回來問她吧,這些事他還真不會琢磨。

張小小找來丁伯,問他把人安排的怎麼樣了?丁伯回話道:「二老板,那十一個男人分了四個房間,那個小丫頭就安排在了我們老兩口屋側的耳房裡了。」

張小小點點頭,肯定了他的安排。

「你讓他們過來找我,我有話說。」

丁伯應了一聲就去喊人。

張小小往前走到游廊下,在旁邊桌子旁的凳子上坐下。

「火火,你把管理專業金融專業的知識書籍都翻給我看一下。」

看到一半的時候,十幾個人都過來了,站成三排。丁伯去沏了壺茶過來,期間沒有人說話,沒人亂動。嗯,素質都還不錯。

丁伯倒了茶就退到張小小身後,張小小端起茶喝了一口,哎呦,味道很奇怪,不知道放了些什麼!以後還要跟丁伯說說泡茶的事情。

「這裡是我張家的第一個食鋪,很快便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我把你們買回來是做什麼事的,想必你們也有所猜測,我是希望你們儘快成長起來,最差也要在每家食鋪做個管事的,最好的就是做掌柜的。」

十幾人都很興奮,本來以為最好的是做賬房先生,現在竟然可以做掌柜!

「你們先報下名,我還不知道你們名字呢,丁伯也記一下。」

「主子,小人叫石嘉樂,這是小人的弟弟,叫石嘉興。」

「主子,小人叫李長風。」這個就是二十歲左右那個人,長得清秀,聲音溫和,眼神卻黑沉堅毅,應是個堅韌之人。

「主子,小人叫謝尋。」

「主子,小人叫……」

……

幾人都報了名字,有個葉問的,張小小一樂,問是不是功夫不錯,葉問很靦腆,說只是會些拳腳功夫,可以對付三兩個小混子。張小小點點頭,他只是想到現實中的大師葉問隨口問一下。

「年前這幾天你們都多看多學,年後準備開業,你們先在這裡幫忙,學的好學的快表現好的就安排去其他縣的食鋪做管事。」

「有什麼需要採買的跟丁伯說,他會安排。有誰會廚藝的?」

「小人會點,但不精,小人今後一定多看多學!」張小小看過去,是叫劉安的,長得圓乎乎的,看着挺討喜。

「主子,小人也略懂。」嗯?這個人叫劉方平。敢情姓劉的都有廚藝天賦?

「晚上等老闆娘回來後,你們跟着打打下手。」

「是主子!」

「是主子!」

兩人很是興奮,剛來就有活做,心裏踏實了許多。

許是察覺到了其他幾人的着急失落的複雜情緒,張小小說:「其他人晚上也有事做,到晚上再說,先下去歇會吧。」

等人都走了,張小小給丁伯演示了一下正確的泡茶方式。只要茶葉,其他生薑等調料都不要放。

傍晚時分,張如月和丁嬸拉了一驢車的東西回來了,每個人的屋裡都或多或少的添置了些東西,馬上要過年了,年貨也都買了回來。

張小小讓丁伯喊李長風他們過來搬東西,張如月就負責指揮。

張如月看見多出來了十多個人很是驚訝,張小小在旁邊給她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很快東西收拾好,張曉昆和張如月便帶着他們去廚房做飯,他們兩人主廚,其他人邊幫忙打下手邊學習,不一會兒就傳出勾人的香味。

晚上坐了兩桌人,張小小又給新來的做次介紹,讓他們吃飯,吃過說感想,提意見。

這菜式新穎,口味絕佳,幾人都吃的頭都不抬,連湯都沒剩下。

張小小問他們感想,眾人都說好吃,除了好吃根本給不出其他詞。

留下他們收拾桌子,跟哥哥嫂嫂打過招呼就回了房間。他要回房間把管理知識和經濟知識抄下來,他沒時間一個一個教,好在這些都不是重要的書,給人學了也沒什麼。

估計此時男主已經悄悄回了大營,去揪出泄露消息的叛徒了,此後到年後2、3月份都會在邊關禦敵,所以他現在只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布置,還是缺人手啊,那個李長風看着很是沉穩,不知道可不可用,其他的只能找試煉看看。

「你能給我提供些人嗎,火火?」

「你要什麼人?」

「有能力的,什麼樣的都可以啊!」

「嗯,這個不好辦呢,劇情中出現的你不能挖牆腳,劇情中沒出現的我也不知道在哪啊!」

「哎,人才果然在哪都是稀缺資源啊!」

張小小隻期盼這十個人中能有人用。不再想東想西,專心抄書。

抄了一夜書,張小小很是疲憊,在院中活動活動筋骨,還是離火找出的養身的功法,還別說,練了之後,酸塞阻滯的感覺都沒有了,頭腦清醒,身體輕盈鬆快了許多。

這套功法,王望舒和張曉昆也都跟着練,不知道是不是他們腦子裡沒有離火,效果沒有張小小明顯,但身子骨比以前更結實了。

來到前麵食鋪,那十個人在張曉昆的帶領下都已經在廚房忙活開了,由於石嘉興身子不好,便暫時沒讓他跟着學,安排他和金鈴(金鈴就是最後買回來的婢女)跟着張如月照顧孩子了。

王望舒就坐在桌子邊等吃飯,張小小走過去,把昨夜抄錄下來的管理經放到他面前,讓他看。

「這是什麼?」

「是些如何管理人的技巧。」

「給我學?」

「嗯,你先看看,主要是給他們學。」張小小喝了口茶,不太在意的說。

「哎,小小,你是不是對他們太上心了?什麼都為他們考慮了。」

「你傻啊!他們學會了,我們不是就輕鬆了?反正有賣身契在,不用擔心他們背主,況且,我會的東西那麼多,這些個東西根本不值一提。」張小小和王望舒說話的聲音都沒有特意降低,廚房裡的人都能聽到,也算是給了他們一個警告。他不怕麻煩,但能少些麻煩就少些麻煩。

早上做了清淡的粥,有好幾種,豬肝青菜粥,豬肚粥,雞絲粥,玉米粥等等,還蒸了包子,蒸餃,還有幾樣糕點,大傢伙又是吃的肚皮溜圓。

張小小把幾人喊到一起,把《管理經》拿了出來,示意他們看,李長風越出眾人雙手接了過來,其他幾人均是暗暗瞪了他一眼——這個人真T M陰險狡詐,又被搶了先!

李長風根本不理身後幾人的眼神,翻開書快速的看了兩頁後,神情有些激動,道:「主子,這些我們都能看嗎?」

「自然,我要求你們每個人都看完,學以致用。」

「多謝主子,長風定然不讓主子失望!」李長風堅定道。

張小小抬頭看了他一眼,之前他說可以讓他們當管事甚至是掌柜的時候,此人都沒有多大的反應,現在這樣堅定的表明態度,是覺得《管理經》是本奇書,學了肯定能作出一番事業,更何況還只是管理一個小小的食鋪。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李長風說完後,沒有聽到主子的回應,便稍稍抬頭看了張小小一眼,只看了一眼便低垂下眼瞼,主子面容稍顯稚嫩,容貌卻是極盛,以前走南闖北的時候見過不少長相帥氣的,或者各樣漂亮的美人,都不及眼前之人十分之一。

只見主子坐在桌邊看着他,烏黑的長髮被布帶綁成一個高馬尾束在腦後,姿態隨意,雪白的皮膚,修長的身材,就像是一尊白玉像。他的眼眸漆黑,就像是最深沉的夜空,他的鼻樑挺拔,雙唇紅潤,眉眼間似乎還有一絲若有若無的憂鬱,顯得無比神秘,也無比美麗。

是我過於激進引起主子的不滿了嗎?我該如何搶救一下?

「嗯,長風你很好。學習的事宜由你主持,務必十天內看完。」就在李長風絞盡腦汁想着怎麼補救一下時,張小小開口了。

李長風:「是主子,長風保證完成任務!」

其他人:「……」這個心機Boy!回話就回話,為什麼每句話都要加上長風!主子連他的名字都叫了!!

石嘉樂:「……」這個方法好,他要學起來!爭取也能早日讓主子記得他的名字!

安排好這些,其他的事情也用不着他看着,張小小就打算上山一趟。

最近天氣比較好,都是晴天,正好到山裡看看有沒有藥材,多做些葯總是好的。

不到半個小時,張小小就到了山上,想着以前上個山要兩個多小時,真是多虧練了離火的輕身功法,不是他吹,如果遇上危險,他要想走的話沒人能攔得住!

離火開發的定位功能,只要張小小想,腦子裡就能浮現出地圖,通過地圖,張小小能看到,這臨安縣已經靠北邊了,與它臨近的縣叫建安縣,建安是最北邊的縣城了,再往北就是一片原始森林和邊防長城,臨安和建安同屬幽州壽春郡,此時的地名與張小小所處的世界只是地名相同,但一點聯繫都沒有。幽州向南是涼州、廬州,向東是明州、寧州,向西南是荊州、汴州,其中京城處在荊州平城,離這裡距離還挺遠,估計快馬加鞭也要一個月。(地名都是瞎寫的,根據作者自己的喜好來的,各位看官不要較真啦)

張小小想把第一個分號就開在建安縣,然後再向荊州發展。食鋪不要大,不求盈利多少,只求穩定。

腳下站着的山脈與建安北面的山脈相接,若穿越這山脈去建安縣,會比走官道近得多。只是森林中路難走,容易迷失方向,還隱藏着許多猛禽,大型動物,危險性高。

但張小小就沒有這些顧慮了,他有離火這個外掛在,一切都不是問題。今日就是要嘗試穿越這山脈。

他穿着青色的衣服,外面披着一件灰白色的皮毛大衣,腳步輕快,行走在樹林中並不顯眼。一路上有藥材也都收到了離火的空間了,還見了幾隻兔子也順手抓住扔進了空間。走了有小半日,突然前面傳來動靜,有虎嘯聲,還伴隨着人打鬥時發出的呼喝聲。

張小小輕輕的靠過去,躲在一顆大樹後面,就見有一隻吊睛花皮老虎正在與一人在纏鬥,那老虎前肢靠近脖子處受了傷,血浸**皮毛,那人應該是受了傷,動作凝滯,胳膊上的衣服被抓破,正在往外流血,不遠處有一人倚靠着樹坐在地上。

「我去!男主怎麼還在這裡?」張小小看清楚坐着那人的容貌時驚了!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在軍營里?他趕忙縮回頭,躲在樹後問離火。

離火:「……按劇情應該是這樣的,或許又出現了一點偏差?」離火也很是驚訝!

「你這邊沒有提醒男主生命處於危險中吧?」觀察了一下,老虎被解決應該只是時間問題。

「沒有提示。」

「那我們悄悄的撤退吧!」說著張小小就使出輕身的功夫準備開溜,碰到男主准沒好事,反正男主無生命值異常的提示,肯定不會死在這裡的。

突然遠處傳來幾聲高亢的鷹唳,穿透着攝人魂魄的力量。張小小嚇了一跳,躲在樹後向遠處天空中看去,兩個黑點在極速靠近這裡,空中傳來翅膀振動的聲音,兩個黑點眨眼間就到了近前,是兩隻鷹。

突然腦中浮出一段文字:《本草綱目·禽部》記載:「雕出遼東,最俊者謂之海東青。」海東青屬於大型猛禽,體重健壯。雌性比雄性還大。最重可達6公斤。身高1米左右,兩翅展開2米多長。頭部羽毛白色,綴有褐斑,上體均呈暗灰色;胸部褐紅色,綴有褐斑,尾部純白色;嘴較厚長,跗蹠只上部被羽,雌雄同色,喙爪像鐵鉤一樣硬飛得即快又高,能捕天鵝、野鴨、兔、狍等禽獸。

張小小:「……海東青?文字是你搜索的?」張小小拿出匕首,擺出防禦姿態。

離火:「是的,它們很難纏的,小小你小心點!」離火把它嫩黃的小爪子在雲朵上踩了踩,短小的翅膀用力的扇了扇,彷彿在飛翔。

……身後是男主和老虎,身前是猛禽,真是遇到男主就倒霉!

那兩隻海東青只是在距離張小小頭頂三四米高處盤旋,好像並沒有做出要攻擊張小小的意思。

張小小快速的看了一眼周邊環境情況,在腦中問離火:「它們的口糧是不是在我附近,是不是有兔子之類的?還是它們的窩在我身後的樹上?它們不應該在樹上搭窩吧?!」現在無法仔細考慮,他只能一邊這樣猜測,一邊慢慢往旁邊移動,讓出他身後的樹。

「沒有啊,附近就三個人,一隻老虎。」離火說完,張小小也發現了,這兩位鷹兄應該是衝著他來的,此時那兩雙鷹眼正犀利的盯着他!

……

怎麼辦?

兩方目前是對峙狀態,張小小:「……這兩隻啥意思?」TMD能給個痛快嗎?要戰便戰,不戰你們趕緊走啊!!他都要被轉吐了!這不會是它們的戰術吧,這麼陰險?!

「要不你伸出胳膊試試?」離火也被轉的頭暈,不確定的說。

「你確定?」

「你再拿出蒙汗藥,以防萬一!」

離開大樹後,余光中看見男主正看着這邊!!

糟糕!被發現了!

這邊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那邊的男主不可能沒發現,男主虛虛握住劍,神情冷靜,雖是坐在地上,但氣勢不減,他毫不懷疑如果發現不對那劍下一秒就會扔出來。

張小小一邊餘光注意着男主的動靜,一邊緩緩的抬起胳膊,另一隻手把把匕首收起,拿出了蒙汗藥捏在手心。

那兩隻鷹看了一下,又盤旋了一圈竟然真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只是重量太重,這爪子的力道太大,衣服估計要抓出幾個洞了。

等了一會兒,兩隻鷹兄用喙輕啄張小小的手臂,好像在催促着什麼,他從懷中取肉乾遞過去,鷹兄叼在嘴裏就吃了下去,又轉頭看着他。

「呼……」吃了就好,吃了就好!張小小鬆了口氣,拿出一袋肉乾給兩隻鷹兄吃。

這邊危機解決,張小小轉頭看向男主那邊,見他還是盯着這邊。他又看向那纏鬥的一人一虎,那人身上又多添了幾道傷口,但老虎傷的更重,估計再過一會就被解決了。

張小小:「……」盯盯盯,男主你不要再盯着我了!你應該看看你家侍衛英勇護主的身姿!張小小內心狂喊,恨不得把男主的頭給掰向那一人一虎搏鬥的方向!

幾分鐘左右,那邊的戰鬥結束了,看得出來,那侍衛也已經是筋疲力竭了,但還是強撐着挪到男主身側,以一種保護的姿態。

這邊兩隻鷹吃了一袋子肉乾,就飛身在他頭頂盤旋兩圈往北飛去了,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張小小:……黑人問號臉?

所以,這兩隻就是來討食的?

那它們是如何知道他身上有吃的?嗅覺這麼靈敏的嗎?!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就不想,沒受傷是最好的!

蒙汗藥沒用上,張小小便放入懷裡。看男主和他的侍衛還是一站一坐的在原地,好像沒打算離開,便想着繞過男主他們,準備繼續往北。

《我靠苟活到》章節目錄: